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六十六章   一箩筐表哥

这赵小王爷其实和岑家没丁点亲戚关系,在场唯一和他有亲戚关系的只有梁敬贤一人———裕王妃叶氏是梁敬贤的姨母,赵小王爷是梁敬贤的表兄。

除此之外,梁敬贤和岑家也没有直接的亲戚关系,和他有亲戚关系的是罗锦明———梁敬贤的父亲宣平侯和罗锦明的母亲梁氏是兄妹,他们二人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表兄弟。

梁敬贤也是因为罗锦明是罗夫人的外甥,才有机会以亲眷的身份和他一起到岑家做客,至于赵小王爷则是无聊才会跟梁敬贤同行。

这些亲戚关系七拐八弯的,顾筝一时间也弄不清楚,只知道反正不管有没有亲戚关系,都跟着有直接亲戚关系的那人称呼对方“表哥”便是,反正没到那彼此论感情、讲利益的地步,谁都不会认真去计较这些七拐八弯的亲戚关系。

因此顾筝虽不耐烦认识这突然多出来的一箩筐表哥,但却不能拂了太夫人的面子,只能恭恭敬敬的冲赵小王爷屈了屈膝,笑着说道:“顾筝见过赵表哥。”

岑三娘等人见了不由幸灾乐祸的撇了撇嘴,心想顾筝这回怕是要碰个一鼻子灰了———她们都知道赵小王爷平日里最讨厌别人同他攀亲道故了!但凡有姑娘喊他“哥哥”、“表哥”之类的,他通常都是高高在上的板着脸一概不理,无论是不是有长辈在场都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看!

也正是因为如此,岑三娘等人只敢唤他“小王爷”,一直都不敢高攀唤他一声“赵表哥”……

于是顾筝这一声“赵表哥”,立时让许多人等着看她的笑话,甚至嫉妒顾筝有太夫人亲自替她引荐的岑四娘,还暗暗的期望赵小王爷给顾筝一个大大的没脸,让顾筝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她顾筝不过是寄住在他们岑府的表姑娘而已,连她们这些正经姑娘都不如,凭什么和她们一样、有资格认识赵小王爷这些青年才俊?!

没想到就在众人等着看顾筝出丑难堪时,一向目下无尘、待人高傲的赵小王爷竟大大方方的应了顾筝一句:“顾妹妹无需多礼。”不但丝毫没因为顾筝的称呼不悦,还饶有兴致的盯着顾筝看了片刻,仿若顾筝是件有趣的新鲜玩意儿般,把岑三娘等人嫉妒得紧紧的揪住帕子。

顾筝是头一回见赵小王爷,自是不知道自己获得了他的优待,只故意越过立在赵小王爷身边的梁敬贤,径直走到周淳身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顾筝见过周表哥。”

周淳不过一段时日没见顾筝而已,但今日再见她、他却是又惊艳了一回,一见顾筝冲她屈膝行礼、立刻就心急的伸手过来扶,幸好顾筝眼疾手快的避开周淳的咸猪手,这才没被他吃豆腐、占便宜!

为了不和周淳有太多接触,顾筝一和他见完礼、马上头也不回的朝站在周淳身边穿暗红色锦袍的少年走去,客客气气的同他见礼:“这位定是几位姐姐经常提起的罗表哥吧?顾筝见过罗表哥。”

这罗锦明乃是罗夫人嫡亲兄长、广昌侯的嫡长子,虽面容生得十分粗犷、无出彩之处,但却是早早的就被立为世子,身份比梁敬贤这个承不了自家爵位的少爷要尊贵一些。

不过这罗锦明却从不以广昌侯世子的身份自傲,只见他先是像邻家大哥哥般冲顾筝咧嘴傻笑,随后一边回了礼、一边一脸好奇的打量顾筝,这一打量、他眼底立时浮起丝丝迷惑———这位表姑娘看起来好生面熟,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般!

可偏偏罗锦明一时又想不起曾经在哪里见过顾筝,只能一脸苦恼的挠着后脑勺、绞尽脑汁的回想……

顾筝却是不知罗锦明心中所想,她依次见过赵小王爷三人后,便只剩下梁敬贤一人未见礼了。只是顾筝怎么看梁敬贤都觉得不顺眼,因此她故意磨磨蹭蹭到最后才不情不愿的走到梁敬贤面前,也不直接和梁敬贤说话、而是抬头看向太夫人,故作不知的问道:“外祖母,这位是?”

太夫人听了笑眯眯的指了梁敬贤介绍道:“他是宣平侯府的三少爷,是你罗表哥的表哥,你且随你罗表哥唤他一声‘梁表哥’便是。”

顾筝从太夫人口中得知梁敬贤的身份后,方才皮笑肉不笑的冲梁敬贤扯了扯嘴角,木木的说道:“顾筝见过梁表哥。”

这梁敬贤先前同太夫人等长辈见礼时倒是文质彬彬、恭敬有礼,可一到和岑府几位姑娘打招呼时,他却是重新挂起他的冰块脸、只淡淡的冲岑元娘几人点了点头,不但脸上没半点笑容、就是话都没说半句。

顾筝先前可是把梁敬贤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眼里,因此她此刻也十分迫切的希望梁敬贤也随意的冲她点下头,让她可以早点完成任务坐回太夫人身边……

哪知这梁敬贤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目的,竟故意待顾筝与众姑娘不同,不但开了金口说了句“顾妹妹多礼了”,还意味深长的扫了顾筝头上插着的梅花簪一眼,以眼神提醒顾筝快点拿他的披风来换回那支蝶花吊穗银发簪,甚至他还故意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句不痛不痒的话称赞顾筝。

如此一来,顾筝可是同时获得赵小王爷和梁敬贤的“特殊对待”,这让一直仰慕着赵小王爷和梁敬贤的岑三娘等人,立时把顾筝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看向顾筝的目光更是包含着赤裸裸的恨意,让顾筝一时间十分无辜的被各种各样的眼刀剐来刺去!

可顾筝自个儿也是满腹委屈无处诉说啊!

她父亲的母亲的!

这个梁敬贤一定是故意的!

他一定是故意当众给她“特殊”待遇,好让她成为岑三娘几人的箭靶子!

真真是个阴险、腹黑、无耻的小人!

顾筝已经自动忽略了赵小王爷对她的兴趣,直接把所有的错都推到梁敬贤身上,看向梁敬贤的目光瞬间变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目光化作锋利的匕首,把梁敬贤这个该死的家伙千刀万剐!

就在此时,一直满脸疑惑的看着顾筝的罗锦明突然猛一拍后脑勺、一脸兴奋的指着顾筝,大声的对梁敬贤说道:“梁三,顾妹妹不就是那个小丫头吗?你忘记了?她不就是当日算计……”

罗锦明才刚刚认出顾筝,刚要把顾筝算计梁敬贤荷包一事说出来,就被梁敬贤面无表情的捂住嘴巴、往外拖去……当然,梁敬贤还不忘若无其事的向太夫人交代道:“太夫人,孙侄儿先告退了。”

梁敬贤一拖着罗锦明离开荣寿堂,赵小王爷等人自是跟着一块儿告辞离开,太夫人虽敏锐的捕捉到他们对顾筝的态度很不一般,但却故意不捅破这点,只笑吟吟的让他们自去玩耍、不必成日拘在府里。

而几位少爷一走、岑老爷等人也先后告退离,太夫人则觉得有些乏了、由玳瑁扶着回里屋歇觉去了……待屋里没了外人后,原本都正襟端坐装淑女的岑三娘几人立时就原形毕露,最为性急的岑三娘更是直接冲到顾筝跟前,满面怒容的质问道:“你和小王爷他们认识?”

顾筝一被岑三娘几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围住就觉得头大,但她却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不认识,也不熟。”

同样把小王爷等人当成未来夫婿的岑四娘听了、立时不屑的“嗤”了一声,一脸不信的讽刺顾筝道:“我才不信!你若是不认识小王爷和梁三少爷,他们为何都只对你一人和颜悦色?我可是亲耳听到梁三少爷先前还称赞了你一句!”

-------------------------------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