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五十章 相看

且先不提岑元娘的话、以及梁敬贤的八卦让顾筝的心境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却说一心想替顾筝找个好归宿的太夫人,为了不让郑国泉被人抢先一步抢走,太夫人很快就亲自给平国公府的郑太夫人下了日子、邀请她到岑府小聚,并且还特意把郑国泉也一并请了过来,想趁机让顾筝偷偷的相看下郑国泉。

顾筝在太夫人的刻意安排下,倒是单独见了郑太夫人一回,被她拉着手问了不少问题,顾筝答话时落落大方、不亢不卑,更不像其他同龄的小姑娘那样刻意的迎合讨好,很快就博得了郑太夫人的好感。

顾筝也不是第一次见郑太夫人,早在这之前就已经见过几次面了,郑太夫人更是早在来岑家之前就做足功课,‘私’底下悄悄的把岑家几位姑娘的事打探得一清二楚,且没来之前就对顾筝感到最为满意,直接把顾筝列为重点考察对象……因此再见过顾筝本人后,郑太夫人在太夫人面前便隐隐流‘露’出想和岑家结亲之意。

顾筝自是不知郑太夫人对她的印象如何,她一从荣寿堂退下来、就被岑元娘拉着去偷偷相看郑国泉:“大郎正陪着平国公在‘花’厅小坐呢,我们可以躲在‘花’厅左侧那架三扇松柏梅兰纹大屏风后,偷偷的瞧一瞧平国公的言谈举止、身形样貌,免得你对对方的情形一点都不知晓。”

顾筝有些尴尬的嘟囔了句:“我为何要知道那平国公的情形啊?”

岑元娘见顾筝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不由笑着搂了她的肩膀、打趣道:“哟,我们弯弯竟然也会害羞?你就别和我装蒜了,祖母如今摆明了有意将你许给平国公,既然如此,你难不成一点都不想事先瞧瞧以后夫君的模样?”

虽说顾筝并不反对相看夫君一事,但她活了两世却是头一次正儿八经的同人相亲,不免有些紧张和害羞,一被岑元娘打趣立刻不依不饶的掐着她的胳膊,娇嗔道:“大姐姐你笑话我!这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你就胡‘乱’编排这些没影儿的事,仔细我不理你!”

说话间二人已经走进和‘花’厅相连的小隔间,勺儿十分识趣的率先往前两步、小心翼翼的掀开大红绣喜鹊登枝的锦帘,一面冲屏风后努了努嘴、一面压低嗓音悄声说道:“姑娘,人就在那头坐着呢,您和大姑‘奶’‘奶’可得仔细些、别‘弄’出太大动静……”

顾筝一面点头,一面拉着岑元娘蹑手蹑脚的躲到屏风后,透过屏风上雕刻的镂空‘花’纹,悄悄的观察‘花’厅的情形,一眼便看到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坐在顾风身旁,那青年剑眉星目、‘玉’树临风,言行举止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看起来倒像是斯文稳重的男人。

不过人不可貌相,这平国公虽然看起来一表人才,但内在具体如何还得进一步观察才是……顾筝和岑元娘的想法显然一致,她们悄悄的打量完平国公后,便一起竖起耳朵听平国公和顾风之间的谈话,抱着从平国公的言论中窥探出他内在的心思……

顾筝和岑元娘躲在屏风后面相看了好一会儿才悄悄退出去,一退出去岑元娘便一脸兴奋的拉着顾筝的手:“弯弯,我瞧那平国公看上去还不错,一点都没因比大郎年长几岁、且已经承了爵位就态度傲慢或怠慢大郎,谈吐也还算是风趣得体,和这样的人过日子应该不会把你给闷坏了。”

平国公的确是看起来是个既有风度、又有才华的男人,为人处事、品‘性’德行等似乎也都不错,加上他的家世背景、以及家规,顾筝还真是挑不出他有哪里不好。

可惜顾筝对样样都好的平国公却没丝毫男‘女’之间的那种感觉,对他这个古代钻石王老五更是没有任何兴趣,只兴趣缺缺的随口答了句:“看起来是不错,但日久方能知人心,单凭一次相看哪能完完全全的将人看透?兴许他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岑元娘却误以为顾筝对平国公不满意,不由苦口婆心的劝道:“我的傻妹妹啊,难不成你还想细细的、慢慢的相看对方两三年,一直到你相看满意了再决定嫁不嫁吗?别说你压根就没机会细细的相看他,就算你有机会、人家也不可能等你个两三年,等你相看满意了、人家也早早的就成为别人的夫君了,哪还有你什么事儿啊?”

顾筝还是怏怏的提不起劲来:“姐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这件事还得听听祖母的意思,等郑家那头也属意我再说也不迟,现下我们就别想太多了!”

且先不提顾筝这头如何,却说太夫人把郑太夫人请到府上小聚的用意已然十分明显,当下就让同样把郑国泉定为目标人选,想把自个儿‘女’儿嫁给他的罗夫人和赵姨娘着急起来……

不过赵姨娘一向都比较狡猾,她虽知道太夫人有把顾筝许给郑国泉的意思,但却暂时保持按兵不动,打算等一向‘性’急的罗夫人先出招,待罗夫人把顾筝的亲事给搞砸了、她再出手坐享渔翁之利!

而罗夫人果然很快就按捺不住,把自己的心腹陈妈妈找来商量:“怎么办?老太太此次可是摆明了要偏心七丫头,一点都不管排在七丫头前头的阿媛和阿婷!我得赶紧想个法子阻止老太太的如意算盘才是,不能让七丫头抢了原本属于阿媛她们的好姻缘!”

陈妈妈知道罗夫人对郑国泉可谓是志在必得,自是不敢有所怠慢、当下便转动脑筋替她想对策,很快就又给罗夫人出了个坏主意:“夫人,我们不如……如此一来,郑家太夫人必定会不待见七姑娘,那我们三姑娘和四姑娘可不就有机会了?”

罗夫人思忖了片刻后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只能仓促的采纳陈妈妈的提议:“事情迫在眉睫、由不得我多想了!就按照你提的办法去做———你即刻就找人安排去,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否则一旦老太太和郑太夫人彼此‘交’换了庚帖,那我们再做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陈妈妈连连应诺,随即很快便退出去替罗夫人部署安排……如此一来,郑太夫人才刚刚离开岑家,外面就突然多了许多对顾筝不利的流言蜚语———有人把当初顺郡王妃想替儿子求娶顾筝一事给抖了出来,还说最终顺郡王妃放弃替儿子娶顾筝,乃是因为顾筝命硬克爹克夫,甚至还有人说无论是谁娶了顾筝、将来一家人都会被她给克死!

余嬷嬷一把外头这些传言告诉太夫人,太夫人立刻勃然大怒:“到底是哪些人在胡‘乱’嚼舌根?!什么一家人都会被弯弯克死?简直是荒谬至极!”

余嬷嬷见太夫人大动肝火,赶忙上前替她抚着‘胸’口顺气:“您别着急、先消消气,不过是些凭空捏造的流言蜚语罢了,郑太夫人也不见得听了就会相信。”

郑太夫人才刚刚离开岑家,外头就多了这么多对顾筝不利的流言蜚语,太夫人不必多想都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也知道放出这些流言蜚语的人的用心……

一想到不是罗夫人就是赵姨娘做的好事,太夫人脸上有了怒其不争的神‘色’:“外头还传了哪些话?你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我,不许有任何隐瞒!”

余嬷嬷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知道太夫人听了会更加生气,但还是不敢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的如实相告:“外头的人连已故的姑‘奶’‘奶’也一并议论了,说姑‘奶’‘奶’不但品行不端、还有偷‘鸡’‘摸’狗的习惯,说我们七姑娘曾经被这样的娘亲教养过,怕是多多少少受了些影响……”

果然,太夫人一见那些人竟连已故的顾丽娘都没放过,还把顾筝母‘女’说得那般难听,立刻气得将小几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岂有此理!她们竟连阿鸾也拿出来做文章!哼!她们越是不想弯弯许给平国公,我就偏偏越是要把这‘门’亲事给结成!”

太夫人说着逐渐将脸上的怒气隐去,不消余嬷嬷出谋划策、自个儿便想出对策来了:“你亲自去大昭寺跑一趟,替我把明空师太请到府上叙话。”

余嬷嬷一听便知太夫人这是要让明空师太帮着重新替顾筝批一次命格,借着明空师太的威望破除外面流传的谣言———当年顺郡王妃一事本就是顾筝为了自保无中生有的,如今太夫人只要请明空师太好好的替顾筝批一批命格,再把结果略微往好处说便能破除谣言。

此举可谓是对症下‘药’、立竿见影!

余嬷嬷暗暗的佩服太夫人的同时,很快就去大昭寺把明空师太请来,路上更是委婉的将太夫人的烦恼、以及所求之事告知明空师太,明空师太虽没明确表示会帮太夫人解决烦恼,但却答应亲自替顾筝重新批示命格。

因太夫人特意压住流言蜚语一事,所以顾筝并不知道她已经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八卦的‘女’主角,甚至太夫人特意让她拜见明空师太时,她也不知道明空师太目不转睛的打量她面相、乃是为了替她批示命格……

----------------------------------------------------------------------------------------------

呜呜呜,我最近是越来越不想码字,好像突然失去动力,每次码字都要磨蹭很久,都要强迫自己,呜呜呜~

世家遗珠:

第一百五十章

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