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因由

顾筝确定顾风的身份后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还是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激’动一些、大声的回应道:“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多的话顾筝一时也说不出来,只能抹了抹眼角、装出哽咽说不下去的样子,让一切尽在不言中……顾风一听顾筝喊出“哥哥”二字,便再也压制不住内心对亲人的思念,当下便大步往前、紧紧的抱住顾筝!

这幅兄妹重逢的画面让太夫人见了也‘激’动得泪光闪动,一旁的岑老爷更是一见到和年轻时的自己有八、九分相似的少年郎就‘激’动得几近魔怔,只顾着目不转睛的直直盯着顾风看、完全忘记开口表明身份,似乎那个和他宛如一个模样印出来的少年郎,终于让他圆了一直以来的心愿、生出有了儿子的错觉!

顾风和岑老爷酷似的容貌也让太夫人一脸‘激’动、连连唏嘘感叹道:“世人都说外甥肖舅,如今见了风哥儿后,我才知道这话一点不假!”太夫人说着老泪的上前抱住顾风,哽咽着说道:“我的阿鸾虽走了,但总算给我留下两个孩子,让我岑家不至于绝后!”

太夫人的话让岑老爷回过神来,一脸高兴的大声说道:“我们先进屋,进屋再说!”

一直在旁陪着抹眼泪的丫鬟婆子见了,自是识趣的簇拥着太夫人等人进屋,顾筝一面拉着满脸疑‘惑’的顾风往屋里走去,一面低声解释了句:“哥哥先随我进屋,此事说来话长,一会儿我再慢慢的说与你听。”

大家伙儿先后进了屋并按照辈分落座后,顾筝便拉着顾风跪在了太夫人面前,介绍道:“哥哥,这是我们娘的亲生娘亲,也是我们的外祖母。”

顾风总算是逮到机会把心里的疑问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外祖母?我们的外祖母不是……”顾风说着指了指王婆子的牌位,满脸疑‘惑’不解:“阿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原先的祖母其实不是娘的亲生娘亲,她只能算是娘的养母,当年……”顾筝意简言赅的把这段陈年公案说了一遍,随后红着眼眶把顾丽娘已经去世的噩耗告知顾风:“哥哥,娘已经不在了……娘去世后我才发觉娘的身世有异,但我一时又无法联络到你,只能独自一人去找外祖母……”

原来顾风是比顾筝早一刻钟出世的双生哥哥,因他是个小子,顾丽娘不希望他将来走她的老路、当一个游手好闲只会坑‘蒙’拐骗的市井‘混’‘混’,于是在顾风才八岁时便想方设法的送他去拜师学艺,认了一位本是穷秀才、后来改行跑船的周老汉当师傅。

桐州府靠海,以跑船为生的人一般都会往外围跑,运一些诸如丝绸、陶瓷、茶叶等有本土特‘色’的货物去东洋、西洋等国贩卖,卖完再采购一些大丰没有的洋玩意儿,重新装船后运回大丰高价出售……这可以说是个利润十分可观的行业。

不过寻常人想要跑船、当船上的水手,没跟着厉害的师傅学个三、五年是不会有商贾雇佣的。所以顾风虽然跟了周师傅也有三年了,但在船上却还是只能给周师傅打打下手,因身份还是学徒也分不到多少钱。

因跑船这一行业的特殊‘性’,顾风每次跟着周师傅出海一趟,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一年半载才能回来,最近一次更是足足去了一年多、一直到现在才回来。也正是因为如此,顾筝和顾丽娘经历大起大落时,顾风才会完完全全都没参与进来,甚至因为古代消息闭塞、一直都不曾得知顾丽娘已经去世的消息。

再回头来说当初顾丽娘初进岑府时,那时顾丽娘不敢确定自己在岑家能否站稳脚、会不会出事被扣个“冒认官亲”的罪名,因此出于对唯一且远行在外的儿子的保护,顾丽娘刻意对外隐瞒自己还有一个儿子这个事实,也特意叮嘱顾筝不要同人提起此事,等顾风出海回来后再决定要不要公开他的身份……

没想到还没等到顾丽娘亲自公开顾风身份那一天、她就先走了,顾丽娘走后,顾筝更是意识到岑家大院深似海、各种明争暗斗防不胜防,于是为了保护顾风以及给自己留一条最后的后路,顾筝一直没把顾风的存在告诉太夫人等人,一直到岑家出了急需岑氏一族血脉的人过继一事。

对于过继一事,顾筝除了想要彻底打消罗夫人的企图外,其实也有自己的一点小心思———如果她的嫡亲兄长顾风能够过继到岑家,那他将来便会是下一任定南伯,不但不用再辛苦跑船且前途无量,到时她也不再是无依无靠的孤‘女’了。

至于过继到岑家会不会被人说忘祖,顾筝心里是一点都不以为然———他们的爹不但是个负心汉,且顾丽娘压根就没在他们面前提过他们的爹,甚至还干脆的让他们冠了养父的姓、直接跟着她姓顾,这其实也就是等同于顾筝兄妹从出世起就没了父族。

顾风自是不知道顾筝心里所想,他虽然觉得妹妹说的这一切跟话本上写的故事似的,但跟着周师傅跑了几年船让他视野比同龄人开阔许多,见识和应变能力也比同龄人强上不少。

因此顾风虽然对突然冒出来的亲人感到师傅意外和震惊,但却一点都没把内心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反而痛痛快快的冲太夫人磕了三个响头,恭恭敬敬的唤了声:“外祖母!”

“乖!我的乖外孙快起来,”太夫人一脸‘激’动的冲顾风招了招手,示意他到她身边来:“来,走近些让外祖母好好的瞧一瞧你!”

太夫人拉着顾风上上下下的瞧了好一会儿,又拍着他的手背问寒问暖的说了好一会儿话,一直到岑老爷有些着急的轻咳了一声,太夫人才记起他们把岑老爷给忘记了,这才笑着指着岑老爷介绍道:“这是你娘的嫡亲兄长,是你和弯弯的舅父……去,给舅父磕个头。”

顾风听话的走到岑老爷面前,跪下磕头:“舅父,风儿给你磕头了。”

“好孩子,快起来!”

岑老爷越看酷似自己的顾风越是顺眼,不过才见了一面便对他喜欢得紧,甚至还流‘露’出从未在岑七郎面前流‘露’过的慈父神‘色’:“风哥儿,你以后也别再跟着师傅跑船受苦了,和舅父一起回家,有舅父在,你和弯弯今后都不必再吃苦受累了。”

顾筝见了便知不消她再多说些什么,只凭顾风这张和岑老爷年少时酷似的面容,过继到岑家承嗣的人一定非顾风莫属。只是顾风此刻对此事却是一无所知,得提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对他说了,让他明白此事蕴涵的凶险、以及今后需要提防的人才行!

心思辗转过后,顾筝便委婉的开口说道:“外祖母、舅父,我想和哥哥到里屋说几句体己话儿,顺道把我们回来的目的对他说一说……你们看这样可好?”

这过继的事也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的清楚的,的确是得从头说起,中间还得连带着介绍下岑家眼下的情况,这些种种由顾筝这个亲妹妹对顾风说清楚自是再合适不过了。

因此太夫人听了一边一脸赞赏的冲顾筝点了点头,一边善解人意的准了顾筝的请求:“你们兄妹两个也有一年多没见了,又不巧中间隔了你们的娘突然撒手人寰一事,定是有许多体己的话儿要对彼此说……你们且去里屋说会儿话,我和你们的舅父也正好再商量点事儿。”

世家遗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因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