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十章   活到老学到老

于是罗夫人这才重视起这件事来,也等不及王金水那边的消息了,当下便猛地站了起来:“不行!王金水把事情办妥前,我得先到老太太跟前给顾丽娘上上眼药、让她的日子不好过,免得她一门心思的想要管不该她管的事!”

说话间罗夫人已经风风火火的出了正房的大门、一路往荣寿堂奔去,待她赶到荣寿堂时顾筝母女正好先她一步离开。

罗夫人一见顾筝母女不在、马上就坐到太夫人身边诉起苦来:“娘,顾……阿鸾她真真是没一点我们府上姑奶奶该有的样子啊!她才到我们府上没几天,就惹出大大小小、各种上不得台面的麻烦事来……”

这罗夫人早就看顾丽娘很不顺眼,因此她一开了口便滔滔不绝的数落起顾丽娘的不是来,一会儿说顾丽娘最喜欢到处串门,且到了无论是谁的屋子里都一定会顺手牵羊、偷走一件半件东西;一会儿又说顾丽娘从来都不自恃身份,看到什么好吃的都会头一个冲过去抢,甚至还会和府里的下人抢东西吃!

这罗夫人说来说去、无非就是想表达一个中心思想———顾丽娘不但游手好闲、好吃懒做,还屡教不改、经常顺手牵羊的偷东西!

罗夫人“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说完一抬眼见太夫人竟眯着眼睛打起了盹儿,似乎她说的这一堆事、太夫人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这让罗夫人顿时又是气败、又是不甘,最终还是忍不住提高嗓音问了句:“娘,阿鸾一直这般胡闹,难道您就不管管她吗?”

罗夫人刻意提高的嗓音总算是让太夫人慢慢的睁开了眼,只见她睁眼后不紧不慢的扫了罗夫人一眼,那目光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暗藏着一股犀利,让罗夫人见了下意识的低下头避开太夫人那道目光。

太夫人见了一边慢慢的重新把双眼闭上,一边淡淡的问了罗夫人一句:“那你想我怎么做?把她赶出去,让她继续在外面吃更多的苦,然后变成一个身上毛病更多的人?”

“这样的人本就该……”

罗夫人原是想说“这样的人本就该早早的赶出去才是”,但她话才起了个头、太夫人就猛然再度睁眼定定的看着她,那如刀锋般犀利的目光让罗夫人一缩肩膀、硬生生的把余下的话咽回肚子里,并马上改口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姑奶奶是娘您的血骨,我怎么会想着把她赶出去呢?我就是想让娘您想个法子约束她,让她别再继续胡闹下去。”

罗夫人说完后太夫人闭眼沉默了许久,久到罗夫人以为太夫人已经睡着了,太夫人才随意抬手挥了挥,道:“我乏了,你先回去吧。”

“那我就先回去了,娘您好生歇上一觉。”罗夫人顿时如获大赦、屈膝行了礼后便脚步匆忙的离了荣寿堂。

罗夫人走后太夫人却不再闭眼歇息,而是喊了余嬷嬷过来陪她说话,余嬷嬷这一陪就陪着太夫人说了大半个下午话,哪知到了晚上太夫人还是睡不着,就这样翻来覆去的想了大半夜,最终总算是想出一个不算是办法的办法。

第二天各房众人按时来荣寿堂请安,太夫人不咸不淡的和众人说了几句家常话后便叫大家伙儿散了,不过大家伙儿临走前她却出声留了顾筝母女:“阿鸾你留下来陪我,弯弯你也和你娘一起留下来,晚些时候再过去学堂。”

太夫人单独把顾筝母女留下来、罗夫人见了不免心生好奇,心里更是隐隐约约有着一丝兴奋———难不成她昨天说的话起了作用,太夫人打算私底下狠狠的训斥顾丽娘一顿?还是太夫人听了她的劝,决定把顾丽娘撵出岑府?

可惜一直到罗夫人慢吞吞的走出屋子、也没听到太夫人开口,于是她只能满心不甘的回了正房,只命人悄悄的打探荣寿堂那头的动静。

而太夫人把顾筝母女留下来后,不但没像罗夫人猜想的那般狠狠的训斥她们一顿,反而一开口就给了顾丽娘一份大礼:“阿鸾,眼下你名下没有任何产业、平日里也就没任何进项,我仔细的考虑过了,决定让你大哥把我们家在东大街的几间铺子,并城郊的几个庄子给你!”

太夫人的话让顾丽娘嘴巴当场张成了“O”型,脸上也浮起难以置信的神色:“铺子?庄子?都要给我?!那……那我不是发大财了?!”

一旁的顾筝也对太夫人的决定感到十分惊讶,但她知道太夫人一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因此她没有发表任何开法、只静静的等太夫人往下说下去。

太夫人见了顾丽娘的反应后无奈的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幸好顾筝的淡定让她有了几分安慰,随后太夫人便不紧不慢的介绍起铺子来:“那几间铺子,一间是专门卖珠子的珠子铺;另一间是专门卖海味干货的海货行;还有一间是专门卖香料的香料局;至于城郊那几个庄子,每年也都能有不少进项……”

这回轮到顾筝大吃一惊了!

顾筝没想到太夫人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桐州府靠海,最不缺的便是珍珠、香料以及各种海货,且桐州府一带产的珍珠和海货品质都是极好、别的地方大多比不上!香料更是直接从南洋运过来的,是本土十分罕见的。

因此四面八方的商人都喜欢到桐州府来办货,桐州府有名的几间海货行、珠子铺的生意也一直都十分红火!且能够在桐州府开珠子铺、海货行的都不是寻常的人家,若是没有岑家的关系在,顾丽娘就算是有钱也开不了这样的铺子。

顾丽娘自是知道这几间铺子极为赚钱,因此太夫人话音才落、她就迫不及待的追问道:“那这几间铺子并庄子什么时候给我啊?娘您可要说话算数,可别拿胡话哄我、叫我白高兴一场!”

太夫人自是言出必行、也早就想好要怎么做了,因此她一见顾丽娘那猴急的样子、便摆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随后才缓缓的说出自己的打算:“你不必着急,娘既说了给你那就一定会给你!你大哥现下不在家,等他回来我就让他到衙门走一遭,把那几间铺子并庄子过到你的名下。”

顾丽娘听了自是一脸欢喜、连连向太夫人道谢,太夫人却让顾丽娘别谢得太早:“你先别光顾着高兴和道谢,这铺子和庄子娘都可以给你,但娘却有一个条件,你得答应了这个条件、铺子和庄子才能给你。”

顾丽娘为了钱可是做什么都愿意,只见她当下便不以为然的随口给出保证:“什么条件?娘您快说说!无论您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反正娘您也不可能会害我!”

“娘要你从今儿开始,每天都跟着弯弯一道去家学上学,”太夫人说着淡淡的看了呆若木鸡的顾丽娘一眼,再扫了同样一脸不可思议的顾筝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把话说完:“等你能看会写了,娘会再安排你学一些管家、主持中馈的本事,让你尽快彻头彻尾的脱胎换骨。”

太夫人话一说完、顾丽娘一张脸立时就垮了下来,并连连哀嚎道:“叫我跟着囡囡去上学?那对我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啊!再说了,我都这把岁数了才去上学,那岂不叫那群小丫头片子笑掉大牙?!”

一旁的顾筝此时已明白了太夫人此举的用意,且顾筝一直都十分信奉“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因此她一见顾丽娘哀嚎、马上笑眯眯的把这句话送给顾丽娘:“娘,外祖母说的没错!学到老、活到老,您就乖乖的听外祖母的话跟着我一块儿上学吧,这事儿对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