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十六章   突病

顾筝的确是要踮起脚尖才能勉强将墙角的蜘蛛网扫去,因此张二虎一主动开口帮忙、她就不客气的把扫蜘蛛网的竹竿交给他,并马上不客气的给张大虎也派了活:“大虎哥,你帮我把桌子、椅子擦擦,我好腾出手来去收拾厨房。一会儿全都收拾妥当了我还得进城一趟,买些日常要用的东西回来,你有空陪我走一趟不?”

“有空、有空!”

张大虎一边急忙忙的应下,一边把手里拎着的蔬果放在地上,放完马上主动取了块抹布,打湿后乐呵呵的替顾筝抹起了桌椅,并拍着胸脯保证道:“你尽管去收拾厨房,这屋里的活我和二虎全包了,你不用惦记着!”

顾筝见听了也不和他们客气,当下便转身去收拾厨房……

待几间屋子都简单的收拾一遍后,顾筝方才仔细的清点了下家里缺的东西,暗暗记下后才掀了蓝底白花的帘子进了里屋,一边搬开米缸取板挖坑,一边对和衣躺在床上的顾丽娘说道:“娘,家里柴米油盐这些顿顿都得用到的东西一样都没,我得赶着进城买上一些才行,不然我们可就得断炊挨饿了。”

顾丽娘还在心疼那离她而去的富贵日子,对别的事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因此她听了顾筝的话后只“哼哼”了几声算是知道了,哼哼完便拉了床破旧的棉被蒙头大睡,一副不愿意接受现实的样子。

顾筝见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去劝她,只从那个隐蔽的土坑里掏了两块碎银子出来,略微估摸盘算了下觉得有些不够,于是顾筝便再多抓了一把铜板子儿带上。

取了钱后顾筝便喊上张大虎一起进城,临出门前还不忘用甜甜糯糯的声音求了张二虎一件事:“二虎哥,你能不能上山帮我们家拣些柴火?你看我们家眼下可是什么都没,我一时间也没那么多银钱把缺的东西都置办齐整了,只能省一样是一样了。”

张二虎自诩是个讲义气的好娃子,加之顾筝哀求他的声音又甜又软十分好听,当下就把他哄得一口答应道:“没问题,你家的柴火全包在我身上!我虽不能给你砍个一担半担回来,但先拣些让你应对几日定是不成问题。”

顾筝听了自是高高兴兴的谢过张二虎,随后便和张大虎一块儿往城里赶去,先是寻了间米铺买了一斗糙米,又去寻了那卖油盐酱醋的铺子打了二两油、一斤粗盐并灌了一瓶醋、一瓶酱;买齐了这些调味料后顾筝又去肉铺割了二两猪肉,再买了两块豆腐并一条鱼。

除了日常必需吃的米菜外,别的物件顾筝暂时都不敢买,毕竟她现下手头只有岑元娘几人送的那些金银细软。

虽说二十两银子便能供寻常人家花上一年,顾筝得的那些金银细软省着些花、倒也能供她们娘俩花个一年半载,但却也不能大手大脚、毫无顾忌的花钱,得每一文钱都算计着花才行……再说了,顾筝还打算抽出一部分钱做个小买卖,替她和顾丽娘弄个长远稳定的进项,眼下自是不能动手动脚的乱花钱。

顾筝买齐东西赶回坳头村时,张二虎已经拣了一捆柴送到顾筝家厨房,这柴有了后顾筝便可以烧火做饭了……只见她先把买回来的东西分别放好,再和张大虎、张二虎道过谢后,方才有条不紊的动手做饭。

话说顾筝还是刚刚穿过来那会儿,寻了个机会到张大虎家的灶间学了几日,才把前世在乡下奶奶家烧火做饭的本事给重新拣了起来。于是对顾丽娘的厨艺倍感失望后,顾筝便自然而然的接管了家里的厨房,小小年纪便成为家里烧饭做菜的人。

因之前已经烧过个把月的农家饭了,因此虽已有几个月没动手、但顾筝的动作却依旧十分熟练娴熟———只见她先拣了干草引了火,待灶膛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塞再灶膛路的干草慢慢的烧起来后,顾筝才拣了几枝半粗不细的干柴塞进去。

趁着干柴慢慢烧起来的功夫,顾筝赶忙抓了把米丢到锅里淘洗,淘洗干净了便勺了一瓢清水进去,盖上锅盖后才把锅子架到灶上,打算用小火慢慢的把粥熬烂。

这熬粥最少也的要半个多时辰,这中间的功夫正好让顾筝有时间收拾其他的菜……待顾筝把鱼、肉、菜等都洗干净了,那锅里的粥也正好翻腾起来,顾筝见了便撒了一把先前切得细细的白崧到粥里,打算熬个菜粥。

随后顾筝便把另外一个灶膛烧热,先用肥膘擦了擦铁锅底,待锅底沾了油星子才把先前腌制过的肉放下去翻炒。顾筝一心想着回家的第一顿吃得好一些,也好宽一宽顾丽娘的心,因此炒好肉片后顾筝又调了酱汁、蒸了一条顾丽娘最爱吃的酱油水鱼……

一直到眼见着饭菜都要得了,顾筝才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冲里屋喊了句:“娘,饭菜快烧好了、马上就能吃饭了,您赶紧起来摆摆桌椅碗筷!”

顾筝喊完便把身子缩回厨房,先是把一早就炒好的肉片端到了堂屋,紧接着又把蒸笼里的酱油水鱼端了出来,最后再把醋溜白崧一并端过去上桌。哪知顾筝都把菜摆齐了也不见顾丽娘起来摆碗筷,里屋更是一点动静都没。

顾筝以为顾丽娘心里还不痛快着、故而不想起来吃饭,只能无奈的先把白粥盛好晾在桌上,随即才亲自进屋去叫顾丽娘起床:“好啦,娘您就别再一直闷闷不乐了,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您就是趟上一天一夜也回不去岑家了。”

背对着顾筝躺在床上的顾丽娘还是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是在和自个儿置气还是压根就没醒过来,反正任凭顾筝说什么她都不给丝毫回应。

这顾丽娘以前也没少孩子气的和顾筝置气,因此顾筝见她动都不动一下、只当她那孩童般的脾气又犯了,无奈之下只能坐到了床沿、轻拍着她的背说道:“娘,我做了您最爱吃的酱油水蒸鱼和醋溜白崧哦!您再不起来菜可就凉喽!您不是最不爱吃凉了的菜吗?为了不白白浪费那些好菜和我的一番心意,您就别再生气了,赶紧起来吃饭好不?”

顾筝又是好言好语的相劝、又是拣了顾丽娘爱吃的菜来诱惑,哪知顾丽娘却依旧一动不动的背对着顾筝、连哼都没哼一声,让顾筝顿时倍感纳闷、并下意识的推了顾丽娘一下……哪知顾筝才一推顾丽娘、顾丽娘就顺势躺平了,可躺平后她偏偏还是一点反应都没、丝毫睡得死死的!

顾筝见了心下意识的往下沉去,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凝固住了,手更是马上不停的摇晃顾丽娘的身子:“娘您醒醒!快醒醒!别闹了,快醒醒!”

顾丽娘还是没有丝毫反应,这让顾筝心里立时多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也让她微微的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摇晃着顾丽娘,一心认为顾丽娘只是睡得太死了而已、不可能会出什么事……幸好老天爷没有让顾筝内心深处害怕的事情发生,只见顾筝死命的摇晃了顾丽娘一阵后,她总算是慢悠悠的转醒了!

不过顾丽娘人虽然醒过来了,但意识却还是有些模糊,一张口也突然变得气若游丝:“囡囡,娘觉得胸口闷得紧,头也昏昏沉沉的,好难受……”

顾筝一听顾丽娘这话便意识到顾丽娘这是病了,于是她马上把手放到了顾丽娘的额头,一摸发现果然滚烫无比、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