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六十七章   腹黑梁少

顾筝才不稀罕被梁敬贤称赞呢!

这个梁敬贤的肚子一定和墨汁儿一样黑!

他不过是不咸不淡的称赞了她一句,就害她被岑三娘几人不依不饶的追问,指不定一离了荣寿堂还会被围殴———顾筝可不敢小瞧这些小姑娘的醋劲儿,这一点岑六娘额头上的伤口就是十分有力的证明!

于是顾筝果断的决定和梁敬贤等人划清界限,表情认真严肃的说道:“我真的不认识他们、和他们更是没有任何交情!梁三少爷刚刚夸我兴许只是一时兴起,再说了,他夸我的也不是什么好话好不好?!我还不稀罕他夸我呢!我巴不得离他们离得远远的,我可不像你们、一直把他们当宝……”

无奈任凭顾筝如何解释、贬低梁敬贤,岑三娘、岑四娘都不相信她说的话,就连一向和顾筝交好的岑五娘也拉着顾筝的胳膊,小声的问了句:“弯弯妹妹,小王爷和梁三少爷才貌双全,别说是我们这些小姑娘仰慕他们了,就连京城里的大家闺秀也都无一不仰慕他们……”

“所以你若是也仰慕他们、那也属正常,你无需遮遮掩掩、尽管大大方方的和我们说了就是,都是自家姐妹、难不成我们还会笑话你不成?”岑五娘说着顿了顿,才咬着嘴唇一脸不自在的补了句:“梁三少爷先前似乎还盯着弯弯妹妹你头上的发髻看了片刻,若是你和他先前是第一次见面,那他哪会那般无礼的看你?”

岑五娘的话让顾筝顿时既郁闷又无奈,心想梁敬贤那个腹黑家伙一暗暗的推波助澜,她怕是已经硬被岑三娘几人打上“爱慕小王爷和梁敬贤”的标签了!

可问题是她对他们可是一点兴趣都没啊!

小姑娘们自行脑补、YY的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顾筝知道她眼下无论是费多少口舌、怕是都解释不清楚了,因此她也懒得和岑三娘几人多说,只一脸悲恸、语气凝重的对岑五娘说道:“五姐姐,你我二人一向交好,我自是不会隐瞒你任何事!我现下就再把话说一遍———我真的不喜欢小王爷,更不喜欢梁三少爷!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我都不会再多做解释了!”

顾筝说着便带着勺儿大步离开,看都不看岑三娘几人,直到离了荣寿堂走了一大段路、都没见岑三娘几人追过来继续追问,顾筝方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边把地上的小石子儿当成梁敬贤踢、一边恶狠狠的骂了句:“该死的梁敬贤,差点就被他给害死了!哼!卑鄙无耻的小人!”

一旁的勺儿不明白顾筝为何突然对梁敬贤恨之入骨,不过她见顾筝怒气冲冲的咒骂梁敬贤、十分聪明的把夸奖梁敬贤的话咽了回去,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替顾筝获得梁敬贤二人的青睐高兴,只敢小声的劝了句:“姑娘您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划算了!奴婢心想这兴许只是场误会,梁三少爷他兴许没您想的那般坏……”

勺儿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筝怒气冲冲的打断:“不可能是误会!他一定是故意为之的!”

勺儿听了更加不能理解顾筝的心思———其他几位姑娘可是巴不得被梁三少爷青睐,只要梁三少爷正眼看她们一眼、她们都能美滋滋的乐上半天!怎么倒了姑娘这里,梁三少爷一对姑娘青睐有加、姑娘就立刻和他有了深仇大恨?

自家这个姑娘真是个奇怪的人儿!

顾筝怒气冲冲的快步走了好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也不知道这汗是不是气出来的……不料顾筝习惯性的把手往袖袋里一伸,才发觉一直贴身带着的帕子竟不见了,顾筝蹙着黛眉回想了一番后,方才记起应是先前落在荣寿堂忘记拿了。

于是顾筝一边把害她没了帕子擦汗一事也归到梁敬贤身上,在心里把梁敬贤骂个狗血淋头,一边对勺儿吩咐道:“勺儿姐姐,我怕是把帕子落在外祖母那儿了,还得烦劳姐姐你替我跑一趟把帕子取回来,免得落到别人手里生出些麻烦事儿来。”

勺儿一听说顾筝贴身带着的帕子忘了拿,自是不必顾筝多说便急忙忙的循着原路折了回去,只留顾筝一人继续没好气的踢着小石子、顺着林荫小径的往听泉院走去。

没想到勺儿一离开、顾筝一单独走在园子里,梁敬贤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就如鬼魅般冒了出来,风度翩翩的摇着折扇、不紧不慢的跟在顾筝身旁。

顾筝见了立时杏目圆嗔的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质问道:“梁敬贤,你刚刚在荣寿堂的所作所为一定是故意的!”

梁敬贤“啪”的一声收了折扇,饶有兴致的看着像只炸毛猫咪的顾筝,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我故意做了什么?”

这梁敬贤越是满脸无辜、顾筝就越是气得咬牙切齿,但她又不能扑上去咬梁敬贤几口泄气,只能狠狠的冲梁敬贤踢了个小石子儿,娇哼道:“装!你就继续装吧!你敢说先前在荣寿堂时,你不是故意出言称赞我的?”

“不是。”

没想到梁敬贤撒起谎来竟面不改色、干脆利落,“不是”二字也是说得极为麻利,立时把顾筝气得双眼喷火、连连磨牙!

不过顾筝领教了梁敬贤的无耻后、也不再傻乎乎的质问他了,只一股脑的把批斗他的话倒了出来:“哼!本姑娘和你很熟吗?刚刚在众人面前,你干嘛无缘无故的冲我笑?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害怕了吗?我告诉你,本姑娘不怕你借刀杀人这招!别以为你有粉丝团就了不起!”

这罗锦明认出顾筝就是当日算计梁敬贤的丫头后,一被梁敬贤拖出荣寿堂就立刻不客气的又笑话了梁敬贤一顿……因此没见到顾筝前,梁敬贤的心情本是有些郁闷和不爽的,但眼下他被炸毛的顾筝“噼里啪啦”的数落了一顿后,心情竟诡异的好了许久,似乎怒气冲冲的顾筝瞬间治愈了他的不爽。

心情一好,梁敬贤的脸部表情便不自觉的放松了不少,语气里竟还多了几分少见的调侃:“何为粉丝团?糕点吗?好吃吗?”

“……”

梁敬贤只用了一句话就让顾筝哑口无言,也让她瞬间有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所有的怒气都化作想捧腹大笑的冲动———不过为了不在梁敬贤面前显得没有气势、气场,顾筝最终还是生生的忍住大笑的冲动,一脸痛苦的绷紧俏脸。

于是顾筝神色怪异的看了梁敬贤片刻后,最终十分大度的决定不和梁敬贤这个“没见识”的家伙一般见识:“算了,本姑娘懒得同你计较了!今后你若是再遇到本姑娘,烦劳你迅速回避、有多远避多远,别出现在本姑娘面前!”

顾筝说这些话时,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嫌弃之色,这让梁敬贤那颗清高傲娇的少年心瞬间受到了重创———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讨人厌了?竟反过来被一个贼丫头千般厌恶、万般嫌弃?

那些个小姑娘哪个见了他不争着、抢着往他跟前凑?

如今他屈尊降贵的主动凑过来,这小丫头反倒还嫌弃起他来了!

这梁敬贤说来也是个叛逆的主儿,若是顾筝同岑三娘她们一样争着讨好他,他反倒可能会瞧不上顾筝的做派、看都不会多看顾筝一眼,可偏偏顾筝对他却是各种嫌弃、弃之如履……

这让梁敬贤十分叛逆的故意和顾筝唱反调,不但继续不紧不慢的跟在顾筝身旁讨人嫌,还给自己寻了个理所当然的借口:“你还没把披风还我,我哪能不找你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