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下战书

消息一宣布在场众人神‘色’各异,罗夫人更是满心不甘的盯着顾风那张和岑老爷酷似的脸,似乎恨不得把他的脸皮扒下来贴周淳脸上去!其余诸如李姨娘、钱姨娘等不曾打过过继人选主意的人,得知这个消息后都只是一脸好奇的看着顾风,剩下的赵姨娘则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满心不甘的罗夫人。

岑老爷对过继一事十分重视,加上他办事向来都是雷厉风行、说做就做,因此消息一宣布下去、过继一事便紧锣密鼓的筹备起来,先是开祠堂祭祖、后又将顾筝兄妹的名字载入族谱,又请了一些德高望重的人代前来观礼……

如此折腾了大半个月后过继一事总算是尘埃落定,岑家从此有了新的少爷、子嗣传承一事也总算是有了延续,罗夫人就算是再不甘心、也不敢再打什么坏主意了,毕竟顾风是真真正正拥有岑家血脉的人,罗夫人要是胆敢为了让周淳过继而下手加害顾风,那岑老爷绝对会二话不说的把她给休了。

就在众人以为岑府之后会平静很长一段时日时,哪知这厢才刚刚欢欢喜喜的举办完过继的仪式,顾风改名“岑风”、顾筝按照岑家几个姑娘起名的古代格式改名“岑祺筝”没多久,身子骨一向都十分健硕的钱姨娘竟突然“猝死”!

钱姨娘不但死得有些突然、且还死得有些蹊跷……顾筝隐约猜到应该是岑老爷想彻底的了结过去的事,才动手将钱姨娘除去、把子嗣上头的‘阴’影全部抹去,此后眼不见心不烦、一心一意的栽培顾风这个新儿子。

钱姨娘的死并未让岑府的人议论太久,府里下人草草的将她安葬后没几日,大家伙儿就渐渐的因别的新鲜事儿而淡忘此事。顾筝对钱姨娘几次提醒心存感‘激’,倒是悄悄的替她抄了几篇佛经算是替她超渡……

…………

一转眼便过了小半个月,梁敬贤右手上的伤总算是彻底恢复、让他的右手得以恢复灵活。却说梁敬贤手上的伤一好就日日不见人影,好像突然变得很忙似的,让先前天天被他缠着的顾筝一时觉得有些不习惯———梁敬贤在岑家小住的这段时日,可谓是‘阴’魂不散、每天都会十分“凑巧”的偶遇顾筝,搞得顾筝都习惯和他偶遇了、一连续几天没和他“偶遇”竟还有些不习惯。

如此一来,不仅仅顾筝对梁敬贤伤一好就不见人影感到十分纳闷,就连已经和梁敬贤‘混’得很熟、并且习惯‘性’每天见到梁敬贤的勺儿,都觉得不习惯、忍不住悄悄的去打探梁敬贤的消息,打探完还不忘十分尽职的向顾筝报告梁敬贤的最新动向:“姑娘,听说梁三少爷昨儿和罗表少爷、周表少爷等人去城郊的狩猎场赛马去了……”

“赛马?”

斯斯文文、和白面书生无异的梁敬贤竟然还会骑马,让顾筝感到些许意外:“就他那弱不禁风的样子还去赛马,也不怕从马背上摔下来?!”

“姑娘!您不能因为一己偏见就一个劲的贬低梁三少爷!”勺儿一见顾筝故意贬低梁敬贤,立刻一脸不满的维护心目中的完美偶像:“梁三少爷哪里弱不禁风了?他的身形看起来明明高大健硕、比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强上百倍!”

好吧,顾筝承认她的确是有些小心眼的故意贬低梁敬贤———梁敬贤虽然面容俊朗、五官生得比寻常‘女’子还要俊秀些,但身材的确是‘挺’强壮的、也的确和“弱不禁风”这个词儿沾不上边。

顾筝为了不让勺儿继续抗议她小心眼,“嘿嘿”的干笑了两声后立刻聪明的岔开话题:“几位表哥既去郊区的狩猎场赛了马,那最终谁拨得了头筹?”

勺儿的注意力果然立刻被顾筝给引开了,脸上马上有了“那还用说”的骄傲神‘色’:“当然是梁三少爷得了第一!周表少爷虽然马也骑得不错,但这次却只得了第二、听说还被梁三少爷远远的甩在身后呢!”

勺儿幸灾乐祸的嘲笑了周淳一番,随后不等顾筝再发问就自顾自的接着眉飞‘色’舞的转播实况:“梁三少爷不但赛马得了第一,比‘射’箭的时候也轻轻松松的夺魁,!听说那些公子少爷比的是百步穿杨,当时梁三少爷据说站到了百步之外,连发了三箭、箭箭都准确无误的穿透那细细的柳叶……”

勺儿越说越‘激’动、小脸上也满是兴奋之‘色’,连梁敬贤‘射’箭时的每个动作、细节都准确无误的描述了一遍,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她当时身在现场呢!

不过顾筝原以为梁敬贤只有书读得好这么一个优点,没想到骑‘射’等术他竟然也十分‘精’通,尤其是他的‘射’箭之术更是让顾筝大感震惊———“百步穿杨”这种绝技听说很难练成啊!改天一定要让梁敬贤再‘射’一次让她开开眼界!

却说在勺儿滔滔不绝的向顾筝报告梁敬贤大小八卦的同时,整个桐州府的青年才俊也无不在议论梁敬贤,更是因梁敬贤当众表演了百步穿杨这项难度很高的箭术,众人理所当然的拿他和自诩箭术无人能敌的周淳相比———梁敬贤没展现骑‘射’之术前,周淳可是桐州、刺州两地大家伙儿公认的,骑‘射’之数最为出‘色’的少年公子。

如今出了一个梁敬贤,大家伙儿少不得频频拿他们二人来做比较,且这一做对比、众人立刻觉得赛马赢了周淳的梁敬贤更胜一筹,纷纷断言下一次武科举开考,武状元这项荣誉一定非梁敬贤莫属———先前大家伙儿可是都觉得下一届的武状元非周淳莫属,不曾想才过没多久大家就转而看好梁敬贤了。

众人改变看好对象后,最不爽、最郁闷、最憋屈的自然是周淳本人了———周淳本就对曾经坏了他的好事的梁敬贤心存怨恨,如今梁敬贤不但在马赛上赢了他,且风头完完全全的盖过他,让他从原本一直被众人看好、风头正盛的未来武状元,沦落到不再被关注、只能成为梁敬贤的陪衬“万年老二”!

这让周淳生出了想找梁敬贤一决高下、夺回“第一”这个念头!

周淳生‘性’固执好强,因此他一生出和梁敬贤一决高下的念头,立刻就寻了机会堵住梁敬贤、自负傲慢的向梁敬贤下了战书:“听说梁世兄箭术过人,上次因我临时有事中途退赛离开,没能痛痛快快的和梁世兄比上一场……今日我专程前来邀梁世兄比‘射’箭之术,不知梁世兄敢不敢应战?”

梁敬贤听完周淳这番冠冕堂皇的宣战之言后,言简意赅的反问了他一句:“如何比试?”

周淳来找梁敬贤下战书之前,就听人说梁敬贤最近发明了一种新的练习‘射’箭之术的方法,这种方法不但能考验‘射’箭之人的技艺,还能考验彼此胆量和面临挑战时的应对能力———听说梁敬贤和罗锦明一起相互切磋‘射’箭之术时,是采取其中一人顶着黄梨立在两百步之外,以头上的黄梨为箭靶,另外一人则执弓而立、箭穿过黄梨为胜!

周淳得知梁敬贤竟用这样的方法锻炼自己的‘射’箭之术后,马上有样学样的在家悄悄的练习了几回,一直练到十次有七、八次能让长箭准确无误的‘射’中小厮头上顶着的黄梨,方才敢来向梁敬贤下战书。

周淳既暗地里做好了准备,如今自是挑难的来和梁敬贤比试:“就比你想出来的那个新玩法,以人顶梨,连续三箭都设中黄梨者胜出。”

世家遗珠: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下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