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一十九章 腹黑梁少

梁敬贤闻言面含惊讶的看了周淳一眼,似乎对周淳也对这个玩法感兴趣感到十分意外,且梁敬贤还下意识的眉头紧皱的思忖了良久,方才语气凝重的慢慢说道:“此法我虽玩了几次,但十次之中只有五、六次能‘射’中黄梨……”

梁敬贤说完竟出乎意料的拒绝了周淳的挑战:“我怕用此法比试会误伤了周世兄,我看你我之间的比试不如就此作罢吧!”

周淳可是一向梁敬贤下了战书、就目不转睛的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自是把梁敬贤一听说是比顶梨‘射’箭,就面带惊讶和眉头紧皱这些表情都一一看在眼里,并迅速的在心里做出判断———周淳认为梁敬贤一定对顶梨‘射’箭一事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才会眉头紧皱的考虑要不要接受他的挑战。

如今再一见梁敬贤一反往日的自负和傲气拒绝他的挑战,周淳立刻觉得自己的猜的一点没错,认为梁敬贤一定是害怕输给他丢了面子、才会拒绝和他比试!

周淳也没漏过梁敬贤刚刚说的“十次之中只有五、六次能‘射’中黄梨”这句话,且周淳自信只要觉察到梁敬贤准头偏得太多、他就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安全闪躲开来来箭。

因此梁敬贤这句话非但没让周淳害怕打退堂鼓,还让他坚定了一定要和梁敬贤比试一场、把梁敬贤杀得心服口服的决心:“无妨,既是比试切磋,刀剑无眼,谁也不敢保证不会误伤他人,我自是不会介意、即便真的不慎被误伤也不会怪罪梁世兄。”

梁敬贤却抿着嘴不肯松口,一副打定主意不和周淳比试的模样。

周淳见了不由急了起来,为了不让这个打败梁敬贤的大好机会流逝、情急之下他竟连签生死状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梁敬贤一听周淳说要签生死状,这才抬眼淡淡的打量了他一番,似笑非笑的问道:“周世兄当真想和我比试?”

周淳道:“没错!”

周淳那斩钉截铁的回答让梁敬贤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光彩,态度也突然间变得十分爽快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签生死状,后再去狩猎场一决高下。”

周淳见梁敬贤终于答应接受他的挑战,心里立时暗暗的感到窃喜,且为了不让梁敬贤反悔、他立刻就命人准备好笔墨,写下一式两份的生死状,并一派潇洒的率先签了名、按了红指印。

周淳的潇洒爽快让梁敬贤的嘴角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紧接着梁敬贤当着周淳的面痛痛快快的签了生死状,签完二人立刻策马往狩猎场赶去,打算立刻一决高下、完成这场高手之间的对决!

不料梁敬贤和周淳只在比赛场呆了一刻钟不到,胜负便已揭晓,只是最终的结果却完完全全出乎周淳的意料———先出手的是梁敬贤,梁敬贤飞快的连‘射’三箭后便直接认输,让周淳虽然赢了比试但脸上却不幸挂了彩、见了血。

且先不说当日*比试的时候情形如何,却说梁敬贤和周淳签下生死状对决,这样的好戏勺儿这个梁敬贤的崇拜者自是十分关注,不但把那场比试的前因后果都打探得清清楚楚,还没忘无‘私’的和顾筝分享她打探到的独家八卦:“姑娘,听说是周表少爷主动找上梁三少爷,一脸傲慢的下了战书邀梁三少爷一决高下……”

“听说梁三少爷本来是不屑和周表少爷一般见识的,可后来周表少爷一主动提出签什么生死状、说若是不慎被梁三少爷误伤也绝不会责怪,梁三少爷就突然态度一改、爽快的答应和周表少爷比试了。”

勺儿说着脸上‘露’出了惋惜不解的神‘色’,替比输了的梁敬贤找借口:“没想到梁三少爷竟然输了!一定是他手上的伤口还没痊愈,才会一不留神输给了周表少爷!”

勺儿说着自己重重的点了点头,语气肯定的重复了遍:“没错!一定是这样!如果前段时日梁三少爷没替姑娘您挡下翠儿、用来拉弓的右手没有受伤,那他这次比试就一定不会输!”

顾筝很想直接对勺儿说,梁敬贤之前都能拉得动弓表演百步穿杨了,他的手伤怎么可能还会有不妥?若是他用来拉弓的右手一直没彻底痊愈,那他根本就不可能表演百步穿杨好不好?

不过顾筝一见到满脸惋惜、闷闷不乐的替偶像感到惋惜的勺儿,还是把打击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假装和她一同觉得万分惋惜:“哦?梁表哥真的输了啊?那可能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是因为他手上的伤的缘故……”

顾筝口是心非的安抚了勺儿几句后,还是忍不住恶趣味的打探梁敬贤到底是如何输的、输得又有多么凄惨:“嗯,那个……梁表哥是不是输的很凄惨,错了,我是想说他是如何大意输给周淳的?当时比试的情形到底如何,勺儿姐姐你可知道?”

勺儿见顾筝感兴趣,虽然不想重复梁敬贤输给周淳的过程,但还是十分尽职的把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听说两位少爷一开始比试,先动手的梁三少爷直接就站到两百步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蹭蹭蹭’的冲周表少爷连‘射’了三箭,周表少爷都还没反应过来、梁三少爷的三箭就已经‘射’完了……”

“只是梁三少爷连‘射’的三箭当中,只有两箭‘射’中周表少爷头上顶着的黄梨,并且不但是从同一个‘洞’‘射’过去的、且还能保证黄梨没有崩裂,”勺儿‘精’彩的描述了比试的前半段后,声音忽的低了下去:“可惜梁三少爷的第三箭却‘射’得有些失准头,竟让箭险险的擦过周表少爷的脸侧!听说梁三少爷那三箭‘射’得飞快,都已经设到第三箭了、周表少爷还是来不及闪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脸见了血!”

不知为何,顾筝一听勺儿说周淳的脸被梁敬贤给‘射’出一道伤口,便下意识的想起周淳先前想要借碎瓷片毁她容一事———如果当初周淳得逞,那如今顾筝的脸应该会如同周淳那样受伤流血。

把两件事联系在一块儿后,顾筝怎么琢磨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时又找不出哪里不对劲,只能催促勺儿继续往下说:“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梁三少爷‘射’完第三箭、比试就结束了!”

勺儿说这话时脸上满是不解,显然十分不认同梁敬贤的行为:“梁三少爷‘射’伤周表少爷后就直接扔下弓箭认输,听说他看都没看脸上流着血的周表少爷就直接走人了……哎,要我说梁三少爷不应该直接认输,应该把比试继续下去才是!说不定周表少爷压根就不可能两箭都‘射’中黄梨,要是他只一箭‘射’中,那赢的人照样是梁三少爷啊!”

听完勺儿最后说的这些话后,顾筝顿时茅塞顿开、想通了先前一直不解的地方,推测出什么“害怕输不敢比试”、“签生死状”、“失手伤人”,其实统统是梁敬贤故意为之、为的是引自负的周淳钻进圈套里———梁敬贤一直都在把周淳当傻子耍呢!

他其实是故意设了个圈套引周淳入套,待周淳入套、让他利用机会达到想要达到目的后,他便干干脆脆的直接认输、不屑和周淳比试……只是,梁敬贤的目的难不成只是想让周淳的脸上挂点彩?

他无端端的怎么会这么做?

难道是为了帮她报仇?

就在顾筝心里隐隐约约的觉得梁敬贤之所以设圈套伤周淳、是想为她出气时,箸儿正好进来禀道:“姑娘,罗表少爷和梁三少爷来了,说是来和您辞行的。”

----------------------------------------------------------------

我们小梁子十分腹黑的替小筝狠狠的教训了周淳,撒‘花’~小梁子好样滴~

世家遗珠:

第一百一十九章  腹黑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