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九十六章   失宠

赵姨娘院子里的小厨房都已经设了十年了,且一向都由她单独掌柜、吃什么也都由她说了算,赵姨娘不但不必看罗夫人的脸‘色’吃饭,且每个月岑老爷都会让罗夫人另外拨一笔银子给赵姨娘应对小厨房的大小开销,这笔银子赵姨娘可是每月都能从中获利不少呢!

再说了,赵姨娘自认为自己比其他的姨娘身份尊贵,又哪会乐意和其他姨娘遭受一样的待遇?

禁足半年这条赵姨娘认了,毕竟‘私’自用‘春’*‘药’邀宠固宠本就不被内宅允许,可撤小厨房这一条她怎么都不答应:“罗氏,你不要欺人太甚!”

罗夫人一边低头欣赏刚用红‘色’凤仙‘花’染过的指甲,一边气定神闲的反问道:“我欺你了吗?我这么做可全都是为了老爷着想,你若是对我的惩罚心存不满,大可去太夫人、老爷跟前诉委屈,这次我绝不会拦着你。”

“你……”

赵姨娘“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始终还是没胆量把事情闹到太夫人跟前,只能恨恨的咽下这口气、满心不甘的接受罗夫人的处置。

罗夫人惩罚过赵姨娘后,依旧没放过已经诚恳忏悔认过错的岑五娘,且还故意照着之前太夫人罚岑三娘的样子罚岑五娘:“五丫头是我岑家的姑娘、代表的是我岑家的脸面,此次我这个嫡母须得好好的罚她一顿,叫她记住这个教训、长长记‘性’,将来她嫁人后她才不会丢我岑家的脸……”

罗夫人说着顿了顿,见赵姨娘的脸‘色’瞬间变了变、比先前还要难看几分,方才语带得意的对陈妈妈吩咐道:“陈妈妈,替我请家法过来。”

陈妈妈很快就把那两指阔的乌黑戒尺取来奉上,罗夫人接过后重重的打了岑五娘的手心几下,一直不紧不慢的打到岑五娘掌心通红才停了手,端起嫡母的架子问道:“五丫头,你可知错?”

岑五娘虽然和赵姨娘一样觉得窝囊憋气,但此时此刻她却只能选择暂且向罗夫人低头:“五娘知错了。”

“你既已知错,那我也就不多打你了,不过我还要罚你到祠堂跪一个时辰、自我反省,跪完再回去把《‘女’训》、《‘女’诫》分别抄写二十遍,抄完送来给我过目。”

岑五娘母‘女’心知罗夫人这是在变相替岑三娘出气,可这回她们再聪明、再狡猾却也无计可施,只能乖乖的认罚认打:“母亲的教诲五娘一定铭记于心,五娘也一定会好好反省,不再做出让母亲失望的事来。”

当初岑三娘被太夫人责罚、赵姨娘有多幸灾乐祸,罗夫人可是一直都记得清清楚楚,如今她依葫芦画瓢的罚了岑五娘一顿后,还不忘特意刺了赵姨娘一句:“赵姨娘,我如此罚五丫头,你可有什么不满?你若是对我心存不满,大可去找太夫人和老爷给你做主,我一定不会拦着你。”

赵姨娘听了恨恨的瞪了罗夫人一样、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哪敢对夫人有什么不满?夫人罚的好,我和五娘都没有任何怨言!”

赵姨娘那忍气吞声的模样让罗夫人心情十分愉悦,‘春’风满面的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潇湘苑……一回到正房,罗夫人还故意让人把赵姨娘做的好事散布出去,让赵姨娘在众人面前越发的丢尽脸面,甚至连府里的仆‘妇’都有些瞧不起她。

事情才在岑府传开、岑七郎的生母钱姨娘便正好回来,她一听说岑七郎差点被岑五娘给害没了‘性’命,立刻风尘仆仆的赶到正房探望岑七郎。

罗夫人有心让钱姨娘和赵夫人结怨,一见钱姨娘满心着急、自是添油加醋的把赵姨娘的所作所为夸大了一番,说完还不忘出言挑拨道:“我瞧你平日里也不曾招惹过赵姨娘,没想到她竟会这样对你,想借五丫头的手、用如此歹毒的法子断了你的命*根子!我猜她定是想自个儿给老爷怀个少爷……”

这钱姨娘明明十分紧张岑七郎的安危,但却没因罗夫人的话而失了分寸,更是没如罗夫人所愿那般对赵姨娘恨之入骨,反而还善解人意、设身处地的替赵姨娘着想:“赵姐姐想来也不是故意为止的,这事儿说到底也不过是个‘阴’差阳错、太过巧合的误会,五姑娘也是想和表姑娘开个玩笑才会累及七少爷。”

罗夫人见钱姨娘竟然如此没脾气,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姓赵的那个‘女’人都差点把你儿子害断气了,你竟然还处处替她着想、替她找借口?我真不知该说你笨还是说你蠢!”

钱姨娘一边绞了帕子替熟睡的岑七郎擦汗,一边憨厚老实的冲罗夫人笑了笑:“赵姨娘既做了错事,那夫人自然会替婢妾做主、责罚赵姐姐,婢妾只要好好的服‘侍’太夫人和夫人,就断然不会受委屈。”

罗夫人见钱姨娘油盐不进,虽不似李姨娘那般胆小怕事,但却太过谨守本分、老实傻气———这样的人就算和赵姨娘结怨,怕也不是赵姨娘的对手。

如此一想,罗夫人很快就失去挑唆的兴趣,只没好气的瞪了一脸平静的钱姨娘一眼……这时府里其他人也都先后得到了消息、知道岑七郎出了事,先是几位姑娘一起来探望了岑七郎,紧接着其余几位姨娘也都先后赶到。

这岑七郎可是岑家的命*根子,遭了这么一劫后更是必须事事都小心谨慎,否则类似的事情再来一次,如今身子比先前还要虚弱的岑七郎、怕真的会一命呜呼了……罗夫人身为当家主母,有护岑家唯一子嗣周全的责任,因此她虽护得不情不愿,但这回这好歹是多了个心眼,想到很可能会有有心人趁机对岑七郎不利。

岑七郎真出了事、罗夫人也难逃其咎,几经思虑过后,罗夫人趁着众人都在下了一道命令:“这段时日我要忙着照顾小七,暂时免去你们的昏定晨省———几位姑娘和姨娘都不必来我这儿问安了,且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从此刻开始、除非我发话,否则谁都不许踏入正院半步,更不能去小七修养的屋子。”

几位姑娘并姨娘自是齐齐应下,由余嬷嬷搀扶着赶到的太夫人正好听到罗夫人的吩咐,脸上少见的有了一丝赞许的神‘色’:“这回你安排的倒是妥当,小七眼下最是受不得打扰、需要安心静养,是不该让人吵着他……”

太夫人边说边坐到了‘床’沿,先是仔细的查看了下岑七郎的状况,后又详细的问罗夫人大夫都说了些什么,今后需要注意哪些事项……虽是风尘仆仆的刚刚从外头回来,但却像是已经知道这件事和赵姨娘有干系,既没问岑七郎为何会突病、也没问赵姨娘和岑五娘的去处,显然是默许了罗夫人对赵姨娘母‘女’的处置。

一转眼岑七郎一事便过了几日,可误服了‘春’*‘药’的岑七郎因原先身子就一直不好,导致这回都吃了好几日的‘药’了,身子状况却还是没有大好,每日还是得服了一大碗大夫开的汤‘药’才行,只要一停‘药’、身体情况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这样的情形让太夫人和岑老爷很快就急了起来,也让他们每天都要到正房去探望岑七郎好几趟,虽表面上都没再责罚赵姨娘,但自从岑七郎出事、岑老爷就没踏入过蔷薇院半步,显然已经知道所有的事、心里不再待见赵姨娘了。

——————————————一更奉上,稍后奉上二更——————————————

世家遗珠:

第九十六章失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