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一章   拦路

还有,如果顾丽娘不是王婆子的亲生闺女、真的是阿鸾,那稳婆李婆子当日在太夫人面前说的那些话,又该如何解释?李婆子可是太夫人亲自盘问的,顾筝不认为她有胆子说谎,更不相信精明的太夫人会被李婆子的谎话给蒙骗过去!

此时此刻,顾筝的脑袋可谓是一片混乱,她先是想起了顾丽娘在世时和她说的种种话语,紧接着又想起了那个只和她相处了十来天的外祖母、王婆子曾经说过的话语,绞尽脑汁的想从两位已经不在人世的人,曾经说过的那些话语里找出一些蛛丝马迹、解开困扰着她的谜团。

顾筝因是半道穿过来的伪萝莉,对顾家那些陈年往事自是有着许多不清楚的地方,因此顾筝苦着一张小脸趴在桌子上思忖了许久,也没能把这件事理出一个头绪来……不过顾筝虽然不能马上解开疑团找出答案,但她却在顾丽娘和王婆子的话里找到了一个共同点!

顾丽娘临走前的前一日曾对顾筝说过,说她从小就经常发热发烧、烧到不省人事连人都认不得,就连这一次顾丽娘也是因为发烧转肺炎才去世的;而除了顾丽娘外,王婆子在世时也曾经说过顾丽娘小时候经常发烧,有一次烧很严重、好了后许多事都不记得了。

这让顾筝对顾丽娘不记得身为阿鸾时的那些事找到了一个借口———也许顾丽娘就是岑府的阿鸾,而她之所以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并一心一意的把王婆子当成亲生母亲,应该是因为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袋,把身为阿鸾时候的记忆全都给忘了,忘了后她理所当然的接受了“顾丽娘”这个身份、把自己当成王婆子的女儿。

顾筝虽然替顾丽娘当初对阿鸾的事全然不知,只能靠孙姨娘提点找到了借口,但这件事还是有许多地方是顾筝想不通、需要慢慢探查的。

可即便还有许多地方暂时想不通,但顾筝结合种种后意识到了最重要的一点,同时也通过玉佩找到一丝希望———顾丽娘的身份也许还能翻盘!

如果顾丽娘的的确确是岑家的阿鸾,那太夫人自然不会对丧母的顾筝不管不顾,顾筝眼下面临的困境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于是左右思忖过后,顾筝决定带着玉佩去岑家走一趟,把自己的发现和猜测一五一十的告诉太夫人,让太夫人这个既有权、又有势的人帮她把事情查个一清二楚……虽然顾筝无法断定最终的结果,但她至少该尽力去做、尽力去替顾丽娘正名了!她尽了该尽的力后,剩下的就只能看天意了。

打定主意后顾筝便找上了张大虎,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大虎哥,我想进城一趟,你能不能陪我走一趟?”

没想到张大虎却没有像以往那样爽快的答应顾筝的要求,而是一脸为难的挠着后脑勺说道:“这……这怕是有些不好办,你眼下最好是不要离开我们家半步,不然被你表舅他们发现了就不好了……他们这几日正……”

顾筝听了张大虎打探回来的消息后,才知道原来她躲到张家的第二天、张氏就又找上门去了。张氏一到顾家、见顾家大门紧闭,自是不客气的“咚咚咚”敲起门来,敲了许久后不见顾筝回应她非但没有死心,还折回去把卢二狗一并叫了过来,二话不说的撬了顾筝家的大门、大摇大摆的进了屋!

张氏夫妇进屋后发现顾筝不在家先是倍感疑惑、随后马上喜出望外,紧接着他们便暂且把顾筝的去处扔到一旁,开始忙着大包小包的进驻顾家、直接趁着顾筝不在占了顾家的屋子,打算先死皮赖脸的住进来、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顾筝就算回来也拿他们没法子。

没想到张氏领着自家闺女在顾家住了一宿后,顾筝依旧不见人影,这着实大大的出乎张氏的意料!张氏就顾筝彻夜未归一事召集了自家人,在顾家悄悄的密谋了一番后他们就开始四处寻找顾筝……

当然,张氏他们可不是因为担心顾筝才寻去找顾筝的,而是想找到顾筝后趁这个机会把她卖了、让她永远回不了家!如此一来,张氏他们不但可以除去后患、无后顾之忧的占了顾家的屋子,还能因卖顾筝多得几个钱。

顾筝自是对张氏一家的用心一清二楚,因此得悉外面如今的情形后,顾筝非但没有退缩之意,还更加想离开坳头村到岑府去向太夫人求助———事已至此,她老是躲在张家也不是个法子,得找个一翻手就能把张氏一家打落到尘埃里、再也不敢蹦跶的靠山才行!

只是直接现身离开这条路怕是已经行不通了,得想个隐蔽些、避开张氏等人耳目的法子,悄悄的离开坳头村才行……

这点小问题自是难不倒顾筝,只见顾筝皱眉思忖了片刻后便有了主意,并马上和张大虎商量道:“大虎哥,你们家是不是每隔两个月、就会拉一大板车的稻草到城里的醉仙楼,卖给醉仙楼垫放到地窖里藏东西?”

见张大虎点头,顾筝这才把她想的点子说了出来:“我想藏在堆在板车上的稻草里,避开我表舅一家、跟着你家的板车出村进城!”

张大虎自是不会拒绝顾筝的要求,但他又担心顾筝这么做会遇到危险,同时他还十分有自知之明、知道他这笨脑袋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于是他考虑了一歇后最终只涨红着脸说了一句:“筝妹子你且等等,我去把二虎那小子喊来!那小子主意一向都比我多,我们找他来一块儿商量、商量!”

张大虎说完不等顾筝出声就匆匆忙忙的离去,不一会儿就把张二虎给叫到了后院,张二虎路上已经听张大虎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因此他一参与讨论就一语中的的说道:“说来也巧,我们家明日就正好要给醉仙楼送干稻草,只是我们家平时给醉仙楼送去的干稻草数量不多,筝妹子你想要躲在里头怕是有些勉强……”

张二虎说着皱眉想了一会儿,才提了一个补救的办法:“不过我们明天可以在板车上多装些干稻草,干脆一次装个两次的份量,再把稻草堆堆得高高的,这样筝妹子应该就能藏住身形、躲在干稻草堆里出村。”

这干稻草本就不重,垒高后只要绑结实了倒也不会散落下来。加上这干稻草没什么分量,压在人身上既不重也不痛,顾筝藏进去后只要留几条小缝儿呼吸,那便不会感到任何不适。

于是顾筝当下便采纳了张二虎的法子、并一脸赞许的夸了他一句。随即三人又凑到一块儿商量了好一会儿,把所有的细节都商量妥当后,第二天一早顾筝便悄悄的藏身在张家拉出村的那车干稻草里,跟着张家的牛车慢慢的往村口走去。

没想到张大虎、张二虎才赶着牛车走到村口,就被张氏带着自家几个小子给拦了下来……

躲在稻草堆里的顾筝一透过缝隙看到张氏,心就下意识的一紧,更是忍不住暗暗的在心里嘀咕道:这事情不会这么邪门、这么巧吧?她藏身的牛车才刚刚要驾出村,就迎面碰上了张氏?莫非这张氏已经猜到她一直躲在张家,这才会带着人在村口堵她?

顾筝心里正如此想着时,拦住张家牛车的张氏正好开口质问了张大虎一句:“张家大小子,你这几日可有见到我们家筝姐儿?她平日里不是和你们玩得最好吗?你们可知道她现下人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