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七十二章   幸灾乐祸

罗夫人虽然心里不怎么待见岑七郎,但岑七郎是岑老爷唯一的儿子,所以哪怕她再不情愿、今后也只能依靠岑七郎这个唯一的儿子。

既然注定今后只能依靠岑七郎,那罗夫人内心自是希望从小就把岑七郎牢牢的抓在手里,把他教导得从小就对她这个嫡母唯命是从、不敢有丝毫忤逆之心。

因此罗夫人一听说太夫人要把岑七郎的抚养教育权抢走,马上激动的提高嗓音反对道:“小七现在跟着我、书不是读的挺好的吗?娘何必多此一举、让他今后到荣寿堂来读书?我是小七的嫡母,教养照料他是我的职责,哪能让娘您操心?”

太夫人不过是知会罗夫人一声而已,至于罗夫人想法如何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再说了,有了岑三娘这个例子在前头,太夫人怎敢把岑家唯一的男丁交到罗夫人手里?她可不想岑七郎被罗夫人栽培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傀儡,更不想岑七郎长大后和罗夫人一样愚蠢之至!

只见打定主意的太夫人直接无视了罗夫人的话,只抬手冲其他人挥了挥:“都散了吧!折腾了这么一场我也乏了。”

其他人听了自是起身告辞,唯有罗夫人不死心的拉着太夫人的袖角:“娘,您别走啊!小七的事咱再商量、商量吧?小七在我那儿我可是从来没亏待过他,他也和我相处得很好,您怎么能……”

太夫人却没耐心把罗夫人的话听完,当下便猛一甩袖、甩开罗夫人的手,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内室走去,一直走了几步才背对着罗夫人冷冷说道:“这件事我自会和老爷商量,无需你再操心。”

太夫人话音才落、身影便消失在堂屋,只留罗夫人一人跪在地上,甚至她都没发话让罗夫人起身。

当然,不必太夫人开口、罗夫人自个儿便十分麻溜的站了起来,由丫鬟扶稳着站稳了、方才一脸心疼的对还跪着的岑三娘说道:“快起来吧!你祖母已经不在了,你不必再跪下去了。”

没想到岑三娘却一脸倔强的摇头拒绝:“不!祖母既然罚我跪两个时辰,那我便要一直跪到时辰到才会起身,我不要中途提早离去!”

罗夫人一见岑三娘竟在这个时犯傻、犯倔,当下气得伸手连连点了岑三娘的额头几下:“我的小祖宗哟!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你祖母又没派人看着你,你何必傻乎乎的跪上两个时辰?差不多就得了!没人会追究你到底跪了多久,就是你祖母她也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心里定是舍不得让你跪那么久!”

从罗夫人身边走过去的岑二娘听了,面无表情的对罗夫人说了句“您才是最傻的人”,说完不等罗夫人接话便目下无尘的拂袖离去,瞬间把罗夫人气得够呛……

而岑三娘一听岑二娘那带着丝丝不屑的话语,立时扭了头不再理会罗夫人、一脸固执的跪在原地,不经意间眼角余光扫到顾筝正朝她这边看来,她立时把腰杆儿挺得更加笔直,一副不想让顾筝瞧不起她的模样。

顾筝见了顿觉好笑,猜到岑三娘这是不想让她小瞧后,便转了脚步走到岑三娘面前,笑着说道:“敢作敢当、敢认敢罚,妹妹我佩服三姐姐你!”

顾筝说完这话便告辞离去,而岑三娘面对顾筝的夸奖虽然一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但嘴角却下意识的翘了起来,显然顾筝的夸奖让她十分受用……

倒是一直劝岑三娘起身的罗夫人一见顾筝、双眼立时便像是要喷出火来,再一见顾筝竟还有脸来“讽刺”岑三娘,罗夫人立刻怒气冲冲的带着人追了出去,堵住顾筝的去路后恶声恶气的质问道:“一定是你把这件事捅到太夫人跟前去的!好你个顾筝,竟敢明目张胆的和我作对!别忘了你在我们岑家是什么身份,你还真当你是这个家的主人了?你也配?!”

罗夫人的阻拦让李姨娘和岑六娘也都停住脚步、侧耳倾听,顾筝见了便知李姨娘也误会是她捅出此事,只能一脸无奈的走到岑六娘身边、直截了当的对她说道:“六姐姐,不是我,我没说。”

岑六娘似乎早就料到不是顾筝,不但主动伸手握住顾筝的手,还给了顾筝一个安抚的笑容:“弯弯妹妹,我知道不是你,因为你是个言而有信之人。”

这罗夫人先前被太夫人当众训斥得颜面尽失,心里早就憋了一股子邪火,眼下再一见顾筝竟直接无视她、径直和岑六娘说话,立时气得冲到顾筝面前、狠狠的推了顾筝一把:“你休想狡辩!这件事只有你一个外人知道,不是你说的还会是谁说的?!”

就在这时,先前已先行一步离开的赵姨娘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她扭着如拂柳般的细腰、脚步轻盈的走到罗夫人面前,满面春风的替顾筝辩解:“姐姐你可别胡乱冤枉人啊!这事儿可不是表姑娘捅出去的,这点我可以向姐姐保证……我只能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事儿姐姐你可怪不得别人哟!”

赵姨娘说着还不忘深深的看了罗夫人的衣裙一眼,故意摆出一脸的关心:“哎哟!姐姐你怎么弄得如此狼狈不堪?你瞧瞧你这裙摆跪得全是尘土,你身边的丫鬟怎么也不晓得替你拂一拂?“

“哎,姐姐你好歹也是咱们定南伯府的当家主母,老太太怎么一点情面都不留给你,不但让你当众下跪、还罚姐姐你的心头肉跪了两个时辰……”

这赵姨娘不是刻意强调“跪”字、就是特意提醒罗夫人“当家主母”这四个字,那样子摆明了是专程来看罗夫人的笑话……罗夫人听了自是觉得十分刺耳,恨不得冲上去把赵姨娘的那张嘴给撕了!

不过罗夫人这回脑袋瓜子倒是灵光了不少,很快就咬牙切齿的听明白赵姨娘话里蕴涵的意思———这赵姨娘既然敢开口保顾筝,那就是当着罗夫人的面、间接承认这事儿是她捅到太夫人面前的,且故意一脸挑衅的摆出一副“就是我告的密、你能奈我何”的姿态!

只是这件事赵姨娘是如何得知的呢?

顾筝对这点也是感到十分纳闷———当初李姨娘可是主动向罗夫人承诺、一定会严守此事,岑六娘也为了此事专门找过顾筝……那就不可能是李姨娘或岑六娘把这件事透露出去的。

除了李姨娘那边的人外,其余的人都是罗夫人的亲信,更加不可能把事情捅出去———既然如此,那当日不在府上的赵姨娘,到底是如何得知此事的呢?

不但顾筝这头正在纳闷不已,罗夫人那头也同样十分纳闷,只是罗夫人思来想去后、还是认定顾筝就是泄密之人,照旧对顾筝恨得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瞪了看笑话的赵姨娘的同时、也没忘狠狠的剐了顾筝一眼,随后才满心不甘的带人离去。

待罗夫人走远后,顾筝方才冲赵姨娘点了点头,谢道:“多谢赵姨娘先前替我解围。”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赵姨娘满不在意的冲顾筝挥了挥手,一边依依不舍的目送罗夫人离去,一边心情愉悦的说道:“再说了,我也乐意见夫人吃瘪受气。”

顾筝心知这赵姨娘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也猜到赵姨娘替她解围、不过是看在太夫人对她疼爱有加的份上,并不是真心实意的……因此向赵姨娘道过谢后顾筝便告辞离去,不给赵姨娘任何攀谈交好的机会。

于是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原本热闹喧哗的园子便只剩下赵姨娘主仆二人,一直到罗夫人那略显狼狈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赵姨娘才不紧不慢的收回看笑话的目光,轻描淡写的说道:“别说是罗韶珍想不通是谁出卖她、让她闹了个大没脸,就是我也一直查不出究竟是谁给我透的消息……”

---------------------------------------------------------------------------------------------------------------

话说最近小云是躺着也中枪啊,然后中枪后,有点影响码字的心情,觉得最近两章怎么码都不顺!大概是因为米让梁三出来溜溜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