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六章   前因后果

除此之外,孙姨娘的态度也着实奇怪得紧———这么一桩对岑元娘来说算是不错的好亲事,她竟然想方设法、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借着顾丽娘这个最没有厉害关系的人的手推掉!且做的如此隐蔽,叫人一点都看不出和她有丝毫关系。

顾丽娘感叹孙姨娘这个低眉顺眼的姨娘城府深沉、手段厉害的同时,不忘缠着顾丽娘问道:“这门亲事其实还算不错,至少成了后大姑娘和孙姨娘都能抬头挺胸的做人,就是罗夫人也一定会比以前善待孙姨娘……为何孙姨娘却想方设法、大费周章的想替大姑娘推掉?”

“不错?那门亲事不过是表面上看着不错而已!”

顾丽娘见顾筝总算是露出了不解的神色,立时多了几分得意,随后便唾沫横飞、神采飞扬的八卦道:“说起来那罗夫人着实是忒自私了些!为了和定国侯府联姻,竟不管不顾大姑娘嫁到定国侯府后会过什么样的日子,也难怪孙姨娘心疼闺女不愿意挑这门亲事……”

原来罗夫人早早的就给岑元娘找了定国侯府这门“好亲事”,还告诉孙姨娘、岑元娘一嫁过去就能请封诰命,很快就会摇身变成比她还要风光几分的定国侯夫人……总之罗夫人当着孙姨娘的面,把这门亲事说得天花乱坠、只好不坏,还反复强调她可是费尽心机才让定国侯府的老夫人看上岑元娘的。

孙姨娘刚刚得知这门亲事时自是欣喜万分,觉得她这些年来正正经经的服侍罗夫人、从未生出过二心,临到头来总算是有了回报、替女儿挣了一门好亲事。

没想到孙姨娘这还没高兴上几天呢,多年来和罗夫人面和心不合、一有机会就给罗夫人添堵的赵姨娘却主动找上孙姨娘,开门见山的告诉孙姨娘这门亲事背后暗藏着的、别人瞧不见的一些事———赵姨娘先是告诉孙姨娘,说岑元娘嫁去定国侯府是去给人家当后娘、日子不如给人当原配好过!

随后赵姨娘还告诉孙姨娘定国侯世子早就已经立了,爵位铁定是要由先定国侯夫人生的儿子继承———也就是说岑元娘将来生的孩子虽然是嫡子,但却和爵位无缘,甚至还会被世子一派的人视为威胁。

可惜赵姨娘的话却没能让孙姨娘着急———赵姨娘说的这些事,罗夫人早就已经和孙姨娘提过了,孙姨娘也一点都不介意!毕竟若是定国侯不是续弦,那也轮不到岑元娘去当这个定国侯夫人。

不过赵姨娘接下来说的一些事,罗夫人却是一直不曾透露、孙姨娘也一直被蒙在鼓里,且这些事还让孙姨娘马上就慌了起来……

原来定国侯除去已经立了世子这点外,这些年还纳了许多美妾、导致庶出的子女很多,且他还有个外人不知道的坏毛病———定国侯十分好酒,且每每一喝醉酒就会理智尽失、动手打人,甚至就是和妻妾做闺房那档子事,也因为喝醉而变得十分粗暴、变态!

听说定国侯的那些姬妾,有被他折磨得自个儿受不住、自寻了短见的,也有被他活活折磨得没了命了……总之一句话,只要当了定国侯的女人,就别想过上正常女人过的日子!

赵姨娘把想说的话都说完后,便没再和孙姨娘多说,只笑吟吟的丢下一句“听说定国侯夫人病死得有些突然”,说完这话她便起身告辞、留孙姨娘一人在原地深思。

孙姨娘虽然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也猜到赵姨娘找她不会说什么好话,但赵姨娘最后那句话还是让她脸色大变、满心不安!

于是孙姨娘开始一面担心赵姨娘说谎骗她、一面又担心赵姨娘说的全是真的,如此过了几日后孙姨娘最终还是按捺不住,背着罗夫人开始暗暗的打探和定国侯有关的各种消息。

这孙姨娘乃是岑家的家生子,因此里里外外当差的下人她都认识不少,于是她用尽一切能用的人脉关系,再费尽心机的寻了个机会偷听了罗夫人和心腹陈妈妈的对话……最后终于证实赵姨娘没有说谎骗她!

孙姨娘打探到原先的定国侯夫人身体十分健壮、一直都没病没灾,可偏偏就是这一直好好的人说病死就病死了……除此之外,原定国侯夫人一死,定国侯府便出力帮着她娘家送进宫的贵人走了太后那头的路子,最终成功的帮她家在宫里的那位贵人晋封上位。

这件事传开后,外人便纷纷猜测怀疑定国侯夫人、是被定国侯酒后失手给打死的!定国侯也定是因为打死原配而内疚理亏,才会出力相帮原配娘家那边的人,也算是借着此事把定国侯夫人“病死”一事揭过。

孙姨娘一把事情打探清楚,得知罗夫人看似大度、其实不过是想替岑家找门好姻亲,压根就没考虑过岑元娘婚后的日子好不好过,当下便一面继续假装欢喜的在罗夫人面前伺候,一面不动声色的想法子推掉这门亲事-———孙姨娘心里十分清楚,只要想法子让太夫人不赞成罗夫人的决定,那这门亲事就一定无法结成!

于是孙姨娘经过深思熟虑后,最终才会深夜冒雨找顾丽娘这颗现成的棋子合作,让顾丽娘假冒太夫人失散多年的女儿。如此一来,孙姨娘给顾筝母女提供一个永享富贵的机会的同时,也替自己找到一个能够在太夫人面前说话、且说的话一定会被太夫人重视的人。

而孙姨娘之所以敢大着胆子撺掇顾丽娘冒名顶替,一是因为顾丽娘和太夫人年轻时真的是长得一模一样;二则是孙姨娘不但是生在岑家、长在岑家的家生子,且她从五岁起就跟在岑老爷身边服侍,就连当初岑老爷带着阿鸾偷溜出去玩、阿鸾被拐走那一日,孙姨娘也是第一个知道此事的人,对当日之事也比旁人要清楚不少。

且当年阿鸾还没被拐走前,经常拉着孙姨娘陪她玩,因此孙姨娘才会知道许多和阿鸾有关的事,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正是这些种种给了孙姨娘底气找顾丽娘合作,主动把她知道的事全部告诉顾丽娘、并教顾丽娘如何同太夫人相认。

顾筝听顾丽娘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秀气的眉头很快就拧成一团,心里更是十分不赞成顾丽娘的做法:“娘,像岑家这样的高门大户最重视子嗣传承这一条,你和孙姨娘做下的事一旦被人发觉,岑家即使没直接将你们打死、也一定会把你们送官查办的!”

顾丽娘却是一点都不怕死,只见她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我的傻囡囡呀!你说这天底下和太夫人生得一模一样的人能找得出几个来?老天爷既然让你娘我生得和太夫人一模一样,那就一定会保佑我、不会叫我轻易露陷!再说了,我也不能白白的辜负了这张和太夫人生得一模一样的脸啊!”

顾丽娘的话让顾筝顿时满头黑线,心想人家老天爷怎么可能保佑一个骗子?

且这件事来得突然、带来的富贵也不小,让顾筝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踏实……

于是顾筝很快便出言再劝了顾丽娘一句:“娘,不如我们想个周全些的法子……”

“打住、打住!你赶紧给我把话打住!我可不会傻乎乎的把到手的富贵往外推!囡囡,难道你真想离开岑家过回以前那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

“娘……”

顾筝才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顾丽娘就不耐烦的打断道:“好了,你别再说了!你知道我的脾气,除非事情败露,否则我就算是死也要搂着这泼天的富贵死!”

顾筝知道顾丽娘好不容易才过上富贵日子,自是不肯轻易放弃,加之顾筝眼下也想不出一个能够让她们全身而退的万全之策……无奈之下顾筝只能打消劝说顾丽娘“自首坦白”的念头,暂且先走一步看一步。

而事实证明顾筝并非多虑,顾丽娘摇身变成岑家姑奶奶一事,的确是令人十分怀疑和难以置信,尤其是被顾丽娘气得不轻的罗夫人、更是恨不得立刻把顾丽娘赶出岑府……

话说罗夫人原就不待见顾丽娘这个没教养、没规矩的乡野村妇,偏偏顾丽娘之后又看似无意的坏了她费心安排的好事,这让罗夫人对顾丽娘的不满马上转变成怨恨!

因此罗夫人一在岑老爷那边碰了一鼻子灰,回头就和心腹陈妈妈发起了牢骚:“这个顾丽娘先是厚着脸皮巴上我们定南伯府,抢了原本属于二娘她们几个的东西,现下又处处和我作对、搅和起元娘的亲事来,真真是气人!”

陈妈妈知道罗夫人口中那“原本属于岑二娘她们几个的东西”,指的是太夫人那份十分丰厚的体己产业。陈妈妈也知道太夫人以前经常念叨说若是女儿还在,要把自己的体己产业悉数给女儿当嫁妆———那可是份不小的产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