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五十一章   丫鬟风波(二)

“祖母……”

“娘……”

“都给我住嘴!”

罗夫人和岑三娘见太夫人不顾她们的意愿、硬是把琉儿拨给顾筝,当下便齐齐不满的出声想要抗议,哪知她们才刚刚开口起了个头,一直不曾开口插手内宅事务的岑老爷就沉着脸怒呵了她们一声,并狠狠的瞪了罗夫人一眼、警告她别再忤逆太夫人的意思。

一旁的赵姨娘一见罗夫人吃瘪、心里立时乐开了花,更是十分有眼劲的上前打圆场道:“不就是一个丫鬟嘛,若是弯弯屋里缺丫鬟使唤,那就把我们五娘屋里的梨儿拨过去,五娘屋里要不了那么多人伺候,少个梨儿正好。”

赵姨娘说着还不忘悄悄的给岑五娘递了个眼色,岑五娘见了立刻十分识趣的坐到太夫人身边,乖巧懂事的说道:“是啊,祖母,就把我屋里的梨儿让给弯弯妹妹使唤吧!我屋里有梅儿、桃儿、枣儿几人就足够了……弯弯妹妹这才刚刚回府,身边是得要有个行事妥当的老人服侍才行。”

赵姨娘和岑五娘的“体贴懂事”让岑老爷心一宽,看向赵姨娘的目光立时便多了几分赞许,并且赵姨娘的体贴懂事一和罗夫人先前的举动相比,岑老爷立刻就对罗夫人生出几分厌恶来,觉得她是个心胸狭隘,既容不下小姑子唯一的遗孤、又常惹婆母生气的女人。

岑老爷本是不该插手管内宅事务的,但眼下罗夫人不懂事的一个劲忤逆太夫人的意思、让太夫人生气,因此为了太夫人的身子着想、岑老爷只能插手管上一管,一脸威严的做出不容置疑的决定:“就把三丫头的丫鬟给筝丫头用。”说完岑老爷还不忘扫了罗夫人和岑三娘一眼,警告她们别再多言。

岑三娘心里虽然依旧不乐意,但她却又十分畏惧岑老爷这个父亲,因此她最终只能不情不愿的闭了嘴,独自坐到一旁生闷气。罗夫人见女儿都妥协了,也就闭紧了嘴不再多说,只狠狠的剐了借机表现自己的赵姨娘和岑五娘一眼,随后还没忘瞪了顾筝这个源头一眼。

于是岑老爷发话后,琉儿便从岑三娘屋里调到了顾筝屋里,成了服侍顾筝的大丫鬟。

这琉儿自身只是个伺候主子的丫鬟,对主子们的决定她自是不敢有任何异议。因此一从荣寿堂回到瑞香园,琉儿就十分自觉的回自己屋里把东西细软收拾好,收拾完后再到岑三娘屋里磕头辞别旧主,磕完头方才到顾筝住的听泉院报道。

这岑三娘早在荣寿堂时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因此琉儿一来辞别、她就气得把屋里的东西摔了一地,摔完还是觉得被顾筝这个外来者抢了人很没面子,于是当下便怒气冲冲的跑到罗夫人住的正房,进了屋后见到什么东西就摔什么,连罗夫人最珍爱的那座黄梨木镶八角琉璃的小屏风都没放过。

而罗夫人虽然心疼那架被砸成两半的琉璃屏风,但她更心疼她的宝贝闺女,因此也没让人拦着岑三娘、不让她摔东西,只一脸心疼的任凭岑三娘发脾气把她屋里的东西都摔了个遍……

倒是坐在罗汉床上看书的岑二娘被岑三娘吵得生出了几分不耐烦,再一见岑三娘越摔越起劲、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当下便不客气的刺了她一句:“你有本事就到祖母屋里摔去,别在这里拿娘的东西出气。”

岑三娘一听岑二娘不安慰她也就罢了,竟还冷着一张脸说风凉话,立时就红了眼眶、委委屈屈的哭诉道:“二姐姐,我都被顾筝那个死丫头欺负到头上来了,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来讽刺我?你一点都不心疼我这个妹妹!”

岑二娘一边把手上的书翻了一页,一边头也不抬的答了句:“顾筝她没有欺负你,这件事是祖母的意思。”

“二姐姐你怎么老是帮着外人说话?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嫡亲姐姐?”岑二娘越说越生气,再一见岑二娘目光只钉在书页上、压根就没正眼瞧她,当下便气得抬脚狠狠的踹了地上的锦杌一下出气,踹完却又把自个儿给疼得双眼泪汪汪的。

罗夫人见了顿觉头疼,但她同样也舍不得骂岑二娘这个宝贝闺女,于是只能好声好气的搂着岑三娘的肩膀哄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个丫鬟吗?娘再给你挑个比琉儿强上百倍的!咱不要那琉儿了,丢给顾筝用就是!”

“不要!”岑三娘扭着身上甩开罗夫人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一脸任性的要求道:“我就要琉儿,换了谁我都不要!琉儿本来就是服侍我的丫鬟,凭什么我要让给顾筝使唤?!我就是不要!我就是要琉儿呆在我身边伺候我!”

罗夫人虽然心里也有气,但这事儿是最终是岑老爷发话的,眼下已是无任何转圜的余地了。

因此罗夫人只能从别的地方来替岑三娘出这口气:“我的小祖宗,这件事不但是你祖母的意思、也是你爹的意思,我这个当娘的也没法子啊!不过这亏咱也不会白吃,这顾筝不是已经没了亲娘撑腰了吗?她没了她那彪悍的娘护着了,那还不好对付?来日方长嘛,咱有的是机会把今天这口恶气讨回来!”

罗夫人这自欺欺人的想法让岑二娘听了不客气的冷哼了一声,一语中的说道:“正是因为顾筝没了娘,所以现如今家里这些孩子里头,祖母最疼的就是她,就是小七,祖母都未必肯替他破例!我劝你们还是别去触顾筝的霉头,否则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们。”

岑二娘那不冷不热的话语把岑三娘气得猛一甩帕子,满脸不服气的反驳道:“二姐姐你胡说!那顾筝只不过是个外人,她又不姓岑,祖母不可能疼她胜过疼我们的!”

岑三娘的天真蠢笨让岑二娘嘴角有了一丝淡淡的鄙夷,语气更是不冷不热:“我懒得和你多说,你好自为之吧。”

岑三娘一见岑二娘这个态度,马上就怒了:“岑祺姗,你凭什么摆出这样的姿态来教训我?哼,你别老是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我才不屑和你多说呢!你不疼我、不站在我这边,那我以后也不理你这个姐姐了,我要和你绝交!”

岑二娘显然不屑于和幼稚的岑三娘一般见识,只见她从头到尾都低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手里的书,对岑二娘的挑衅视若无睹,就连岑三娘放出要和她绝交的狠话,她都只淡淡的说了句“随便你”,把岑三娘气得揪着帕子直跺脚。

一旁的罗夫人见了虽感到头痛,但还是赶忙上前替她们姐妹俩打圆场:“好了、好了,三娘,你二姐姐也是为了你好,怕你去招惹顾筝那丫头会吃亏,才会劝你别去触霉头!她也是一片好心,只是话说得较为直白就是……“

“你知道她是为你好就行,别和她再闹下去了,你们可是一个娘生的亲姐妹,哪能像外人那样闹个不停?你们要真是再闹下去,赵心慧那个贱人和五丫头可就要偷着乐了!”

罗夫人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堆话安抚住岑三娘后,才转而装模作样的训了岑二娘一句:“二娘你也真是的,你明明是在提醒你三妹妹不可鲁莽行事,怎就不能把话说的中听些,非要说些她听了会难受的话呢?”

岑二娘却是连罗夫人的面子都不卖,任凭罗夫人苦口婆心的劝解、她依旧雷打不动的看她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