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四十四章 腹黑男的小心计

且先不说茗玥郡主如何替自家哥哥向顾筝赔罪,却说梁敬贤对顾筝和赵弘越之间发生的事丝毫不知,心里依旧认为顾筝对赵弘越颇感兴趣,暗地里不免绞尽脑汁的想些法子,想着无论如何都要阻止顾筝继续对赵弘越感兴趣下去———他早早的就定下的弯弯,他等了整整五年的弯弯,只能对他一个人感兴趣!

梁敬贤抱着必须把顾筝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的决心、思忖了数日后,这一日特意寻了个借口在园子里邂逅顾筝,因梁敬贤特意带了不少顾筝喜欢的书过来,顾筝不好接了书就走人,于是便邀梁敬贤一同到水榭小坐赏‘花’。

两人坐下后,顾筝很快就发现梁敬贤今日有些反常———平日里梁敬贤‘摸’到岑家后院“邂逅”顾筝,除了专挑顾筝独自一人的时候出现,他自己通常也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从不会带丫鬟或小厮在身边。

可这一日梁敬贤却反常的带了个丫鬟在身边,并当着顾筝的面使唤她做这做那:“剪梅,去客房把我带来的上好龙凤团茶取来。”

剪梅把龙凤团茶取来后,顾筝便十分识趣的主动请缨:“梁表哥若是不嫌弃,我便借‘花’献佛的献丑,分茶请梁表哥品上一品。”

“我让剪梅将这龙凤团茶取来,可不就是要你分茶?”梁敬贤说完又对剪梅吩咐道:“去替七姑娘准备分茶器具,再备些茶点果子。”

顾筝在自个儿家里哪好意思使唤梁敬贤的丫鬟?

她一见梁敬贤指使剪梅去取分茶器具,立时急忙忙的开口阻止:“哪能一个劲的使唤梁表哥身边的人?不必麻烦了,等勺儿寻过来让她去准备就是。”

梁敬贤不悦的丢了一个“和我你还这般计较”的眼神给顾筝,似笑非笑的说道:“和我你也这般见外?你收我送的书时怎么就不见你客气,二话不说就全部笑纳?”

顾筝听了只能“嘿嘿”的干笑了两声,梁敬贤也不再揭她的短,自顾自的命剪梅去准备分茶器具,待剪梅把东西准备妥当奉上好,梁敬贤一会儿使唤她烧水,一会儿使唤她碾茶,再不就让她帮着布置茶点、清洗茶盏茶壶等等……

哪怕勺儿已经寻到顾筝身边帮忙,梁敬贤也一点都没让剪梅闲着、就是非要让剪梅在顾筝身边晃来晃去。

一直到顾筝分完茶,和梁敬贤一起端了茶盏舒舒服服的品茶,梁敬贤还不忘‘抽’空再吩咐剪梅一句:“剪梅,替七姑娘把书的数目对上一对,看看数目有没有少。”

“是,三少爷。”

剪梅低眉顺眼的答了句,便默默的站在一旁替顾筝清点书的数量,点完恭恭敬敬的回禀道:“少爷,一共有一十六册,数目并未有少。”

梁敬贤点了点头,让剪梅亲手把书递给顾筝:“把书送到七姑娘手里吧!”

剪梅听了乖乖的双手捧书走到顾筝面前,恭恭敬敬的递给顾筝。

筝一面让勺儿把书接过去放好,一面顺道打量了剪梅一眼,这一打量顾筝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似乎不是之前一直跟在梁敬贤身边服‘侍’他的丫鬟,不由随口问了梁敬贤一句:“这位姐姐看着有些眼生,似乎不是之前在你身边服‘侍’的那位姐姐啊?我记得那位姐姐似乎也不叫剪梅,是叫……叫……”

见顾筝一时想不起名字,梁敬贤十分体贴的接上她的话:“你说的是折柳吧?”

“对对对!没错,原先在你身边服‘侍’那位姐姐是叫折柳,”顾筝说着四下张望了一番,问道:“怎么今儿没瞧见那位姐姐跟着你过来?往日里你到我们家做客,不都是她陪在你身边吗?”

梁敬贤见他折腾了半天、终于成功的引起了顾筝的注意力,一面暗自感到窃喜,一面状似随意、语气平淡的回答道:“她被弘越要走了。”

顾筝如今倒是不大关心赵弘越的事了,听了梁敬贤这话也不过是当成八卦随口问了句:“小王爷要走了?小王爷怎么会抢你的丫鬟?”

不曾想梁敬贤打从带着剪梅出现在顾筝面前,内心就一直眼巴巴的期望顾筝问他折柳的去向,如今顾筝好不容易顺着他的心思问了,他自是趁机把一早就打好的腹稿倒了出来:“说来这也算是折柳的福气吧!折柳自小便弹得一手好琴,弘越恰巧又喜欢听曲儿……”

原来赵弘越一向都喜欢听曲,正巧又听折柳弹过几曲,便对折柳起了兴致想把她要到身边去服‘侍’。赵弘越可是几年前就已经看上折柳了,不过他和梁敬贤讨要了几次、梁敬贤都没答应,一直到最近梁敬贤才突然松口、主动将折柳送给赵弘越……当然,梁敬贤事先已经问过折柳的意思了,她本人也很想到赵弘越身边服‘侍’

一个男人向另外一个男人讨要丫鬟,顾筝怎么想都觉得这里面藏着浓浓的‘奸’*情和暧昧,于是忍不住八卦的多问了句:“一向眼高于顶的小王爷竟然主动向你开口讨要丫鬟?看来折柳也不是个简单的丫鬟,她既有本事入了小王爷的青眼,将来必定能在王府‘混’个姨娘当当!”

顾筝不过是随口一猜而已,不曾想梁敬贤却一脸认真的肯定了她的猜测:“你猜的倒是不错,折柳她既会弹琴助兴,又乖巧柔顺的懂得讨弘越欢心,还真是一到弘越身边就被抬成通房,听说回了京城便会抬成姨娘……”

梁敬贤的话让顾筝瞪大双眼、脸上有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她以为赵弘越既然也是穿越者,那应该不会有古代男人没成亲前、就在屋里放几个暖‘床’的通房丫鬟的陋习,不曾想他在这点上竟如此的入乡随俗,和古人一样把除了妻子以外的‘女’人当玩物!

赵弘越既然一直都眼高于顶、不曾把哪个大家闺秀看在眼底,但就更不会把折柳一个区区的丫鬟放在眼里,只会把她当成会暖‘床’的玩物……

一看透赵弘越骨子里的种马本质,顾筝的脸上很快有了不加掩饰的厌恶之‘色’,更是觉得自己先前做出的决定是对的———即便赵弘越没有对她说出那番自以为是的话,就凭他随随便便就把人家的丫鬟要去暖‘床’这一点,他就不可能是她的良配!

如此一来,顾筝算是彻彻底底的把赵弘越踢到黑名单去了,毕竟他们身上虽然有同为穿越者这个优势,但他们也不可能因为彼此都是穿越者、就必须凑成为一对,且很可能事实恰恰相反———可能因为他们双方都是穿越的、对彼此的期望和要求太过高,反而不能成为一对。

甚至顾筝还认为赵弘越比梁敬贤这个土生土长的本土男还不如———至少据她所知,梁敬贤一直都十分洁身自爱,身边一个通房丫鬟都没有。

于是把梁敬贤、赵弘越二人在心里一对比,顾筝瞬间发现赵弘越身上除了具备穿越属‘性’这点比梁敬贤强上一丁点外,别的地方竟没哪一点比梁敬贤强……

而顾筝脸上神‘色’的变化,以及听说赵弘越收了折柳为通房后眼底那显而易见厌恶,让梁敬贤的嘴角微不可见的往上翘了翘,心情变愉悦的同时一颗心也慢慢的安定下来,立刻就不再把赵弘越当成他的竞争对手———这些年来梁敬贤可没白关注顾筝的一举一动,他真的对顾筝的‘性’情十分了解!

原来顾筝对待罗锦明、周淳等人早早的就有通房暖‘床’一事很是反感,曾经有意或无意的表现出对男人收通房的厌恶和鄙视,而且还是那种很强烈、无法忍受的反感!

这些种种梁敬贤全都不动声‘色’的看在眼底,他虽然不知道顾筝为何如此反感通房,但他却不愿意做让顾筝反感和讨厌的男人———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年来他才会坚持不接受长辈的安排,别说是接纳替他暖‘床’的通房了,就连顾筝以为的‘女’子他也是不会多看一眼,更是从没开过荤、碰过任何‘女’人。

梁敬贤也是因为知道顾筝这个小死‘穴’,才会突然同意把折柳送给赵弘越,并且故意带着剪梅到顾筝面前晃悠,早早的就盘算好顾筝一开口问折柳的去向,他就立刻把事实说出来———当然,就算顾筝不问折柳的去向,梁敬贤也会想办法自己把话题引出来、偷偷的摆赵弘越一道,为了抢回他的弯弯,他可是什么“卑鄙”手段都会面不改‘色’的使出来。

如今成功的让顾筝对赵弘越感到反感后,梁敬贤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沾沾自喜,为自己只用了个小手段就轻轻松松的把赵弘越给PK掉了,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保住将来娘子这点感到十分满意……当然,梁敬贤并不知道在他使用这个小手段之前,顾筝已经早他一步做出判断、把赵弘越踢出局去了。

此后梁敬贤总算是能安下心、悠哉自在的品茶,期间还不忘委婉的、正气凛然的向顾筝表忠心:“我觉得男儿应以家业为重,不该过多沉溺于‘女’‘色’之中,只妻一人便足矣。”

顾筝听了这话果然满脸赞同之‘色’,立时觉得梁敬贤是个觉悟‘性’很高的古代进步青年,当下便毫不吝啬的给了梁敬贤一个赞赏的眼神,道:“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觉得只夫一人便足矣!”

顾筝一时嘴快说出来的话让梁敬贤黑着脸狠狠的‘抽’了‘抽’眼角———只夫一人便足矣?这是姑娘家说的话吗?难道这丫头还想学男人那般来个三夫四‘侍’?

不行!

就一个‘女’人只能嫁给一个男人这个观念,以及她这辈子只能嫁给他一人这个事实,他有十分有必要找个机会好好的灌输给她知晓!

--------------------------------------------------------------------------------------------------------

矮油,我自己觉得这章写的各种欢乐啊!小梁童鞋太腹黑了啊!撒‘花’、撒‘花’,娘子保卫战成功!我果然是他的亲娘哟!

PS:最近身体状况不大好,写文也进入疲惫期和瓶颈期,本月余下日子暂定每日一更,不定时加更,希望大家多多谅解~

世家遗珠:

第一百四十四章  腹黑男的小心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