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八十八章   怎么就抱一起了?

既然用正常的方式见不到顾筝,那梁敬贤只能无奈的选择夜探闺房,因为他不想他离开桐州后,顾筝心里一直因之前发生在他们之间的种种而记恨他,更不想他们下次再见面时,顾筝还是把他当成仇人般看待、依旧对他避而不见。

于是梁敬贤确认顾筝不会再大叫后,才慢慢的松开捂着顾筝的嘴,并抢先表明来意:“我是来和你道别的。”

梁敬贤胆大包天的夜闯闺房、初始的确是把睡得‘迷’‘迷’糊糊的顾筝给吓了一跳,不过所幸的是顾筝骨子里乃是个现代人,并不像真正的古代大家闺秀那般保守,因此顾筝彻底清醒过来后倒也没再大声尖叫,只怒气冲冲的拎了枕头、二话不说的往梁敬贤身上砸:“道别你不会白天来道啊?道别你就可以夜闯我的闺房、像鬼一样一声不吭的站在我‘床’前吓唬我?”

“就算你喜欢夜里和人道别,那你不会提前和我打个招呼吗?你不知道你像鬼一样冷不丁的站在我‘床’前很吓人吗?你不会提前吱个声、敲个窗户把我唤醒吗?非得像鬼一样溜进来?!”

梁敬贤自知理亏,于是这回他非但不敢再随意出言调戏顾筝,还乖乖的站在原地任凭顾筝拿枕头砸他。不过梁敬贤见顾筝话里话外只是怪他来的突然,并未怪他夜闯闺房做了不合规矩的事、心里不由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趁着顾筝喘气的空挡无奈的开口解释道:“你一直对我避而不见,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

“你这人脸皮还真是厚啊!我对你避而不见那就代表我不想见到你,你就不会自己识趣点死开吗?”顾筝说话间没忘继续拿枕头往梁敬贤身上砸,没想到这回她力道一时拿捏得有些不准,竟让身子失了平衡、整个人突然往前栽去,眼见着就要一头从‘床’上栽到地上去了……

梁敬贤见了立刻身手敏捷的往前迈了一大步,赶在顾筝和地面亲密接触前一把抱住顾筝,于是顾筝便一头栽到了一个温暖坚硬、还带着淡淡青草味道的怀抱里,那个怀抱和她的柔软不同,但却能够下意识的给人安全感,让顾筝趴着微微的失了神……

顾筝愣了好久才稳住心神,一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但整个人都靠在梁敬贤的怀里,且方才为了保住平衡、她还下意识的伸手牢牢的环抱住梁敬贤的后背———意外上演了这么一出主动投怀送抱的戏码后,顾筝的气势瞬间就弱到了极点,全身上下更是因为尴尬而变得一片僵硬、动都不敢动一下。

怎么……怎么就抱在一起了呢?

还是以如此暧昧的姿势熊抱在一起?

顾筝你要不要这么丢脸啊?!

丢个枕头打人都能把自己给摔了!

现在好了,别说是继续再骂梁敬贤了,就连开口正常说话的勇气她都没了……

顾筝想来想去都不知该如何打破这个僵局,于是她索‘性’继续把头埋在梁敬贤怀里,决定装死、装傻到底———就让梁敬贤以为她这一撞直接撞晕了好了,反正他的‘胸’膛也‘挺’坚硬壮实的,也不是完全没有把她撞晕的可能。

而梁敬贤也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抱住一个姑娘,这一抱、他脑海里便只剩下一个感觉———好软!怀里的娇人儿不但软软的、柔柔的,全身还散发着丝丝陌生但却让他着‘迷’留恋的芬香。

她真的好娇小,小到他一张开双臂就能将她整个人都纳在怀里……如果可以,他真想就这样一直抱着她。

时光一点一滴的在顾筝和梁敬贤之间流逝,这都已经无声无息的过了一刻钟了,两人还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姿势、无比暧昧的抱成一团———顾筝的脸都已经烧到一片滚烫了,梁敬贤还没松开抱着她的手!

这让顾筝忍不住在心里腹诽梁敬贤不识趣———难不成还要等她主动开口?她是姑娘家好不好?她的脸皮儿比他薄多了好不好?他就不能主动点放开她,然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顾筝这回其实是错怪了梁敬贤,这梁敬贤也是头一次抱小姑娘啊,经历最初的心‘荡’神漾、以及随后的着‘迷’沉醉后,眼下他的内心其实也开始变得忐忑不安、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处理和面对这样的情形……

所幸的是梁敬贤的脸皮一向都比较厚,只见他想不出法子化解尴尬后索‘性’假装失忆,先是若无其事的把顾筝抱回‘床’上,随后直接跳过这尴尬的一段、清了清嗓子进入正题:“这些给你。”

话音才落,梁敬贤就像变戏法般的拿出一个荷包、几本书,一并塞到顾筝的怀里。

顾筝自是从善如流的跟着梁敬贤一起跳过那尴尬的一段,指着怀里那些东西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荷包里装的是……银子?你无端端的给我银子做什么?还有这几本书,你把它们塞给我是什么意思?”

“咳咳,”梁敬贤清了清嗓子,努力的把缠绕在心尖上那丝奇异的感觉压下后,才故作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是你还我的一百两银子,我不能收、你替我转‘交’给太夫人……至于这几本书,我看过了,嫌带在身边麻烦,一并给你了。”

“谁要你这几本破书啊?!你嫌带在身边麻烦就塞给我,我又不是收破烂的……咦,竟然全都是游记!这本《西域记事》听说很好看呢,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顾筝一发现梁敬贤塞给她的书竟然全都是她喜欢看的游记,其中还有一本是她找了很久的孤本,态度立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嘿嘿,能够当梁表哥的垃圾桶我十分荣幸,你还有什么书是不想戴走的,一并丢我这里吧,我不介意!”

梁敬贤一脸不解:“垃圾桶?”

“哦,口误、口误,我的意思是说我很愿意替梁表哥你分忧,”顾筝边说边十分狗‘腿’的冲梁敬贤甜甜一笑,道:“类似这样的游记,你可还有?”

顾筝像只小狗般讨好主人的模样让梁敬贤顿时忍俊不禁,但面上他却依旧一本正经:“没了。”

见顾筝满脸失望,梁敬贤竟鬼使神差的补了句:“不过我身边带的书不多,许多书都放在家里———我家里还有不少游记孤本。”

顾筝听了立刻说道:“那你下次再来记得多带几本!”

梁敬贤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随后他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说出真正来意,顾筝则只顾着爱不释手的翻着手上的书,于是一时间两人之间便又陷入了沉默……两人一没话说,屋里的气氛很快就又变得有些诡异,让顾筝又想起了先前那个令人难堪的小‘插’曲。

一想到被梁敬贤给抱了那么久、顾筝不由觉得自己吃了大亏,再一想起梁敬贤鬼一般的闯入她的闺房、差点把她吓个半死,顾筝心里很快就怨恨起梁敬贤来,加上这书都已经到手了、梁敬贤似乎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于是顾筝很快就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你已经同我道过别了,书和银子你也已经给我了……那么,你现在可以走了吧?看在你送了我几本书的份上,我就大度些、不和你计较你夜闯我闺房一事了。”

这顾筝已经明明白白的下了逐客令,可偏偏梁敬贤依旧像根木头般矗在顾筝‘床’前不肯走,脸上的神‘色’虽然看似正经严肃,但他的一双眼却不客气的直往顾筝身上瞄,把顾筝看得浑身不自在———切!梁敬贤这个家伙连夜闯姑娘家闺房的事都做得出来,还故作严肃的装什么正经啊?!

不过顾筝骂归骂,但心里却是悄悄的感到庆幸———还好梁敬贤一直在装严肃、装正经,否则他要是像以前那样调戏她,再加上之前发生的那个小‘插’曲,那他们之间还不尴尬、暧昧到极点?

苍天可鉴,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和梁敬贤这个蓝颜祸水玩暧昧啊!

就在顾筝内心哀嚎连连、不断的腹诽梁敬贤,希望梁敬贤赶紧识趣的消失不见时,梁敬贤却是装不下去正经严肃了,最终还是暴‘露’了他夜探顾筝闺房的真正目的:“银子我已经还了,那几本游记也算是我送的……”

梁敬贤说着顿了顿,犹豫了许久才别别扭扭、一脸不自在的向顾筝道歉:“太夫人已经把事情的经过都和我说了,之前误会你是小贼是我的不对……我的书你也收了,既然如此,我们之间的恩怨能不能就此一笔勾销?”

梁敬贤说着脸上竟有了一丝愧疚的神‘色’,虽然那丝愧疚之‘色’转瞬即逝,但顾筝还是眼尖的捕捉到了!

梁敬贤他竟然良心发现、对她心怀愧疚,今儿太阳打西边升起了吗?

顾筝一边匪夷所思的盯着看,一边飞快的转动脑筋,心想难得梁敬贤这次不但没无耻的调戏他、还对她心存愧,甚至还主动提出和她化解恩怨———如此难得的机会,顾筝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放过,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翻身做主!

-------------------------------------------------------------------------------------------

好‘激’动好‘激’动啊,终于出现一丁点JQ了!这两只抱了哦抱了哦!虽然是意外,但好歹也抱了不是?咳咳~

世家遗珠:

第八十八章怎么就抱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