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六章 栽赃陷害

这顾丽娘以前就有顺手牵羊、贪小便宜的毛病,加上她之前的行迹的确是有些可疑,因此顾筝下意识的认为这包东西真是顾丽娘偷的,毕竟顾丽娘的前科实在是太多了、很难让人不怀疑她!

这个念头一从脑海里滑过,顾筝的脸色就渐渐的变得难看起来———虽然顾丽娘偷东西不对,但她还是得想个法子让岑家放过顾丽娘才是。

没想到就在连顾筝也以为东西是顾丽娘偷拿的时候,顾丽娘却粗脖子红脸的大声争辩道:“这东西不是我偷的!你们凭什么问都不问一声就给我定罪?!”

陈妈妈一边让人反剪了顾丽娘的双手,一边冷冷的说道:“都已经人赃俱获了,顾夫人还有什么可狡辩的?难道顾夫人敢说这包袱里的东西全是你的吗?”

陈妈妈的话让顾丽娘眼底飞快的闪过几丝心虚,但她的神色很快就恢复正常,并一边奋力的扭着身子、一边大着嗓门重新争辩道:“这包袱里的东西的确不是我的,但它们也不是我偷的!这个包袱是我先前在园子里拣到的!”

顾丽娘这回真没说谎!

她先前的确是逛园子去了,但却好巧不巧的在一个角落发现那个靛蓝色的包袱。顾丽娘悄悄打开包袱后,见里头竟然有那么多值钱的东西,当下便起了贪念,想着反正这东西是她拣的、不是她偷的,别人知道了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于是顾丽娘便悄悄的把包袱抱回了听泉院,在屋里转了几圈后才把包袱塞到床底下藏了起来。没想到顾丽娘前脚才藏好包袱,顾筝后脚就回来了,紧接着陈妈妈就带着人搜屋子来了……

事到如今,顾丽娘只能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经过全都交代了,说完她还不忘替自己再争辩了句:“虽说我原是不该见了好东西就起贪念、想把东西据为己有,但我真的没偷没抢,那包东西真是我在园子里拣到的!”

“拣的?”

陈妈妈脸上的表情十分夸张、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哎哟喂!顾夫人,你找的借口可真真是好笑!我天天在这园子里来回走动,怎么就不见我白白的拣到一大包好东西?!你就算想撒谎脱身,也找个差不多些的借口吧?”

顾丽娘一见陈妈妈不相信她的话、硬是认定东西是她偷的,当下就急得面色通红、青筋凸起,并歇斯底里的高喊道:“这些东西真不是我偷的!它们真是我偶然在园子里拣到的!你们别胡乱冤枉好人!”

陈妈妈似乎成竹在胸,只见她不紧不慢的反驳道:“你说这东西是你在园子里拣到的,那可有人可以证明你说的话?服侍你的两个丫头能不能证实?”

这勺儿先前是跟着顾筝的,至于箸儿才陪着顾丽娘逛了一会儿,就被顾丽娘打发去厨房取糕点和甜品了———也就是说勺儿和箸儿两人都无法给顾丽娘作证。

因此顾丽娘最终只能据实说道:“我拣到这包东西时,两个丫头都没在我身旁,做不得证……可即便她们不能替我作证,这东西也还是我拣的,不是我偷的!你休得胡乱冤枉我!”

陈妈妈却一丝机会都不给顾丽娘:“你若是真的有冤,那就到知府大人面前伸冤去吧!”

顾筝一听陈妈妈竟然要不顾一切的把顾丽娘送官查办,当下便站了出来,语气虽然平静、但身上却自有几分不弱于人的气势:“陈妈妈,我娘既然说这东西不是她偷的,那你是不是再仔细的查一查,把事情查清楚了再把她送官查办?这送官可不是小事……”

顾筝说着刻意顿了顿、似有似无的扫了陈妈妈一眼,才不急不缓的把余下的话说完:“我娘倒也不怕去官府走这么一遭,怕的就是回头太夫人问起,妈妈你事情没查清楚就下定论、没法和太夫人交代。”

没想到顾筝把太夫人这张护身符打出来后,陈妈妈依旧一点都不肯松口,似乎拼着事后被太夫人责罚也要把顾丽娘撵出岑府、扭送到衙门去:“不行!我们夫人说了,抓到偷东西的人绝不能姑息,必须立刻攆了送官!”

陈妈妈话语才落,屋外就传来余嬷嬷不急不缓的反驳声:“再仔细的查一查怎么就不行了?不把事情查清楚,太夫人回来见贵客竟被送到大牢里去了,你叫我如何给她一个交代?再说了,我们定南伯府什么时候办过这样不清不楚的事情,不把事情查清楚就把人送去官府受罪?”

余嬷嬷能够及时赶到让顾筝心里一喜,心想箸儿总算是愿意帮她、且有几分机灵劲儿,先前她一使眼色、箸儿就心领神会,马上悄悄的去把余嬷嬷给请来解围。

但陈妈妈似乎早就料到余嬷嬷会来保顾丽娘,只见她不紧不慢的把包袱里被压在最底下的东西翻了出来,悄悄的掩在袖里给余嬷嬷瞧了一眼,随后才一脸得意的说道:“若这顾夫人只偷了首饰珠宝等寻常物件儿,夫人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她,可她偏偏不知轻重的偷了三姑娘的贴身物件儿……”

“这物件儿要真让她拿出去典当、在外头流传起来,以后我们府上的姑娘还有什么脸面见人?!我们姑娘今后还如何同人议亲?!她既不知羞耻的偷了三姑娘的东西,想败坏我们岑家的声誉,那夫人就算拼着事后被太夫人责罚,为了岑家的声誉、眼下也一定要将她送官严惩!”

顾筝直到此时才知道那包袱里竟还有岑家三姑娘的小衣,也意识到多了那件小衣、事情立刻就严重了不少!

这养在深闺大院里的高门贵女,别说是贴身穿的小衣了,哪怕只是亲手做的香囊荷包等物件不小心流传了出去,都会生出不少流言蜚语来!甚至还有可能被有心人拿去当私通的信物,彻底败坏姑娘家的闺誉!

不过顾筝再细细的一琢磨此事,马上就意识到这包袱里的东西真不可能是顾丽娘偷的———顾丽娘不过在岑府里小住了三五日,且还经常钻狗洞溜出去赌钱,根本就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摸清楚岑家各房人的住处,并寻到空子潜进去偷了三姑娘的小衣出来!

再说了,这些小衣肯定是三姑娘屋里最得力的大丫鬟管着的,哪是顾丽娘想偷就能偷走的?

看来这是有人借着顾丽娘爱贪小便宜、且有顺手牵羊的毛病,专门设了这个局来栽赃陷害她。此人设局的目的,应该是想趁着太夫人归家前、把她们母子赶出岑府!

看来她们母子什么都没做就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人家的路……

顾筝想到的余嬷嬷自然也都想到了,只见余嬷嬷一脸淡定的询问道:“陈妈妈,既然夫人要你拿人,那你总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说出来吧?你们先松开顾夫人,把事情说清楚再做定夺。”

“说就说!”

陈妈妈努着嘴扫了余嬷嬷一眼,最终还是示意那几个婆子先松手,随后不情不愿的说道:“昨天夜里有贼潜进姑娘们住的瑞香园,偷走三姑娘屋里的一些珠宝首饰并荷包香囊等物。三姑娘屋里的丫鬟早起发现后,三姑娘便拟写了屋里丢的东西去找夫人做主,夫人便把看守瑞香园的婆子叫来问话……”

“婆子说昨夜隐隐约约的看到了顾夫人的身影,见她怀里揣着个包袱、脚步匆忙的往……夫人便让我带人前来听泉院搜查,一搜就搜到了这个包袱,里头装的全是三姑娘屋里丢的东西,可谓是人赃俱获!”

陈妈妈说完后见余嬷嬷一言不发的皱着眉头,以为余嬷嬷说不出反驳她的话来,当下便又多了几分得意:“听说顾夫人没来咱们府上前就有不少前科,眼下查出她偷了我们府上的东西,倒也没什么可稀奇的,只不过是应了那句老话———狗改不了吃屎!”

“我呸!狗屁不通!”

顾丽娘早就被冤枉得堵了一口恶气,眼下一见陈妈妈竟然骂她是狗,当下就冲到陈妈妈面前、不客气的扇了陈妈妈两巴掌,扇完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道:“老虔婆,你嘴巴给老娘放干净点!老娘刚刚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那包东西不是我偷的,是我在园子里拣到的!”

倒是顾筝依旧一脸镇定、丝毫不受这件突发事件的影响,并且她很快就笑眯眯的看了陈妈妈一眼,冷不丁的问道:“陈妈妈,你刚刚说三姑娘屋的东西是昨天夜里丢的?”

陈妈妈不耐烦的答道:“没错。”

顾筝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盛:“也就是说你口中的贼是昨夜潜进去瑞香园行窃的?且你已经可以肯定此事一定是内贼所为?”

陈妈妈显然更加瞧不起顾筝这个小姑娘,只见她除了满脸不耐烦外、下巴也往上抬了抬:“废话!若不是内贼,谁有本事大半夜的潜进我们定南伯府做出这样的事来?你当我们外院的护院全都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