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二十章 转眼三年

梁敬贤他们要走了吗?

顾筝一面在心里想着,一面匆匆忙忙的迎了出去,把梁敬贤二人迎到了院子里葡萄架下的石桌边小坐。

几人才刚刚坐下捧了茶,罗锦明果然便率先大大咧咧的开口向顾筝道别:“顾妹妹,我们要回京城去了!下次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记得要想着我们啊!尤其是要多想想梁三这小子,他……”

罗锦明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下,梁敬贤眼含警告的看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要再胡‘乱’说话后,方才清了清嗓子和顾筝说起了正事来:“我走后你要小心提防周淳,切记不可和他单独碰面。”

早在第一次见到周淳、知道周淳有*M幼‘女’的变*态嗜好起,顾筝就已经直接把周淳踢到危险人物黑名单里了,此后更是处处都小心提防这个变*态的家伙,从不会和他单独相处、也不会给他任何机会靠近她……

这些顾筝自是不必向梁敬贤细细诉说,不过顾筝还是十分感‘激’梁敬贤的提醒:“多谢梁表哥提醒,你放心,我会小心提防他的……”顾筝说着顿了顿,最终还是忍不住把盘旋在心头的疑问问了出来:“听说你前几日和周淳比试‘射’箭,你不但输了还误伤了他?”

梁敬贤显然不大愿意提及此事,只随意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顾筝却不肯让他含含糊糊的‘蒙’‘混’过去,立刻趁机把心里的猜测问了出来:“我要是猜的没错,那场比试你从头到尾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是故意输给他的吧?你其实根本不想和他比试,只是想借比试教训他、让他吃点苦头而已!”

顾筝一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一旁的罗锦明就“哈哈”大笑起来,神‘色’夸张的冲梁敬贤挤眉‘弄’眼:“瞧瞧!我们顾妹妹真是聪明过人啊!梁三你那点小心思人家可是一眼就瞧出来了!不过这样也好,你那一片苦心总算是没白费……”

“闭嘴,你没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梁敬贤先面不改‘色’的堵了罗锦明一句,随后才冲顾筝举了举先前受伤的右手,轻描淡写的随意解释道:“我手上的伤不能白受、你更不能白白受惊,加之我本来就一直看周淳那小子不顺眼,便随手给他一点教训、让他以后不敢再随意打你的主意。”

梁敬贤这何止是给周淳“一点教训”?

他可是不但让周淳见了血、破了相,还狠狠的羞辱了周淳一顿———梁敬贤既然前两箭能够准确无误的‘射’中周淳头上顶着的黄梨,且没有让黄梨崩裂,第三箭怎么可能会突然失了准头?

傻子都看得出来那第三箭梁敬贤是故意‘射’偏的,周淳又岂会看不出来?

周淳事后只要细细一想,便知道自己从头到尾都被梁敬贤给戏‘弄’了,也会猜到梁敬贤故意‘射’偏第三箭、然后干干脆脆的主动认输,其实是在羞辱他、是不屑和他比试!

果然,梁敬贤和顾筝告完别一离开听泉院,就被脸‘色’‘阴’沉的周淳拦住去路:“姓梁的,你是故意的对吧?你从头到尾都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从头到尾都把我当猴子一样耍,对不对?”

梁敬贤既然敢做那就敢当,他虽然没有直接回答周淳的质问,但却冷冷的回敬他一句话、算是默认之前所做的一切:“以后别再打顾筝的主意,否则下次我的箭就不是从你脸侧擦过了。”

立在周淳面前的梁敬贤一脸傲气、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并仗着修长高挑的身形、用犀利如刀的目光俯视低比他半个头的周淳,把周淳震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似乎完全被梁敬贤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给压制住!

敌我二人针锋相对时、谁先后退就意味着谁内心出现了胆怯,因此周淳一连退数步、梁敬贤嘴角便浮起了一丝淡淡的嘲讽,也懒得再和周淳多说、直接抛下他大步离去……原本气势汹汹的周淳竟被梁敬贤的强大气势镇得、从头到尾连一句回击的话都没说出口。

这样的结果让周淳回过神来后脸‘色’一片‘阴’沉,只见他一边用手抚‘摸’脸上那道拜梁敬贤所赐的伤口,一边神‘色’‘阴’鸷的目送梁敬贤的背影离开,待梁敬贤的背影彻底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后,他突然发出显得十分诡异的笑声、自言自语的说道:“不错,人人都争着、抢着想要的东西,我想得到她的兴趣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顾筝、梁敬贤,咱们走着瞧,看谁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一转眼便过了三年,顾筝已经十四岁并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这三年来发生了不少事,最热闹喜庆的事,自是属岑府隆重的将岑元娘送出‘门’,让她风风光光的嫁到了邱家。

而岑元娘一出嫁,岑家几位姑娘的亲事也都被提上了日程,不但罗夫人和赵姨娘都急着替自个儿的闺‘女’相一‘门’好亲事,就连太夫人也渐渐的开始对顾筝的亲事上心,不是今儿状似随意的提起哪家的公子,就是明儿故意当着顾筝的面和余嬷嬷聊哪家的少爷,总之就是变着法子的替顾筝物‘色’合适的夫君人选、还总是隐晦的试探顾筝的反应。

对此,顾筝是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无奈……

这一日太夫人做小寿,岑家开了大‘门’宴请桐州、刺州二府的亲朋好友,席上太夫人不止一次的当着众人的面,夸赞顾筝这个孙儿既然聪明能干、又漂亮懂事,还直言不讳的流‘露’出打算给顾筝找个好婆家的意图,让陪她坐在长辈席的几位老姐妹好好的帮顾筝物‘色’、物‘色’。

太夫人在老一辈的夫人里头人缘可是极好,她一开口、席上的几位老夫人自是都爽快的应下了,甚至有相信太夫人眼光的老夫人,当场就主动替自家孙儿牵桥搭线……让得知此事的岑家几位姑娘都羡慕不已,尤其是岑五娘听了后十分嫉妒。

倒是得到消息的顾筝感到十分不自在,尤其是太夫人还硬是把她拉到长辈席,大大方方的让她给诸位老夫人相看———这让顾筝有了一种她是挂在案上的猪‘肉’,几位老夫人是揣着银子的买家的感觉,囧得不能再囧!

偏偏一向疼爱顾筝的太夫人在给顾筝挑夫君一事上、不再处处的顺着顾筝的意,虽然早就同意一定让顾筝挑个自个儿中意的夫君,但太夫人却说这并不妨碍她向人家引荐介绍顾筝……于是顾筝只能满心郁闷的挂着乖巧文静的笑容,陪着一桌子的老太太唠叨家长里短、直到宴席结束。

待宴席散了后,顾筝方才趁着服‘侍’太夫人换衣服的机会,嘟着小嘴儿报怨了句:“祖母,我不要当被人家挑选的猪‘肉’!”

太夫人听了顾筝这话先是一愣、反应过来顾筝的意思后不由大笑起来:“你个小丫头胡说些什么呢?谁说你是猪‘肉’了?好端端的把自个儿比成猪‘肉’,让人听了岂不是平白招人笑话?”

“哼,别人爱笑就让他们笑去呗!我被您拉着坐在几位老夫人中间,任凭她们一个劲的上下打量,又是拉我的手又是捏我的脸,可不就像那被挂在案上、任人挑选的猪‘肉’?”

顾筝越想越觉得先前捏她小脸蛋的几位老夫人,那神情还真和挑猪‘肉’时捏捏‘肥’瘦没什么两样,不由越发的感到郁闷:“祖母,我不想这样一直让人家挑来挑去嘛,您以后别再一个劲的向人家推销我了,我反过来挑别人还差不多!”

世家遗珠:

第一百二十章

转眼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