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八十四章   悄然滋生

原来岑五娘一得知顾筝‘私’下约了梁敬贤见面,马上就按捺不住、想了法子找了过来。但因勺儿一直警惕的守在一旁让岑五娘无法靠得太近,于是岑五娘才心一狠、在丫鬟的搀扶下爬上了假山,躲在假山后远远的监视顾筝和梁敬贤的一举一动。

只不过岑五娘因离得远,所以只能远远的看到顾筝和梁敬贤之间的动作,听不清楚他们具体谈话的内容。如此一来,原本火‘药’味十足的画面,落到岑五娘眼里却成了打情骂俏,甚至顾筝怒嗔梁敬贤那一幕,岑五娘也自动脑补为顾筝这是在使“‘欲’擒故纵”的把戏勾引梁敬贤!

甚至岑五娘还误以为顾筝‘私’底下做了一件披风、以及荷包送给梁敬贤———男‘女’之间怎么能随随便便的互赠东西呢?尤其是像披风和荷包这种贴身携带的东西,更是不能随便送!

岑五娘觉得顾筝既送了披风和荷包给梁敬贤,梁敬贤也受了她的‘迷’‘惑’、把披风给披上了,那就证明他们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当然,岑五娘认为梁敬贤绝对不可能会看上顾筝,认定是顾筝使了什么狐媚子手段主动勾引梁敬贤的。

于是岑五娘从假山上爬下来后、便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做出了推断,而她一推断顾筝和梁敬贤之间存有“‘奸’情”,顿时嫉妒得差点咬碎银牙、恨不得把顾筝这个狐狸‘精’揪出来给她几巴掌!

在岑五娘心里,梁敬贤、赵弘越都是她要下手勾引的目标,虽然她眼下还没最终选定要把哪一个当成主要勾引的目标,但她却不容许顾筝抢在她前头把梁敬贤给勾引走!因此知道顾筝约梁敬贤‘私’下相会后,岑五娘立刻就把顾筝当成了头号情敌,并开始动起坏脑筋想让梁敬贤讨厌顾筝、把顾筝从梁敬贤身边踢开!

且先不说岑五娘这头又在动什么歪心思,却说太夫人命人把梁敬贤找去,其实是想解开梁敬贤对顾筝的误会———太夫人早就猜到以顾筝的脾气,一定不屑向梁敬贤解释当日之事,更不会把错都推到顾丽娘一人身上去。

所以太夫人才会特意把梁敬贤找来,由她出面把当初那件事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太夫人可不想梁敬贤一直误会顾筝、以为顾筝是个品行不端之人,将来直接把顾筝踢出媳‘妇’儿候选人行列!

梁敬贤这个孩子太夫人可是十分看好,甚至已经自动把他列入“顾筝未来夫君”的候选行列了呢!既然如此,太夫人自是不允许梁敬贤对顾筝有丁点误会……

因此太夫人一把梁敬贤找来,便直截了当的进入正题:“梁公子,当初我家丽娘以及弯弯和你之间的过节,弯弯都已经一五一十的和我说了,我在这儿替她们给你陪个不是,希望你从此以后能不再计较此事。”

梁敬贤见太夫人竟是为这件事找他,先是感到颇为意外、随后怕太夫人对他有所误会,以为他心心念念着当初被顾筝算计一事,急忙出言澄清道:“太夫人言重了,这件事孙侄儿从未放在心上。”

太夫人闻言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并趁机出言替顾筝解释道:“虽然梁公子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有些事我却不得不和你说清楚,以免你继续误会我们家弯弯———当初我家弯弯是不愿意做那样的事的,是她娘硬是把她推了出去、她才会撞上你……“

“之后也是她娘独自一人做了那事,弯弯当时毫不知情、一直到她娘得手了她才知晓。至于她们娘俩儿当初为何会生出那样的心思来,乃是因为弯弯她娘的养母身负恶疾,积蓄银钱看病抓‘药’,她娘也是出于无奈才带着年幼的弯弯出来行骗!”

太夫人说着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道:“我知道她们那么做不对,但若不是生活所迫、她们也不会干那铤而走险之事!尤其是弯弯,她一直都不同意她娘出的主意,可一时又想不到别的法子,最后才硬被赶鸭子上架……”

太夫人说话时,梁敬贤从头到尾都一脸认真的倾听,脸上也无半点嫌弃或是厌恶之‘色’,这让太夫人见了顿时感到十分满意,心里对梁敬贤的喜欢也很快就多了几分,更是越看越觉得一表人才的梁敬贤和顾筝十分般配,是最最合适当她外孙‘女’婿儿的人!

于是太夫人一边乐哈哈的拿眼瞧梁敬贤,一边把当初那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个一清二楚,说完更是郑重其事的对梁敬贤说道:“梁公子,我今日特意把你找来说了这么一番话,最终用意是希望你别误会我们弯弯,我们弯弯不是那种品行不正的姑娘,当初那件事完全是误会和意外。”

太夫人说着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也不说弯弯其实是被顾丽娘给连累了,只点了最近发生的种种来说:“其实弯弯心里一直都对你饱含愧疚,否则她也不会千方百计的把欠你的东西寻回来,并固执的要亲手‘交’还与你。”

却说梁敬贤虽眼下已不再厌恶、怪罪顾筝了,但他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才知道自己最初一直都错怪了顾筝———最初他只一直记恨顾筝算计了他,却从没想过顾筝当时是不是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或是有身不由己的苦衷、才会做那样的事。

当初的错怪以及初见顾筝时的恶劣态度让梁敬贤倍感愧疚,也让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泛起了一丝似有似无的奇异情愫———那丝梁敬贤自己也说不清的明白的情愫像是心疼、又像是怜惜,一直萦绕在他心尖、久久不曾散去。

这丝异样的情愫让梁敬贤一脸正‘色’的看向太夫人,语气人都的承诺道:“太夫人您放心,我知道顾妹妹是个好姑娘,我没有误会她,以后更不会说任何会让别人误会她的话。”

梁敬贤这算是隐晦的向太夫人做出承诺,表明他绝不会把当初那件事说出去影响顾筝的清誉。太夫人听了自是对梁敬贤的通透十分满意,连连称赞梁敬贤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随后太夫人又和梁敬贤叙了些闲话、问了些梁家的情形,方才放他告退离去。

而梁敬贤离开荣寿堂后,第一时间就是去梧桐苑把罗锦明给揪了出来,直截了当的对罗锦明要求道:“顾妹妹当日算计我荷包一事,你就当它从没发生过,你也不能和别人谈及,记住没?”

罗锦明听了伸手蹭了蹭鼻子,大大咧咧的反问道:“你干嘛要替她保密?”

“总之你照办就是,否则别怪我和你绝‘交’!”梁敬贤说完便丢下罗锦明径直往垂‘花’‘门’去,走到‘门’边时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事般又折了回来,语气严肃的提醒了罗锦明一声:“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岑家五姑娘,但这件事你连她都不许说,否则后果自负。”

梁敬贤从小到大没少向罗锦明提一些、在罗锦明看来十分稀奇古怪的要求,罗锦明早就已经习惯他没头没脑、从不解释的坏‘毛’病,因此梁敬贤不把事情说清楚他也懒得问,只没好气的给出承诺:“知道啦!不说就不说,每次都拿绝‘交’来威胁我!你就是和我绝‘交’了,你爹也还是我舅父、你也还是得喊我一声‘表哥’!我明明是你的兄长啊,怎么老是被你这个小辈欺负!喂!你这个小辈真是太不像话了啊!”

可惜梁敬贤早就已经不见人影了,自是听不到罗锦明强调他“表哥”身份的那番唠叨……

却说梁敬贤一出‘门’便一直到傍晚时分才赶回岑家,第二天一早更是早早的在顾筝上学必经之路等她,一见到顾筝就主动把一只绛紫‘色’锦盒奉上:“打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

世家遗珠:

第八十四章悄然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