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九章 因果循环

赵弘越的话让岑五娘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但她此刻宛如卑微的蚂蚁,没有和赵弘越讨价还价的资格,只能急忙忙的把顾筝的老底全都抖出来,以此来换取赵弘越的信任:“没错,我和七娘是有些不合,这些事是……是我无意中偷听来的!那一日……”

原来福建一带一出事,顾筝担心岑太夫人留在岑府会不安全,便偷偷的使人到岑府请岑太夫人一起到顾风家里的密室避一避。不曾想顾筝派去的人和岑太夫人的谈话,无意中竟被岑五娘给偷听了去,让岑五娘此时此刻能够把偷听到的秘密当成保命的护身符。

赵弘越听完果然信了,放了岑五娘便动身前去顾风家再次搜查,这一次他果然在岑五娘所说的那个密室里找到大着肚子的顾筝:“你果然在这里。”

顾筝见到赵弘越并未十分意外,似乎早就料到以赵弘越的手段早晚会寻到这里般,一面暗自庆幸让自己的一双儿‘女’和自己分开躲藏,一面一脸冷静的跟着赵弘越出了密室,问道:“你想怎么样?”

赵弘越直言不讳的提出要求:“我要你跟我走。”

“我可以跟你走,但你必须保梁、岑两府的人平安无事,”顾筝说着顿了顿,把顾风夫‘妇’也一并算上:“还有我哥哥和玥娘,你也不许为难他们。”

“你放心,玥娘虽然帮着外人和我做对,但她到底是我妹妹,我不会怪她窝藏你,”赵弘越目光如炬的看着顾筝,浑身散发出极具侵略‘性’的气势:“至于梁、岑两府的人,只要你肯乖乖的留在我身边,我不会动他们的———你大可放心,我父王本就没打算要动这些公卿世家,否则他们现在哪还能好端端的呆在家里?”

顾筝心知此时福建一带都在赵弘越父子的掌控之中,虽然梁敬贤已经动身前去搬救兵,但在梁敬贤回来之前,她一定不能和赵弘越对着干,只能想办法护住自己以及腹中孩儿,并且尽可能的拖延时间……正是因为如此,顾筝才会选择和赵弘越谈条件,以自己跟着他走来换取梁、岑两府的平安。

赵弘越并未把顾筝带回裕王府,而是将她带到他名下的一处别院:“你暂且先住在这里,等过一段时日大局定下来,我再来接你,”赵弘越说完不等顾筝回答就对随‘性’的亲兵头领吩咐道:“好好的守住别院,夫人若是有任何闪失为你是问!”

顾筝闻言便知她这是变相被赵弘越给软禁起来了,事已至此,她只能尽可能的让自己过得舒适些:“我如今身子笨重,再过没多久兴许就生了,我希望你能让我留住身边的丫鬟和婆子,由她们来照料我的日常起居。”

赵弘越十分爽快的同意了,把跟在顾筝身边服‘侍’的人全都留下,因顾筝大着肚子,他还特意让人请了一位‘女’大夫住在别院,以便随时照料顾筝。

赵弘越自认为自己对顾筝以礼相待,尽他所能的满足顾筝的所有要求,因此待顾筝安置下来后,他便把屋里的人都赶了出去,大大方方的和顾筝独处一室,并旧话重提的‘逼’问顾筝的来历:“事到如今,你也没必要再和我玩猜来猜去的游戏了———你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对不对?”

顾筝见赵弘越如此执着于她的身份,略微思忖片刻后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第一次在赵弘越面前毫不含糊的承认自己的身份:“你猜的没错,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赵弘越闻言脸上浮起一丝满意的笑容:“你终于肯承认了。”

“是,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再装傻否认了,”顾筝一脸认真的看向赵弘越,故意借着这个机会‘逼’他向她许下一个承诺:“既然你我来自同一个地方,那你应该清楚什么是尊重,清楚什么是公平、平等、自由,所以如果你尊重我,真的想和我这个知己一辈子在一起,那就不要用任何方式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给我机会慢慢的看到你的好,让我心甘情愿的和你在一起。”

顾筝的话让赵弘越沉默不语,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有奇异的光彩闪动,片刻后他一步步的朝顾筝‘逼’近,神‘色’似怒非怒……他的举动让顾筝微微有些紧张,但顾筝知道这是她自保的另一种方式,只要赵弘越愿意以现代人的方式尊重她,只要赵弘越愿意等她慢慢的爱上他,那她就能够拖延时间等梁敬贤前来救她!

顾筝清楚赵弘越是一个自负骄傲的人,清楚相比强‘逼’‘女’人就范,他更喜欢征服‘女’人、让‘女’人主动臣服在他身下,所以此时此刻她才要赌一把……

所幸的是顾筝赌对了,赵弘越把顾筝‘逼’到角落后便不再前行,开口答应了顾筝的要求:“你说的没错,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骨子里向往平等、公平、民主,我们并不是彻头彻尾的古人……所以我会尊重你,给你时间忘记梁敬贤,”赵弘越说着双眼透出一股强大的自信,目光如炬的看着顾筝:“我有信心征服你、让你爱上我。”

顾筝心里不以为然,但嘴上却故意说着挑衅的话语:“要征服我、让我爱上你,那你就必须做出实际行动来———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赵弘越深信只要自己用心,顾筝绝对会爱上自己:“放心,我知道你最在意的是什么,我还可以告诉你很快就会发生的事———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得到天下,到时你就会是我的皇后,也是我唯一的‘女’人。”

顾筝对当赵弘越的皇后可是一点兴趣都没,她之所以和赵弘越说这些废话,目的只是想‘激’起赵弘越的君子风度,让他不要对她用强的,以此来拖延时间和护住腹中孩子……

…………

且先不提顾筝被赵弘越软禁后如何,却说岑五娘死里逃生后却依旧没有长脑子,才回到岑府没多久便又开始蠢蠢‘欲’动,想再去给罗锦明送粮。

梨儿可是好不容易才拣回一条命来,这回说什么都不愿意陪岑五娘再出去冒险:“姑娘您就饶了奴婢吧!奴婢真的不敢再出去冒险了,上回奴婢都已经被吓晕过去了,姑娘您也差点就……”

“住嘴!你懂什么,我如今有了小王爷的庇护,那些蛮子兵不会拿我怎么样的!”岑五娘自以为上次她既然是为赵弘越所救,那她就等于是受到了赵弘越的庇护,就算她出府后再遇上蛮子兵,只要报出赵弘越的名号就不用畏惧他们!

如此一想岑五娘胆子立时大了起来,不顾梨儿的苦苦哀求,改而带着梅儿一起再度溜出岑府。且这回岑五娘仗着有赵弘越的庇护,甚至都没再男扮‘女’装,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出了岑府、一路直奔罗府。

谁曾想岑五娘的运气真是背到家了,她这次偷溜出去后竟又在同一个地方遇上蛮子,且那群蛮子照样看上了她,二话不说就把她往小巷子里拖。

岑五娘这回倒是冷静了不少,一被拖到巷子里就迅速的报出赵弘越的名号来:“我可是小王爷的人,你们少对我动手动脚,否则小王爷定饶不了你们!”

可惜那群蛮子听了岑五娘的威胁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照旧一把扯掉岑五娘的衣裳,像饿狼一样扑到岑五娘身上,把岑五娘吓得拼命的尖叫:“我说我是小王爷的人你们没听见吗?你们活得不耐烦了,连小王爷的人都敢动!你们快点放我走,否则……”

回答岑五娘的只有男人的嬉笑声,以及衣裳被扯得差不多后袭来的寒意,还有一副副猴急的丑恶嘴脸。

岑五娘直到此时此刻才开始慌了起来,一会儿尖着嗓子高声呼救,一会儿厉声拿赵弘越来威胁恐吓那群男人,可惜统统无济于事,她照样被剥得一丝不挂,率先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按在身下……

就在这时,岑五娘竟眼尖的看到赵弘越的身影,这个意外让她难以置信的‘揉’了‘揉’双眼,确定立在巷口的人影的确是赵弘越后,她不由喜出望外、不顾一切的冲赵弘越喊道:“小王爷快来救我,这群蛮子连你的面子都不给……”

屹立在巷口的身影纹丝不动,岑五娘见了只能满心焦急的再补了句:“我是岑五娘啊!是岑七娘的姐姐岑五娘啊!你不记得我了吗?前几天你才刚刚救过我一回,我还把七娘的藏身之处告诉了你!”

岑五娘这番话终于让赵弘越迈开步伐,缓缓朝巷子里走来,一直走到岑五娘身边才停住脚步,手抱在‘胸’前、摆出一副欣赏好戏的姿态,一副完全没打算要救岑五娘的样子。

而就在岑五娘对赵弘越的态度满心疑‘惑’时,骑在她身上的男人已经得逞进入她的身体,让她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也让她歇斯底里的质问赵弘越:“你……你为什么不救我?”

赵弘越似乎懒得理会岑五娘,只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欣赏她被人欺凌的过程,几个男人轮番玩了岑五娘几回,一直玩到玩腻了才把她丢到墙角,嬉笑着立到赵弘越身后。

此刻的岑五娘一脸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似乎不敢相信如此可怕的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更加不敢相信赵弘越居然会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那几个男人轮番糟蹋……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岑五娘吓得浑身颤抖,像只虫子般蜷缩在墙角。

但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并未勾起赵弘越的同情心,反而让他冰冷的目光里充满了鄙夷,且他的话则再一次把岑五娘推到深渊:“虽然我是因为你才找到弯弯,但我却不能绕过出卖弯弯的人。”

岑五娘瞪着一双空‘洞’的大眼,一脸木然的看着赵弘越:“为什么?”

赵弘越的眼底浮起丝丝‘阴’霾,语气如刀锋般冰冷犀利:“因为只要有机会,你就会把她出卖给别的男人,而我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你只是因为担心我会再次出卖顾筝那个贱人,就故意让我被这些畜生糟蹋??!!”赵弘越的话让岑五娘猛地睁大双眼,歇斯底里的诅咒起顾筝来:“顾筝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下场比我惨一百倍!”

岑五娘的诅咒让赵弘越目光一凝,只微微抬了抬手,他身后那群人便再度冲岑五娘扑去,让岑五娘很快就又痛苦的尖叫起来……

赵弘越面无表情看着眼前那副不堪的画面,冷冷的丢下一句“我要她留着一口气,但却永远说不出话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

赵姨娘不知道岑五娘到底被糟蹋了几回,也不知道她赤/身/‘裸’/体的在巷子里躺了多久,她只知道她带人找到岑五娘说,任凭她怎么问话岑五娘都没有丝毫反应,一直到将她带回岑府、安置在闺房的大‘床’上,她依旧眼神麻木、一脸呆滞,抱着肩膀止不住的颤抖,赵姨娘还看到她身上有着青紫‘交’接、触目惊心的伤痕。

这样的岑五娘让赵姨娘心如刀割,紧紧的抱着她大哭起来……

不曾想赵姨娘才刚刚抱住岑五娘,岑五娘就像是突然受到了刺‘激’般,发疯似的把她用力推来,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奇怪音节,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无论赵姨娘如何安抚她、她都无法安静下来,歇斯底里的发了一夜的狂后竟疯了,从此谁都不识得,见了人只知道流着口水傻笑。

————————————————

快要结文了,我好‘激’动啊!!!

世家遗珠:

第四十九章   因果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