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九十七章   有喜

而岑老爷不来、被罗夫人禁足的赵姨娘又出不去,让她没法和岑老爷见面、想办法平息岑老爷的怒火……这可把赵姨娘急得短短几日间便瘦了一大圈,十分担心时日一久、她会彻底的失去岑老爷的宠爱。

且先不提赵姨娘会使什么手段重新获得岑老爷的欢心,却说岑老爷见岑七郎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再一连换了几个大夫都没用后,岑老爷只能另外寻了法子和太夫人商量道:“娘,我正好和平凉伯约好一同去白云观寻访一位隐世名医,听说那位隐世名医术‘精’岐黄,任何疑难杂症他都能手到病除……“

“若是能寻到这位隐世名医,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请回来替小七医治,看看他能不能彻底的医治好小七的病,不然小七这病虽不会要了他的‘性’命,但一直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太夫人听了心里大喜,一面合掌念了声“菩萨保佑”,一面连连催促岑老爷赶紧动身去请那位隐世名医:“那你快去快回,若真能把那位隐世名医请来,那咱们一定要请他再给小七开个调养身子的法子———小七这回之所以会伤损得这般厉害,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身子骨一直太弱了,都是那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害的!”

岑老爷自是连连应诺、牢牢记下太夫人的吩咐,并略微估算了下行程:“这白云观离桐州虽不远,但我此去最快来回也要‘花’个两、三日,娘您不必太心急焦虑,我会尽快缩短行程、早点回来。”

说完岑老爷便向太夫人辞了行,命人备好马匹、打点好出行的大小事宜后便匆匆忙忙的出了‘门’,一和平凉伯碰头便快马加鞭的往白云观赶去。

岑老爷走了两日后,岑七郎的状况还是那样不好不坏,整个岑府的气氛也逐渐变得有些‘阴’霾压抑……

前来给太夫人请安的诸位姨娘自是都知道太夫人心情沉重,一个个都十分自觉的低眉顺眼、安静低调,既不敢像以往那样随意说笑,也不敢‘私’下讨论赵姨娘被禁足一事,尽量让自己置身事外、不要在这个非常时期引人注目。

可惜几位姨娘里头偏偏还是有人一不小心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这一日唐姨娘早晨一醒来就觉得身子有些不爽利,让她一时倦怠、眯着眼多睡了一会儿,没照着平时起‘床’的时辰起来梳洗装扮。不料唐姨娘这一眯竟眯过了头,待她洗漱拾掇完急急忙忙的赶到荣寿堂时,其余几位姨娘早就已经来了半个时辰了。

罗夫人因没照顾好岑七郎,这几日一直都不怎么受太夫人待见,心里早就憋了一股火气撒不出来,如今一见唐姨娘竟敢比她这个当家主母还晚来给太夫人请安,她立刻就沉着脸、把堵在心里的气全撒在唐姨娘身上:“怎么?唐姨娘仗着老爷这几日对你宠爱有加,架子就端得比我这个夫人还要高了?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才来给太夫人问安?!”

这唐姨娘没被岑老爷纳为妾时乃是红极一时的清官,据说她不但能歌善舞、还会‘吟’诗作对,乃是聚‘花’楼的镇店‘花’魁。像唐姨娘这样有才又有貌的清官,一般来说也都会有几分傲骨,虽沦落青楼但‘性’情却高傲得很、不同于寻常的风尘‘女’子。

偏偏唐姨娘是个例外———她不但是个貌美如‘花’的才‘女’,且‘性’情少见的还如水般娇柔,叫人一见她便忍不住想要怜惜爱护她。

岑老爷当时正是偶然邂逅了正在翩翩起舞的唐姨娘,便立刻出钱替她赎了身,半是买、半是带着几分强势的将当时有些不情愿为妾的唐姨娘抬回府。

这唐姨娘因是清官出身、身份地位不如府里其他几位姨娘,但她却比其他几位姨娘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平日里事事情都听岑老爷的吩咐,乖巧得让岑老爷十分疼爱她。

除此之外,阖府上下无论是哪个人遇到难事,唐姨娘都会尽她所能的用些巧妙、又不得罪人的法子帮上一把,她更是有本事既不站队、又让罗夫人和赵姨娘都不讨厌她……唐姨娘这样的一个妙人儿,自是不会和罗夫人对着干了。

只见罗夫人一教训她,她立刻就摆出一副恭敬受教的姿态,态度诚恳、语气柔顺的认错:“婉儿知错了,夫人您请息怒,别为婉儿气坏了身子……婉儿今日突觉身子有些不适、才会一时不慎睡过了头,婉儿做出对夫人不敬的错事理应受罚,请夫人责罚。”

罗夫人也不是真心想找唐姨娘的茬,而是想找个机会发泄心中的火气罢了,因此她一见太夫人因她的话注意到唐姨娘,不由有些担心太夫人看破她这是在迁怒,立刻有些不自在的出言掩饰道:“你既已知错,那就罚你今儿一整天都在太夫人这儿伺候,弥补你早晨迟到之过。”

唐姨娘立刻从善如流的接上话,口齿伶俐的说了几句奉承话:“婉儿谢夫人教诲,能够伺候太夫人是婉儿几辈子才修来的福气呢,婉儿一定会仔细伺候太夫人,不会辜负夫人您对婉儿的期望。”

说完不等罗夫人再发话,唐姨娘便主动立到太夫人身后,带着盈盈浅笑接过丫鬟们手中的差事,或是帮太夫人捶捶‘腿’儿、捏捏肩膀,或是替太夫人端茶递水,把原本该是丫鬟做的事全都一并揽了去。

唐夫人这副姿态罗夫人很是受用,对唐姨娘的听话也十分满意,很快就揭过唐姨娘迟来一事、继续和太夫人商量岑七郎的事。一提起岑七郎,太夫人不由有些忧心忡忡、担心他身子会落下什么‘毛’病,偏巧唐姨娘又在这个时候给太夫人奉上热茶……太夫人心不在焉的一抬手、就把唐姨娘奉上的茶盏给打翻了!

温热的茶水瞬间全都溅在了太夫人素白的衣裳上,让太夫人见了下意识的伸手把唐姨娘推开,唐姨娘一时闪躲不开跌坐到了脚踏上,并发出一声娇滴滴的呻‘吟’声。

罗夫人见了刚训斥唐姨娘笨手笨脚,哪知她还没开口、唐姨娘自个儿竟就抢先晕了过去,让众人见了顿时有些无措和无语———受到惊吓的人明明是太夫人,怎么唐姨娘这个始作俑者反倒先晕了过去?

罗夫人唤了唐姨娘几声无果后,只能无奈的使了个丫鬟去请大夫过来,没想到大夫一替唐姨娘把完脉、就宣布了一个让众人倍感震惊的消息:“贵府这位姨娘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了,这有身孕的人头三个月最为要紧,须得多多歇息、修养方才能将胎位坐稳。”

岑老爷屋里已经有两年多没有添过新丁了,这个意外的喜讯不由令太夫人一时喜得无以言语、‘激’动得紧紧的握住顾筝的手,难以置信的确认道:“大夫,你刚刚是说她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老大夫捋着山羊胡说道:“没错,且她脉搏洪大有力,且脉象……老朽认为她这一胎怀的极有可能是位少爷。”

这太夫人可是日日夜夜都盼望着能多得几个孙子,这份急切的期盼让她自动忽略了大夫口中的“极有可能”这四个字,直接把唐姨娘肚子里怀的孩子当做是孙子!

这个好消息很快就一扫岑府里近段时日的‘阴’霾,让岑府瞬间沐浴在一片‘春’风里———太夫人不但重赏了诊出喜脉的大夫,还高兴得给府里所有的下人都发了赏,就连顾筝也沾了唐姨娘的光得了不少好东西。

———————————————————二更奉上————————————————————

我又进入晚上生死时速的码字,现写现更新的状态了,这样很不好,我要调整过来~~~~(>_

世家遗珠:

第九十七章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