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六十五章   疑惑

就在这时,有小丫鬟“噔噔噔”的跑了进来,神色慌张的禀告道:“夫人,赵姨娘回来了,正和唐姨娘一起往正房走来,看样子应该是要过来给您请安。”

罗夫人一听说赵姨娘这个死对头回来了,马上对李姨娘吩咐道:“你立刻带着人把六丫头扶回瑞香园,记住,一定要避开赵姨娘!”

李姨娘自是不敢怠慢、连连应诺,随后便和丫鬟们一起、七手八脚的把岑六娘扶上了软轿,匆匆忙忙的往瑞香园抬去……岑六娘受伤一事至此也算是告了一段落。

一直陪在岑六娘身边的顾筝到了此刻突然生出几分没趣来,于是便没跟着李姨娘等人一路去瑞香园,而是转道去了太夫人的荣寿堂,想撇开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儿,陪着太夫人说会儿闲话。

进荣寿堂前顾筝仔细的观察了下自己先前扭到的脚踝,见活动、揉捏了几下后倒也没那么疼了,基本上不影响走路、也瞧不出有什么异样,这才放心的进了荣寿堂……

顾筝才到荣寿堂略坐了片刻,罗夫人、赵姨娘以及岑老爷便一道过来给太夫人请安,紧接着几位姑娘也都先后前来问安,让荣寿堂一时间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尤其是刚刚出了一趟门的赵姨娘,只见她红光满面的穿梭在屋里,或是拣了几件在妈祖庙见着的趣闻逗太夫人高兴,或是拿了从妈祖庙周围买回来的小玩意儿分给几位姑娘玩耍,再不就是拉着几位姑娘询问今日呆在家里都做了哪些事儿。

倒是和赵姨娘一块儿出去的唐姨娘显得有些无精打采、怏怏不乐,也不知是这次出行有些无趣没让她心情愉快,还是出去了一趟回来后便乏了不想说话,总之她一到荣寿堂问过老太夫人安后,便独自一人坐到角落发呆、并不凑趣和大家儿一起玩耍。

却说赵姨娘八面玲珑的和大家伙儿说了一会儿话后,突然满脸疑惑的“咦”了一声,笑着问道:“怎么不见李妹妹和六姑娘?她们二人难不成凑一块儿偷懒去了,竟都没来同老太太请安……”

赵姨娘话语才落、就见李姨娘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惯有的、小心讨好众人的笑容。

赵姨娘挑眉一瞧、见只她一人前来,不由再追问了句:“李妹妹,我刚刚还在说怎么不见你的身影呢!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不过怎么就你一人前来呢?六姑娘呢?怎么没和你一块儿过来?”

赵姨娘的问话让罗夫人心一紧,目光也下意识的在李姨娘身上打了个转,倒是李姨娘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赵姨娘一发问、她就唯唯诺诺的低头答道:“六姑娘今儿一起身就觉得有些不舒服,现下正躺在床上歇着……婢妾先前过去探望她,她便让婢妾过来替她向太夫人、夫人告个罪儿,免她今儿前来请安。”

端坐在首位的太夫人一听说岑六娘不舒服,立时便善解人意的说道:“免了、免了,我她今日并后几日的昏定晨省一概免了,让她好生呆在屋子里养病就是,什么时候养好了再来给我请安也不迟!反正我这老太婆日日都在这荣寿堂呆着,跑不掉!”

太夫人的话惹得屋里众人齐齐拿袖子掩着嘴、“吃吃”的笑了起来,这小姑娘有个头疼脑热的倒也属正常,因此赵姨娘听了李姨娘的话后并未起疑,只跟着大家伙儿一起笑了几声……一直不动声色观察赵姨娘神色的罗夫人见了,方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罗夫人有些担心赵姨娘突然提议去探望岑六娘,便很快寻了个话题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老爷,您怎么会和赵姨娘她们一块儿回来?难不成您也去了妈祖庙?”

罗夫人的话把众人的目光都引到了岑老爷身上,却见岑老爷除了一脸疲惫之色外,眉头竟皱成一团,罗夫人的问话更是让他脸色立时变得有些不大好看,语气也没由来的多了几分烦躁:“我正巧和平凉伯一道去妈祖庙附近寻访一位隐世名医,回来的时候遇到自家的马车,便一道同行归来。”

岑老爷话音才落、太夫人就一脸关切的问了句:“那可曾寻访到那位隐世名医?”

岑老爷一脸颓然的摇了摇头,情绪低落的说了句“不曾”、便闭了眼靠在椅背上,虽没有多说、但眉宇间却有着显而易见的失落,让顾筝见了顿觉奇怪———太夫人病了吗?不然岑老爷为何要亲自去寻访名医?

且一没寻访到名医就如此失落,失落到竟忘了在众人面前掩饰情绪?

就在顾筝满腹疑惑时,正巧接过丫鬟奉上的茶盏的李姨娘却突然手一抖、不慎把手里的茶盏打翻……茶盏滚落在孔雀蓝绣球花地衣上后并未摔碎,只砸出一声不算是太刺耳的沉闷声响,哪知这声响却让岑老爷猛的睁开双眼、目光凌厉的扫了李姨娘一眼。

那如刀锋般锋利的目光让李姨娘身子一抖,立刻慌慌张张的跪下请罪:“老爷息怒,都是婢妾不好,笨手笨脚的惊了大家。”

罗夫人如今看李姨娘可是哪里都顺眼,且这一时手滑摔了茶盏也算不得是什么大事,于是她主动卖了李姨娘一个人情、少见的站出来替李姨娘打圆场:“好了、好了,李姨娘你且先退下吧!不过是摔了个茶盏而已,无需这般大惊小怪……”

李姨娘听了自是一脸感激的谢过罗夫人,随后便唯唯诺诺的躬身退了下去,屋里众人见了很快就把这个小插曲给抛到了脑后,很快就又各自说笑起来……

唯有岑老爷眉头紧锁的看了李姨娘离去的背影许久———岑老爷的举动不巧又落到了顾筝的眼底,让她越发觉得岑老爷今天不大对劲,似乎心里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烦恼,而李姨娘恰恰知道这些烦恼。

就在这时,有小丫鬟面含羞色、双眼亮晶晶的进来回禀道:“禀太夫人,几位少爷过来给您问安了,现下正在院子里候着呢!”

“快请他们进来!”

因岑家缺少男丁,太夫人对梁敬贤几个小子倒是喜欢得紧,一听说他们来了马上就让人请了进来,并不忘拍着顾筝的手背说道:“弯弯,你还没见过在咱们府上小住的几位兄长吧?他们已经来了好几日了,因你一直病着不曾出来见客,才到现下都没和他们打过照面。”

说话间已有小丫鬟喜滋滋的掀了帘子、争着把梁敬贤等人迎了进来,顾筝见几位姑娘突然之间全都正襟危坐、摆出端庄贤淑的姿态,方才寻着动静抬眼望去……见除了梁敬贤外,还有三四个风度翩翩、年纪相仿的少年郎正快步走进来。

梁敬贤一行人先是行至太夫人跟前,恭恭敬敬的长揖到地的请了安,随后又依次向岑老爷、罗夫人问了安,最后才略显冷淡的和岑府几位姑娘打招呼。

太夫人笑眯眯的等梁敬贤几人同岑元娘几人打过招呼后,才搂了偎依在她身旁的顾筝介绍道:“这个是我的外孙女儿,也算是你们最小的妹妹,你们刚来那会儿她正巧病了,这一病、可不就一直拖到今儿才得以和你们见上一面……”

太夫人先介绍了顾筝的身份,随后率先指了身穿宝蓝色绣如意暗纹直裰的赵小王爷介绍道:“这是裕王府的小王爷,弯弯你喊他一声‘赵表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