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十七章   晴天霹雳

这让顾筝面色又重新变得一片凝重,语气里也不知不觉的含了几分老成:“娘,您怕是感染了风寒发热了!您暂且先忍忍,我这就去请个游医回来替您瞧瞧!”

顾筝说完马上从米缸底下取了一吊钱出来,小心翼翼的把钱收好后便去隔壁找了张大虎、张二虎的娘刘氏,哀求道:“刘婶子,我娘她突然病了,现下正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下不了地,您能不能帮我照看她一会儿?我好抽身出去给她请个游医瞧瞧!”

刘氏是个心善的妇人,平日里也没少帮顾家忙,因此她一听说顾丽娘病了、马上放下手中的活计,一边推了篱笆往顾筝家这头走来,一边出言安抚顾筝道:“筝姐儿你别着急,我这就过来照看你娘,你赶紧去请游医吧!”

听到动静的张大虎早就一溜烟的跑到顾筝面前,主动说道:“走,我陪你去!要是村子附近寻不到游医,我就替你跑一趟、去山那头的长坑村替你把王郎中请来。”

顾筝眼下一心记挂着突然发烧的顾丽娘,一时也没心情和刘氏他们多说客套话,胡乱点了头后便脚步匆忙的往村头奔去。顾筝和张大虎才奔到村头,就正好见到一个背着药篓路过村子的游医,于是他们赶忙把他请到家里替顾丽娘问诊。

那游医路上就先简单询问了下顾丽娘的病况,到了顾家后更是二话不说的替顾丽娘把了脉,再探了探顾丽娘的额头,最终确认顾丽娘这是不慎感染了方寒,且寒气已在体内盘踞多日,一直到今日才突然发了出来。

顾筝一听说顾丽娘果然是发烧了,不由有些担心烧厉害了会转成肺炎,于是她当下便满心焦急的催了游医一句:“那您赶紧开几副退烧药给我娘吃啊!”

“你娘眼下的情况看起来有些不妙,烧得也有些厉害,”那游医先慢吞吞的夸大了顾丽娘的病情,见顾筝果然更加焦急,这才拿出两副一早配好的、可以使人退烧的药包,道:“幸好我手头正好有两副事先配好的退烧药,只是这两副药因配的药材较为稀罕,价钱有些不便宜……”

顾筝懒得和那游医废话,直截了当的问道:“这两副药加上诊金,一共要多少银子?”

那游医故作大方的说道:“收你一吊钱就好。”

顾筝闻言当下便塞了一吊钱给那游医,得了那两副药后更是马上取来药壶,又是拆纸倒药、又是量水烧火,很快就把药壶架到了红泥小炉上煎熬……药煎好后顾筝独自一人也不好给顾丽娘喂药,她便又请了刘氏前来相帮,二人扶起顾丽娘后一点一点的把一碗药全都喂了下去。

顾丽娘喝了药后虽烧还没完全退去,但却也不似先前那般烧得厉害了,人也慢慢的恢复了几分意识,也能下地坐到桌边吃几口菜粥了。

只是顾丽娘身子到底还是有些不爽利,因此她草草的喝了几口粥后便又躺回床上去了,裹紧被子后也眯了一会儿却又睡不着,于是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顾筝闲聊起来:“囡囡,说来倒也奇怪,娘似乎从小到大、每一年都要发个几回热,且次次都烧得厉害……”

“你是不知道哟,娘每回发热都把你外祖母吓得手足无措,娘听你外祖母说,有几回娘烧得特别严重,好了后虽还认得人,但却忘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顾丽娘说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如今我仔细的回想了一番,还真是记不清楚六、七岁前发生的事,没准儿这脑袋真是给烧坏了!”

顾筝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笑着答了句:“娘您就爱胡说八道!倘若您的脑袋真是打小就烧坏了,眼下哪还能这般精明、任谁都占不了您丁点便宜?”

“可若是脑袋没烧坏,怎地小时候的事我都记不得了?”顾丽娘说着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般,微微皱着眉头补了句:“你外祖母说我有一回烧得特别厉害,一连请了好几个游医才给治好!可偏生好了后竟谁都不识得,一连过了几日才慢慢的好起来、认得亲近的几个人,可把她给吓坏了!”

顾丽娘一边说着闲话一边长长的打了个哈欠,随后她的声音便渐渐的小了下去,想来是先前服的药起了作用让她犯了困。

顾筝知道感冒发烧的人就该多喝水、多休息,且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裹紧被子、好好的闷出一身汗,病才能好得快……于是顾筝便打开箱笼再取了一床被子出来,严严实实的给顾丽娘盖上后,又替她掖了掖被角,掖紧了才接着去收拾桌上的残局。

因顾丽娘的病还没完全好,因此第二天顾筝照样给顾丽娘煎了一碗药,顾丽娘吃过早餐后也老老实实的把要喝了,喝完便又躺床上歇息去了。

哪知顾丽娘喝了第二碗药后却反而不见好,不但睡觉的时候无意识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咳嗽,且一觉醒来身子竟重新滚烫起来!

顾筝一见顾丽娘咳得厉害、当下便急坏了,一面喊了刘氏过来帮着照看顾丽娘,一边急匆匆的再出去请游医……

哪知顾筝把整个坳头村都寻了一遍,也没寻到昨日那个游医!就连隔壁村顾筝也去跑了一趟,还是没能请到游医!顾筝无法,最终只能咬牙往山那头的长坑村跑去,多耗了许多功夫才把住在长坑村的王郎中给请了过来。

哪知打顾筝出去请游医开始,顾丽娘的身子便一直反反复复的发热,一会儿凉得像井水、一会儿又热得像块烙红滚烫的铁块,人也是断断续续的昏迷、一直不见转好……刘氏在一旁见了也是束手无策,只能一边拿了帕子替顾丽娘擦汗、一边盼着顾筝早点把游医请来!

不料真等顾筝费了大工夫把王郎中请来后,王郎中都还来不及去上前查看顾丽娘的状况,昏迷不醒的顾丽娘就开始口吐白沫、双眼翻白,看样子竟是突然就快不行了!

那王郎中见了不敢再有耽搁,当下便飞快的伸手按住顾丽娘的脉搏,再探了探她的鼻口、翻了翻她的双眼……王郎中做这些动作时,顾筝连眼都没眨一下、一直紧紧的盯着王郎中看,生怕错过王郎中任何一个动作或脸上细微的表情。

可偏生那王郎中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让顾筝一颗心顿时被揪得紧紧的,也让她不断的在内心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顾丽娘一定不会有事的!

镇定、镇定!

只要王郎中重新开了药,她煎好喂顾丽娘喝下,那顾丽娘的病就会慢慢的好起来!她好了后就会像以前那样生龙活虎、彪悍泼辣!

可惜事情却偏生往朝着顾筝最不愿意见到的方向发展,只见那王郎中反复的查看过顾丽娘的状况后,最终还是一脸沉重的摇头宣布道:“这妇人已是没法子救了,小娘子节哀顺变……赶紧替她准备身后事吧!”

王郎中的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般重重的劈在顾筝身上,让她立时被打击得呆若木鸡、一时间只知道傻傻的站在原地,很难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昨儿还生龙活虎的举着扫帚、扁担打人的威武老娘,怎么才过了一夜就不行了?

老天爷是在和她开玩笑吧?

永远都生龙活虎、上蹿下跳的顾丽娘突然就这样去了?

这一定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的!

她是她唯一的依靠,是这个时空唯一毫无保留、真心实意的疼爱她的人,怎么能就这样撒手丢下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