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生财之道

梁敬贤见二人才一打了照面、顾筝便不由自主的盯着他打量,内心暗暗感到高兴的同时不忘落落大方的‘挺’了‘挺’‘胸’膛,摆出一副任凭顾筝打量的模样,自个儿也直接忽视了顾风这个电灯泡的存在,肆无忌惮的将目光落在半年不见的顾筝身上———半年不见,这丫头倒是越发的水灵娇俏,白皙的脸庞透着淡淡的粉‘色’光泽,一看就知这半年养的不错。

一旁的顾风见顾筝和梁敬贤互相打量却是很不高兴,尤其是梁敬贤竟敢忽视他的存在、当着他的面“‘色’‘迷’‘迷’”的打量自家宝贝妹子!

对梁敬贤的不满让顾风立刻往前一步、故意横在顾筝和梁敬贤中间,语气不悦的打破沉默:“阿妹,赶紧说正经事,别耽搁梁世兄太多功夫。”

顾风一提、顾筝方才如梦初醒,有些不自在的把粘在梁敬贤身上的目光移开,也不好意思和梁敬贤说叙旧的话,咳嗽了两声便开口进入正题:“我想和你合作!”

梁敬贤似乎早就料到顾筝会说这话般,脸上并无半点吃惊的神‘色’,语气甚至还带着淡淡的溺爱:“说说,你想怎么和我合作?”

“你不是想买我手上那些样式画稿吗?我不想一次把手上的画稿卖了就完事,我想长期给宝庆银楼提供不同的样式画稿,”顾筝说着顿了顿,见梁敬贤似乎对她的计划很感兴趣,心里一松、话也说得更加流利:“我可以悄悄的替宝庆银楼画一些款式新颖、样式独特的画稿,甚至可以为按照主顾的要求替他们量身设计各种首饰,帮宝庆银楼打出知名度、让银楼不用愁没有镇店之宝……”

“但我也不是白白帮宝庆银楼做这些事,我做这些是有条件的———我们得立个契约,写明宝庆银楼每卖出一件我设计的首饰,就要让我‘抽’取二成盈利!这样其实我也算是担了风险,东西卖的多我就赚的多、卖不出去我也跟着没钱赚;而宝庆银楼不必另外‘花’钱买我手中的图样,算起来还省了一笔成本呢!”

顾筝说得眉飞‘色’舞、一脸‘激’动,那样子活脱脱像个贪财的小财‘迷’,让梁敬贤觉得她可爱有趣的同时慢慢的皱起眉头,看向顾筝的目光也逐渐变得一片深沉……

待顾筝介绍完她的宏伟计划,一脸期盼的看着梁敬贤、期待他对她的计划大力赞赏时,梁敬贤却皱着眉头问了句不相干的话:“你缺银子使?缺多少我可以帮你,你无需耗费如此多的心思去经商挣钱。”

原来顾筝那副迫不及待的想要大挣一笔的小财‘迷’样,让梁敬贤见了误以为她在岑家缺少打点用的银子、日子过得艰难,所以才会冷不丁的开口说愿意在银钱一事上帮顾筝,让顾筝不要费那么多心思想法子挣钱……

反过来顾筝一见梁敬贤绝口不提合作挣钱一事,只直截了当的说要帮拿钱她,也以为梁敬贤和世人一样打骨子里瞧不起商人,不愿意经商让自己双手沾满臭铜味,更是认为梁敬贤既然没有附和赞赏、那就是看不起她的宏伟计划!

顾筝也不管古人一向的观念都是“士农工商”这样排下来,直接张口把梁敬贤教训了一顿:“经商怎么了?我宁愿经商靠自己的本事挣钱,也不要别人的救济和帮助!”

顾筝说完不忘扬起下巴、一脸倨傲的瞪了梁敬贤一眼,反问道:“难道我要一辈子都依靠着我祖母,要眼巴巴的等着她老人家拿体己银子替我准备嫁妆?这样我固然是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衣食无忧,但我却会瞧不起我自个儿!”

“在我力所能及的时候,我更喜欢靠我自己,也不会因为别人对我好就理所当然的向她索取,把她当成这辈子唯一的依靠和指望!”

顾筝如竹筒倒豆子般“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反驳梁敬贤的话,说完一脸挑衅的看着梁敬贤,让本就没轻视顾筝的梁敬贤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因为顾筝这番话再次对她刮目相看———他没想到顾筝一个弱‘女’子竟如此有骨气,还这般聪明的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抓住商机生财!

虽然梁敬贤很想对顾筝说如果她愿意,他愿意一辈子当她的依靠、无怨无悔的任她索取,但两人眼下的关系却让他只能暂时把这些话藏在心里,只对顾筝‘露’出欣赏的神‘色’:“你误会了,我一直很讨厌那些只会吃喝玩乐、当家族蛀虫的纨绔子弟,也一直十分欣赏靠自己本事挣钱的人,尤其佩服小王爷……”

顾筝有些不相信的拿眼瞄梁敬贤,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会瞧不见经商之人?”

梁敬贤点了点头:“我只是不希望你太累、太‘操’心,再说了,我梁家名下的宝庆银楼一直都是由我在打理,我若是轻视经商之人、自己又岂会愿意当半个商人?”

顾筝想想觉得梁敬贤的话有理,便又多问了句:“那小王爷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小王爷也喜欢做生意?”

梁敬贤给了顾筝一个“正是如此”的眼神,语气里多了几分佩服和感慨:“弘越他的确在经商一途上颇有天赋,总是能想出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点子,并把这些点子运用到生意上……这些年来他可没少替裕王府挣钱,自个儿更是靠着做生意攒下一笔十分可观的银钱!”

梁敬贤只简单的提了提赵弘越的传奇发家史,随即话锋一转、正式答应和顾筝合作:“我代表宝庆银楼答应和你合作,具体合作方式就按照你先前说的,我会尽快让唐师傅把契书送过来给你过目,今后也会定期把宝庆银楼的账目送给来你查看、核对。”

顾筝倒是十分信任梁敬贤,一见梁敬贤许下承诺就大大方方的把先前画的那些样式画稿取了出来,装在一个木匣子里递给梁敬贤:“那你赶紧把这些画稿拿回去给唐师傅,让她先挑些简单的打造出来,让我们宝庆银楼能够在最短的时日内上一批新的饰品!”

梁敬贤很是欣赏顾筝的雷厉风行,接了匣子后也不磨蹭、立刻就告辞去办顾筝‘交’代的事,并且不等首饰打造出来卖、就大方的让人先送了一笔银子过来,说是预付给顾筝的定金。顾筝对自己设计的首饰可是信心十足,梁敬贤一使人把定金送来她就大大方方的悉数收下,认定这笔钱她绝不会白收。

如此一来,顾筝和梁敬贤的合作便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头,此后找灵感、画样式就成了顾筝每日必做的功课,虽顾筝不敢保证灵感日日都有,但一个月也能设计出三五款新颖的样式,让顾风把画稿带去宝庆银钱给唐师傅过目……

所幸的是顾筝每次托顾风送去的图稿唐师傅都大为赞赏、十分满意,梁敬贤更是不管顾筝画了什么样的图稿送过来,收了图稿就直接让顾风带一笔定金回去给顾筝,一副十分信任顾筝、对顾筝设计的作品十分有信心的样子。

如此过了两、三个月,顾筝终于攒了一笔数目还算是可观的小金库!而一靠自己的本事赚了银子,顾筝瞬间觉得特别的有安全感——这种安全感不仅仅是有钱傍身的安全感,还有靠着自己的本事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的安全感,这样的安全感让顾筝觉得很是踏实安心!

…………

却说顾筝靠着自己的本事赚到第一桶金后,首先想做的事就是‘花’钱替太夫人置办一件寿礼。顾筝知道太夫人一直都对各式各样的瓷器情有独钟,更是有收藏瓷器的爱好……这一日她便拉着顾风一道出‘门’,想亲自去淘件漂亮的瓷器当贺礼送给太夫人。

世家遗珠: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生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