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分茶

原来早前罗夫人娘家那边荐了位厉害的茶师、专‘门’教岑二娘几个分茶之技,在别样上头没什么天赋的岑三娘、在分茶上头却颇有天赋,虽学的时日还不算长、但却已是学有小成,听说已经能在茶汤上点出一幅“金‘玉’满堂”了!

这分茶之技、斗茶之风在本朝正是盛行,尤其受文人雅士喜爱。因此技在高‘门’贵族之家颇为流行,诸如岑家这样的高‘门’大户,多会请名师指点自家姑娘、少爷们分茶。上层那些自诩文雅清贵的士族,更是都以自己能有一手过人的分茶之技而骄傲。

岑三娘的‘性’子向来都十分张扬、什么事她都藏不住,因此她一学得有点小成、就吵着要举办茶会,一心想要在岑五娘、梁敬贤等人面前‘露’上一手,就算是还不能达到技惊四座的地步,也能漂漂亮亮的压岑五娘等人一回,好好的在梁敬贤等人面前大放光彩、博个雅号。

罗夫人向来都十分宠爱岑三娘,也想趁机让岑三娘展现分茶之技,自是二话不说的同意了岑三娘的要求,不但让陈妈妈亲自替岑三娘筹办茶会,还亲自出面请了梁敬贤等人。

却说岑三娘和顾筝较了几回劲、再得岑二娘的一番教导后,渐渐的对顾筝心生佩服、不再像最初那样讨厌顾筝,和顾筝之间的关系也不知不觉的好了不少……

两人之间的关系渐渐的好起来后,岑三娘也不像之前那样排斥顾筝了,虽和顾筝还称不上是好姐妹、随时还会因为一些小矛盾翻脸怄气,但岑三娘一有什么事情却必定要第一时间和顾筝分享,此次她提议举办茶会、头一个邀请的也是顾筝,不像岑四娘是最后一个接到岑三娘的邀请。

所谓的茶会,不过就是在园子里选处‘阴’凉通风的水榭,摆上五彩锦席、鲤鱼戏莲檀木茶‘床’、定白瓷茶盏并八棱细‘花’紫砂壶、饕餮兽面铜茶炉,以及竹茶焙、银茶笼、金砧椎、金茶铃、银茶碾并金茶匙、定瓷汤瓶等分茶用的器具;再摆上满满一桌的茶点果子,一群人聚在一块儿寻些乐子、品品茶罢了。

当然,人都聚齐且暖了场后,这场茶会的主角岑三娘少不得要在大家伙儿面前‘露’上一手,只见不消人三催四请、岑三娘就落落大方的坐在茶‘床’前,命丫鬟璃儿煮了沸水冲洗茶瓶、茶盏。

璃儿冲洗茶具的功夫,岑三娘已取了一团龙凤团茶,有条不紊的先将茶饼烤炙碾细,再用金茶匙将茶末勺进上下分两层、上层底穿数孔的紫砂茶洗,用稍置片刻的滚汤冲洗去茶末,让茶之杂质顺着小孔流到下层……

岑三娘将洗过的茶末放入定瓷茶碗后,不忘洋洋得意的扫了岑五娘一眼,大大方方的炫耀自己分茶的小窍诀:“将洗净的茶末稍置片刻再沏茶,到时更能将茶香发出来、让茶香四溢!”

岑三娘说完一边动手炙盏,一边取来那带有把手与长流的汤瓶煎汤,还不忘对一脸好奇、对分茶所知甚少的顾筝介绍道:“这饮茶用水十分讲究,必须要缓火炙、活火煎熬!就是连沸水都有‘三沸’之讲究呢!”

这分茶之技宋代以后便不再广为流传,到了顾筝所在的二十一世纪更是几近失传,因此顾筝还真是只听说过分茶之说、未曾亲眼见识过,就是分茶具体是怎么分的,顾筝也是一无所知……

这让顾筝一见岑三娘像模像样的分茶便倍感好奇,忍不住凑过去问了句:“三姐姐,何为‘三沸’?”

岑三娘见一向都无所不能、样样本事都比她强的顾筝,也有不懂向她求教的时候,立刻下意识的‘挺’了‘挺’‘胸’、一脸骄傲的答道:“这是我师傅的独家秘笈、从不外传,你可要听仔细了———这三沸是如此区分的:水沸如鱼目为‘一沸’,边缘如泉涌为‘二沸’,翻腾飞溅为‘三沸’……”

岑三娘边说边仔细的回忆师傅教导她的话语,确认自己记得没错后方才摇头晃脑、故作深沉的接着往下解释道:“三沸后薪火方‘交’、水釜才炽,这时便要急取旋倾,倒出来的汤水水汽未消、称之为‘嫩水’。”

顾筝虽对分茶不太懂,但她却不笨、一点即通:“是不是这‘嫩水’最适合用来点茶?若是不取这过了三沸的嫩水,又会如何?”

一旁的梁敬贤显然也深谙此道,顾筝一表现出对分茶感兴趣、他就主动接上话解释道:“若水过十沸,汤已失‘性’,谓之“老水”,老水皆不能发出茶香,会大大降低好茶泡出来的品质……看,开始点茶了!”

梁敬贤一提醒、顾筝急忙重新把目光移到岑三娘身上,只见岑三娘单手提执壶使沸水由上而下,直接将沸水注入盛有茶末的兔毫盏内,边冲点、边以竹制的茶筅或银制的茶匙在盏中回环搅动,使汤面出现变幻无穷的画面———茶、水相遇,在兔毫盏的盏面上幻变出怪怪奇奇、虚虚实实的画面来,似淡雅丹青又似劲疾草书,让顾筝见了赞叹不已、啧啧称奇!

倒是一旁的行家梁敬贤很快就看出‘门’道来,挨在顾筝身边轻声解说道:“她应该是想点出一幅金‘玉’满堂来,你且看左上角,那里已经点出一尾摆尾金鱼来了。”

梁敬贤不说顾筝还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他一说、顾筝立刻就觉得左上角浮起的那团白‘色’汤‘花’,果然像一尾正在摆尾嬉戏的金鱼!

岑三娘一在茶汤里点出那尾摆尾金鱼,众人便纷纷‘露’出惊叹之‘色’、无不被她折服,就连赵弘越也对岑三娘刮目相看,毫不吝啬的称赞了她几句!

倒是岑五娘惊叹之余很快就嫉妒起岑三娘来,心想若是她也有机会得到罗家荐来的那位茶师的指点,今日她来分茶定是不会分得比岑三娘差!可惜罗夫人藏‘私’,只让那位有名的茶师‘私’底下指点岑二娘几位嫡‘女’。

岑三娘越想心里越是不甘和嫉妒,再一见已经分出第二尾金鱼的岑三娘宛如众星拱月般受到众人的吹捧,不由暗暗的咬了咬嘴‘唇’———不能让岑三娘当着众人的面继续出风头,否则将来梁敬贤眼里哪还会看到她?

一起了歪念、动了坏心思,岑五娘立刻抓紧时机挤到岑三娘身边,不等岑三娘彻底分完茶、把完整的一幅金‘玉’满堂展现在众人面前,就故作不小心的把身子重重的往岑三娘身子一歪,不但把岑三娘给挤得倒到一边去、还连带着把茶‘床’上的东西给全都挤翻了……这个小小的意外也让岑三娘手一抖,彻底的破坏了那幅原本完美无暇的杰作!

岑五娘一站稳身子,不等岑三娘指责她就抢先满脸愧疚的向岑三娘道歉:“三姐姐,真是对不住,先前站在我身后的梨儿图新鲜、一个劲的踮着脚尖往前靠,想看清楚三姐姐分茶的本事……不曾想她一时没站稳不慎推了我一把,让我整个人不慎往前倾去、撞到了三姐姐,坏了三姐姐即将完成的作品。”

这岑五娘早不摔倒晚不摔倒,偏偏在岑三娘分茶分到最关键、即将大放光彩的时候摔倒,说她不是故意的岑三娘才不相信!

尤其是岑五娘一故意破坏她的杰作,就假惺惺的装出一副愧疚恼怒的模样,甚至还挂了两滴眼泪博取大家的同情———岑五娘一挂眼泪装可怜示弱,岑三娘要是不大度的原谅她的“无心之过”,便会反过来变成心‘胸’狭窄之人。

世家遗珠: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分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