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一章 疑虑

随后太夫人拉着顾丽娘的手问寒问暖,又提了不少问题,或问顾丽娘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或问顾丽娘的养父母对她好不好等等,事无巨细都一一过问,问着、问着太夫人忍不住又湿了眼眶……

期间太夫人还问了顾丽娘好几件和阿鸾身份相关的事,顾丽娘都碰巧一一记得且都答对了,当下便让太夫人更加肯定顾丽娘就是她的女儿阿鸾,并且立刻就使人把顾丽娘“岑家姑奶奶”、以及顾筝“岑家表小姐”的身份宣布下去,让府里下人不得怠慢顾丽娘。

而顾丽娘为了讨太夫人的喜欢,很快就主动提议把名字改回“阿鸾”,不要“顾丽娘”这个名字了。太夫人听了自是十分欢喜,当下便“阿鸾”长“阿鸾”短的叫了起来,就连顾筝也因为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得了太夫人赐的一个小名———弯弯。

太夫人和顾丽娘母女二人谈话进行到最后,太夫人难免要问到顾筝的爹:“对了,你既连弯弯(顾筝)都有了,那这孩子的父亲呢?”

这顾筝的爹其实是个无亲无故、孤苦伶仃的地痞混混,当初和顾丽娘成亲没两年就丢下大着肚子的顾丽娘跑了。顾丽娘把那个负心汉痛骂了一顿后便也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从此见人便说夫君已死,甚至把顾筝生下来后、也直接让顾筝随了她的姓。

于是太夫人一问起顾筝的父亲,顾丽娘便面不改色的把谎话重复了遍:“死了,早早的就死了!我们囡囡还没出世前就死了。”

“原来弯弯是个遗腹子啊,我可怜的孩子,”太夫人说着便把顾筝搂到怀里安慰了一番,随后才继续问道:“那弯弯父亲那边的亲人呢?”

顾丽娘这回倒是没再胡乱编造谎话,而是据实答道:“囡囡父亲是个无依无靠、从外地来刺州讨生活的人,没有任何族亲,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能轻易让囡囡随了我的姓。”

且先不提太夫人又问了顾丽娘哪些过往旧事,却说顾筝母女摇身变成岑府正儿八经的主子后,待遇立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听泉院不再只有勺儿、箸儿两个丫鬟,很快就涌进一堆服侍顾筝母女的丫鬟、婆子;

紧接着太夫人赏的东西便如流水般的抬进听泉院,无论是穿在身上的绫罗绸缎,日常用的茶盏、花瓶、鼎炉;还是摆挂在屋里的家具、古董字画,可谓是色色俱全、一件不少。

岑府里的各路人士得到消息后,更是纷纷提了礼品上门前来和顾筝母女套近乎,这些人当中除了想通过顾筝母女巴结太夫人的,还有岑老爷的五位姨娘,甚至之前从没到过听泉院的罗夫人,也在陈妈妈的陪同下、屈尊降贵的到听泉院探了顾筝母女一回。

顾筝也不忙着享受这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好日子,而是一等听泉院清静了、便拉着顾丽娘悄声询问道:“娘,您在太夫人面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我不信您的身世要是真有隐情,已经去世的外祖母会没告诉您!”

顾丽娘正扯着一块上好的料子在身上比划着呢,一见顾筝对此事心存疑虑,只心不在焉的反问了顾筝一句:“怎么?你娘我换上这身用贡缎做的衣裳,戴上这些光彩照人的珠宝首饰后,难道不像大户人家的少奶奶吗?我看我还挺像模像样的啊,这身衣裳我穿着再合适不过了!”

顾筝见顾丽娘只把心思放在那堆衣料首饰上,顿时没好气的大喝了一声:“娘!我在和你说正经事!”

顾丽娘心情愉悦的哼了几句小曲儿,才笑嘻嘻的说道:“娘就不告诉你,你自个儿猜去吧!”

顾筝闻言顿时满头黑线:“娘……”

“姑奶奶,孙姨娘来看您了。”

顾筝话还没说完、就被勺儿禀的话给打断了。

原本只顾着衣裳首饰的顾丽娘一听说孙姨娘来了,双眼立时一亮、随后竟马上丢下那堆衣料首饰,一刻都没耽误就出屋见孙姨娘去了。

这孙姨娘先前才和几位姨娘一起来探望过顾丽娘,怎么这才刚走没一会儿就又折回来了?

加之顾丽娘的反应有些反常,顾筝见了后顿时若有所思,心想这孙姨娘昨晚才刚刚来找过顾丽娘,第二天太夫人就正好归来了,且偏巧顾丽娘还似模似样的认了太夫人这个娘……难道这件事和孙姨娘雨夜来访有关系?

顾筝越想越觉得顾丽娘和孙姨娘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且这个秘密一定和顾丽娘突然成了岑府姑奶奶有关,否则孙姨娘不会频频来找顾丽娘……

一思及此处,顾筝便有些坐不住了,于是她索性抢了箸儿的差事,亲自端了茶盏和糕点进屋,把茶奉上后也不离去,而是笑眯眯的坐到了顾丽娘下首,一副“我这是光明正大来听你们说什么秘密”的模样。

坐在下首的孙姨娘早在顾筝进来前就打住了话头,一副打算等顾筝奉完茶出现后再继续往下说的模样,哪知顾筝进来后竟就不出去了、一点避嫌的意思都没……这让孙姨娘一时间有些为难,看了顾丽娘好几次都没再开口。

顾丽娘心知顾筝已经起疑、且她也赶不走顾筝,于是索性端了茶盏吹着浮在茶水上的茶沫装傻,一副全权交给孙姨娘对付的模样。

倒是孙姨娘此刻似乎有些着急,只见原本颇有耐性的她,这回竟没了耐心慢慢的等待、也等不及等顾筝离开后再开口,而是很快就按捺不住、当着顾筝的面提醒了顾丽娘一句:“姑奶奶,这该说的话先前婢妾已经都说完了,现下婢妾只盼着姑奶奶认了亲后别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

孙姨娘说着见顾丽娘并未开口、看似不甚热情,脸上便多了几分着急,语气里也下意识的多了几分哀求:“婢妾也不是要姑奶奶您帮着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婢妾不过是想替……还望姑奶奶能够出手帮婢妾这一回,若是此事成了,姑奶奶对婢妾的大恩大德、婢妾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顾筝听到这里便已猜出了事情的大概———想必是这孙姨娘帮着顾丽娘认了岑家这门亲,但孙姨娘帮顾丽娘的条件定是要顾丽娘认亲后、借着“岑家姑奶奶”这个身份,帮她做一件她自己个儿做不到的事。

说白了就是孙姨娘和顾丽娘相互利用、相互帮忙……

想通这一层后,顾筝不由对孙姨娘有些刮目相看———这孙姨娘今儿来找顾丽娘,摆明了是要让顾丽娘履行之前彼此定下的约定,但她却只字不提她之前帮顾丽娘一事、或是拿之前的事来威胁顾丽娘,只求顾丽娘出手帮她一把。

这个孙姨娘倒是个聪明通透的主儿,她应该是不想提先前的交易,让顾丽娘以为她是在要挟、威胁她,适得其反的惹顾丽娘的不快……只是这孙姨娘到底要顾丽娘帮她做什么事呢?

就在顾筝百思不得其解时,一直不曾表态的顾丽娘终于开了口,道:“孙姨娘你放心,我们出来混的讲的就是个义气!既然你前头已经帮过我了,那我也一定会说话算数、帮你做好那件事!你且安心的回去等着,那件事儿我碰不上也就算了,一叫我碰上、我必定会想法子开口帮你!”

顾丽娘的保证让孙姨娘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随后她也没留下来再多说些什么,很快就客客气气的起身告辞离去,一副十分信任顾丽娘、相信顾丽娘一定会不负所托的样子。

一送走孙姨娘,顾筝马上不客气的揪住顾丽娘的衣袖,故意一脸严肃的板着小脸、假装不悦的质问道:“娘!您快老实招来!您究竟背着我和孙姨娘定下什么约定?!您竟一个字儿也不曾透露给我知晓,您就不怕被孙姨娘卖了还傻乐、傻乐的帮她数卖身银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