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四十八章 八卦

这点倒是让顾筝大大的感到意外,也让她暂且把梁敬贤的事抛到脑后,饶有兴致的问了句:“郑家的家规竟是不纳妾?这点听着还‘挺’有意思的,莫非已经去世的老平国公,一辈子只娶了一位嫡妻?”

太夫人笑‘吟’‘吟’的点了点头,唏嘘感叹道:“可不就是这样,老平国公还真是一辈子都没纳妾、只有一个嫡妻!哪怕他膝下只有三个嫡子,他也一直不曾动过纳妾来替郑家开枝散叶的念头!也正是因为如此,如今的平国公的兄弟都是嫡出的、没一个是庶出的……”

顾筝仔细的听完太夫人打探回来的那些消息后,才知道外面的人都在传郑太夫人一辈子都不待见妾室,不但不让自己的老夫纳妾,也从不给儿子们塞妾、更是不同意儿子们纳妾!因此不仅仅继承爵位的郑国泉屋里没有通房妾室,就是郑太夫人的其他两个儿子也都没有纳妾。

这天底下有哪个当娘的、不希望‘女’儿今后不用和妾室争宠?

因此就冲着不纳妾这一点、以及平国公的显赫家世,平国公原先的发妻一去世,刺桐两州府的夫人、太太们便都争着想把自家‘女’儿嫁给平国公,哪怕只是嫁过去当继室夫人、她们也觉得值了!

而若是非要说这平国公身上有什么吸引顾筝的地方,那也就只有“不纳妾”这点了,加上太夫人说平国公既有身为男人该有的气度、又颇有才华见地……

因此太夫人提的这‘门’亲事顾筝还真是挑不出‘毛’病来,一时也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拒绝相亲,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这人怎么样得我们亲眼见了才能做定论,别人怎么说都不作数,毕竟传言亦真亦假……不如我们再好好的观察一阵子再说,免得最后闹出像梁表哥这样的事来。”

太夫人先前一直认为顾筝和梁敬贤是郎有情、妾有意,如今一听顾筝又提起梁敬贤,不免误以为顾筝心里还是放不下梁敬贤,不由心疼不已:“傻孩子,这回祖母一定会好好的替你把关,待祖母替你把平国公的为人品‘性’看得清清楚楚了,我们再想下一步该如何,绝不会再叫你受委屈、白白伤一回心!”

顾筝只求太夫人别一个劲的‘逼’她去相亲,别的她倒是无所谓,因此她一听太夫人说会慢慢安排、不会‘操’之过急,自是连连点头应下此事,随后又和太夫人叙了几句闲话方才告辞回听泉院。

回去的路上顾筝却没多想平国公的事,而是不知不觉的把思绪转到梁敬贤有了意中人一事上,这一想也不知为何、她突然对梁敬贤的风月史生出了浓浓的兴趣,竟十分迫切的想把他和他那位青梅的故事‘弄’清楚!于是一回到听泉院,顾筝便迫不及待的招了勺儿这个包打听过来问话……

“勺儿姐姐,你最近有没有听说哪些和梁表哥有关的消息?”顾筝状似随意的问了勺儿一句。

勺儿一听这话、一张小脸立时绷得紧紧的,整个人也显得有些紧张,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顾筝的问话,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奴婢没……没听说什么和梁三少爷有关的事!”

“真的?”顾筝好笑的看着勺儿,故意打趣道:“不对啊,我们的包打听竟然不知道梁表哥已经有了意中人一事,这可就有点对不住你‘包打听’称号了!”

勺儿一见顾筝什么都知道了,不由忧心忡忡的看向顾筝、似乎有些担心顾筝会因为这件事伤心,见顾筝面‘色’如常方才敢试探‘性’的问了句:“原来这些事姑娘您已经都知道了?”

“嗯,是祖母告诉我的,只是祖母说的不太详细,所以我才找你来问问,”顾筝说着一面捧了盏茶舒舒服服的窝到摇椅里,一面漫不经心的解释道:“你也知道三姑六婆感兴趣的事我一向也都十分感兴趣,今儿左右也是无聊得紧,你就说说梁表哥的事让我解解闷吧!”

这勺儿也和太夫人一样,先前一直认为梁敬贤对顾筝有意、也早早的就认定他们俩是一对儿,所以先前才会在顾筝面前装作不知道梁敬贤的事,怕说出来会让顾筝伤心……

如今顾筝既然已经都知道了,且看起来似乎神‘色’如常,勺儿自然也就无需再继续隐瞒下去,当下便尽职的把她打探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倒了出来:“梁三少爷那件事闹得还‘挺’大,似乎已经传得刺桐两州都沸沸扬扬的,奴婢也是听专‘门’替丫鬟们到外头采买脂粉的婆子说的……”

原来外面的人之所以说梁敬贤已经有了意中人,乃是因为梁敬贤前一阵为了替自家表妹出头,竟忤逆顶撞家里的长辈———原来梁敬贤的一个远房表妹打小便寄住在梁家,从小和梁敬贤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那梁表姑娘今年也正好及笄、到了该议亲的年纪,因她自小便失去双亲,家里已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亲人,梁家的长辈便做主替她定了一‘门’亲事。

但那位“梁表姑娘”到底不是梁家的正经姑娘,且因为双亲皆已过世、让她没有能够依靠的娘家,这让她无法下嫁到一些好的大世家。

别人瞧不上梁表姑娘这位孤‘女’,梁家人也是没法子,最终替她定的那‘门’亲事便不算是太好,让梁表姑娘委屈得忍不住在梁敬贤面前掉了几回眼泪,不过她倒是不怪任何人、只说自己命不好早早的就失去双亲……

梁敬贤心疼表妹,便替她出面找家里的长辈理论,甚至为了替表妹拒亲还不客气的出言顶撞了长辈,被长辈们教训了一顿后,梁敬贤索‘性’拿自己的亲事来做威胁———梁敬贤竟当着家里长辈的面说、他们要是草草将表妹嫁出去,他这辈子就不娶妻生子。

勺儿说完坊间传的流言后,忍不住又跟顾筝学了几个婆子‘私’底下说的话:“大家伙儿都说梁三少爷一定是早早的就中意青梅竹马的表妹,才会得知表妹将要嫁出去后拼死反对,不但忤逆顶撞长辈、还拿自己的亲事来做威胁……”

“张婆子还说梁三少爷既敢拿娶妻一事来做威胁,那便表示他内心已是非表妹不娶,”勺儿说着脸上浮起了憧憬羡慕的神‘色’:“不晓得梁三少爷的表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儿,竟惹得梁三少爷为了她甘愿顶撞长辈、被长辈责罚……不知她长得有没有我们姑娘好看?”

勺儿一拿顾筝和梁敬贤的表妹做对比,顾筝心里立刻莫名的感到不舒服,语气里少见的多了几分恼怒:“无端端的你干嘛拿我和她做对比?”

勺儿还是第一次见顾筝生气,赶忙低头认错:“姑娘您别生气,都是奴婢一时嘴快说错话,梁家那位表姑娘哪能和姑娘您相提并论?我们姑娘是最最最好的,谁都比不上!”

“好了,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喜欢被人拿来胡‘乱’做比较罢了,”顾筝说着顿了顿,最终还是忍不住接着询问后事如何:“那后来呢?后来梁家那位表姑娘的亲事到底退掉没?梁表哥一向都倔得很,我猜梁家的长辈最终只能让步。”

勺儿脸上有着一副“就是如此”的神‘色’,并知无不言的答道:“梁表姑娘的亲事还真是退了!听说梁三少爷倔着‘性’子替她拒了一回后,她的亲事最终只能不了了之,如今也没再新说别的人家,也不晓得梁家的人是不是打算留着她、将来将她许配给梁三少爷。”

末了勺儿不忘再补了句:“反正事情到底如何外人也都说不清楚,不过可是连梁府的下人‘私’底下也都认定梁三少爷早早的就中意梁表姑娘,说他们二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原先感情就一直很好,长大后彼此属意也属正常。”

顾筝听了这话心里突然生出丝丝烦躁,莫名其妙的就想反驳勺儿的话:“也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最终都会结为夫妻、相守一生,也有很多青梅竹马相识了一辈子,最终也只是兄妹、对彼此无任何男‘女’之情。”

勺儿默默的看了顾筝一眼,弱弱的问道:“姑娘,您怎么知道有很多青梅竹马最终都没能结为夫妻、相守一生?”

顾筝被勺儿问得呛了一下,猛的咳了几声、方才一脸尴尬的扯了个借口:“我从话本上看来的,话本上都这样写……”

勺儿听了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般,一脸同情的看了顾筝一眼,随后默默的闭了嘴不再提和梁敬贤有关的事……这时琉儿正好掀了帘子进来禀道:“姑娘,大姑娘已经到‘门’口了,您要不要出去迎一迎?”

岑元娘早前便写了信回来,说是很快就会回家省亲。顾筝和岑元娘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岑元娘出嫁后也一直和顾筝保持书信往来,顾筝心里也一直惦记着岑元娘在夫家过得好不好用。

因此前段时日一听说岑元娘要回家省亲,顾筝心里比谁都还要高兴!如今一听说岑元娘已经到家‘门’口了,顾筝立刻把堵在心里那些莫名的烦心事抛开,急忙忙的起身而去、赶到垂‘花’‘门’迎接岑元娘。

岑元娘到家后也是一脸喜‘色’、满心‘激’动,不过她只和顾筝简单的先聊了几句,便先去荣寿堂给太夫人磕头问安,后又去正房拜见罗夫人,复又被孙姨娘拉着说了半天的体己话儿,最后才得闲来听泉院寻顾筝叙旧……

世家遗珠:

第一百四十八章

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