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八十九章   一笔勾销

于是顾筝一边不客气的把那几本游记全都据为己有、藏到枕头底下,一边趁机对梁敬贤进行敲诈:“你还欠我不少东西呢!那些东西你都还没还上,就敢和我说什么‘一笔勾销’的话?!你若是再送几本书我喜欢的书给我,那我兴许可以考虑和你一笔勾销……”

顾筝说着突然想起另外一个不对劲的地方,立刻指了先前梁敬贤塞给她的那包银子说道:“对了,我还你银子时明明不是用这个荷包装的,我的四……荷包呢?你怎么没一并还来?”

梁敬贤知道顾筝说的是“四不像”荷包,可那个顾筝亲手做的荷包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归还,因此顾筝一追问、他便含含糊糊的说荷包不知怎么的就找不到了,紧接着又说从顾筝这里顺走的其他几件首饰也一并找不着了、怕是已经丢了……

梁敬贤说完不等顾筝接话,就又像变戏法般的变了几本书出来,一股脑的全塞给顾筝:“游记一时没,只有这几本话本。”

这梁敬贤还真是猜对了顾筝的心思,顾筝穿到大丰王朝后,除了喜欢看游记外、还很喜欢看各种话本……因此梁敬贤这回送东西也算是送对路,让顾筝立刻满脸欣喜、爱不释手的把那几本话本抱在怀里。

不过顾筝这回也学狡猾了,虽然从梁敬贤手中得了几本好书心情十分愉悦,但她很快就故意板着俏脸、不依不饶的说道:“才这么两三本就想把我打发了?”

“我会继续帮你搜罗,回头让人送来给你,这样行不?”梁敬贤说这话时脸上有着一丝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溺爱,对顾筝更是自发进化到有求必应。

顾筝听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这梁敬贤也算是送了不少书给她了,那就当她的那些首饰变卖了买了这些书好了,反正这些都是她喜欢、一直想买的书……

于是看在梁敬贤这么识趣、专挑了她喜欢的东西送的份上,顾筝大大方方的给了梁敬贤一个答案:“那好吧,看在这些书、以及你的承诺的份上,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就此一笔勾销!我够大度吧?”

梁敬贤听了顾筝的话后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顾筝会一直怨恨他、不肯轻易和他化解恩怨,没想到这些书这么管用、早知道就该把罗锦明的‘私’藏全都抢来。

梁敬贤心里如是盘算着,嘴上该说的话却是一句都没落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从今以后大度的顾妹妹可别再记恨我了,下次见面你也不能再躲着我。”

顾筝注意力全在手里那几本话本上,听了梁敬贤的话只敷衍的答了句:“嗯嗯嗯,我知道了,你快走吧!”

顾筝既已答应一笑泯恩仇,那梁敬贤此行的目的便算是达到了,于是他便不敢再在顾筝的闺房久留,当下便翻身按照原路离开……

不过达到目的的梁敬贤可谓是一身轻松,言行举止也终于在临走前恢复正常,只见他翻到窗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伏在窗台上、冷不丁的调侃了顾筝一句:“你睡觉时竟然会流口水。”

梁敬贤的话让顾筝脸上的笑容立时凝固,下一刻一个枕头便飞快的朝梁敬贤飞去:“你睡觉才流口水呢!你全家睡觉都流口水!”

顾筝那又羞又闹的模样让梁敬贤心情更加愉悦,再一想这可能是他临走前和顾筝最后一次单独相处,于是他忍不住无耻的多调戏顾筝一小会儿……

只见梁敬贤一边稳稳当当的将顾筝扔出来的枕头接住,一边摆出受宠若惊的姿态:“顾妹妹特意把闺房之物赠与我,莫非已打定主意非我不嫁?”

顾筝最恨梁敬贤调戏她,听了这话自是立刻压低声音怒吼了句:“滚!谁要嫁给你了!”

回答顾筝的只有梁敬贤那压得低低的笑声,不过这听泉院到底不是梁敬贤能够久留的地方,因此梁敬贤见已经差不多把顾筝调戏得炸‘毛’了,便将手里的枕头准确无误的丢到顾筝怀里,丢完说了句“我走了,别太挂念我”、身影便迅速的消失在夜‘色’里。

顾筝见梁敬贤来去无踪、不由一脸郁闷的嘀咕了句“天生做贼的料”,随后起身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确定不会再让人轻易闯进来才重新钻回被窝里。

顾筝闭上眼后,先是美滋滋的把先前得了的几本书排了个阅读顺序,随后又不由自主的回想了下梁敬贤先前的言行举止,最后竟鬼使神差的想起那个意外的熊抱,‘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大堆、最终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诡异的是,梦里顾筝一直梦到梁敬贤那个坚硬、但却带着淡淡青草味道的怀抱。

…………

第二天一早,梁敬贤几人一到荣寿堂便正式向岑家人辞行,说是明日便要启程离开桐州府,太夫人得知后立刻让人设宴替梁敬贤等人践行。如此一来,大家伙便都知道梁敬贤他们要走了。

因罗夫人乃是罗锦明的姑母,因此她‘私’底下把罗锦明悄悄的叫了过来,想通过他得知梁敬贤和赵弘越接下来的行程:“锦明,你是要回刺州去吧?我记得你祖父让你必须先回去一趟,他老人家要考你的功课。”

见罗锦明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罗夫人立刻心急的往下问道:“那赵小王爷和梁三公子呢?他们是和你分道扬镳、直接回京城去,还是和你一道去刺州住几天?”

罗锦明对自个儿的姑母自是不会有任何隐瞒,当下就把梁敬贤和赵弘越的行踪都给‘交’代了:“他们会先和我一道去刺州住几天,随后再从刺州回京城。”

罗夫人见事情果然如她预料的那般、脸上立时一喜,随后伸手把罗锦明拉到自个儿身边坐下,语气亲昵的说道:“锦明啊,你那几位嫡亲表妹也有段时日没见外租和舅父了,既然你们一行人要往刺州去,那你便把你表妹她们一并带上,也好让她们跟着你回去探望下外租和舅父。”

罗夫人要让罗锦明这个兄长带着岑二娘她们回罗家探望长辈,罗锦明自是不会推辞、当场便应了下来。罗夫人见罗锦明答应了,一张脸立时笑得比‘花’儿还灿烂,先是仔细的叮嘱了罗锦明一些路上需要注意的事宜,后又带着罗锦明、岑二娘、岑三娘、岑四娘一道去见了太夫人,请求太夫人同意岑二娘几人回罗家。

太夫人自是不会阻止岑二娘她们回外家,除了叮嘱她们几个路上小心之外,还让她们替她给罗家的长辈带个好……事情敲定后,岑三娘、岑四娘一得知一路都可以和梁敬贤、赵弘越同行,立刻就高高兴兴的准备出行的衣裳、首饰去了,并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和梁敬贤、赵弘越多培养感情。

消息一传开,因不是罗夫人的亲生闺‘女’的岑五娘知道自己被单独撇下后,心里自是十分不乐意,一去了赵姨娘住的蔷薇院就把丫鬟屏退、冲自个儿亲娘发起了脾气来:“娘!二娘还好,未必肯放下身段去讨好梁表哥,可要是让三娘、四娘这两个死丫头抢了先,我看很快就没我什么事儿了!”

赵姨娘见罗夫人使了这么一手、心里也是着急得很,一面暗骂罗夫人老‘奸’巨猾、给岑三娘她们创造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一面出言安抚岑五娘:“阿娆你先别发脾气,娘一定不会让罗氏的诡计得逞———她想把你单独撇下、让你没机会和小王爷他们一路同行?没‘门’!她越是不让你跟着一块儿去罗家,我就偏要让你也一起跟去。”

世家遗珠:

第八十九章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