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二十四章 被“出风头”

顾筝挣脱不了顾风的手,只能郁闷的嘟嘴抱怨道:“我又不是三岁娃娃,哪需要由你牵着?我已经十四岁了!哪有十四岁的大姑娘还让哥哥牵住手走路?!再说了,你和勺儿、琉儿姐姐不都在我身旁护着吗?我哪里丢得了!”

顾风却不以为然、也不在乎别人看他的目光:“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还没长大的孩子,这附近的确是有不少拐子、人贩子,一寻了机会就专‘门’拐骗那些没出过‘门’的富家姑娘,你乖乖的听我的、跟在我身边就是。”

顾筝说不过顾风,只能鼓着腮帮子生闷气,一旁的勺儿见了顾筝那嘟嘴的模样、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姑娘,哥哥牵妹妹本就是常事,也就您爱闹别扭!少爷打您一下车就牵着你,还不是担心您、怕您丢了?他也是一片好心嘛,您就别再闹别扭了、赶紧跟着少爷进寺吧!”

顾筝早就习惯顾风的各种妹控行为,也知道顾风执着、固执、霸道起来一点都不输给梁敬贤,要命是他还不舍得对她凶,也不会像梁敬贤那样故意绷着脸装不高兴,只会一次次的重复做他认为对她好的举动,一直做到她实在不好意思再拒绝、乖乖的妥协。

顾筝知道她就算是甩开顾风的手十次,顾风也依旧会十分有耐心的第十一次温柔的牵住她,因此她很快就识趣的放弃挣扎、乖乖的任顾风牵着她的小手,郁闷的咬着嘴‘唇’、别别扭扭的跟着他进了寺里。

岑家一行人进到寺里得了住持的引荐后,才知道已有几乎热键早他们一步入了庙,罗夫人一听说裕王妃、平国公夫人这两位夫人也在寺里,面上一喜、才在厢房安顿好便带着岑家几位姑娘前去拜会她们,几位夫人见了面后便相邀一起去妈祖庙烧香……

烧完香回到大昭寺时,住持已经命人置办好几桌上好的斋菜,大家伙儿热热闹闹的依照各自身份、分主次入了席,吃完撤了席面后又摆上茶案各坐一处,一面慢慢的吃茶、一面随意叙些闲话。

却说这茶案才刚刚一摆上来,岑三娘便悄悄的扯了扯罗夫人的衣角,罗夫人心领神会的主动替岑三娘制造机会:“既然吃茶,那便让小‘女’献丑表演分茶助兴……听闻王妃分茶之计极为出神入化,若是王妃看完后若能出言指点小‘女’一二,那可是小‘女’难得的福分啊!”

这些高‘门’大户的太太、夫人、姑娘们聚在一起,除了说说话拉近感情外,少不得得让姑娘们展现才艺助兴,此举一来可以让姑娘们‘露’‘露’脸儿、二来也好让诸位夫人替自家小子相看,来日挑选媳‘妇’儿时才不会对合适人家的适龄姑娘一无所知。

因此裕王妃自是不会扫兴,当下便笑‘吟’‘吟’的点头应了罗夫人的提议:“如此甚好,正巧让大家伙儿开开眼界,”裕王妃说着‘露’出一个谦虚温和的笑容:“指点本王妃可不敢当,最多是出言点评后辈几句。”

裕王妃一发话,岑三娘马上迫不及待的命璃儿准备分茶用到的茶具,并怀着‘激’动的心情在裕王妃等人面前、熟练的表演了一套行云流水的分茶表演……可惜裕王妃和其他夫人虽都称赞了岑三娘几句,但却没对她生出太多兴趣来,似乎岑三娘的表演在她们眼里不过是雕虫小技、寻常得很。

罗夫人见了不由有些不服气、觉得裕王妃她们眼界太高,立刻就决定把三个‘女’儿当中最有才名的岑三娘推出去,悄悄的寻了个机会对岑二娘吩咐道:“等王家二姑娘表演完作诗写字,我便寻个机会让你也作首诗叫她们瞧瞧!”

岑二娘一向清高、自是不屑卖力讨好这些夫人,当下就不客气的拒绝罗夫人的提议:“要去您自个儿去,我没兴趣。”

说完岑二娘竟径直起身向裕王妃等人福身告罪,随后理都不理满脸着急的罗夫人、直接带着丫鬟离席,把罗夫人气得捂着‘胸’口、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不过罗夫人很快就稳住心神,把原本打算替岑二娘制造的机会留给岑四娘:“既然你二姐姐不愿意‘露’面,那你一会儿取出古埙上去吹上一曲———我看裕王妃似乎对古埙较为感兴趣,先前李家那位姑娘吹得更是远远不如你,正好让她给你当陪衬!”

岑四娘点了点头,随后很快就在罗夫人的安排下站起来吹了一曲,吹完裕王妃倒是夸了她几句、并多看了她几眼,把罗夫人和岑四娘高兴得笑容满面……

而姑娘们表演的过程,顾筝一直低调安静的躲在角落、尽量让自己不引起裕王妃等人的注意力,可惜太夫人早早的就替顾筝做了另外的安排———只见太夫人的手帕之‘交’古太夫人的长媳曾夫人很快就将视线停留在顾筝身上,并朝顾筝招了招手、示意顾筝坐到她身边。

顾筝不好无视曾夫人的热情,只能乖乖的起身走了过去,这人才刚刚走到曾夫人跟前、礼都还没行就被曾夫人亲昵的拉到身旁坐下:“你这丫头怎么自个儿一人坐角落去了?若不是我眼力好,怕是还找不着你呢!”

顾筝有些尴尬的寻了个借口:“让夫人笑话了,我就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也没仔细看是不是角落。”

曾夫人听了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倒着身子眯着眼打量顾筝片刻后,突然伸手托住顾筝挂在裙子上的荷包,一脸惊叹的夸奖道:“你这荷包上头绣的‘花’草真是‘精’致!我常听你祖母在我家太夫人跟前夸你,说你最擅长用双面挑‘花’的手法做些荷包、扇套等物,今儿一见才知道你祖母夸你夸的没错!”

曾夫人的话立刻吸引了诸位夫人的注意力,对针黹‘女’工甚是感兴趣的裕王妃更是亲自开口要了顾筝身上的荷包过去细看,一时引得其他夫人也都争要借顾筝身上的东西去看,顾筝无法,只能依次把带在身上的帕子、香囊都取下来递给诸位夫人观赏……

于是一时间屋里的夫人们注意力全都转移到顾筝身上,对顾筝用双面挑‘花’的手法做出来的东西更是十分感兴趣,完完全全把其他姑娘给晾到了一旁,把先前费尽心思表演都没能获得诸位夫人青睐的岑三娘、岑四娘气得咬牙切齿———尤其是刚刚才表演完吹埙的岑四娘,对顾筝一声不吭的使了手段抢走她的风头十分怨恨。

这曾夫人显然早早的就得了叮嘱,今儿是专程来给顾筝当托的,只见诸位夫人一欣赏完顾筝用双面挑‘花’做的那些东西,她便适时的开口引出顾筝另一项过人的本事……

“七姑娘,我还听说你不但写了一手好字,还‘精’通多位名家的书法,能够一口气写出卫夫人、王羲之、颜真卿、欧阳询四位书法大家的字……既然如此,你何不当众写上几段、也好叫我们开开眼界?”

罗夫人的大嫂广昌侯夫人梁氏听了,笑着附和了句:“曾夫人说的没错,我家那小子曾有幸和我这七外甥‘女’儿比试书法,虽比输了但却是输得心服口服,回去后没少在我跟前吹嘘七外甥‘女’儿的本事,说七外甥‘女’儿才貌双全、无人能及……”

梁夫人说着笑‘吟’‘吟’的看了顾筝一眼,打趣道:“我被他说得早早的就想见见七外甥‘女’儿了,如今总算是见着了,怎么也得缠着七外甥‘女’儿写几个字给我瞧瞧不是?”

顾筝听了一面在心里腹诽罗锦明大嘴巴,一面语气恭谦的连说了几声“不敢当”和“惭愧”。但有了曾夫人和梁夫人这一前一后的起哄,顾筝却是没法子再继续推辞下去了,最终只能命琉儿和勺儿铺纸研磨,提笔蘸墨、分别用四种不同的字体写了四段字。

顾筝一展现出过人的书法-功底,果然再次获得裕王妃、平国公夫人以及梁夫人的青睐,写出来的字也是连连被夸赞……如此一来,原本最不想出风头、只是被迫出来打酱油的顾筝,反而最受诸位夫人的喜欢和青睐,一不小心让自己的风头压过在场的其他姑娘。

甚至还让几位夫人们直接使人去把自家小子唤进来,明面上是说想让他们进来拜见几位长辈,实则是想让他们进来趁机瞅瞅屋里的姑娘们、重点瞅瞅最佳媳‘妇’儿人选顾筝,可把岑四娘嫉妒得恨恨的咬住下‘唇’,看向顾筝的目光也渐渐的变得‘阴’狠毒辣。

----------------------------------------------------------------------------------------------------------------

6月终于过完啦!

感谢“小小人兒”、“onitaxie”两位童鞋捧场,感谢小茗每天坚持不懈的留言~小云在此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大么么!

世家遗珠:

第一百二十四章

被“出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