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八十一章   求助太夫人

却说梁敬贤得以到岑家家学读书后,便有了一个新的爱好———在放学的路上找各种机会堵顾筝,继续追着顾筝要她把披风还给他。顾筝不还,他便今儿从顾筝头上取朵珠花,明儿从顾筝身上顺一挂珊瑚坠领,让顾筝觉得他实在是无耻到了极点!

这一日梁敬贤再度趁着勺儿离开的空挡拦住顾筝的去路后,便一脸淡定的向提醒顾筝:“顾妹妹,你若还是舍不得把我的披风还我,那我接下来就只能拿走你的衣裳了———例如把你的披风拿走。”

原来为了不让爱偷饰品的梁敬贤得手,顾筝最近身上都不佩戴任何首饰、挂饰了,只在发上别了几朵从园子里摘下来的小花,让梁敬贤没东西可偷。没想到梁敬贤见顾筝不再佩戴首饰、挂饰,竟直截了当的说要偷顾筝的披风,把顾筝气得直骂梁敬贤小心眼:“没见过像你这么小心眼的男人!”

梁敬贤似乎一点都不介意顾筝骂他,甚至还好心的纠正顾筝话里的错误:“你怎会从没见过像我这样的男人?现在你不就见到了?”

被梁敬贤堵了几天后,顾筝已经领教到他冷冰冰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多么无耻的心,也领教到他扮演“两面派”的功力———梁敬贤在别人面前的确是一个沉默寡言、冷若冰霜的酷哥;可偏偏他一和顾筝独处,就立刻变得既无耻、又无赖,哪还有半点身为酷哥该有的矜持和冷漠?

意识到梁敬贤是个“两面派”后,顾筝果断的决定不和梁敬贤做正常的对话,索性也和他耍起赖来:“哼!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顾筝如此有气势的一句狠话,却换来梁敬贤一句疑惑不解的反问:“谁要你的钱?我像是贪财之人吗?”

梁敬贤的“大方”让顾筝顿时恨得牙痒痒:“你不贪财至于为了那件破披风,一连追着我讨要了数日?”

梁敬贤却是答非所问:“顾妹妹,莫非你硬是扣着我的披风不还,是想留着它做个……念想?若是这样,你早说便是,我另外送你个定情信物不是更好?”

梁敬贤说着还无耻的冲顾筝摊手耸肩,大方的表示他一点都不介意被顾筝惦记着、想念着,脸上还有着“请你尽情的惦记我”的神色,让顾筝被他的无耻气得哑口无言,郁闷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滚!谁要你的定情信物!”

说完不等梁敬贤自动滚开,顾筝自个儿就先气冲冲的“滚”了,顶着一张滚烫的俏脸逃回听泉院后,顾筝马上大声的向箸儿下令:“关门、关门!立刻紧闭院门、谁都不许放进来!”

待箸儿一脸不解的按照顾筝的意思关了大门,把梁敬贤挡在外头后,顾筝方才回到里屋灌了一大壶茶水,灌完后顾筝还是觉得不解气,只能气鼓鼓的在屋里来回走动、独自一人生闷气———顾筝以前一直觉得自己这个伪萝莉已经够厚颜无耻了,可如今遇到梁敬贤后、她才真正的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无耻!

尤其是那个无耻的人都无耻了好几回了,在人前还总是挂着一副正儿八经、严肃冷酷的神色———顾筝每每见到梁敬贤装面瘫,就恨不得大声的告诉所有人、梁敬贤这个家伙有多无耻!

为了不让梁敬贤那个无耻的家伙,把属于她一个姑娘家的珠宝首饰全都偷光,顾筝决定火速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让自己从此不再欠梁敬贤任何东西!

心里一有了这个坚定的念头,顾筝也就顾不上想法子慢慢的挣钱、攒钱了,而是决定采用最直接、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去找太夫人坦白当初和梁敬贤结下的梁子,然后把顾丽娘搬出来,求太夫人帮她把这件事解决!

这个主意一浮上心头,顾筝便一刻都等不得了、立刻就起身直奔荣寿堂,到了太夫人跟前后一句废话都没说、直接大大方方的表明来意:“外祖母,弯弯有一事想求您相帮!”

太夫人示意顾筝有事但说无妨后,顾筝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当初把我娘养大的王婆子病重、急需银钱看病抓药,可家里却是一文钱都拿不出来!我娘无法、只能带着我出去行骗,我当时虽年幼,但却也不肯当骗子诓人钱,奈何我娘却想不出别的法子,只能狠心趁我不备、将我推出去配合她行骗……”

“她那一推,正巧把我推到梁表哥身上……后来我娘便趁机偷了梁表哥的荷包,”顾筝言简意赅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后,才说出如今令她觉得为难的事:“许是梁表哥还在恼我当初和娘合伙算计了他,他来我们家认出我后,虽没把这件事到处宣扬,但却一直追着我索要他的披风,那披风早就被我娘拿去当铺典了换钱了,我自是无法拿出来还他。”

顾丽娘眼下已经不在人世了,因此虽这件事的确是她做的不妥、对不住梁敬贤,但太夫人如今也不会想着要如何怪罪顾丽娘,只一心想着如何替她可怜的闺女儿弥补这个错:“当初你娘偷……拿走的那些银子倒还好说,我立时就能让人取了送去给你梁表哥,但你说的那早已当了的披风、可就有些不大好办了!”

顾筝听了立刻把藏在袖袋里的当票掏出来奉上:“这个倒不难,娘当初当披风时当的是活契,且随口说要当个一年。如今不过才过了大半年、还没过赎期,我们拿了这当票便能用银子把梁表哥的披风赎回来,就是价钱怕是要往上翻上一番……”

让太夫人替自个儿出这个钱,顾筝内心其实十分过意不去,因此一说到要花不少钱赎回披风、顾筝的声音立时小了不少:“外祖母,这钱我以后一定会想法子还您。”

“傻孩子!哪有外孙女儿管外祖母借钱的道理?银钱的事你就别管了,对咱们来说,能用银子解决的事便不算是什么大事,”太夫人嘴上虽这么说、但眉头却很快就皱了起来,语气里也多了一分担忧:“倒是你梁表哥那头我们得想个法子、好好的和他解释一番才是,别叫他误会了你的为人、坏了你的闺誉。”

顾筝一听说还得向梁敬贤解释,马上不乐意的嘟囔了句:“干嘛要向他解释?他喜欢误会就让他误会好了,反正我也不稀罕他的谅解!”

太夫人见了无奈的摇头说道:“这事儿你本就没错,没得让人白白误会了的理儿!再说了,我若是不把这件事同你梁表哥说清楚,他以后万一不慎同人提起,那误会你品行之人岂不是越来越多?甚至今后还可能会影响你同人议亲、耽误你的终身大事!”

太夫人语重心长的教导完顾筝后,便把当票递给余嬷嬷、让余嬷嬷带人去把梁敬贤的披风赎回来。顾筝见了生怕太夫人会亲自把东西交还给梁敬贤,那她可就没了一脸得意的把东西扔给梁敬贤,酷酷的和他说“从此两不相欠”的机会了!

于是余嬷嬷一走,顾筝马上拉住太夫人的袖子撒娇:“外祖母,那披风赎回来后能不能给我?我想亲手交还给梁表哥、亲自将这桩恩怨给了解了!”

太夫人想了想,也觉得由顾筝这个当事人亲自和梁敬贤把话说清楚、把事情给了解的较为妥善,于是便应了顾筝的要求。待余嬷嬷把梁敬贤的披风赎回来后,太夫人又另使人称了一百两银子,方才让余嬷嬷把披风和银子一并送去给顾筝。

这顾丽娘当初从梁敬贤偷走的那个荷包里头,不过就装了三、四两银子而已,因此顾筝一见太夫人竟要还给梁敬贤一百两银子,马上有些不乐意的嘟囔道:“白白多还给他五、六十两银子,岂不是让他白白占了便宜!”

----------------------------------------------------------------------------------------------------

听说无论男女,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后,就会不知不觉的在那个人面前变了个样子,变得和平时的自己大不相同……我们梁少眼下是不是正是如此?哇哈哈~

两小无猜的谈谈小恋爱什么的最有爱了~尤其是他们谈的时候还不知道这是在谈恋爱\(^o^)/

还有,亲们乃们和我互动下啊,留留言啊,不然我会觉得木有人看,粉米动力写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