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六十三章   护短

偏偏岑三娘不知道太夫人一时兴起、给所有的姑娘都做了一套和她一样的衣裳,于是她一碰见岑六娘,见岑六娘穿着件和自个儿身上穿着的一模一样的衣裳,当下便误会岑六娘偷了她的衣裳、并招摇高调的穿出来逛园子!

加上梁敬贤、赵小王爷等人此刻正在岑府做客,岑家的几位姑娘都想方设法的往他们跟前凑。岑三娘把这些事儿一联想,自是马上给岑六娘偷她的衣裳冠了个充分的理由,认为岑六娘是想借着她的衣裳勾引小王爷。

于是一向霸道跋扈的岑三娘在心底给岑六娘定了罪后,当下便二话不说的上前撕扯岑六娘身上的衣裳,整个过程她除了嚷嚷着要岑六娘把衣裳脱下来,并未说明是为了什么理由让岑六娘脱衣裳……

岑三娘身边的丫鬟也不知是抱着什么样的居心,有大概猜到岑三娘发怒原因的却也不上前明说,只明哲保身的看着岑三娘这个刁蛮的大小姐欺负岑六娘。

如此多的误会堆加到一块儿,造成了岑三娘一见到岑六娘就冲上去扒她的衣服,并怒气冲冲打骂岑六娘一事……

而让岑三娘中途突然加重力气的,却是闻声赶来护着岑六娘的顾筝———原来岑三娘肚子里原就攒了一肚子气,看抢了她丫鬟的顾筝更是各种不顺眼!因此她一见顾筝过来护着岑六娘,心里那把话立刻就被点燃了,马上把对顾筝的怨气都迁怒到胆小懦弱的岑六娘身上。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清楚后,在场的众人其实都清楚岑六娘这回实在是无辜、白白的成了岑六娘的出气筒了,可却有人敢站出来替岑六娘说话,只有柳儿十分忠心的为主子哭个不停。

护短的罗夫人一见柳儿哭哭啼啼、马上厉声训斥了她一句:“小蹄子说话仔细些,别趁着你家姑娘没醒乱嚼舌根、颠倒是非黑白!指不定你家姑娘是自个儿不仔细跌倒的,和三姑娘没任何干系!”

罗夫人训斥完柳儿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警告她不要再乱讲话,护短之态昭然若揭,让先前在场的丫鬟都聪明的闭了嘴不敢出声,只看着柳儿一人可怜兮兮的跪在地上、一个劲的说她没胡乱说话。

顾筝这个局外人见了顿时替岑六娘感到十分不平———哪有受了委屈、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了,还不让说实话?真真是欺人太甚了!

且顾筝也不是傻子,自是清楚岑六娘是因为她才被岑三娘迁怒、推倒,这点让顾筝十分瞧不起岑三娘———你若是讨厌我、看我不顺眼,那尽管冲着我来就是,把气都撒到无辜的岑六娘身上算什么本事?!

满心的怒火让顾筝无视罗夫人带着警告和威胁的目光,不亢不卑的站出来证明柳儿说的都是真话:“我可以证实柳儿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我也亲眼看到三姐姐对六姐姐又打又骂,还一个劲的扯她身上的衣裳,最终把六姐姐推倒、还六姐姐撞到一旁的假山上!”

顾筝一站出来证实柳儿说的话不假,柳儿马上一脸感激的冲顾筝磕了磕头,但罗夫人听后却脸色阴沉的瞪了顾筝一眼,警告顾筝不要多管闲事!

不过自从当初罗夫人设局把顾丽娘赶出岑府起,顾筝和罗夫人之间就已经结下了梁子、彼此不对路了。既然早就已经结了梁子,那顾筝自是不会卖罗夫人面子、更不会害怕罗夫人的威胁———反正她又不是得看罗夫人脸色行事的庶女,也不必在罗夫人手下讨生活,在岑府依靠的人更是比罗夫人还尊贵的岑老太太!

罗夫人就是想教训顾筝,也还得问问太夫人准不准呢!

因此顾筝不但没被罗夫人瞪得闭嘴,还不甘示弱的回瞪了罗夫人一眼,随后更是撇开罗夫人、直截了当的激了岑三娘一句:“三姐姐,这事儿说到底还是你不对,是你误会且误伤了六姐姐!你倘若是个有担当的人,那就该大大方方的认了此事,而不是躲在亲娘背后当推脱责任的胆小鬼……你若是一直躲下去,那只会让我更瞧不起你!”

这岑三娘还真是受不得顾筝的激将法,只见顾筝话音才落、她马上就不服气的站了出来,大声的反驳道:“谁说我是胆小鬼?!我又没说柳儿说的不是实话!的确是我误会且误伤了六妹妹,等她醒来我自会向她赔不是,用不着你在这里教训我!”

顾筝见岑三娘好歹是个敢作敢当的人,心里对她的厌恶不由减少了几分,再一见她那满脸不服气、鼓着腮帮子的模样,不由哑然失笑:“哪个敢说自个儿年幼的时候没做过错事?三姐姐只要敢作敢当、知错能改,那便不算是无药可解。”

岑三娘和顾筝一直以来都是对头,两人认识这么久了、她还是头一次听顾筝夸赞她,一时间竟有些不大习惯,满脸通红的怔了好一会儿、方才别别扭扭的哼了一声:“你才年幼无知呢!”

一旁的罗夫人见岑三娘一被顾筝用激将法相激、竟就间接把事情给认了下来,不由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随后二话不说的把岑三娘拉到身后,一面示意芍药把岑三娘带走、一面暗示一直跟着岑三娘的璃儿站出来说话。

这璃儿本就是罗夫人亲生调教出来的丫鬟,自是一下子就领会了罗夫人的意思,立刻便往前站了一步、开始出言替岑三娘开脱:“夫人,三姑娘先前的确是想把六姑娘身上的衣裳脱下来,但她不过是和六姑娘闹着玩而已、并未真的用力推打六姑娘……”

“后来两位姑娘玩闹得起劲,六姑娘自个儿一时不留神才会意外摔倒、不慎撞到一旁的假山上,”璃儿说着脸上多了几分笑意,话语里也全是帮着和稀泥的意思:“姑娘们年纪都不大,喜欢凑到一块儿玩闹也属正常!而这一凑到一块嬉闹、难免便会有些磕磕碰碰的,算不得是什么大事!”

一旁的珠儿听了十分有眼劲的接上话茬,跟着一块儿和稀泥:“就是、就是,今日这事不过是个意外罢了!要是姑娘们先前玩闹的地方没那座假山,六姑娘这一跌最多也就沾点尘土,哪会出什么事儿?表姑娘您也别太较真了,两位姑娘是感情好才会凑到一块儿嬉闹呢!”

岑三娘的丫鬟一争着说好话替岑三娘开脱,罗夫人脸上立时有了满意的神色,也让她总算是有借口光明正大的护着岑三娘了:“好了,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三丫头不对,等六丫头醒了我这个做娘的便让她自个儿拿主意,她想怎么惩罚三丫头我照做便是,绝不会厚此薄彼、疼这个不疼那个……她们两个都是我的闺女,我自是不会偏心!”

这罗夫人话倒是说得十分好听,说什么让岑六娘来决定如何惩罚岑三娘,其实她是算准岑六娘不敢真的开口罚岑三娘,才会用“以退为进”这招!说白了罗夫人压根就舍不得岑三娘受罚,想让岑六娘自个儿把这口气咽下去,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顾筝一面暗骂罗夫人无耻,一面暗暗下定决心等岑六娘醒过来,一定要说服她好好的给岑三娘一点教训,让岑三娘这个刁蛮任性的丫头学会承担和成长,否则今后岑三娘很有可能会越来越娇纵、越来越不懂得礼让姐妹!

------------------------------------------------------------

如果下个月开始每天一更,大家会不会揍我?咳咳~我是说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