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兄妹联手

茗玥郡主听了小嘴惊讶的张成‘鸡’蛋那般大,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三表哥,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筝娘有意为之?这不是一场意外?!”

见梁敬贤点头,茗玥郡主更是不解:“可筝娘哪能指使得动那些马蜂啊?还有那匹拉车的马?哎呀!三表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顾筝和顾风虽然配合得十分默契,二人联手整治岑四娘时也做得十分隐蔽低调,但心思敏锐的梁敬贤还是一眼就看穿他们的小计谋:“表面上看的确是筝娘和岑少爷不计前嫌的救了岑四娘,实际却是他们二人联手给了岑四娘一个教训……”

经过梁敬贤的仔细解说,茗玥郡主才明白原来顾筝先前是故意让岑四娘先上马车的,且她站在一旁也不是什么都没做———顾筝的手掌早就事先偷偷的抹上了浓浓的一层蜂蜜,并借着抚‘摸’枣红马那个看似随意为之的动作,将手掌上的蜂蜜悉数抹到马身上,尤其重点抹在马屁股上。

顾筝这头一把蜂蜜涂抹在马身上,顾风那头便悄悄的绕到那几棵参天大树手,取了个弹弓和几块小石子儿、故意瞄准挂在树上的马蜂窝打,借着这个法子将马蜂惊动。

马蜂初始被惊动时不过是四处‘乱’飞,但它们的天‘性’让它们很快就被枣红马身上的蜂蜜吸引,前仆后继的前去马身上采蜜……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匹枣红马才会接二连三的挨蛰,最终受惊暴躁‘乱’蹿!

梁敬贤说到最后脸上已带了淡淡的微笑,半是溺爱、半是自豪的多说了句:“我猜这个计策一定是筝娘那个鬼丫头想出来的!她哥哥可不像她那般满肚子都是鬼点子。”

茗玥郡主一听说顾筝竟然能把打击报复岑四娘手段设计让一场“意外”,让岑四娘被整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却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一时没注意到梁敬贤亲昵的称呼顾筝“筝娘”,只顾着抒发对顾筝的佩服和崇拜:“我早就说过筝娘不是那种会白白被人欺负去的人嘛!这不她立刻就给了岑四娘一个漂亮的反击?”

“要是换做我最多也就是把岑四娘叫过来教训几句、赏她几巴掌,无论如何都想不出筝娘想的这个妙法……哈哈,筝娘真是厉害,我喜欢!”茗玥郡主说话间目光不由自主的在顾风身上溜了一圈,顺道夸赞道:“岑表哥的骑术也很厉害,我瞧着似乎一点都不比哥哥和三表哥差呢!”

一旁的赵弘越听了这番话目光也跟着落到了顾筝身上,见顾筝若无其事、无比淡定的表现出事不关己的姿态,嘴角不由弯了弯:“这个岑七娘还真有点意思,竟是半点亏都吃不得、一吃了亏就要加倍奉还的小辣椒。”

这赵弘越可是很少会同人谈起哪位姑娘,更不会表现出对哪位姑娘感兴趣,他的话自是立刻引起了茗玥郡主的注意,也让梁敬贤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

却说就在梁敬贤几人闲聊岑四娘出丑一事时,已经在罗夫人怀里缓过劲来、并接过尺儿手中的帏帽戴上的岑四娘,如今正气急败坏的堵到顾筝面前质问顾筝:“我之所以会‘弄’得一身狼狈、满身是伤,一定是你捣的鬼!“

“你一定是记恨我刚刚故意把你推向毒蛇,所以才设计加害我、把我害得头破血流!好你个心狠手辣、卑鄙无耻的小人!你这是想要要了我的命!”

顾筝早就趁着岑四娘被困在马车上挨撞的功夫,把手上沾染的蜂蜜处理得一干二净,让岑四娘回过神来后、就算明明知道是顾筝使计报复她,也找不出任何证据来指证顾筝,只能胡‘乱’的指责顾筝一番……

甚至岑四娘的质问还反过来让顾筝抓到她的把柄,气定神闲的反问了一句:“四姐姐终于承认先前是故意推我的,不再坚持说那是个‘意外’了吗?又是把我推向崖边、又是把我往有毒蛇的‘花’丛推,我看想要我的命是四姐姐你吧?“

顾筝说完突然往岑四娘‘逼’近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她、一字一句的揭‘露’岑四娘的恶毒用心:“若是真要论恶毒,恐怕我连四姐姐的万分之一都及不上,无论是悬崖和毒蛇都会让我受伤致命,但马跑累了马车终究还是会停下来。”

岑四娘一见自己不慎说漏了嘴,脸‘色’立时一片铁青:“你……你套我的话!卑鄙!”

顾筝冷笑着挑了挑眉梢,一脸讽刺的回敬岑四娘:“我套你话了吗?不是你突然莫名其妙的冲到我面前,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话,把自己做的好事完完全全的抖‘露’出来的吗?”

顾筝这么一说,岑四娘才意识到一切都是她自己‘性’急说漏了嘴,顿时十分懊恼自己一时嘴快让顾筝抓到把柄!不过事到如今,岑四娘就是再懊恼、该出的丑她也已经全出完了,最终只能恶狠狠的瞪了顾筝一眼:“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样算了!”

顾筝傲然的回敬了岑四娘一句话、立刻就把岑四娘气得半死:“尽管放马过来、我一定奉陪到底,不过若是再有下次,我怕四姐姐你会丢更大的脸。”

茗玥郡主走过来时正巧听到顾筝说的这句话,再一见故意戴了帏帽遮丑的岑四娘,立刻就“扑哧”一声不客气的笑了出来:“她这叫自作自受!她若是不先恶毒的害人,自己又岂会遭受报应?筝娘说的对,你若是再敢使坏,我们二人一定奉陪到底———筝娘的事就是我的事!”

岑四娘见茗玥郡主如此护着顾筝,心里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可偏偏她又不能随意得罪茗玥郡主,否则别说是裕王和裕王妃了、赵弘越头一次就不会饶过她……握紧粉拳思考了片刻后,岑四娘最终只能暂且忍下这口气,瞪了顾筝一眼气哼哼的拂袖离去。

岑四娘才刚走、茗玥郡主立刻换上崇拜的神‘色’,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顾筝:“筝娘,你真是太厉害啦!你用了这么一个妙法整治岑四娘、让她当众出了大丑吃了苦头,真真是大快人心!”

茗玥郡主说着不忘冲顾筝挤眉‘弄’眼,压低嗓音说道:“马蜂爱蜂蜜,这点可谓是人人皆知,可却没人能利用这个天‘性’来整人,你还真如我三表哥说的那样、是个与众不同的鬼丫头!”

虽然茗玥郡主夸奖顾筝整人整的好这话十分顺耳,但顾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谦虚说道:“玥娘过奖了,我不过是一时福至心灵、灵机一动而已,这法子说起来其实全凭几分运气———若是那树上没有挂着马蜂窝,我这个计策也就行不通了。”

这时顾风正好走了过来,茗玥郡主一见到他、眼里的光彩立时又盛了几分:“岑表哥也很厉害,他的骑术可是一点都不比我哥哥他们差呢!”

茗玥郡主说着崇拜的看着顾风,丢下顾筝、一脸自来熟的主动和顾风搭腔:“岑表哥,你骑术那么厉害、今后能不能教教我?我一直很想学骑马,可我爹爹和哥哥他们怕我受伤,总是只让我骑小马、一点都不过瘾!”

茗玥郡主‘性’子十分赤诚,夸奖人的话更是说得真心实意、毫不做作,让顾风听了下意识的红了耳根子———顾风还是第一次被人真心实意的夸奖,更是第一次被人用崇拜的目光注视!

这两个“第一次”让顾风有些不自在的别开脸、不敢迎上茗玥郡主那亮晶晶的目光,就连话都少见的说得有些支支吾吾:“郡主过奖了,我骑的不好……我也不敢……我是想说我哪有资格教郡主骑术。”

--------------------------------------------------------

考虑把小茗嫁给小筝哥哥,哇哈哈~

世家遗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兄妹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