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六十一章   意外

顾筝撞到梁敬贤后一见他手里捏着一支香,立刻就猜到是他搞的鬼,于是当下便二话不说的狠狠踩了梁敬贤的鞋面一脚,在梁敬贤那干净的鞋面上留下一个黑色的脚印子后,才趁着梁敬贤吃痛的机会一溜烟的跑了。

如此一来,两人之间的仇也算是结下了———梁敬贤记恨顾筝和顾丽娘一起合伙算计了他,让他颜面扫地、被罗锦明嘲笑了大半年;顾筝则怨梁敬贤腹黑记仇,竟用滚烫的香灰坏了她的好事,还得王婆子差点没法入土为安!

…………

顾筝把和梁敬贤初遇时的情形回想了一遍后,顿时觉得她和梁敬贤这回还真是冤家路窄———以梁敬贤刚刚对她咬牙切齿的表现来看,他显然是没打算善罢甘休、揭过之前的过节!

哼!不揭过就不揭过,谁怕谁啊!

反正偷梁敬贤荷包的是顾丽娘,诈死博同情的也是顾丽娘,她不过被迫是配合顾丽娘的“道具”和群众演员而已,严格说起来所有的事都不能算和她有直接关系!

要是梁敬贤再追着她质问,她理直气壮的死不承认就是,难不成她不承认、梁敬贤还能咬她不成?!

顾筝一在心里做好打算,立刻就重新恢复了底气和霸气,决定和梁敬贤这个号小气鬼斗争到底……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时高时低的吵闹声,那阵吵闹声在幽静的园子里显得有些突兀,仔细一听似乎还隐约夹杂着微弱的哭声。

顾筝和勺儿对视了一眼后立刻快步循着吵闹声走了过去,才走了几步就看到岑三娘和岑六娘带着各自的丫鬟站在不远处———岑三娘看起来似乎十分生气,正指着岑六娘的鼻尖尖声怒骂,几个丫鬟则围在各自的主子身边。

只见岑三娘骂着、骂着冷不丁亮出那剪花用的黄铜小剪子,二话不说就朝岑六娘身上剪去,“嗤”的一声把岑六娘身上的衣裙划破一道口子。

拿剪子往自家姐妹身上招呼,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弄不好会弄出人命来!

因此丫鬟璃儿急忙上前夺了岑三娘手上的剪子,好说歹说的劝着,看样子应该是在劝岑三娘消消气儿。哪知岑三娘却一把将璃儿推开,一头扎到岑六娘跟前、满脸怒容的扯着岑六娘身上的衣裳,那样子竟是想把岑六娘身上的衣裳给扯下来。

岑六娘一向胆小懦弱、连说个话都细声细语的,哪敢反抗既是嫡女又是姐姐的岑三娘?

只见岑六娘涨红着俏脸、低低的抽泣着,不敢闪躲、任凭岑三娘撕扯她身上的衣裙,倒是岑六娘身边的丫鬟柳儿怕岑三娘真把岑六娘身上的衣裳扯下来,让岑六娘衣不蔽体、不成体统,才硬着头皮挡在岑三娘和岑六娘之间,试图劝说岑三娘有话好好说、别动手扯岑六娘的衣裳。

顾筝和岑六娘本就交好,再一见老实巴交、从来不会和人争任何东西岑六娘被欺负曾那样,心里一怒、立刻加快脚步往吵闹的地方赶去,一赶到就把岑六娘拉到身后护住,板着脸扬眉看向岑三娘:“三姐姐,你这是做什么?都是自家姐妹,你这般对待六姐姐,就不怕外祖母责罚吗?”

“滚开!不用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岑三娘说着便动手想把顾筝推开、把她身后的岑六娘揪出来,可惜勺儿却拦在顾筝面前,借着比岑三娘高出一个头的身形护住顾筝。

岑三娘见了立时气冲冲的对自个儿的丫鬟喊道:“璃儿、珠儿,你们两个是死人吗?还不快过来把这个小蹄子拖开!”

璃儿、珠儿自是不能让岑三娘吃亏,立刻就上前拖住勺儿、勺儿自是不依的反抗,岑三娘便趁着这个混乱狠狠的撞了顾筝一下,把顾筝撞得身子一歪、一不留神扭了脚踝,更是被璃儿、珠儿二人给挤到了一旁去。

顾筝一被挤开、岑三娘马上得意的把岑六娘揪了出来,且这些日子堵在心头的新仇旧恨也一起子全都涌了上来,让她把对顾筝的怨气一并发泄在岑六娘身上,不知不觉的加重了拉扯、撕打岑六娘的力气……

不料推推搡搡间,岑三娘竟因用力过大而将岑六娘推倒,且还不巧推得岑六娘一头撞到一旁的假山上!这一撞,岑六娘的额头立刻就涌出一股刺目的鲜血,把原本还想继续撕扯她衣裳的岑三娘吓得脸色惨白。

柳儿见了岑六娘那惨样、立时尖叫了一声,随后也不知道是被满脸是血的岑六娘给吓到了,还是怕出了这样的事要受重罚,竟两眼一翻、比岑六娘这个主子先晕过去!

再看岑三娘这个始作俑者,只见她依旧维持着推人的动作、傻傻的呆怔在原地,小脸一片煞白、就连嘴唇也失了血色……原本缠着勺儿在一旁看热闹的璃儿、珠儿见自家主子惹了祸了,方才齐齐紧张起来,一个上前安抚岑三娘、一个上前查看岑六娘的伤势,却是没人进行急救也没人想到应该第一时间去请大夫。

顾筝见了也顾不上检查脚上的伤势,径直推开挡在她身前的岑三娘、一瘸一拐的赶到岑六娘身旁,见岑六娘虽然额头不停的冒出血来,立刻果断的取出一方帕子叠成方形、紧紧的捂住流血的伤口,希望此举能多少替岑六娘止点血。

顾筝捂住岑六娘的伤口后,见苏醒过来的柳儿慌得六神无主、只知道围着岑六娘打转,不由眉头一皱、厉声的喝了她一句:“慌什么慌?若是不想你家姑娘有,就立刻去请大夫回来!”

柳儿这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连连点头后一刻都不敢耽误、立刻快步奔去请大夫。

打发柳儿去请大夫后,顾筝才沉重镇定的对勺儿说道:“勺儿姐姐,六姐姐既破了头、那便不能一直留在这了吹风,你赶紧和我一起把她搀扶回屋。”

原来一直柔声安抚受了惊吓的岑三娘的璃儿听了,立刻丢下岑三娘跑到顾筝身边,一脸歉意的说道:“怎么能让表姑娘扶人呢?还是奴婢来扶六姑娘吧!”

璃儿说着不忘对身后的珠儿使了个眼色,珠儿马上机灵的上前和璃儿、勺儿一起扶住岑六娘,另外一个小丫鬟宝儿则在璃儿的暗示下悄悄的离开现场、飞奔去给罗夫人通风报信,请罗夫人赶快过来替岑三娘收拾烂摊子。

这时岑三娘总算是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这回闯了大祸,于是她急忙挨到顾筝身边、扭扭捏捏的说道:“我……我不是故意把六妹妹推倒的,我是不小心的,真的!我……我也不知道那里正好有座假山,我也不想害她流血,我只是想把她身上的衣裳扯下来而已,没想过要把她害成这样!”

顾筝却懒得理会惶惶不安的岑三娘,只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要是换做平时,岑三娘一定会毫不示弱的反瞪顾筝一眼,但此时她却被顾筝瞪得心虚的缩了缩肩膀,含着泪花大声的解释道:“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干嘛不相信我?”

顾筝眼下心思全都在岑六娘身上,压根就没心情和岑三娘讨论她是不是有意的,这让岑三娘委屈得拼命的咬自己的嘴唇,更是固执的跟在顾筝身边、悔恨交加的问道:“六妹妹她不会有事吧?”

顾筝还是没有理会岑三娘,倒是璃儿见了善解人意的答了句:“姑娘别担心,柳儿已经去请大夫了,我们先把六姑娘抬到正房去,夫人一定有办法把她治好……您也不必太过自责了,您也是无心之过、并不是真心想害六姑娘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