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八十章   二娘教妹

顾筝早就料到输了的人一定会质疑她的本事,心中也早早的就想好了要如何应对:“谁教的又有何关系呢?无论是谁教的,难不成我刚刚还能当着众人的面作弊不成?或者这张字不是我当众写出来的?还是但凡我说我乃是无师自通、自小便有这样的天赋,这场比试就不算我赢了吗?”

原本赌气坐到岑二娘身边的岑三娘、一见顾筝赢了狡猾的岑五娘,立刻觉得替她出了一口恶气的顾筝似乎没那么讨厌了,当下便“噔噔噔”的跑了回来,站在顾筝这边替顾筝说话:“怎么?五妹妹这是输了不服气吗?输了就是输了,哪有非逼着人家问师从何处的道理?”

岑三娘说完还一脸瞧不起的扫了岑五娘一眼,挑衅之意十分明显……只是岑五娘向来都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又岂会中了岑三娘的激将法、在众人面前表现出心胸狭窄的一面?

只见岑五娘很快就展颜冲众人一笑,故作大方的解释道:“三姐姐你误会我了,我不过是因为好奇才多问了弯弯妹妹几句,没有别的意思!这场比试理应是弯弯妹妹获胜,我技不如人、输得心服口服……罗表哥,赶紧把你许的彩头给弯弯妹妹吧!”

罗锦明自是不会赖账,当下便遣了个小丫鬟去他住的听松阁把书捧来,当着众人的面交与顾筝。顾筝得了书后立时喜得眉开眼笑,谢过罗锦明后便捧了书往自己的座位走去,迫不及待的想要细细品味一番……

没想到顾筝才刚要离开,岑五娘就伸手拉住她的衣袖、笑着提议道:“只比了一项不过瘾也不尽兴,弯弯妹妹,不如我们从琴棋书画里头再挑一项来比?”

顾筝一见岑五娘提出继续比试,马上敏锐的觉察到岑五娘看似笑容满面、心悦诚服,其实内心对先前败给她一事耿耿于怀———否则她也不会提出再继续比试下去!

可这十字绣、书法顾筝还能无耻的借用前世积攒的功底糊弄下大家,琴棋书画这些高深的东西她可就真是不懂了———五子棋顾筝倒还能下个几盘,围棋、象棋什么的顾筝连棋子有几个都不知道,更别提和人对弈了!

看来岑五娘是摆明了要找回面子,让她也在梁敬贤他们面前出一回丑……

不料就在顾筝正打算开口拒绝时,岑三娘却快人快语的抢在她前头说道:“这比试比个一两回就够了,比多了岂不真成了非要争个高低了?”

岑三娘说完竟不计前嫌、亲亲热热的挽了顾筝的胳膊,道:“顾妹妹,我们不和她比了,她要是喜欢比就让她自个儿和自个儿比个够!”

说完岑三娘便昂头挺胸,以一副扬眉吐气的姿态拉着顾筝离开,她那模样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赢了众人的人是她呢,让顾筝见不由觉得好笑。不过顾筝本就不想和岑五娘继续比下去,一见岑三娘替自己找了个台阶、自是顺势而下……于是再比试一事便这样不了了之。

却说因为岑五娘成了岑三娘第一讨厌的人后,岑三娘便自发把打击了岑五娘的顾筝拉到自个儿的阵营,且因为眼下有共同要讨厌、对付的敌人,岑三娘很可爱的把先前发生的种种不快统统抛到脑后,不再像最初那样讨厌顾筝、处处和顾筝做对。

岑三娘此举可谓是孩子气十足,但落在一直旁观的岑二娘眼里,却让她事后带着一丝淡淡的欣慰夸了岑三娘一句:“你今天做的不错,总算不再像先前那样傻乎乎的了。”

岑三娘先前的言行举止、完完全全是按照当时的心意来的,压根就没认认真真的思考过,因此岑二娘的夸奖让她顿时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二姐姐,你这是在夸我?我做对了什么?”

岑二娘眯眼看了岑三娘稚气天真的面容片刻,最终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顾筝不是你该疏远防备的人,五娘才是,懂了吗?”

岑三娘听了不由娇哼了声,嘟着嘴抱怨道:“哼!我如今是很讨厌五娘那个坏丫头,但我先前也很讨厌顾筝!总之她们两个都讨厌得很,就爱欺负我、让我喜欢不起来!”

岑三娘看事情只看表面让岑二娘更加无奈,但她却不忍见岑三娘以后吃亏受伤,于是略微思忖了一番、她最终换了个方式教导岑三娘:“你且仔细想想,你每次火大、嫉妒顾筝的时候,是不是在那之前都听别人说了什么话儿?”

岑三娘仔细的回想了一番后,记起除了上次罚跪、岑四娘跟着岑五娘后头出现,和她说了一大通顾筝的不是、又教了她该如何对付顾筝外,其余她每次对顾筝感到不满时,岑五娘都会恰好出现,说上那么一两句看似无关紧要、但却把她的火气撩拨得更大的话儿……

意识到这点后,岑三娘立时恍然大悟:“是五娘!五娘她每次都会正好出现!”

岑二娘见岑三娘还不算是太笨,知道把岑三娘揪出来,感到欣慰的同时立刻抓住这个机会教导岑三娘:“没错,以后别再让那些想看你笑话的人得逞,记住,别人越是要挑拨你和顾筝之间的关系,她就越要和顾筝要好,这样对方的诡计才不会得逞。”

岑三娘听了先是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随后才懵懵懂懂的问道:“二姐姐,你是说五娘她从头到尾都不希望我和顾筝交好?她一直在故意挑拨我和顾筝之间的关系?”

岑二娘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岑三娘眼下正记恨岑五娘呢,因此岑二娘一把岑五娘的用心点出来,她立时就更加憎恨岑五娘,并在第一时间把岑五娘彻底的划到黑名单里:“姐姐的话我都一一记下了,哼!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理睬五娘了,无论她说什么我都坚决不理会!”

岑三娘说着顿了顿,随后想起岑四娘这个胞妹也教过她如何对付顾筝,急忙向岑二娘求教:“那要是四妹妹和我说顾筝的不好呢?我要不要听?”

这岑四娘虽然和岑二娘也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但岑二娘显然不大喜欢她的性情,一见岑三娘提起岑三娘、脸上便多了一分不屑:“她的话你也不必理会,她也是个拎不清的人,就知道跟着别人胡闹生事,没得让她把你也带坏!”

岑三娘从小到大都十分依赖岑二娘这个聪明的姐姐,因此岑二娘一发话、她立刻就乖乖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孩子气的坐到岑二娘身边、把头靠在岑二娘的肩膀上撒娇:“姐姐,我其实也没那么讨厌顾筝,兴许上次她并没有骗我……”

岑三娘说着顿了顿,才扭扭捏捏的接着往下说道:“顾筝其实还挺厉害的,比五娘她们强多了!她明明有个不着调的娘,但自个儿却偏偏十分争气、比别人都有本事,我猜她背地里一定独自一人、悄悄的下了不少功夫苦练!”

岑二娘见岑三娘竟愿意认同顾筝,立刻聪明的顺着岑三娘的话进行引导:“既然你觉得顾筝比你厉害,那你就该放宽心胸和她走近些,找机会学习她身上的长处,让自己也变得和她一样厉害!而不是自己没本事,还一个劲的没事找事的想压别人一头……”

“我的确是不喜欢和顾筝亲切、但也算不上十分不讨厌她,更不会因为她有本事就嫉妒她,”岑二娘说到这里嘴角有了一丝冷冷的不屑,意有所指说的说到:“那些没本事还想压别人一头的人,最终只会适得其反、让自己成为一个笑话。”

岑三娘向来都很听岑二娘这个胞姐的话,于是被岑二娘教导了一番后,不但那最擅长不动声色的煽风点火的岑五娘、彻底成为岑三娘最最讨厌的人,就连岑四娘也被岑三娘给埋怨上了。

除此之外,在岑二娘的开导下,岑三娘竟隐隐对顾筝有了一丝崇拜,此后虽不再幼稚的拉着顾筝一决高下,但却偷偷的卯足了劲在针黹女红和写字上下工夫,想凭着自己的努力赶超顾筝。

于是顾筝在自身不知情的情况下,竟成了岑三娘好好学习、刻苦钻研的动力,甚至隔了一段时日后,岑三娘竟还主动拉下面子,别别扭扭的向顾筝请教十字绣的一些技巧……顾筝虽感到吃惊意外,但还是大大方方的把十字绣的一些技巧教给岑三娘,此乃后话此处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