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五十四章   冲突

顾筝的话让琉儿一脸苦涩,也让她犹豫过后最终豁了出去,一五一十的把她之所以到了顾筝身边、却还听岑三娘吩咐的原因说了出来:“姑娘您有所不知,奴婢有个亲妹妹也在三姑娘院子里当差,如若奴婢不听三姑娘的吩咐,三姑娘回头就会拿奴婢的妹妹出气,奴婢的妹妹年纪还小、奴婢不忍心她无辜受牵连……”

琉儿其实是一直顾及在岑三娘身边服侍的妹妹,才会一直摇摆不定、两边都不敢得罪,造成如今这个结果。而顾筝没料到琉儿心里竟有这样的苦衷,因此得知缘由后,顾筝不由十分欣赏琉儿对妹妹的那片心意……

于是顾筝仔细的想了想,最终决定再给琉儿一个机会:“如果我把你妹妹也调到听泉院来当差,又许诺只要你有本事让我重用,那你所求之事我今后必当答应。如此这般,你可愿意心服口服、没二心的跟着我?”

顾筝的话让琉儿双眼一亮、眼底迸射出惊喜的光彩,更是让她满脸欣喜的冲顾筝连连磕头,表示愿意从今以后一心一意的跟随在顾筝身边。

和琉儿说定后顾筝便去找了太夫人,依旧把“有话直说”这个优点发扬光大,一见到太夫人就直截了当的表明来意:“外祖母前几日不是教导我,让我要学会栽培自己的左右臂膀吗?我如今想试着把外祖母拨给我的琉儿栽培成臂膀,外祖母您看可行不?”

顾筝的决定让太夫人一脸赞许的点了点头,道:“你这丫头倒是个会看人的,琉儿费心的仔细提点调教后,的确是个能担事儿的。”

“外祖母替我挑的人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不过我却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顾筝说着眼底闪过了一丝狡黠,随后她便笑嘻嘻的把遇到的难题丢给太夫人:“琉儿说有个妹妹在三姐姐屋里当差,若是把她妹妹一直留在三姐姐身边,怕是有些不大方便……我想请外祖母……”

顾筝直白的开口求太夫人替她出面,把琉儿的妹妹一并调到她屋里来。

太夫人听了后很快就明白顾筝的意思,当下便答应道:“这人我可以给你一并调过去,但你若是要让那琉儿一心一意的跟着你,这样却是远远不够。”

这点顾筝早就想到了,只见她立刻不慌不忙的答道:“日久见人心,我相信我有法子叫琉儿心甘情愿的跟着我,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我虽喜欢坦白与人交往,但也不会天真的相信只要我坦白的交付出真心,别人就一定会回赠我同样的真心。”

太夫人见顾筝心里有数便不再多说,很快就寻了个机会把琉儿的妹妹从岑三娘屋里调到听泉院当差。琉儿得知妹妹也被调到听泉院后,特意带了她一块儿去给顾筝磕头谢恩,此后倒真是一心一意的服侍女主、再没生出二心来。

却说岑三娘却是事情过了几日,才知道顾筝把琉儿的妹妹也一并要走了,虽说这琉儿的妹妹不过是个跑腿的小丫鬟,于岑三娘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人,但这人若是去了别处岑三娘倒是不会在意,可偏偏是和琉儿一起去了听泉院———这如何能让岑三娘心里不憋着一口恶气?

心尖上那口恶气让岑三娘一见到顾筝就恨得咬牙切齿,再一见立在顾筝身旁的琉儿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她马上故技重施、凶巴巴的对琉儿喝道:“琉儿,还不过来替本姑娘研磨!”

这回琉儿却不再乖乖的任岑三娘呼来喝去,而是不亢不卑的屈膝拒绝道:“请三姑娘恕罪,表姑娘正要临帖、奴婢得在一旁伺候着,实在腾不出手来服侍三姑娘。”

琉儿的拒绝让岑三娘眉梢一挑、小脸一沉,“啪”的一声把手里的镇纸重重的摔到桌上:“好你个贱婢,竟敢不听本姑娘的话,忤逆本姑娘的意思!”

“奴婢不敢忤逆三姑娘,奴婢是真的抽不开身,”琉儿一面低眉顺眼的承受岑三娘的怒火,一面低低的提议道:“三姑娘不如让璃儿过来服侍?”

“混账!本姑娘想要谁来服侍,难道还要听你的不成?!”岑三娘越说越觉得生气,再一见琉儿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顾筝身边,当下便重新拣了桌上的镇纸、重重的砸了过去。

琉儿只轻轻的挪了挪脚便躲开那迎面飞来的镇纸,并伸手稳稳的将镇纸接住,一声不吭的送回到岑三娘桌上。

岑三娘见了越发觉得她胆大包天、没把她放在眼里,当下便气得咬牙切齿、不顾一切的对身边的丫鬟下令道:“璃儿、珠儿,你们两个给我把琉儿那个死丫头拖到我跟前来,我要亲自掌她的嘴!看她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

这琉儿已经不是岑三娘屋里的丫鬟了,岑三娘哪能像以前那样随随便便的管教她?

因此璃儿一听这话、当下便委婉的劝了岑三娘一句:“姑娘,这……这不大合适吧?太夫人已经把琉儿给表姑娘使唤了……”

岑三娘见连璃儿都敢不顺着她的心意,当下就气得狠狠的把璃儿推开、径直跑到琉儿跟前,一抬手就想狠狠的往琉儿脸上招呼几巴掌!而这主子站到跟前来亲自掌嘴,琉儿作为婢女自是不敢像先前那样闪躲,只能闭了眼等待那落下来的巴掌……

眼见着岑三娘的巴掌就要落在琉儿脸上了,一旁的顾筝才迅速伸手捉住岑三娘的手腕,冷冷的说道:“琉儿是我屋里的丫鬟,她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自有我来管教,不必烦劳三姐姐出手。”

顾筝说完便猛一用力把岑三娘的手甩到一旁去,并马上往前站了一步把琉儿牢牢的护在身后,一副绝不会容许岑三娘动手打琉儿的姿态———开玩笑!要是岑三娘今日当着她的面打了琉儿,那她这个连身边丫鬟都护不住的主子,将来还有什么脸面让琉儿信服她、死心塌地的跟随她?!

所以顾筝今日是护定琉儿了!

岑三娘被顾筝阻拦后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当下便一脸怒容的冲上去、要和顾筝好好的打上一架,只是这时岑元娘等人已经围了过来,岑元娘这个长姐更是急忙忙的伸手拦住岑三娘:“三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别闹了,先生就快回来上课了!”

岑三娘一被阻拦、马上扁着嘴抱着岑元娘的胳膊,一脸委屈的要岑元娘替她评理:“大姐姐,是她先到祖母跟前耍诡计、把我的丫鬟抢走的!是她先欺负我的!现在她连我教训个丫鬟都要插手,真是欺人太甚!”

岑元娘一边把岑三娘拽回她坐的位置,一面摆出长姐的姿态、语重心长的教导道:“胡闹!琉儿是祖母说要给弯弯的,不是弯弯自个儿去要的!再说了,你是姐姐、弯弯是妹妹,且弯弯又是初来乍到……你这个当姐姐的多让让她不行吗?”

已经围到顾筝身边的岑五娘似乎一心向着顾筝,只见她先是一脸担忧的拉着顾筝打量了一圈,随后便轻轻的咬了咬嘴唇、做出了一个舍己为人的决定:“三姐姐,你要是因弯弯要了琉儿心里一直觉得不痛快,那我回头便去回了祖母,让她老人家把我屋里的梨儿给你,这样可好?“

岑五娘说完不等岑三娘开口,便语带哀求的再补了句:“只要三姐姐你不再记恨、为难弯弯妹妹,就是让我把所有的丫鬟全都给你都行……真的,我真的愿意这样做!弯弯妹妹她已经很可怜了,三姐姐你就别再和她过不去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