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二章   齐聚一堂

顾筝的话让顾丽娘有些心虚的干咳了两声,显然顾丽娘之前没少被人卖来卖去、吃亏受骗,不过她倒是很快就恢复了底气、一脸不满的抗议道:“囡囡,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娘我呢?你娘我看上去难道就整一副愚笨好骗的傻样?怎么一到你这儿,你娘我就成了人人都可以骗的傻子了?!”

顾筝心想你不但傻乎乎的且还有些贪心,所以人家只要亮出一丁点好处来,你就会自动上钩、自投罗网……

不过这些话顾筝只敢藏在肚子里、嘴上不敢透露半句,只不依不饶的追着顾丽娘问孙姨娘一事,哪知顾筝还没来得及把顾丽娘审问清楚,勺儿便急匆匆的进屋禀道:“姑奶奶、表姑娘,太夫人那边使了个小丫鬟过来相请,说是荣寿堂那头今儿把老爷、夫人并府上的姑娘、姨娘们都叫齐了,让姑奶奶和表姑娘过去荣寿堂认亲呢!”

既是太夫人请她们过去认亲,顾筝母子自是不敢有所耽搁,换了衣裳、整理过仪容后,二人便匆忙赶到荣寿堂……一揭了帘子进到里屋,顾筝一眼便瞧见屋里早已坐满了一群人,其中数几个和她年纪相当、打扮得体的小姑娘最为醒目。

太夫人一见顾筝母女到了,马上一脸和蔼的冲她们招了招手,把顾筝母女招到身旁后,率先指着捧着茶盏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身穿宝蓝色直裰、腰系墨玉金厢阔带,看起了大约三十五岁上下的男子介绍道:“阿鸾,这是你大哥,你们有多年未见了,你可还记得他?”

顾丽娘一听这话立时便红了眼眶,紧接着马上动作利索的扑到岑老爷身上,泪盈于睫、情真意切的喊了声:“大哥!”

岑老爷纵然已是颇有威严的一家之主,是承了爵位的定南伯,但一见到因为自己的过失而流落在外二十几年的妹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眼底除了有激动的神色外,还有着一丝深深的愧疚之色。

只见岑老爷很快就伸手扶起顾丽娘,一边打量她那张和太夫人年轻时极为相似的容颜,一边哑着嗓子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阿鸾,是大哥对不住你,是大哥害你这些年来吃了这么多苦!大哥该罚、该打!”

眼前这幅兄妹相认的画面让太夫人一脸动容,只见她一边拿帕子按了按眼角,一边出言打了个圆场:“好了、好了,你这个臭小子既已知错,那今后就更该好好的对待阿鸾和弯弯、弥补你当年因为贪玩而犯下的过错!”太夫人说着便轻轻的推了顾筝一把,语带鼓励的说的:“弯弯,这是你舅父、是你娘的亲大哥,快过去给舅父瞧瞧!”

顾筝闻言十分听话的偎依到岑老爷身边,甜甜的冲他喊了声:“舅父好!”

“弯弯真乖!”

岑老爷说着便取出一对白玉雕刻的麒麟摆件、一对琉璃兔镇纸,分别送给顾筝母子,算是给她们的见面礼。

那对白玉麒麟是给顾丽娘的,顾丽娘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当下便欢欢喜喜、动作利索的把东西揣进了怀里,一副生怕岑老爷反悔、把东西要回去的模样。

倒是顾筝收下那对琉璃兔镇纸后,礼貌的向岑老爷道了谢,还大大方方的表示一定会亲手做个荷包回赠岑老爷,惹得屋里众人一起掩了嘴大笑……

太夫人听了更是把顾筝先前送她的那个“四不像”荷包拿了出来,笑眯眯的递给岑老爷观看,有几分打趣顾筝这个鬼机灵的意思,也有几分向岑老爷炫耀外孙女亲自做的荷包的意思。

岑老爷见了那个“四不像”的荷包后也跟着哈哈大笑,于是屋里的气氛一时间既热闹又融洽……见过岑老爷这个一家之主后,太夫人便指着罗夫人说道:“阿鸾,这是你大嫂,你们先前已经见过几次了吧?”

“岂止见过?连大嫂身边的陈妈妈我都已经是熟悉得很了!”顾丽娘说着便牵着顾筝走到罗夫人面前,屈膝给她行了礼算是认了亲,行完礼后不等罗夫人开口、顾丽娘就直接把手掌摊开伸到她面前,说道:“大嫂,你可不能小气,给我和囡囡的见面礼可别比不上大哥送的哦!”

这顾丽娘故意当着太夫人的面说、“连大嫂身边的陈妈妈我都已经是熟悉得很了”这样的话,可不就是在暗指先前罗夫人让陈妈妈去搜听泉院一事?罗夫人认为顾丽娘这是故意在太夫人面前给她上眼药!

加之眼下顾丽娘还这般无礼的把手伸到她面前,一副她欠了她的模样,真真是叫她见了后心里十分不痛快!

但罗夫人心里就是再不痛快,她也不敢当着太夫人和岑老爷的面发作,她也不能把顾丽娘伸到面前来的那只手拍掉,只能恨恨的取出一副金蝴蝶点翠大珠宝头面给顾丽娘,算是给她的见面礼;随后罗夫人又给了顾筝一挂金厢玉鱼摺丝珊瑚宝石坠领,说是给顾筝平日里搭配衣裳戴着玩。

这顾丽娘又得了一整套珠宝头面,当下便喜得眉开眼笑、双眼放光,并十分主动的对太夫人说道:“娘,还有谁是阿鸾还没见礼认亲的?您老人家赶紧一并指出来,阿鸾这就一一过去讨礼……不,是过去见礼!”

顾丽娘这话说得虽然无礼露骨,但却胜在直白实诚,立时把太夫人逗得一边摇头、一边掩嘴直笑,笑够了才一脸无奈、语带溺爱的说道:“没了、没了,咱们家人丁不甚兴旺,你们这一辈更是只有你和你大哥,剩下的都是些小辈、该她们给你磕头见礼才是。”

顾丽娘一听说有小辈要给她磕头见礼、立时得意起来,心想总算是轮到她摆摆大家族长辈的威风了!可惜顾丽娘还没高兴得意多久,一想起长辈得给晚辈见面礼,当下便搭耸着脑袋沮丧郁闷得很。

只见顾丽娘一边依依不舍的摸着揣在怀里的宝贝,一边小声的嘀咕了句:“娘,我倒是很想见见那些个晚辈,可我……我没东西給她们当见面礼啊!我很穷的,真的!不信娘您问问囡囡……”

此话一出,屋里众人立时哄堂大笑,站在顾丽娘身边的顾筝则一脸淡定的扭过头,仔细的观察角落花几上摆着的那盆大红的芍药,一直到顾筝连那盆芍药枝上结了几个花苞都数得一清二楚了,太夫人才缓缓开口替顾丽娘解了围……

“阿鸾你也不必在众人面前哭穷了,这点倒真是怨不得你!你才归家没几日,哪会有什么体己的东西拿出来赏给这些小辈,”太夫人说着侧头扫了余嬷嬷一眼,余嬷嬷见了立刻心领神会的吩咐丫鬟端了两盘东西出来,吩咐道:“紫苏,你到姑奶奶身边站着,一会儿姑娘们给姑奶奶磕头见礼时,你便把这盘子东西奉上给姑奶奶挑,她喜欢送那件便送哪件、不必替老太太心疼。”

紫苏得了吩咐后,立时捧着那摆满簪子手镯、玉佩挂件等东西的托盘、笑吟吟的站到了顾丽娘身边。随后余嬷嬷照样叮嘱了丫鬟玳瑁几句,玳瑁便端着摆满各色小玩意儿的托盘站到了顾筝身后———很显然太夫人替顾筝母女设想得十分周全,不但准备了顾丽娘那份见面礼,且早早的就替顾筝准备好和姐妹们互赠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