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七十三章   挑拨离间

赵姨娘的心腹丫鬟冬雪面带疑惑的接了句:“是啊,太夫人身边甘草那一日虽看似不经意间在姨娘您面前说漏嘴儿,可那甘草平日里也是个稳重的人……奴婢猜想她定不是真不的经意说漏嘴,而是有人暗中指使她故意说漏给姨娘您听!”

原来当日赵姨娘原是不知晓府里发生的事的,是后来无意中听太夫人屋里的丫鬟甘草同人谈及,赵姨娘才会意外得知此事,并向以前那样抓住这个机会、在太夫人跟前狠狠的踩了罗夫人一脚。

当然,无需冬雪刻意提醒,赵姨娘心里也跟明镜似的———赵姨娘知道甘草是故意把消息说漏给她知晓的,不过她就是喜欢看罗夫人倒霉、吃瘪!因此赵姨娘即便知道是有人想利用她给罗夫人添堵,还是丝毫不介意的按照那个人的意思去做,把岑三娘和岑六娘之间的事给捅到太夫人跟前去,让罗夫人吃了一顿排头、失了管家和教养岑七郎的权利。

只是赵姨娘虽照着那人的意思去做,但这并不代表她对那个躲在幕后的人不好奇:“也不晓得究竟是谁,竟和我一样喜欢看罗韶珍倒霉!冬雪,你这几日继续替我探查下去,一定要查出那甘草究竟是谁的人!这个人能收买太夫人身边的二等丫鬟,看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

冬雪一边连连应诺,一边讨好的替赵姨娘分析道:“咱们府上也就那几个姨娘心里不待见夫人,姨娘您觉得她们当中哪个最为可疑?”

“唐姨娘那一日是和我一道出的门的,回来后心情就有些低落,我瞧着她对这些事似乎丝毫不感兴趣,只对出门烧香拜佛感兴趣,”赵姨娘先是把最不可疑的唐姨娘摘了出来,随后才接着往下推断道:“受伤的六姑娘是李姨娘生的,那倒不排除她心里记恨罗韶珍,所以才借我的手让罗韶珍吃顿排头。”

“李姨娘?奴婢瞧她平日里那般胆小怕事、遇事也都没个主见,怕是没这个胆儿和夫人对着干吧?”

冬雪显然不觉得李姨娘会如此大胆,听了赵姨娘的推断后连连摇头表示不可思议,并顺嘴提了个嫌疑最小的孙姨娘:“难不成是孙姨娘干的?”

赵姨娘倒是一点都不怀疑孙姨娘,道:“孙姨娘就更不可能了———大姑娘的亲事一早就定下了,为了不坏了邱家这门好不容易才定下来的亲事,孙姨娘眼下遇到麻烦事儿只会避得远远的、没得主动惹事生非的理儿,我能肯定定然不是孙姨娘所为!”

冬雪听了讪讪的笑了笑,马上转移目标、怀疑起平日里闷不吭声、但却比李姨娘聪明许多的钱姨娘:“您说会不会是钱姨娘?这钱姨娘平日里看起来虽然本分守规矩,但她却因出身太夫人屋里、时常有机会到太夫人屋里服侍,她倒是有可能收买太夫人身边的丫鬟。”

赵姨娘却又不赞同冬雪的看法:“钱姨娘眼下有儿子傍身、且儿子还小,她实在是没必要和罗韶珍对着干!再说了,罗韶珍对她生的七少爷还算是不错……”

赵姨娘说着顿了顿,皱眉对钱姨娘这个人做出了评价:“不过虽然我觉得钱姨娘没必要和罗韶珍对着干,但我一直都觉得钱姨娘不像她表面上看的那般安分守己,她也不像是个没心计手段的人,否则她也不可能成为府里唯一替老爷生下儿子的姨娘!”

这说来说去,其实每个姨娘都有嫌疑,那不等于白说吗?

冬雪心里虽然如是想着,但嘴上却不敢明说,只毕恭毕敬的劝了赵姨娘一句:“姨娘您别着急,反正这人如今看来应是和我们一个阵营的,该担心受怕的是夫人才对!奴婢也会加快探查,一定把这个人给姨娘您揪出来!”

…………

且先不说赵姨娘这头如何,却说岑三娘在荣寿堂跪了一个半时辰后,天色便渐渐的暗了下来……

岑五娘便是在天色初暗的时候,提了个食盒来看岑三娘,一进堂屋就柔声细语的说道:“三姐姐,你都跪了一个多时辰了,眼见着就要用晚膳了,我特意提了一笼你喜欢吃的小笼包过来,让你先垫垫肚子。”

岑五娘边说边动手揭开食盒,端了一碟热腾腾的小笼包放在茶几上,并亲自拿筷子夹一个送到岑三娘嘴边。

岑三娘和岑五娘的关系一向不好,因此岑五娘的殷勤让岑三娘先是略微犹豫了一下,本想态度坚决的拒绝岑五娘的示好,没想到她的肚子却在此刻不争气的发出几声“咕咕咕”的声响,鼻子里再一钻进那肉包子特有的香味儿,让她一时没忍住、竟鬼使神差的张口衔了岑五娘送到嘴边的小笼包。

既然已经让“敌人”的小肉包入了口,岑三娘便再也忍不住,立时扭扭捏捏的把小笼包吃了……这小笼包是岑府厨子最擅长做的小心,一笼十二个、个个都捏得小巧精致,且一个正好够姑娘们吃一口。

可偏偏这种小笼包吃了一口就会让人想接着吃第二口,一直吃到过足嘴瘾、填饱肚子为止……岑三娘原就爱吃这小笼包,如今肚子再一饿,自是吃了第一个后便不再和岑五娘客气,自个儿抢了筷子夹了起来,一口一个、吃得好不痛快。

岑五娘见了先是吩咐梨儿去替岑三娘沏杯热茶,待璃儿下去后她方才幽幽的感叹了句:“没想到三姐姐和六妹妹之间竟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前我可是一点都不知晓,一直到先前祖母发问、璃儿一五一十的说了,我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岑五娘说着顿了顿,猛然意识到自己不该在岑三娘面前提起这件事,于是赶忙话题一转、笑着说道:“三姐姐你瞒得可真是严实!若是你早些同我们说了,兴许我们还能一起想想法子,事先和祖母求求情、让你少受点罚。”

岑三娘显然没心情和岑五娘再谈论这件事,只默默的一口接一口的吃小笼包,岑五娘倒也没再多说,很快就把话题转开、拣了些无关紧要的闲话来说,一直陪岑三娘说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才起身离去。

岑五娘来了这么一遭、说了这么一番话后,岑三娘的内心便无法如先前般平静———连岑六娘都是刚刚才得知这件事,太夫人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在所有知情者当中,最有可能把事情捅出去的只有顾筝!

可岑三娘内心的直觉却告诉她,顾筝不会这么做、她不会说谎骗人……

就在岑三娘心里一片混乱时,余嬷嬷正好从里屋款款走了出来,边小心翼翼的把岑三娘扶起来、边说道:“三姑娘已经跪够两个时辰了,太夫人已经发话让您回去歇着,您赶紧回去泡泡脚吧!”

一直守在岑三娘身边的璃儿闻言心里一喜、赶忙过来扶住岑三娘另外一只胳膊,和余嬷嬷一起把岑三娘扶出屋门后、立刻招呼守在门外的珠儿过来帮忙,主仆三人才刚慢慢的走出荣寿堂,远远的就见到岑四娘带着两个丫鬟迎面走来。

只见岑四娘还没走到岑三娘面前就打住脚步转了身,待岑三娘走近了才和她并肩而行,边走边努了努嘴、道:“娘见时辰差不多到了,便让我来接你回去……你也真是的,竟让顾筝那丫头给整得这么惨!她不过是个外来的丫头罢了,你就该狠下心给她点教训,让她长长记性、以后不敢再嘴碎告黑状!”

岑四娘的话让岑三娘眉头微皱,有些不高兴的替顾筝辩解了句:“你别胡说八道,顾筝说不是她告的状!”

这岑三娘和岑四娘乃是一对双生子,彼此出世的时间不过是隔了半刻钟而已。因此岑四娘从来都没把岑三娘当成姐姐看待,且还因为岑三娘性子简单、脾性直爽而有些瞧不起岑三娘,总是嫌弃岑三娘笨得可怜、不配当她的姐姐。

因此岑四娘一见岑三娘一脸天真的相信顾筝的话,立时没好气的冲她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教训道:“你还真相信顾筝说的话?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笨的人!我要是顾筝,我也不会傻乎乎的承认是我去告的密!我也会否认、说不是我干的!”

------------------------------------------------------------------------------------------------------------

抱歉,今天楼上一直在钻墙,吵得我既没办法码字也没办法睡觉,好无奈啊~加上卡文啊卡文,于是更新就写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