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八章   顾筝自救

顺郡王妃的话让太夫人的面色逐渐变得一片凝重,她原以为顺郡王妃是看中岑府嫡出的三位姑娘其中一位,却不曾料到顺郡王妃看中的人竟然是顾筝!

这顾筝才刚刚回到岑府没多久,怎么就会得了顺郡王妃的青眼,不惜让顺郡王妃亲自登门求娶?

顺郡王妃到底见没见过顾筝?

如果她见过顾筝并亲自相中了顾筝,那这是发生在顾筝进岑府之前的事、还是之后的事?和罗夫人又有没有干系?

太夫人虽然心里有着许多疑问,但她却不会把这些疑问拿出来问顺郡王妃,且她问了顺郡王妃也未必会说实话,因此太夫人脸上神色丝毫未变、语气也如最初般平淡:“这事儿王妃提得有些突然,可否容老身考虑几日再做答复?”

这自古以来议亲都得走大大小小许多流程,也没有哪两家议亲能够只见一回面、就一锤定音的把亲事商量妥当的。一般来说无论是哪一方上门提亲,另外一方于情于理都必须按照规矩考虑个十天半个月、方才会给对方答复。

因此太夫人的请求也算是合情合理,顺郡王妃自是不能反驳,只不过顺郡王妃似乎十分着急、想早点把亲事定下来,只见她虽然没反对太夫人的意思、但却有些霸道的把期限定得死死的:“那我就先告辞了,只是我希望太夫人三日之后便能给我一个明确的回复。”

顺郡王妃的话让太夫人倍颇感意外,下意识的皱眉确认道:“三日?”

顺郡王妃语气坚定的重复了遍:“没错,就是三日。”

顺郡王妃说完不等太夫人再开口便告辞离去,一副不容商量的模样,让太夫人见了内心的疑虑顿时越来越深,当下便决定亲自到老姐妹家走一趟、把这件事给弄明白:“余嬷嬷,马上替我安排马车,我要去福王府看望朱老王妃……”

余嬷嬷不敢有所怠慢,当下便使了大丫鬟玳瑁下去准备,自个儿则伺候着太夫人梳头更衣……太夫人拾掇妥当后,便匆匆忙忙的登上马车、一路去了福王府,一进福王府更是直奔朱老王妃单独住的那个小院子,关了门在屋里和朱老王府密谈到傍晚,才趁着暮色匆匆忙忙的告辞回府。

余嬷嬷见太夫人出了王府后面色比先前更加不虞,上了马车后更是一言不发的倚在一角,不免有些担心:“太夫人,老王妃她怎么说?顺郡王妃真的看上表姑娘了?”

余嬷嬷的话让太夫人慢慢的闭上双眼,语气沉重的说了句:“顺郡王妃不是看上弯弯这个人,而是看上她的生辰八字了!我说她怎么一声不吭就上门提亲来了,且还把答复的日期定得死死的!”

太夫人的话让余嬷嬷心里一惊,低声问道:“生辰八字?怪不得顺郡王妃行事做派那般奇怪,看都不看表姑娘一眼,就指明要替顺郡王妃的四少爷求娶表姑娘……”

余嬷嬷话说到一半突然猛地打住,脸上有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只见她先是看了看面色凝重的太夫人,再把太夫人先前说的话仔细的理了理,当下便难以置信的说道:“只看生辰八字不看人,难道顺郡王妃是想让表姑娘嫁过去给四少爷冲喜?!这也不对啊,顺郡王府的四少爷不是一直好好的,听说前几日才和一帮好友到观玉山采风……”

余嬷嬷的话让太夫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谁曾想原本好好的四少爷从观玉山回来后竟突然一病不起,且还病到需要生辰八字和他相合的姑娘冲喜的地步!真真是世事难料啊!”

“这……”

话说到这个地步,余嬷嬷自是猜到顾筝便是那个和四少爷生辰八字相符合、最适合冲喜的姑娘,只是到底是谁把顾筝的生辰八字给透露出去的?

余嬷嬷想到的那个人,太夫人自然也想到了,只是这话却不是余嬷嬷能随便开口说的,因此余嬷嬷马上聪明的把话题给岔开:“那这件事是不是要赶紧知会姑奶奶和表姑娘一声?”

太夫人闻言皱眉冷哼了一声,道:“怕是早就有人把这事儿说给阿鸾她们知晓了。”

说话间马车已经驶进了岑府的角门,沿着青石小道往垂花门而去,而这府内的事情还真是让太夫人给说中了———顺郡王妃上门提亲一事果然已经传到了听泉院,甚至连顺郡王妃是要顾筝嫁过去冲喜一事、顾筝母女都知道了。

顾筝一听闻此事,马上就料到是前一阵对她们母女问寒问暖、对她们所有八卦都十分热衷的罗夫人干的好事,并且出了提亲这件事后、顾筝也总算是知道了罗夫人先前态度突变的目的。

而顾丽娘一听说罗夫人从她嘴里打探到顾筝的生辰八字后,一转身竟然就把顾筝给卖了、且是卖给一个病秧子当媳妇儿……这口气她岂能就这样咽不下去?!

只见顾丽娘一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当下便提了个花瓶一路小跑到正房,一见到罗夫人、二话不说就使劲的把花瓶往她身上砸,把花瓶砸碎了后更是立马冲上去揪着罗夫人边骂边打,闹了好半天才被几个婆子给架回听泉院。

顾丽娘闹了一遭回来后,见顾筝依旧如老僧入定般端坐在原位,以为顾筝是被这门亲事给吓傻了,当下便急得把顾筝搂在怀里,一边不断的拍抚顾筝的背、一边一叠声的安抚道:“乖囡囡别怕!只要你娘我不同意,谁也别想随随便便的把你给嫁了!老娘我才不管什么王爷、王妃的,就是皇帝老子来了、也别想让你去给那个病秧子冲喜!”

顾丽娘这番话让顾筝心里一暖,一边张开手臂环抱住顾丽娘的腰,一边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安抚顾丽娘:“娘,您别担心,我没事,我坐着不动是在想法子解决这件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自个儿闷着生气、或是自怜自哀可是一点用处都没,赶紧想办法把这个麻烦解决了才是正理。”

顾筝的话让顾丽娘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却又不放心的问道:“囡囡你真的没事?没事就好,囡囡你别怕,万事有娘替你顶着、谁也逼迫不了你!”

虽然顾丽娘的保证一向都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此时此刻顾丽娘这个不靠谱的娘却让顾筝生出了无穷无尽的力气,让她觉得自己不是独自一人孤军奋战、觉得自己无论何时何地都还有一个依靠,这个依靠无论别人怎么看待她,她都是她最亲的人、是真心实意待她的人!

于是顾筝马上打起精神自救,也恢复了以往淡定中带着一丝俏皮的模样,慢慢的凑到顾丽娘耳边说道:“娘,我们马上去荣寿堂找太夫人,见了太夫人后您就这样和她说……我相信太夫人一定舍不得让我嫁去顺郡王府冲喜,她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帮我度过这个难关。”

顾丽娘听了顾筝的嘱咐后先是连连点头附和,最后半信半疑的问道:“囡囡,你这个法子能行吗?”

“行不行不得试了才知道?”

顾筝说完便拉着顾丽娘直奔荣寿堂,一路上自是没少忘再叮嘱顾丽娘几句,这回顾丽娘倒是没让顾筝失望,一到荣寿堂见了太夫人、一句废话都没说,当下便直截了当的直奔重点:“娘,我听说顺郡王妃看上我们家囡囡的生辰八字,硬要把我们囡囡娶回去给她儿子冲喜……此事当真?”

顾丽娘若是没带着顾筝回归岑府,那顾筝也不会遭此横祸,因此太夫人一听顾丽娘这话、脸上便满是愧疚之色,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同顾丽娘说、只微不可及的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顾丽娘见了后也不和太夫人废话,马上就按照顾筝的嘱咐接着往下说道:“娘,既然顺郡王妃想要求娶囡囡,那有些话你可得和她说清楚才是,免得将来出了事郡王府那头反过来怨我们故意隐瞒、没把囡囡的真实情况如实相告!”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着娘了,其实早年曾有位老道给囡囡看过相,说囡囡虽然生辰八字不错,但面相生得……却是有些不好,那老道说囡囡不但会克父克夫,还会害母吃苦受累,可不她爹就是在她出世那一年没的,正正巧验证了那老道的‘克父’之说!”

“囡囡的生辰八字是和郡王府的四少爷相符合、能够给四少爷冲喜,但她的面相却很可能会克死四少爷这个夫君!所以娘您一定要把这件事如实告知顺郡王妃,让她自己个儿好好的斟酌、斟酌,别到头来冲喜没冲成、反倒把人给冲没了!”

顾丽娘一口气把顾筝教她的话全都倒了出来,说完连气儿都顾不上换、只一脸紧张的看着太夫人,见太夫人初始面色一片凝重、但慢慢的眼底却有了一丝笑意,一时拿不准太夫人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只能悄悄的瞅了顾筝几眼、让顾筝给进一步给她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