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七十八章   深藏不露

岑三娘几人一见赵弘越也来了,立刻比之前更加欣喜、兴奋,每个人像是打了鸡血般———她们原本是冲着梁敬贤而打扮的,如今连赵弘越也来了,可不让她们连带着也多了一个接近赵弘越的机会?

于是几个姑娘立时悄悄的盘算开来,一心想着好好的利用眼前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想法子让了近些年和赵弘越注意到她们,毕竟平时她们极少能有这样和赵弘越、梁敬贤单独相处的机会,以往大多只能在长辈们面前客客气气的见上一面,连话都不曾多说几句。

只是如何才能吸引梁敬贤和赵弘越的注意力,让她们对自己刮目相看呢?

这是岑三娘等人如今面临的问题,也让她们一整堂颗都上得心不在焉,不但频频拿眼偷瞄身边那两位美少年,更是绞尽脑汁的想能让自己大放光彩的法子……

几位姑娘各怀鬼胎的挨到了每半个时辰一次的歇息时间,并且一等夫子离开让学生们自由活动,一直想在梁敬贤、赵弘越面前展现才华的岑三娘,马上首当其冲的抢先使出她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法子,当着众人的面再次向顾筝下战书:“顾妹妹,你敢不敢再和我比试一回?”

躺着也中枪的顾筝顿时满心郁闷:“又比?不是昨儿才同你比过?”

岑三娘孩子气十足的耍赖道:“昨儿比的不算数,我们今儿重新比过!这一次我要和你比书法!”

这岑三娘心里本就对顾筝有怨,加上今日她急着在梁敬贤等人跟前出风头,所以她才会再次向顾筝下战书,想当着众人的面漂漂亮亮的赢顾筝一回、彻彻底底的扬眉吐气———岑三娘觉得顾丽娘当初可是大字都不识一个,肯定不可能提前教顾筝读书识字,顾筝一定是进了岑府才开始识字、练字的。

如此一来,这一次她一定稳赢不输!

而岑三娘一向顾筝下战书,梁敬贤便饶有兴致的看着顾筝,似乎很想看顾筝会如何应对……其余几个小子也无不兴致勃勃的等待下文,唯独几位姑娘纷纷的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来,盘算着如何借岑三娘的挑战、让自己也跟着展现最擅长的一面。

只见同样写着一手好字、但却不曾展现给别人知晓的岑五娘,一见岑三娘主动提出这么一个让她展现强项的机会,立刻紧紧的抓住这个机会、笑着对罗锦明提议道:“罗表哥,不如你们几位也一道来凑个趣而,大家伙儿一起写张字放到一块儿比比如何?”

却说这罗锦明从小就十分喜欢岑五娘,从来都不会和岑五娘唱反调、更不曾扫过岑五娘的兴,因此岑五娘一开口、他马上一口答应,并十分积极的张罗起来:“梁三、弘越、周淳,你们也一道参加如何?人多更热闹!”

赵弘越对这种小儿科的比试自是没半点兴趣,也不给罗锦明半分面上,当场便一脸自负的拒绝参加:“我的字在场众人无人能及,比不比结果都一样。”

顾筝一见赵弘越态度如此狂妄,忍不住在心里偷偷的腹诽他是个自大狂!可偏偏他的自大却被岑三娘等人解读成自信,让她们立刻满脸崇拜的看着赵弘越,就有差没冲过去抱他大腿、要签名了!

可惜赵弘越最讨厌向他送秋波、献殷勤的花痴少女,岑三娘等人的目光也只会让他心生鄙夷,和梁敬贤说话时不由流露出几分不耐烦:“三表弟,我想你对这种比试也没兴趣,那就别浪费功夫在这种无聊的比试上了,和我到一旁杀几盘如何?”

梁敬贤虽然没直接出言附和赵弘越那番话,但他明显也对比试写字这种小游戏不感兴趣,只见他冲罗锦明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后,便和赵弘越退到角落摆了棋盘杀了起来。

所幸的是罗锦明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因此他并不在意赵弘越那瞧不起他的态度,依旧兴致不减的对岑三娘说道:“三妹妹,我也参加比试你不介意吧?”

岑三娘要是说介意那就显得太过小气了,于是为了显示大度、她很快就不甘示弱的拉着岑四娘一起参加,岑五娘见了便主动把参加的人点了一圈:“三姐姐、四姐姐、弯弯妹妹,再加上我和罗表哥,那就一共有五个人了……对了,六妹妹你参加不?”

岑六娘可不敢参加这种一不小心就会出风头的比试,当下便连连摇头表明态度,岑五娘见了也不勉强她,只笑着问了罗锦明一句:“可要拿什么东西当彩头?”

罗锦明挠着后脑勺想了半天,心想姑娘们打赌还能拿珠宝首饰当彩头,他一大小子可就不能拿这些小姑娘玩意儿当彩头了……于是罗锦明想来想去,最终试探性的提议道:“我这回带了一套游记孤本过来,不如我把这个拿出来当彩头,谁拨得头筹我便把那套游记孤本送给谁,你们觉得如何?”

罗锦明到底偏心岑五娘、生怕岑五娘不喜欢这个彩头,因此他话才说完就抢先再问了岑五娘一句:“五妹妹,你可喜欢看游记?你若是不喜欢,那我就换别的东西来当彩头。”

原本对这个赌局不太感兴趣的顾筝一听说彩头是游记孤本,双眼立时一亮、似乎直到此刻才对这个比试生出几分兴趣,很快就满眼期待的看着罗锦明、一个劲的怂恿道:“我觉得拿书当彩头甚好!又高雅又特别,若是我们拿那些诸如珠宝首饰等物当彩头,那才叫俗呢!”

“罗表哥,你用你那套游记孤本当彩头吧!”顾筝边说边冲岑五娘眨了眨眼,怂恿道:“五姐姐你也觉得用书当彩头比较特别对吧?”

岑五娘醉翁之意不在酒,因此倒也不计较拿什么来当彩头,便顺水推舟的赞同顾筝的意见,岑三娘见了为了不显得比别人庸俗、自是爽快的应了……于是大家伙儿便一致决定拿罗锦明贡献出来的那套游记孤本当彩头。

彩头定好后,顾筝几人便各自回到自个儿的座位上,提了笔选了自个儿平时最擅长的书体来写,并说好等大家伙儿一气呵成的写完后,方才放到一块儿让彼此观赏评价……

几个小姑娘当中,最为自信满满的便是写了一手簪花小楷的岑三娘,只见岑三娘用簪花小楷写完一首词后,脸上又有了当日*比试纳鞋垫时的自信和得意。

且第一个收笔的岑三娘把自个儿的写的词往桌案上一放,便大大方方的邀梁敬贤和赵弘越一块儿过来鉴赏:“小王爷、梁表哥,你们不如停一停,一道过来鉴赏、鉴赏,正好给我们当个评判!”

紧随在岑三娘之后手笔的岑五娘,也是落落大方的把自个儿写的一小段兰亭序、放到岑三娘写的那首词边上,随后也笑吟吟的跟着邀请梁敬贤二人:“是啊,三姐姐说的对,二位不如过来给我们做个评判,也好叫我们无论输赢、彼此都心服口服。”

岑五娘的附和让岑三娘感到些许意外,也让她下意识的看了岑五娘写的那张字一眼,一见岑五娘竟写了王羲之的兰亭序,且写得几乎可以乱真、就像是王羲之的真迹般,脸色不由变了再变,瞬间变得十分难看———岑三娘一眼便看出岑五娘写的字水准在她之上!

可偏偏以往岑五娘从未在人前写过王羲之的字,更不曾提及她在练写行书———岑五娘以前也只写正儿八经的簪花小楷,且写得完全不如岑三娘!没想到今儿一比试,岑五娘倒是一鸣惊人的拿出深藏不露的本事,把岑三娘的风头彻彻底底的压了下去!

岑三娘瞪着岑五娘写的那张字看了良久,越看越觉得自己彻头彻尾的让岑五娘给耍了!觉得今日她费尽心思挑起的比试,最终却是替人做嫁衣裳、白白给岑五娘创造了一个大出风头的机会,实在是又笨又傻又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