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五十五章   贵客

“我呸!谁要你的丫鬟了?!你那副假惺惺的样子做给谁看啊?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你少在我面前来这套恶心人!”

岑五娘越是体贴懂事岑三娘就越是觉得她虚伪恶心,但她偏偏又没法在众人面前揭穿岑五娘的真面目,只能恨恨的瞪着岑五娘:“你休想再到祖母面前去告我的状!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岑三娘闹了一场后,每隔半个时辰一次的休息时间正好过完,出去透气的林先生已经负着手慢慢的踱了进来……岑元娘几个见了赶忙回到各自的座位坐好,岑三娘虽心里还堵着一口气没出,但却也不敢在严厉的林先生面前胡闹,只能气鼓鼓的坐回原位,一直到下学气都没消下去。

倒是顾筝见那岑三娘跟个孩子似的闹个不停,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因此一下学便拉着岑元娘快步离开梧桐苑,免得一会儿和岑三娘一起出去又起冲突。

倒是岑三娘见顾筝一下学就立刻走人,一脸鄙夷的冲着顾筝的背影骂了句“胆小鬼”,随后才没好气的走出梧桐苑。

还坐在位置上等丫鬟收拾课本的岑五娘见了,眼珠子一转、便提了裙子尾随而去,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岑三娘后,故意一脸羡慕的望着顾筝的背影感叹道:“弯弯妹妹还真是个好相处的人儿,这琉儿不过才去了她身边几日,就彻底被她给收服了……三姐姐你瞧瞧,她们主仆之间言行举止多亲密啊!”

岑五娘说着状似随意的扫了岑三娘一眼,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三姐姐,这点你可要多和弯弯妹妹学学才是,别动不动就把火气撒在丫鬟身上,让丫鬟们都不敢和你亲近、恨不得离你离得远远的。”

这琉儿的“背叛”本就让岑三娘感到十分不爽,眼下再一听岑五娘说风凉话、岑三娘马上横眉怒眼的反驳了句:“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岑五娘听了马上摆出一副伤心的模样,语带哀怨的说道:“三姐姐,你这可就误会我的一片好心了,我可是关心你才来劝你几句———大家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姐妹,三姐姐何必总是和弯弯妹妹过不去呢?弯弯妹妹不过就是比你更得丫鬟的喜欢罢了,她何错之有?”

这岑五娘看似柔柔弱弱、说话慢声细语,但却字字带风、把岑三娘心里那把火吹得越来越旺,越来越难以压住!可偏偏平日里看似伶牙俐齿岑三娘,一碰到岑五娘就总是说不过她、只有生闷气的份儿……因此岑三娘最终只能恶狠狠的瞪了岑五娘一眼,冷哼了一声后拂袖离去。

岑五娘待岑三娘走远了,才似笑非笑的对自个儿的丫鬟梨儿说道:“以三娘的性子,定不会认为是她自个儿性子不好才不得人心,她只会认为是顾筝抢了她的人、使了诡计让她的人变心……如此一来,我们可就有好戏看了。”

梨儿对自家主子的心思自是十分清楚,当下便笑着附和了句:“姑娘是算准了三姑娘是个爱面子的人,才到她跟前说这番话吧?”

岑五娘闻言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语气里也多了几分浓浓的鄙夷和不甘:“我就是看三娘那丫头不顺眼、见不得她过得顺风顺水的!她不过就是比我多了个嫡女的名分罢了,除了这点她身上哪点比我强?凭什么她因为是夫人肚子里出来的,就可以在府里任意妄为、受尽宠爱和尊敬?!”

且不说这岑五娘有何居心,却说岑三娘经过岑五娘的挑拨后,内心深处更加看顾筝不顺眼,随后几日更是孩子气的不断找顾筝的茬……虽说岑三娘制造出来的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麻烦,甚至就连挑衅也带着几分孩子气,但顾筝却还是被她闹得头痛。

且顾筝觉得自己两世为人,实在是不应该和岑三娘这个稚气未脱的黄毛丫头多做计较,于是被岑三娘挑衅得烦了,顾筝便索性称病躲在屋里,既不去上学也不见人,彻彻底底的避开岑三娘自个儿偷懒寻乐子。

岑三娘头几日还气鼓鼓的到处找顾筝麻烦,没少借故到听泉院发脾气,但后几日她的注意力却迅速被转移、无暇再继续和顾筝生气了———原来是岑府突然来了几位稀客拜访,才把岑三娘的注意力给转移开。

而顾筝因一直称病躲在自个儿屋里,所以岑府来了贵客一事她还是听勺儿八卦才得知的,后再一听说阖府上下都十分重视那几位贵客,顾筝马上也跟着八卦起来、兴致勃勃的拉着勺儿一起八卦:“勺儿姐姐,你是说三姑娘是忙着在贵客面前露面儿,所以才没功夫再来我这儿找茬?”

勺儿闻言立刻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的八卦道:“可不就是这样!且不单单是三姑娘忙着把自个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到贵客面前露面儿,其余几个姑娘也都把那压箱底的漂亮衣裳全都翻了出来,把自个儿打扮得花枝招展、争着到贵客面前露面儿!”

勺儿如此神秘兮兮的一八卦,顾筝忍不住带着几分好奇猜测道:“我猜来我们府上小住的贵客定是年轻英俊的公子哥儿,才会惹得几位姑娘都争着打扮自个儿。”

“姑娘真是聪明!”勺儿说着脸上也露出了少女怀春的神色,一双眸子更是熠熠生辉、迸射着兴奋的光彩:“姑娘您有所不知,来我们府上做客的贵客不但全都是年轻英俊的公子哥儿,且身份还都十分了得、一个比一个尊贵!”

勺儿说着闪着一双大眼看着顾筝,脸上有着一副“你快往下问”的神色,顾筝见了一面偷偷的忍住笑、一面故作好奇的问道:“真的?那他们到底有什么来头、竟让家里几位姑娘这般劳师动众?”

顾筝话音才落、勺儿马上如数家珍的答道:“这回我们府上可是来了好几位少爷呢!除了周家、罗家的两位表少爷,以及和罗表少爷交好的柳少爷外,连裕王府的小王爷和宣平侯府的三少爷都一起来了!”

顾筝却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人,不免听得有些混乱、只抓住话里的重点问道:“你是说那个讨厌的周淳又来了?真是不想再见到他!”

“姑娘不想见咱一直躲在屋里就是!”

勺儿先是答了顾筝一句,随后马上继续先前的话题、双眼放光的说道:“姑娘,几位少爷当中数宣平侯府的梁三少爷最为器宇轩昂、英俊潇洒,听说无论是京城还是咱们桐州府,都有好些个姑娘悄悄的爱慕梁三少爷呢!姑娘您可曾听说过那梁三少爷?”

顾筝对这个话题显然是兴趣缺缺,不但一点都不似勺儿那般兴奋,还掩着小嘴儿边打哈欠、边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不认识什么梁三少爷,对他也不感兴趣。”

可惜勺儿就是不用顾筝和她一起感兴趣,也依旧保持着那股兴奋劲儿,也不管顾筝爱不爱听这些八卦、便自顾自的把那些美少年的信息全都如实汇报:“还有那小王爷模样也生得不错,奴婢听人说那小王爷生得是貌赛潘安、风流倜傥;还有和罗家表少爷交好的柳少爷,也是个风度翩翩的俊公子……”

勺儿说着见顾筝已经快要睡着了,赶忙挑了些顾筝感兴趣的说:“姑娘,那小王爷和梁三少爷不但家世好、一表人才,且又都还未定亲,如今可是各大名门世家都争着想要的女婿呢!听说咱们夫人和赵姨娘也盯着他们不放,巴不得把她们生的姑娘嫁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