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七十五章   比试(二)

顾筝前世最擅长的就是绣十字绣了,甚至她还曾经绣过一幅整整有三米长的十字绣!因此意识到纳鞋垫对她来说不过是小儿科后,顾筝立刻不动声色的应战:“比就比。”

说完顾筝便率先动起手来,岑三娘见了自是不甘示弱、很快就跟着动手。

只是顾筝之前都没纳过鞋垫,这次也算是第一次在古代绣十字绣,因此初始她还是有些不习惯,一时无法独立完成,还得照着岑三娘先前丢给她看的那个鞋垫来纳……这让时不时偷瞄她的岑三娘顿时有了稳操胜券的把握,手上的动作也故意花样百出、表现出一副十分娴熟的样子。

而顾筝照着岑三娘纳的那个鞋垫别别扭扭的纳了半天,方才慢慢的熟练起来、手上的动作也逐渐比最初快了不少,再往下纳一会儿功夫,顾筝便可以不必再看岑三娘纳的那个鞋垫,自个儿便能往下走针,很快就把鞋垫纳出了一个雏形来。

两人比了大约两个时辰左右,岑三娘便率先把针一收、得意洋洋的宣布道:“我纳好了!”

围观的众人听了下意识的看向顾筝那头,见顾筝也正好把最好几针纳完,正不紧不慢的给针打结儿。也就是说顾筝和岑三娘差不多是同时把鞋垫纳好的,就是不知道二人纳出来的鞋垫到底谁的更胜一筹……

当然,对于最终结果、岑三娘可谓是成竹在胸,只见她率先大大方方的把自个儿纳的鞋垫递给姐妹们观赏鉴定。岑四娘等人仔细的瞧过岑三娘纳的鞋垫后,果然如岑三娘所料那般个个都出声称赞、说岑三娘的手艺更甚从前。

岑三娘听了自是更加得意洋洋,且为了迫不及待的赢顾筝一回,她马上就连连出声催促道:“好了,该你的了!赶紧把你纳的鞋垫拿过来给我们瞧瞧!待几位姐姐妹妹瞧过你的后,这次比试输赢立时见分晓!”

顾筝倒是一点都不怯场,依旧不紧不慢的把丝线打好结,又握了剪刀把线头一一剪去,都剪完了才把手里的鞋垫递给岑五娘鉴赏……而岑五娘不过是接过手瞧了一眼、立时倍感意外,忍不住抬眼看了顾筝一眼,见顾筝正偷偷的冲她眨眼,她才知道原来顾筝也是从头到尾都成竹在胸,并且和岑三娘一样具备高超的手艺!

不过岑五娘也乐意看一向自负的岑三娘栽跟头,于是她故意指着顾筝纳的鞋垫,大声的发出惊叹、吸引其他姐妹的注意力:“没想到弯弯妹妹的手艺也如此了得,纳出来的鞋垫竟一点都不比三姐姐差!不对!我瞧着弯弯妹妹纳的比三姐姐纳的还要好上几分呢!”

一旁的岑四娘虽然瞧不上岑三娘这个孪生姐妹,但在外人面前她却一向都会护着岑三娘,因此她一听岑五娘那话、立刻伸手把顾筝纳的鞋垫抢了过来,细细的看了一番后眼底也多了一丝意外……

不过岑五娘很快就把那丝意外压下,故作轻描淡写的说道:“五妹妹眼力真差,顾筝纳的鞋垫纳能和三娘相比?三娘纳的明明比顾筝纳的要好上许多!”

岑四娘说着还不忘把岑六娘也拉下水,瞪着眼逼问道:“六妹妹,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三娘纳的鞋垫是不是比顾筝纳的好?”

岑六娘一被岑四娘点名、脸上立刻浮起紧张的神色,更是连话都说得支支吾吾的:“我……我不知道,三姐姐和弯弯妹妹纳的鞋垫,我瞧着都……都好!”

岑六娘的中立让岑四娘一脸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不过她瞄到坐在角落看书、并不参与围观的岑二娘后,便拿着两个鞋垫凑到岑二娘跟前:“二姐姐,你来给我们做个评判吧!你瞧瞧这两个鞋垫哪个纳得好?”

岑二娘被岑四娘吵得没了法子,只能抬眼淡淡的扫了那两个鞋垫一眼,不咸不淡的评价道:“不分上下。”

岑五娘听了不等岑四娘开口、就一脸兴奋的接了句:“二姐姐的意思是三姐姐和弯弯妹妹打了个平手!还是二姐姐公道,我觉得不分上下这个结果挺好的,既让咱们见识了三姐姐和弯弯妹妹的手艺,也不让她们二人伤了姐妹间的和气。”

这针黹女红可是岑三娘最最擅长的一向活计,可她万万没想到、她最擅长的一项竟然只和顾筝打了个平手!

这样的结果让岑三娘有些难以接受和不服气,一时竟口不择言的讽刺顾筝:“我真不该挑纳鞋垫这项来和顾筝比试!顾筝以前不过是个平头老百姓,肯定得经常动手替自个儿纳鞋垫,这纳得多了自然也就熟能生巧了!”

“哪像我这样的千金小姐,学会这项手艺也不过是为了纳出两、三双好的,我们又不必靠自个过活,这样的粗活自有丫鬟去做……如此一来我便纳得比她少,手没她巧也属正常。”

岑三娘言下之意是说顾筝会纳鞋垫是正常的,也是在为自己没能压顾筝一头找借口———这简直就是典型的输不起嘛!

顾筝早就料到岑三娘是个输不起的孩子,心里也早早的就想好了对策、一定要岑三娘输得心服口服———只见顾筝听了岑三娘的话后只笑不语,也不出言反驳她的那番理论,而是直接端了绣绷绣了起来,不过是短短一会儿工夫,顾筝便在绢布上绣出一朵小小的花儿。

岑三娘虽然一脸不服气,但顾筝绣花时她却是一直不断的拿眼偷瞄她,因此她一见顾筝不过是绣了一朵再寻常不过的花儿,立刻满脸不屑:“这花儿绣得一般,没任何奇特之处!这样的雕虫小技你也敢拿出来献丑?”

顾筝早就料到岑三娘会做出这样的评价来,只见她不慌不忙的把绣棚反扣在桌上,指着绢布背面说道:“三姐姐你再瞧瞧这一面。”

众人闻言凑过来一看,立时满脸震惊———那绢布的反面竟也绣了一朵小花!

于是直到此时岑三娘等人才知道,原来顾筝竟会“双面挑花”这项绝技!

众人心知用“挑花”的手法纳鞋底的确是再简单不过、谁都会,但用挑花的手法在正反两面都挑出一朵花来,这可就不是人人都会的手法了———“双面挑花”和“双面绣”一样,都是项不会轻易外传的绝技!且“双面挑”比“双面绣”还要少见,在大丰朝只有一些少数民族的女子才会!

于是顾筝小露了这么一手后,谁胜谁负自是立时就有了分晓,且顾筝费尽心思弄出来的双面十字绣,不但让岑三娘输得心服口服,也让大家对她这个市井刁妇养大的姑娘刮目相看———顾筝还特意撒了个小谎,说这双面挑花乃是顾丽娘亲手传给她的绝技,让岑三娘等人再也不敢小瞧已经去世的顾丽娘。

却说顾筝赢了岑三娘后,岑三娘虽然输得心服口服,但到底还是有些郁闷和不高兴,一到下学的时辰也不和其他姐妹打招呼便气哼哼的自行离开,就连岑六娘邀她一起去给太夫人请安,她也爱理不理的……

而岑三娘一遭受打击,岑五娘的心情似乎变得特别愉悦,只见她故意亲亲热热的上前挽住顾筝的胳膊,相邀道:“弯弯妹妹,我们一道儿去给祖母请安吧!”

顾筝心想大家出了梧桐苑都是要去荣寿堂,结伴同行本就正常,于是便应了岑五娘的邀请,再拉上岑六娘一道,三人一起结伴往荣寿堂走去,路上少不得又要拣些闲话八卦来聊……而顾筝三人亲密说笑的模样,却让和岑二娘一起走在后面的岑四娘见了颇为刺眼,让她故意拉着岑二娘快步越过她们。

顾筝几人一走进院子里,坐在台阶上的小丫鬟便笑嘻嘻的站起来替她们打帘子,顾筝钻过帘子才迈进堂屋,一抬眼就见一向打眼的梁敬贤端坐在左侧,且二人的目光正好在空中撞了个正着!

梁敬贤一捕捉到顾筝正在偷偷的打量他,目光立时便明亮了几分,随后竟不客气的把目光钉在顾筝身上、肆意打量……这让顾筝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立刻一边腹诽梁敬贤是个没礼貌的家伙,一边故意无视梁敬贤的目光、把目光往一旁移去,这一移、顾筝便瞧见岑三娘嘟着小嘴儿靠坐在太夫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