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四十七章 香饽饽

且先不提赵姨娘这头如何把赵弘越给恨上,却说岑五娘主动勾引赵弘越的事才发生没多久,裕王府那头就先后传出两个消息———一是说有算命先生说赵弘越不宜太早成亲,至少得二十岁以后才能成家,否则今后仕途便会不顺;

二则是说赵弘越的嫡亲祖母陈太后突然发话,说赵弘越将来要娶的媳‘妇’儿必须由她亲自挑选,似乎还隐约传出陈太后有让赵弘越尚公主的意思,且人选还是最受宠爱、皇后所出的景阳公主。

第一个消息暂且不管,毕竟多的是人愿意一直等到赵弘越满二十岁,但第二个消息却让那些打赵弘越注意的夫人们纷纷像泄了气的皮球———普天之下有哪家的姑娘敢和公主争夫婿?

要是有哪户人家得知赵弘越很可能会尚景阳公主,还非要上赶着让自家姑娘去勾引赵弘越,那就不单单是得罪陈太后,可是连皇帝、皇后以及刁蛮的景阳公主都一并给得罪了!

于是京城以及刺桐两州的名‘门’世家一得到消息,都只能忍痛放弃裕王府这棵高枝,放弃赵弘越这块香饽饽、另行替自家姑娘择婿……

和赵弘越有关的消息传出来没多久,这一届的科举考试也有了结果,顾筝也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好消息———背着岑老爷偷偷的参加科举考试的顾风,终于凭着自己的实力考进前三甲,虽没有博得头筹但却也是皇上钦点的探‘花’郎!

顾风高中的消息是梁敬贤使人早一步传给顾筝的,顾筝得知后第一时间就去了荣寿堂、打算和太夫人分享喜讯,让太夫人也跟着高兴、高兴。

但因事情一直都瞒着家里的长辈,因此报喜前顾筝必须先替顾风把事情说清楚:“祖母,我和哥哥有件事一直瞒着您……”

不曾想太夫人早早的就把顾风的那点小心思给看透了,一见顾筝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喜‘色’,再掐指算了算日子、心里立时便跟明镜似的:“怎么?是不是风哥儿那小子考进前三甲了?”

太夫人的话让顾筝惊讶的睁大双眼:“原来祖母您早就知道哥哥会偷偷下场?”

“那是,就你们两个小皮猴儿还想瞒得过我?”太夫人一脸溺爱的伸手点了点顾筝的额头,语气里没有丝毫责怪之意:“我知道风哥儿和你一样是个要强的,不让他去试试他总归是不会服气,别人也会一直瞧不起他……为了让他证明自个儿的本事,我这才睁一直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放手去做他想做的事。”

太夫人说这样的话就是赞成顾风的所作所为了,这让顾筝心里一松、一脸感‘激’的看向太夫人:“多谢祖母体谅哥哥!只是父亲也不知道哥哥偷偷下场一事,如今哥哥成了探‘花’郎,父亲怕是很快就会收到消息,不知道他会不会怪哥哥自作主张、瞒着他做这样的事。”

常言道“知子莫若母”,太夫人对岑老爷自是十分了解,当下就不以为然的冲顾筝挥了挥手:“你尽管把心收回肚子里,若是风哥儿名落孙山、灰溜溜的回来,你父亲兴许会责骂他一番,骂他贸贸然的丢了我们岑家的脸;”

“但如今风哥儿可是新鲜出炉的探‘花’郎,你父亲心里虽会恼他自作主张,但内心的欢喜终究大过恼怒,最多嘴上训他两句、必不会重罚,”太夫人说到这里脸上已满是喜‘色’,对顾风更是称赞不已:“风哥儿真是个有志气的孩子、替我们岑家大大的争了一口气,我们岑家已经多年没出过探‘花’郎了,就是你父亲当年也不过是侥幸挂在榜尾!”

有了太夫人这番话,顾筝一直提着的心方才放回原位,此后岑老爷的反应果然如太夫人所料的那般———岑老爷虽然有些不高兴顾风擅作主张,但顾风考得探‘花’郎一事还是让他脸上十分有光,他内心也直到此刻才真正对顾风这个嗣子感到满意,逐渐动了替顾风请封世子、将来由他承爵的念头。

话再说回到顾风身上,却说顾风这回可算是衣锦还乡、用“探‘花’郎”三个字牢牢的堵住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的嘴,让岑四娘等人再也无法轻视顾风,讽刺顾风得来的一切都是靠着岑老爷的关系,同时也让自己和顾筝终于能够真真正正的在岑家扬眉吐气。

岑府更是一等顾风回来,就热热闹闹的摆了酒席庆贺,因此次的状元出自京城、和刺桐两州没有干系,顾风这个来自桐州的探‘花’郎自是十分受本地公卿世家的重视,也让他借着这个机会正式进入世家贵族圈子里,为以后撑起岑家家业做准备。

…………

却说岑府这头才刚热热闹闹的替顾风庆贺完,平国公郑家那头就传来一个对别人来说算是好消息的噩耗———现任平国公夫人几日前因病去世了,因平国公膝下只有一个嫡子,国公府的太夫人便急着替他重新物‘色’一位新的继室夫人,好让新一任平国公夫人早点替郑家开枝散叶、多生几个嫡子。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刺桐两州府的夫人们马上又热血沸腾起来,平公爷立刻成为继赵弘越小王爷之后的又一个香饽饽!

诸位夫人、太太更是无不想把自家姑娘嫁到平国公府去当继室夫人,毕竟“公侯伯子男”这五等爵位里头,“公”可是排在头一位,“平国公夫人”这个诰命头衔在刺、桐两州府也是数一数二,只比裕王妃差上那么一丁点!

且如今平国公膝下只有一个嫡子,嫡子又还未请封为世子,那将来爵位说不定会落在继室夫人生的嫡子身上!如此一来,这和当正室夫人几乎没有差别……

在众人眼里如此好的一‘门’亲事,太夫人自然也听说、并且有些心动,这一日更是特意使人把顾筝找来,开‘门’见山的问顾筝对平国公、郑国泉的看法:“弯弯,你觉得平国公这个人如何?”

平国公府的事顾筝也已经从茗玥郡主嘴里听说了,因此她一听太夫人这话、便知道太夫人的意思,一时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半是埋怨、半是撒娇的打趣道:“祖母,您一会儿说梁表哥好、想将孙‘女’儿许给梁表哥,一会儿又觉得平国公好、也想将孙‘女’儿许给平国公……孙‘女’儿实在是分身乏术啊!”

不曾想太夫人却冲顾筝摆了摆手,道:“梁三他如今已不是个合适的人选,祖母已经不考虑他了……你就当祖母从没和你提过他这个人吧!”

顾筝虽然和梁敬贤接触得比较多,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对他还没产生那种男‘女’之情,她也还没打定主意要嫁给梁敬贤,只是见原本一直十分看好梁敬贤的太夫人突然改变态度,一时不由好奇得紧、忍不住拉着太夫人追根究底:“咦,祖母先前不是说梁表哥能文能武,是当我夫婿最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吗?怎么这才过了几日而已,祖母您就改变对他的看法了?”

太夫人抬眼看了顾筝好一会儿,最终只重重的叹了口气、含糊不清的说道:“总之如今他已经不是个合适的人选了,你即便有心也别多想了,把他忘了吧!”

太夫人的话让顾筝顿时满头黑线———她到底哪里表现出对梁敬贤有心啊?!她不过是好奇原本在太夫人心中完美无暇的梁敬贤,是如何突然有了污点、不被待见,旁的心思可是一点都没!

顾筝向来都十分执着,别人越是不想说的事她就越是想问清楚,因此太夫人一含糊其辞的不把话说清楚,顾筝立刻不依不饶的拉着她一个劲的追问……

太夫人拗不过顾筝,最终只能把新近才得知的一些和梁敬贤有关的消息告诉她:“我听说梁三已经有意中人了!既然他心里已经有了别人,那岂不是你还没嫁给他、他心里就没有留给你的位置?这样你若是真嫁给他,哪能一辈子幸福?我可舍不得把你嫁去梁家受罪!”

“意中人?”太夫人的话让顾筝惊讶得嘴巴张得大大的,脸上也有着难以相信的感情,似乎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这件事。

太夫人见了误以为顾筝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面心疼的将她搂到怀里,一面柔声安慰道:“嗯,听说他中意的人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表妹,为了他那个表妹、他甚至还忤逆顶撞长辈……好了,这些事你就别去细究了,将心放宽一些,祖母一定给你找个比梁三更好的如意郎君!”

顾筝直到此刻才相信太夫人说的都是真的,一时间心里觉得怪怪的、似乎很不舒服,但到底为何会觉得不舒服,顾筝自己也没能找出原因来,最终她只能把自己的不对劲归咎为事发突然、她惊讶过度了———没错,她没想到像梁敬贤那样的人竟然也会有心爱的‘女’子,这在她看来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嘛!

顾筝觉得哪个姑娘被梁敬贤这个无耻、腹黑、狡猾的家伙喜欢上,那一定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就在顾筝为那个被梁敬贤喜欢上的姑娘哀悼时,太夫人这边却已经迅速的换了个话题,开始殷勤的向顾筝推销平国公这个新一任香饽饽:“弯弯,祖母觉得平国公、郑国泉为人倒是‘挺’不错的,撇开他的家世不说、就单说他的优点……”

“祖母听说平国公无论是成亲前还是成亲后,都没纳过半个妾!据说不单单是他这样,他已经去世的父亲也是这样,甚至还有好多人说‘不纳妾’乃是他们郑家的家规,郑家的小子都必须遵循。”

世家遗珠:

第一百四十七章

香饽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