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五十章 与世隔绝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

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面传来裕王兵败的消息后,顾筝内心便有了止不住的兴奋,她甚至开始暗暗的祈祷赵弘越忙着撤退、逃跑,已经顾不上她这头了……

不曾想就在顾筝带着无限的期望等待梁敬贤前来搭救时,一身狼狈的赵弘越却带着余部赶到别院,一见面就直接让顾筝身边的人收拾东西:“立刻给我收拾一些必须用品,我们要离开这里!”

顾筝只能故作不解的问道:“离开这里?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顾筝的询问让赵弘越的脸‘色’“刷”的沉了下来,须臾间便‘阴’沉得有些吓人,他不愿在顾筝面前提裕王一系兵败一事,不想让顾筝知道他的失败,竟语气恶劣的凶了顾筝一句:“问那么多做什么?我让你走就走,其余不是你该问的。”

顾筝心中早就猜到如今的形势应是对赵弘越十分不利,也知道赵弘越这是要撤退……她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赵弘越带走!

因此即便赵弘越脸‘色’‘阴’霾、语气‘阴’沉,但顾筝还是一脸平静的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你答应过我不会‘逼’我,也答应过我会尊重我,如今我只是问问我们要去哪里,这样你就发脾气?你就是这样尊重人的?”

赵弘越自来便是个骄傲自负的人,他从未想过起兵后失败竟会来的这么快!这次的失败让他十分难以接受,见顾筝固执的追问真相,他竟下意识的抓着顾筝的肩膀控诉道:“是他们太过愚蠢了,不能好好的利用我发明出来的武器,我才会兵败!”

“没错,就是他们拖了我的后‘腿’,是他们阻碍了我的霸业,”赵弘越说到最后情绪已经有些‘激’动,只见他失去控制的用力摇着顾筝的肩膀:“你是懂我的对不对?你知道我有成就霸业的真本事对不对?别人不知道我的来历,你是知道的———我有着他们没有的知识,我能够发明出先进、具有强大威力的武器,这些种种怎么可能让我失败?!”

顾筝的肩膀被赵弘越使劲的摇晃,让她不得不用双手捧住肚子,可即便是这样她的肚子还是因为赵弘越的摇晃而感到难受,脸‘色’瞬间一片惨白,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渗出来,但她只能咬牙忍住肚子传来的不适,哑着嗓子对赵弘越吼道:“你给我清醒点!失败就是失败,别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赵弘越依旧拒绝接受兵败这个事实,赤红着双眼怒吼道:“不!我是不会失败的!”吼完一把将顾筝推开,幸好顾筝身后便是软榻,赵弘越这一推才没将她推出事来。

赵弘越推了顾筝一把后才渐渐的清醒过来,见顾筝一脸痛苦的捂着肚子,这才慌了起来、上前将顾筝扶住:“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我去把大夫找来!”

“不用了,我没事,缓一缓就好。”顾筝半躺在软榻上,轻轻的‘揉’着肚子。

赵弘越一脸紧张的看着顾筝,这一刻他才发现他内心竟如此紧张和在乎顾筝,发现他竟真的喜欢上顾筝———这种喜欢与征服、来历无关,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是那种甚至可以让他为了她抛弃一切的喜欢!

赵弘越发现自己真真正正的喜欢上顾筝后,得到顾筝的执念便越来越强烈,强烈到让他放下骄傲、不再坚守曾经对顾筝的承诺:“我后悔了,我不想再等你慢慢的喜欢上我,我现在就要带你走,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要你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

赵弘越像是已经下定决心般,说完这番话不等顾筝开口就把人唤进来,让她们扶着顾筝上了马车,强迫顾筝跟着他和余部一起往南边撤退,顾筝反抗不了,只能被迫跟着赵弘越一行人往南退去。

一行人疾行了一日后,夜里终于找了处破庙落脚歇息,赵弘越趁着这个机会找上顾筝,直言不讳的对她表明心意:“我想我已经真真正正的爱上你了,我对你的爱让我想不择手段的得到你的心,这个执念几乎让我走火入魔!”

顾筝静静的看着赵弘越,残忍的点出一个事实:“你如今已是丧家之犬,如何给我幸福?你若是爱我,就该放我回去。”

“我不会一直失败下去的,我很快就会东山再起!”赵弘越信誓旦旦的指天起誓,并出乎顾筝意外的对她说道:“我真的已经爱你爱到走火入魔,真的,我对自己说只要你愿意一生一世都陪伴在我身边,我就不介意你肚子里怀着梁敬贤的孩子,我甚至可以把他当成亲生骨‘肉’般对待!”

赵弘越的话让顾筝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随后立时心生一计,决定顺水推舟的利用赵弘越这片心意来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你不伤害我腹中孩儿,并让我平安顺利的把孩儿生下来,我就答应跟你在一起……”

为了不让赵弘越起疑,顾筝故意语气诚恳的补了句:“当然,我不可能立刻、马上爱上你,就算我愿意违心说我已经爱上你了,我想你也不会相信对不对?我还是那句话,男‘女’之间的感情必须慢慢的、一步步培养,日久生情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赵弘越一见顾筝愿意留在他身边、试着和他在一起,果然毫不犹豫的答应顾筝的要求:“好,那我们一言为定,我护你平安顺利的生下孩子,你从此不离不弃的陪伴在我身边!”

于是顾筝便和赵弘越达成了协议,跟着他一路往南边撤去,赵弘越也信守承诺,一路对顾筝这个孕‘妇’十分照顾,处处都替她腹中孩儿着想。

不过顾筝心里早就有了应对,因此一连坐着马车颠簸了几日后,她便做出一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的模样对赵弘越说道:“我如今月份大,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发动生产,实在是经受不住连日的奔‘波’,我希望你能真正的替我和腹中的孩儿着想,想个法子解决这个难题。”

赵弘越如今说得难听些是在逃难,哪能轻易解决顾筝的难题?

顾筝话一说完他便眉头紧锁,一直想不出妥善的方法来……

顾筝见了趁机主动提议道:“要不你暂且先将我带去某个地方安置,等你成就大业再回来接我,这样可好?我这几日日日都被马车颠簸得很不舒服,真的不能再跟着你们一路走下去了,你也不想我还没跟着你享福,就先一命呜呼吧?”

顾筝心想只要赵弘越同意她的提议,暂且先将她安置在别处,那她就有机会想办法逃离……因此一把自己的意思提出来,顾筝便一脸紧张的看着赵弘越,生怕他不答应她的要求。

赵弘越似乎不愿意和顾筝分开,只见他沉默了许久,方才问了句:“难道没有其他可行的法子?”

顾筝摇头,反问赵弘越:“你觉得还有什么法子可行?”

赵弘越答不上话,最终只能同意顾筝的要求:“好,为了你和孩子着想,我先寻个地方将你安置。”

顾筝闻言不由暗自窃喜,一心盘算着赵弘越安顿好她后一离开,她就想办法逃走……不曾想赵弘越却将她带到一处山顶,且只给她留下一个丫鬟、一个接生的稳婆并两个他信任的心腹壮丁,除此之外,他还留下足够顾筝等人吃上一整年的干粮。

赵弘越似乎早就看穿了顾筝的心思,只见他安顿好顾筝、临走前还留了后招———顾筝所在之地必须走过一座吊桥方能出去,赵弘越临走前竟‘抽’刀将那座吊桥砍断!

被困在桥另一边的顾筝见了不由大急:“这桥是我离开这里的唯一出路,你把它给砍断了,将来我怎么出去?”

“放心,你无需担心,我来接你时自有办法过去,”赵弘越远远的凝望着顾筝,半真半假的威胁她:“山的另一头常有猛兽出没,你千万别随意走动,乖乖的呆在茅屋里就不会有事。”

顾筝听了只能彻底死心,乖乖的呆在赵弘越命人为她建造的茅屋里,在那两个壮丁的看守下在指定的安全范围活动,一面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一面默默的祈祷梁敬贤能早点找到她、救她脱困……

日出而起、日落而息,顾筝在山上过的日子简单且规律,一转眼就过了一个多月,顾筝在丫鬟和稳婆的伺候下如期产下一对足月的孪生子。两个孩子都十分健壮,让顾筝欢喜怜爱的同时,不由更加思念同自己分别的一双儿‘女’———她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一双儿‘女’,再见到梁敬贤?

她会不会一直不为人知的生活在深山里,永远都没机会再和最亲的人见面?

这样的担忧伴随顾筝过了半年,半年后山外依旧没有任何消息,赵弘越非但没有如约前来接她离开,甚至都没派人给她送任何消息,让顾筝意识到赵弘越不是已经彻底兵败就是已经战死,否则他不可能把她丢在这里半年多不管。

赵弘越兵败,按理说顾筝应该高兴才是,但此时此刻所处的境地让她无法高兴起来———当初赵弘越把她送到这里后是独自一人离开的,也就是说只有赵弘越一人知道她被困在山顶!

所以如果赵弘越真的已经战死了,那就没人知道她被困在山顶,梁敬贤就是再神通广大也难以寻到她!一想到这里,顾筝便又不希望赵弘越身亡,为了她的孩子,赵弘越必须活着!

日升月落,日子一天天的滑过,每过一天,顾筝心里的绝望就加深一分,且随着赵弘越留下的干粮越来越少,顾筝开始担心他们母子三人会撑不到梁敬贤前来相救……

在顾筝的忐忑不安中又过了半年,在赵弘越留下的干粮即将吃完、顾筝等人只能靠野味来贴补时,无论是梁敬贤还是赵弘越依旧没有出现,原本对赵弘越誓死效忠的两个壮丁终于按捺不住了,丢下顾筝动身前往赵弘越早前所说的禁地,企图从那里找到别的出路离开山顶。

但他们却一去不返,让顾筝到最后都不知道他们是寻到出路顺利脱困,还是葬身猛兽口腹,他们的离去只让顾筝几人更加感到绝望……

难道她真的要命丧于此?

她不甘心啊!

世家遗珠:

第五十章   与世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