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章   意外发现

而张氏夫妇很明显、压根就没把她这个小丫头放在眼里,并且是那种不甘心只眼馋看着,只要东西没到手就会一直贼心不死的人!

综合以上种种猜测,顾筝很快就猜到张氏夫妇一定是想设计先把她卖给陈跛子,等陈跛子把她拐卖得不知所终、流落他乡后,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占了顾家那几间空屋子!而这屋子一被他们占了去,过个一段时日他们便能想法子给卖了!即便不卖留着给自家人住,那人口多的张家也是占了个大便宜!

顾筝一发现事情不对劲、就通过推理把事情想透,而把事情想透后顾筝首先想到的是自保———她绝不能让张氏夫妇有机会把她敲晕、迷晕之类,然后把她卖给陈跛子!

于是独自在屋里前前后后的思忖了许久后,顾筝很快就打定主意要暂且躲出去,并且马上就动作把家里剩下的值钱细软收拾好……

顾筝把收拾好的细软都揣到怀里后,便趁着夜色偷偷的摸到胳膊张家,一进门就开门见山的对刘氏说明来意:“刘婶子,我觉着我表舅一家有些不怀好意,想走歪门邪道把我们家屋子占去!这屋子被他们占去还算是小事,我就怕他们会不放过我!二虎哥先前告诉我……我猜他们……”

顾筝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猜测全都说出来后,才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所以我想先到刘婶子这儿躲个一两日,且先不露脸,看看我那表舅下一步的动作再做打算。”

刘氏十分清楚顾筝此刻的处境,也知道顾丽娘一去、顾筝今后的日子便会过得十分艰难,毕竟顾筝始终年幼且无任何依靠,就算自个有主见、不会傻乎乎的会受人摆布,但栖身之处怕还是很难守住。

不过刘氏虽有心帮顾筝一把,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对付张氏夫妇,因此她只能略尽些微薄之力、一口应下顾筝的请求:“你既来求了我这个婶子,我岂有不帮你的道理?反正我们家屋子多,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刘氏说着面带微笑的把顾筝拉到怀里,拍着她的背安抚道:“真是难为你了!小小年纪便能想得如此周到!你且放心的在我们家住下,有大虎、二虎还有他们的爹在,张氏一家没胆子闯到我们家胡乱,你只管安心的住下。”

顾筝听了自是一脸感激的谢了再谢,随后便悄悄的在刘氏家后院住下,顾筝是为了躲避张氏一家才到张家暂住的,因此她这几日暂时不能随意露面,只能躲在张家的后院、免得叫张氏等人寻到她的藏身之处。

而顾筝藏到张家后一时也无事可做,这正好让她有功夫慢慢的理一理最近发生的事,再仔细的替自己今后的生活做个打算……

一想到今后再也见不到顾丽娘了,顾筝下意识的把手伸到怀里,掏出顾丽娘临终前交给她的那块玉佩,一边拿在手上细细的摩挲,一边想着往日里和顾丽娘相处时的种种,一时间悲从心来、双眼很快便又涌出了泪花。

如今顾丽娘已是再也回不来了,她留给顾筝的唯一念想便只有这块玉佩了……早知道会如此,她平日里就该对顾丽娘好些,不该老是没大没小的教训她、戏弄她。

顾筝一边暗自懊恼后悔、一边下意识的把目光定格在手里的玉佩上,这一看她竟无意中发现手里的玉佩在烛光的照衬下,散发出一圈淡淡的、暖暖的光彩,低调但却能瞬间捕获人的目光,让顾筝下意识的把目光定格在玉佩上。

顾筝一被手里的玉佩吸引了注意力,便索性把玉佩举到面前细细的观看,细看后她发现手中的玉佩不但质地细腻饱满,色泽晶莹光洁,且玉里无任何杂质,一看便知是上好的和田羊脂白玉。

顾筝用拇指细细的摩挲了玉佩光滑的背面后,才转而细细的观察玉佩正面雕刻的图案,那图案看起来似乎有些奇特———表面上看像是一幅精心雕刻的流云百福,上头由云纹和蝙蝠组成。“云纹”形若如意、绵绵不断,意为如意长久;“蝙蝠”寓“遍福”,象征幸福、如意或幸福延绵无边。

这本是幅十分常见的玉佩图案,顾筝仔细瞧过却又觉得这幅图里暗藏着玄机,似乎不仅仅是一副流云百福吉祥图。

于是顾筝便把玉佩举高对着烛光,透烛光光仔细的再把玉佩上雕刻的图案琢磨了一遍,并下意识的在心里把觉得奇怪的地方组合成各种各样的图案,最终慢慢的把玉佩上略显奇怪的纹路拼凑成一个篆体字。

这个篆体字顾筝起初看着有些陌生、也认不出来,但慢慢的她脑海里便有了一丝吻合的记忆———如果她记的没错,她曾经在岑家的书房里看到过刻着这样一个字的印章!那个印章据说是岑老爷平时作画用的,上面只刻了他的姓、并未刻名刻字!

这么说,这个玉佩上雕刻着的流云百福吉祥图,其实蕴涵着一个篆体的“岑”字?

可顾丽娘从小贴身佩戴的玉佩上,怎么会偏偏刻了“岑”字?

且像顾家这样的人家,除非偷、拣、骗、抢,否则不可能会拥有质地如此上乘的和田羊脂玉佩啊!

难不成顾丽娘身上真的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谜团?

上好的和田羊脂玉佩,上面偏偏刻着一个“岑”字……

顾筝的思绪很快飞回到当初顾丽娘认太夫人为母那一天,并清楚的记得当初太夫人曾经问顾丽娘身上可否有岑家祖传的玉佩,还说那块玉佩打小就戴在阿鸾身上……只是当时顾丽娘并未提起自个儿戴的那块玉佩,只一口否定、说从没见过岑家的祖传玉佩。

当时太夫人想必是觉得阿鸾当年是被拐子给拐走的,这些年来前前后后也不知道被转卖了几手,身上的祖传玉佩又是个值钱的东西,早早的就被旁人给夺了去也属正常。因此太夫人当时并未坚持让顾丽娘拿出岑家祖传玉佩,也没有因为顾丽娘拿不出玉佩、就否定她阿鸾的身份!

可谁曾想到,当时拿不出岑家祖传玉佩的顾丽娘,竟会在临终前给了顾筝一块上面刻着“岑”字的玉佩……莫非顾丽娘临终前给顾筝的这块玉佩,真的是岑家的祖传玉佩?

若真是如此,那顾丽娘很有可能真的是岑家当年走失的阿鸾!

可顾丽娘直到临终前都没向顾筝提起这件事,甚至她把玉佩给顾筝玉佩时也没说玉佩有什么来历。当时顾丽娘算是有充足的时间来交代玉佩的来历,但她却什么都没说、只让顾筝好好的保管玉佩……

看来顾丽娘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加上顾丽娘本身不识字,所以才会一直没发现贴身佩戴的玉佩竟刻了一个“岑”字,否则顾丽娘不可能不把玉佩拿出来给太夫人看,就这样任凭太夫人把她们赶出岑府!

冒名顶替、被毫不留情的赶出门的伪千金小姐,突然间竟戏剧般的又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千金小姐!

事情突然出现这样的转变让顾筝一时间有些迷糊,也让她想不通这其中的某些地方———如果说顾丽娘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那难不成连顾丽娘的娘王婆子也不知道?

顾丽娘是不是王婆子亲生的闺女,王婆子不可能不知道!可王婆子若是知道真相,为何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是真的因为走的匆忙、来不及留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