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九章 这是演哪出?

顾筝一边觉得奇怪,一边跟着余嬷嬷迈进了屋,才绕过一座屏风往里走了几步,一直走在顾筝前面的顾丽娘突然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前奔去,二话不说的往一位慈母面善的老太太身上扑去,搂了人家老太太的双腿就嚎啕大哭起来……把顾筝弄得一头雾水,一时间不知该跟着扑过去嚎哭上几声,还是打住脚步站在原地欣赏顾丽娘的哭戏。

她这个宝贝老娘这到底是在演哪出啊?

怎么事先也不通知她一声,让她提前做个心理准备……

顾筝站在原地观望了下,最终打消了跟随顾丽娘一起扑过去抱大腿的念头,而是慢腾腾的挪着小脚站到顾丽娘身旁,偷偷的观察那位老太太脸上的神色。

这一观察,顾筝顿时更加觉得意外!

顾筝猜想那端坐在罗汉床上、穿着赭黄沉香织金仙鹤交领长袄,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应该就是岑家的太夫人。只见太夫人端详了泪流满面的顾丽娘片刻后,双眼竟也隐隐有泪光闪动,随后她很快就拿帕子按住了眼角,似乎顾丽娘勾起了她的伤心往事般……

顾丽娘见太夫人被她感染得落了泪,马上做出了一个让顾筝再一次目瞪口呆的举动———只见顾丽娘竟然抬起头,满心激动的喊了太夫人一声“娘”!

让顾筝跌破眼镜的是,这声“娘”喊出口后,不但在场的众人纷纷变了脸,就连太夫人也激动得身子微微颤抖起来,更是马上伸出双手、满心爱怜的捧住顾丽娘的泪脸,眼底很快就浮起愧疚心疼的神色。

太夫人的反应让顾丽娘心中一喜,当下便又甜甜的、带着一丝试探喊了声:“娘……”

“嗳!”太夫人当下便应了一声,并激动难耐的问道:“阿鸾……你真的是我儿阿鸾吗?”

没想到这时顾丽娘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出乎众人意料的说道:“我不知道阿鸾是谁,我只是一见到老太太、一颗心就忍不住激动起来,这身子也像是自有主张般、就这样直接奔到老太太跟前,情不自禁的脱口喊出了那声‘娘’!”

顾丽娘边说边露出了少见的羞涩神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就是一见到老太太就觉得亲切熟悉!好像骨子里有什么东西被唤醒,又好像有什么东西紧紧的系在我和老太太之间、牵引着我的双腿……不过老太太怎么可能会是我娘呢?我娘不过是个乡野村妇,哪能和老太太相比。”

没想到顾丽娘这番话却让太夫人更加激动,只见她语气急切的说道:“好孩子,我一见了你心就隐隐的疼了起来,对你也有着一丝奇妙、难以言语的感觉!我想你一定就是我那苦命的孩儿,否则你不可能会有这样一番容貌!”

太夫人说着不等顾丽娘接话、就对余嬷嬷吩咐道:“去,把那卷画像取过来。”

“是,太夫人。”

余嬷嬷应声而去,不一会儿就捧着一卷画轴回到众人面前,小丫鬟马上上前帮余嬷嬷将画轴一点一点的展开,待整幅画完完全全在众人面前展开后,太夫人才指着画上画的女子问道:“这是我年轻时,已故的老太爷请人替我画的画像,你们且仔细的瞧瞧画像、再瞧瞧眼前这个孩子,瞧瞧她是不是和我年轻的时候生得一模一样?”

太夫人既发了话,屋里众人自是不敢有所怠慢,当下便都凑到那幅画像面前,随之目光也下意识的在画像和顾丽娘身上来回交替,一点一点的做对比。

顾筝眼下心里也是好奇的紧,因此她便也钻到画像前,仔仔细细的把那幅画像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看完立刻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大的杏目、翘挺的琼鼻、红菱般的小嘴儿,在加上那张尖下颌的瓜子脸,可不正是活脱脱的另一个顾丽娘?

若不是这画上的女子衣着华丽、珠环翠绕,整个人比顾丽娘少了几分村气,多了几分真真正正、刻在骨子里的大家闺秀的娴静气质,顾筝差点以为那其实是顾丽娘的画像、而不是岑太夫人年轻时候的画像!

顾筝思绪才刚刚转到此处,马上就有人把她的看法说了出来:“老太太,顾夫人和您年轻的时候还真是生得一模一样,看着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就是、就是!这眉眼、这身形,没一处不像的!”

余嬷嬷倒是比旁人还要细心几分,只见她笑吟吟的对顾丽娘说了句:“顾夫人,您抿个嘴儿给大家伙瞧瞧可好?”

顾丽娘不知余嬷嬷的用意,但却乖乖的照做了,当着众人的面微微的抿了抿嘴。

余嬷嬷见了顿时又惊又喜,下意识的指着顾丽娘的脸对太夫人说道:“老太太您看!顾夫人不但模样生得和您相似,就连这抿嘴的样子都和您当年一模一样!老奴若是记得没错,老太太您平日里一抿嘴,这嘴角总是会稍微往左边偏一点,这顾夫人可不也是一抿嘴、嘴角就往左边偏了少许?”

太夫人显然十分赞成余嬷嬷的话,只见她当下便拉着顾丽娘的手、左右看个不停,边看还边一脸爱怜的问道:“丫头,五、六岁前的事你可还记得?”

顾丽娘摇头,道:“小时候的事我已记不大清楚了,也就有时候灵光一闪会记得一、两件。”

太夫人闻言顿觉惋惜,只能再问道:“那把你养大的人现在何处?”

顾丽娘闻言鼻子一酸,提了袖子边擦眼角边哽咽着说道:“我娘前一阵儿得了场大病,现下已经不在了!我家里也没别的亲人了,只剩下我和闺女相依为命。”

“不在了?这……”

太夫人原是想把顾丽娘的娘找来好好的问一问,问清楚顾丽娘的身世是否有什么隐情,眼下一听说把顾丽娘抚养长大的双亲俱已不在了,一时没了法子、只能试探性的问了顾丽娘一句:“那你娘临走前,可曾说过你的身世有你不知道的隐情?”

顾丽娘摇头答道:“没有,我娘走得急,许多事都没能交代清楚就闭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