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四十一章 震惊

太夫人和梁太夫人旁若无人的讨论顾筝的亲事、本就让顾筝觉得十分难堪,如今再一见太夫人竟像是来真的,顾筝顿时囧得满头黑线————她才不要嫁给梁敬贤那个家伙!

她可没忘梁敬贤有事没事最爱欺负她,且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种种过节!

开玩笑,她要是真嫁给了他,那还不被那个霸道的家伙给吃得死死的、随意欺负来欺负去的?

为了不让二位老太太进行更深入的讨论,顾筝果断的跺了跺脚、假装娇羞的娇嗔道:“祖母!我不要嫁人,我要一直陪在您身边!”

顾筝的话让在场的老太太齐齐笑了起来,太夫人更是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个小丫头说什么孩子气的话,你怎么可能一辈子不嫁人、一直留在祖母身边?这一辈子可长了,你不嫌我烦、我还嫌你烦呢!”

好吧,顾筝只能退而求其次:“那我就晚几年再嫁!”说完不等太夫人开口,顾筝就抢先卖乖、企图岔开这个话题:“祖母,要不我再分一次茶给几位长辈观赏?或是我让人取来笔墨纸砚,写幅字让长辈们指点、指点?”

太夫人却是狡猾得很、一点都没上当,只揪住先前的话题不放:“再晚几年再嫁?你今年都已经十五岁了,再晚就成老姑娘了!”说完不容顾筝抗议就冲她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我和几位太夫人还有要事要商量,你一未出阁的姑娘家不宜在此旁听。”

太夫人既已下了逐客令,顾筝明知她们是要谈她的亲事,还是只能乖乖的退下,不敢留下来旁听,甚至连去隔间偷听的机会都没有———余嬷嬷竟未卜先知的早早在隔间里候着,让顾筝无法像以前那样躲在隔间偷听!

祖母实在是太狡猾了!

看来她老人家这次是铁了心要把她推销出去……

难道她真的要嫁给梁敬贤那个坏家伙?

虽然他近几年的表现还算是不错,但这并不代表他这几年都没欺负过她啊!

可惜无论顾筝心里多么的郁闷和不愿意,对嫁人有着多大的抵触,太夫人还是自顾自的和梁太夫人进行了深入的密谈。让顾筝更加郁闷的是,随后太夫人竟真的把梁敬贤叫到跟前,以相看未来孙‘女’婿的标准仔细的将他打量了个遍,还关心的问了梁敬贤许多牵涉到‘私’隐的问题,让顾筝顿时觉得没脸面对梁敬贤。

不过顾筝听说梁敬贤到了几位长辈跟前倒是表现得落落大方、不亢不卑,让太夫人见过他后颇为满意,‘私’底下竟真使了人去刺州打听和梁敬贤有关的一些事,那样子竟是十分重视,让顾筝得知后更加郁闷不已!

这梁敬贤也算是刺、桐两州的名人,想要打听他的事并不难,且因两州府那些高‘门’大户的太太、夫人经常把梁敬贤挂在嘴边,太夫人派去打探消息的人很快就带回好消息,并重点提了提梁敬贤三年前做的那件让人赞叹不已的奇事!

原来三年前、上一届科举考试开考时,梁敬贤、罗锦明、周淳等人都下了场,梁敬贤更是一举夺魁成了新科状元郎。

这状元郎虽然难考但也是年年都有,更别提有赵弘越这个神童十四岁就考得状元这桩事发生在前头,可偏偏就是梁敬贤考中状元一事让大家一直议论了几年,大家伙儿更是时时拿梁敬贤作为榜样来鞭策鼓励自家的孩子!

为何梁敬贤会比赵弘越还出风头呢?

原来梁敬贤竟是个少见的文武双全、德才兼备的全才———三、四年前他先是参加了科举考试,轻轻松松的考了个状元回来;后竟又去参加随后举行的武科举考试,再次博得头筹、拿下“武状元”这个头衔,成为百年难得一遇的文武全才!

梁敬贤考中文、武两个状元,让他一时间风头无人能及,大家伙儿更是纷纷将他和赵弘越这个神童相提并论,说赵弘越虽是神童、早早的就显‘露’才名,但梁敬贤虽然晚了他几年才展现才名,但却一口气把文武两个状元全揽下了,相比之下是一点都不比赵弘越差,甚至比武艺方面较为一般的赵弘越要略胜一筹。

这个结果太夫人十分满意,觉得这梁敬贤简直就是为顾筝量身打造的完美夫君———先前太夫人有些拿不定主意、不晓得给顾筝挑个什么样的夫君才好,总是想着若是给顾筝挑个文采出众的读书人,既怕那些只读了太多书的少年太过书生气,手无缚‘鸡’之力、护不住顾筝,又怕他们因读的书太多而变成迂腐守旧之人;

可若是给顾筝选个习武之人,太夫人又担心他们的‘性’情太过粗鄙,虽有保护顾筝之力,但难免会有习武之人的一些‘毛’病———例如粗心大意、洒脱不羁、大大咧咧等,非但不懂得呵护、体贴顾筝,还会对顾筝打打骂骂。

如此一来,太夫人因为太过重视顾筝的亲事,便一直举棋不定,一时纠结这个、一时纠结那个,直到打探清楚梁敬贤的消息,得知梁敬贤既饱读诗书知礼教,又有着一身过人的武艺,立刻就对这个孙‘女’婿人选各种满意,打算寻个机会好好的和顾筝谈一谈。

且先不说太夫人会如何安排顾筝的亲事,却说前来贺寿的年轻一辈听了几天唱大戏开始渐渐觉得有些乏味,于是岑三娘便提议大家伙儿自到‘花’园摆上一桌,或把酒言欢、‘吟’诗作对,或随意玩些诸如投壶、双陆、关扑等有趣的游戏。

这些姑娘、少爷们这几日都陪着自家长辈听大戏,早就闷得慌,一听岑三娘这个提议自是连连附和,罗锦明更是用手勾住梁敬贤的脖子,挤眉‘弄’眼的说道:“前一阵弘越不是捣鼓了两种新游戏,拉着你陪他玩了好一段时日吗?我瞧着那两样游戏还‘挺’有意思的,不如你教教我们大家怎么玩!”

茗玥郡主听了双眼一亮、立刻缠上赵弘越:“哥哥,你又捣鼓出新游戏来啦?哼!居然没告诉我!”

在众人面前总是一副倨傲的赵弘越却是十分疼爱妹妹,一见茗玥郡主不满的瞪他,脸上的表情不由自主的柔和了几分:“是母妃不让我告诉你的,免得你一玩上瘾又不好好的学针黹‘女’红。”

茗玥郡主一听说是娘亲的意思、不由闷闷不乐的撅了小嘴,眨巴着一双大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赵弘越,让赵弘越无奈的妥协让步:“今儿既来岑家做客,那便让你玩一会儿,不过你可不许贪玩上瘾!”

罗锦明见赵弘越愿意教授游戏,立刻开心的冲岑五娘招了招手:“五妹妹快过来,我们先听弘越讲讲游戏规则,听完便可以试着玩起来!”

梁敬贤有意和顾筝结伴一起玩,便主动站到顾筝身边,介绍道:“弘越总是有许多奇思妙想,隔三差五的就‘弄’出一些新鲜事物,他们说的游戏其实知晓规则后倒也不难玩———至少我觉得围棋和象棋都比它们难多了。”

顾筝不由被勾起了几分兴趣,问道:“到底是什么游戏?看玥娘那副迫不及待想要玩的模样,我倒也想玩玩……”

“是跳棋和纸牌,”梁敬贤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下:“就是大约半个巴掌大的硬纸片儿,弘越管它们叫‘纸片’;纸牌一副有五十四张,上面分别写了一到十三这十三个数,每个数各有四张不同‘花’‘色’的牌———‘花’‘色’是指纸牌上描画的‘花’卉,分‘梅兰竹菊’四种。”

顾筝越听越觉得耳熟,心里更是倍感震惊、语气里也多了几分她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急切:“游戏规则呢?快和我说说玩法!”

世家遗珠:

第一百四十一章

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