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八十五章   赠簪

顾筝见梁敬贤无事献殷勤、立刻身手敏捷的往后跳了一大步,和梁敬贤保持安全距离后方才一脸警惕的盯着他手上的锦盒:“你又想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我不要你的东西!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梁敬贤是因为先前误会了顾筝、心里感到十分内疚,今儿才会一反常态的没有调戏顾筝,一见面就干了件正经事、主动把顾筝想要的东西奉上,没想到顾筝却是这样的反应……

顾筝的反应让梁敬贤顿觉有些哭笑不得,只能没好气的把锦盒里的东西挑明:“难道你不想要回你的发簪子?你若是不要,我可就收回了,下次也就不见得记得把它带来还你了。”

“要要要!我的发簪我当然要了!”

顾筝一听说锦盒里是她最心爱的那支蝶‘花’吊穗银发簪,立刻飞快的奔了过来、一把把梁敬贤手上的锦盒抢走,一副生怕梁敬贤反悔不给的模样,让梁敬贤见了满脸无奈、更加哭笑不得。

顾筝把锦盒抢到手后自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一掀开盒盖便见里面整整齐齐的扣着两支簪子,一支上头有着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上头还缀着红‘色’吊穗,正是顾筝最心爱的那支发簪;

另外一支虽然质地同样是银的,但样式却比顾筝原先那支漂亮‘精’巧许多,不但簪头伏着的那只银丝掐成的蝴蝶的翅膀会动,环绕在蝴蝶周围的小‘花’五颜六‘色’,缀在簪下的流苏更是用晶莹剔透的粉‘色’水晶串成的,让顾筝一眼就喜欢上了。

一旁的梁敬贤见顾筝眼底满是欣喜,嘴角也跟着往上翘了翘,只是语气却依旧故作轻描淡写:“我瞧着这支发簪和你原先这支看起来像一对,便一道给你送了过来。”

顾筝一边爱不释手的‘摸’着梁敬贤送的那支发簪,一边疑‘惑’不解的问道:“这是姑娘家用的发簪吧?你怎么会有姑娘家的东西?”

顾筝的话让梁敬贤脸上浮起了一丝淡淡的、微不可见的红晕,且他虽然一直都努力的故作轻松随意,但语气却下意识的变得有些僵硬:“哦,我是逛银楼时无意中看到的,当时觉得和你的发簪很是相配,我也没多想、直接扔了几个钱就把东西拿走了。”

梁敬贤那番看似轻描淡写的话却把顾筝吓了一跳,神‘色’也瞬间变得十分古怪:“你的意思是说这支发簪是你特意买来送我的?”

顾筝像是一语戳破了梁敬贤的心思,让他的脸‘色’立时越发僵硬,额头竟还冒了一层细汗出来,唯独语气依旧被他控制得‘波’澜不起:“都说了只是一时顺手才买的,不是特意为之。”

这梁敬贤明明昨天一出了岑府就把桐州各大银楼都逛了一遍,仔细的寻了一大圈、方才找到这么一支和顾筝最心爱的发簪配对的簪子……

可他又不拉不下面子对顾筝实话实说,因此他不但轻描淡写的把他昨天的举动给全抹了去,还装出一副“我不过是顺手买了、再顺手扔给你”的样子,表情正经严肃到让顾筝觉得他今天看起了有些诡异和不正常!

于是顾筝依依不舍的看了手里那支发簪好一会儿后,最终忍痛把眼一闭、狠心将簪子往梁敬贤面前一递,斩钉截铁的拒绝道:“我不要你的簪子!你拿回去吧!”

这回换梁敬贤对顾筝的举动倍感不解:“你不是很喜欢这只发簪?”

顾筝一脸惋惜的说道:“我是很喜欢它,但我不能要!”

梁敬贤心想这小姑娘的心思还真是难猜啊!

这支簪子顾筝明明喜欢得要命,一得了去就爱不释手的把玩个不停,还一连试着在头上的各个方位都‘插’了一遍,怎么最终反倒却不要了?

小姑娘心、海底针啊!

梁敬贤猜不透顾筝的心思,语气里不由多了几分郁闷:“为何?你既喜欢那就留着戴,为何非要还给我。”

梁敬贤不问还好,一问顾筝立时就来了气、十分不满的大声控诉道:“因为我不想以后被你追着讨要簪子!”

没错!

梁敬贤这个小气鬼无端端的怎么可能如此大方的送支这么漂亮的簪子给她?

他一定是故意用这支漂亮的簪子来勾引她,而她一因为太过喜欢收下后,他今后就有机会再追着她讨要东西、甚至各种调戏她!

她一定不能让梁敬贤这个家伙的诡计得逞!

她一定要把敌人的‘阴’谋扼杀在摇篮里!

心里如此琢磨了一番后,顾筝把簪子还给梁敬贤的决心立刻更加坚定不移,甚至见梁敬贤迟迟都不肯接下那支簪子,顾筝索‘性’二话不说、直接把簪子这个烫手山芋塞到他怀里去,塞完为了不让自己反悔、觊觎那支可爱漂亮的簪子,顾筝只能狠心的强迫自己大步离开!

没想到顾筝的举动让梁敬贤一张俊脸瞬间变得比锅底还黑———他好不容易内疚一回、主动一回,千辛万苦的寻了支顾筝一定会喜欢的簪子送给她,没想到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给姑娘赔不是、第一次送东西给姑娘,竟然落了个东西被无情退回的下场?!

这让他心里十分、非常、非常非常的不爽!

堵在心头的不爽让梁敬贤很快也跟着犯了倔,决心今儿无论如何也要把手里这支簪子送出去!

打定主意后梁敬贤立刻快步追上顾筝,也不再和顾筝多说废话,直接霸道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簪子‘插’到顾筝头上,‘插’完不等顾筝反应过来就大步离去,一直到离顾筝有几步远了、梁敬贤才冷哼了一声,道:“我既说了给你,那就一定要给你。”

顾筝被梁敬贤的霸道气势镇得呆怔了那么一小会儿,一直到梁敬贤走远了她才气得跺脚娇嗔道:“喂!哪有人家不想要、硬是强迫人家接受的道理?你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就把这支簪子丢了!哼!我才不稀罕呢!”

顾筝原以为梁敬贤不会回答她,没想到远远的却传来梁敬贤带着几分不爽的声音:“你想丢就丢,随你意,送出去的东西我绝不会收回。”

梁敬贤霸道的来了这么一手后,顾筝只能被迫无奈的收下他送的那支簪子。虽然这簪子顾筝收得十分被动,但撇开梁敬贤的霸道不说,单就这支簪子而言、顾筝还是十分喜欢的……

于是既然梁敬贤丢下簪子就走了,那顾筝很快就当这支簪子是她拣的,只纠结了一小会儿便转而高兴起来,开开心心的伸手扶了扶簪子,把‘插’在头上的簪子的位置扶合适了才哼着小曲儿离开。

没想到梁敬贤赠簪一幕,却偏偏又被最近总是刻意跟踪顾筝的岑五娘看到,岑五娘依旧是躲得远远的,只看到画面没听到顾筝和梁敬贤之间的谈话。这让岑五娘再次自动脑补,认为先是顾筝‘私’底下送了披风给梁敬贤、随后梁敬贤才会礼尚往来的回赠顾筝一支簪子。

这件事怎么看都像是郎有情、妾有意,立时让一直更为看好梁敬贤的岑五娘满心嫉妒———原来岑五娘仔细的分析过梁敬贤和赵弘越二人的身世背景、以及平日里为人处世的态度后,很快就意识到赵弘越这个小王爷不是她一个庶‘女’能高攀得上。

且先不说赵弘越自身的眼界有多高,就凭着他以后要继承裕王爵位这点,他就不可能会娶一个庶‘女’为王妃,除非这个庶‘女’是赵弘越割舍不下的心上人,那一向离经叛道的赵弘越兴许会坚持把庶‘女’娶为王妃。

可惜赵弘越平日里一直都目下无尘、高傲得很,且从没多看岑五娘一眼,让岑五娘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赵弘越难以割舍的‘女’子……因此仔细的分析过嫁给赵弘越的可能‘性’后,岑五娘聪明的放弃赵弘越这个候选人,决心把梁敬贤当成唯一的人选。

哪知岑五娘才刚刚把梁敬贤列为目前唯一人选,梁敬贤就被顾筝抢先勾搭走了,这让岑五娘如何能心甘情愿的咽下这口气?

不,岑五娘绝不会就此放弃,她好不容易挑选中的如意郎君只能属于她,别人休想从她手中抢走!

于是满心不甘,一心想着破坏梁敬贤和顾筝之间感情的岑五娘,站在原地思忖了片刻后,突然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就换上乖巧温顺的神‘色’,十分淑‘女’的迈着小碎步走进太夫人住的荣寿堂……

不过一见到太夫人,岑五娘眉宇间立时多了一丝忧虑,就连向太夫人行礼问安的时候,也都蹙着一双细细的黛眉、表现出一副忧虑重重的模样。

岑五娘那副样子,太夫人见了果然如她所愿的把她招到身边问话:“五丫头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到祖母这儿来就愁眉苦脸的?可是有什么心事儿?”

世家遗珠:

第八十五章赠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