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七章 城破

岑三娘既回了娘家,自是要会一会岑五娘这位前平国公夫人了……

只见她故意找上岑五娘,才打了照面就笑容满面的向岑五娘道谢:“五妹妹,多谢你大方让位,我家二郎才能继承爵位。”如今岑三娘虽然还是平国公的妾室,但岑五娘却已经不是平国公夫人了,因此岑三娘和岑五娘打招呼时故意换了称呼,且还刻意把“五妹妹”三个字咬得重重的。

岑五娘果然一下子就被岑三娘气得浑身发抖,想要开口反驳却发现她在岑三娘面前已经没什么可以炫耀的,只能冷着一张脸呈口舌之快:“那可要恭喜你了,岑姨娘。”

“多谢五妹妹,”岑三娘早就已经脱胎换骨,看上去比岑五娘淡定成熟许多,非但没因“岑三娘”三个字而不开心,反而大大方方的主动提及自己的身份:“是啊,我本以为我这辈子被五妹妹算计当了姨娘,便永无翻身之日了,不曾想世事难料,我的二郎竟能这般有出息,让我虽为姨娘但却受平国公府上上下下的人的尊重……”

岑三娘说着一脸幸福的抚‘摸’腹部,继续拿腹中孩儿刺‘激’岑五娘:“如今太夫人可紧张我了,说我肚子里指不定还是个哥儿,那爷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说话间罗夫人已经寻到岑三娘身边,一边扶了她一边一脸警惕的瞪向岑五娘,语带鄙夷的说道:“和这样的丧家之犬还有什么好说的?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休想翻身。”

说着便要扶着岑三娘走人,岑三娘却笑着拉住罗夫人:“娘您别急着扶我走,我还有几句话没和五妹妹说完呢,”说着转头看向岑五娘,一脸挑衅的抖出真相:“五妹妹,你那碗‘药’的确是我掉的包,我现在就是把事情告诉你,你又能奈我如何?别说你现在是在我娘当家做主的岑府,就是还在平国公府,你也奈何不了我。”

“你……”

岑五娘一脸震惊的看着岑三娘,咬着嘴‘唇’、颤抖着身子指着她的鼻尖,却被岑五娘的丫鬟不客气的拍掉她的手。

区区一个丫鬟都敢对自己动手,让岑五娘意识到往日的风光已不再,意识到她再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发脾气,只能忍气吞声的看嫡母、嫡姐的脸‘色’……岑五娘不甘,一回到自个儿屋里就气得打丫鬟梨儿出气:“没用的东西!若不是你们护主不利,岑三娘那个贱人怎么可能把‘药’掉包陷害我?!”

说着抓了茶盏就往梨儿、梅儿身上砸去,梨儿二人不敢闪躲,只能生生的挨了一砸,砸完也不敢喊痛,只一起跪在地上认错求饶。

岑五娘打骂了梨儿二人一顿后还是觉得不解气,又把屋里的东西给摔了一地,一直到赵姨娘得了消息赶来相劝,她才停了手伏在赵姨娘怀里大哭:“娘,我这辈子难道真的翻不了身了吗?我不要,我不要一直窝在家里受罗氏母‘女’的折磨!”

赵姨娘同样对罗夫人母‘女’恨得咬牙切齿,但眼下她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挑好话来安抚岑五娘:“不会的,娘一定会想法子让你再风光大嫁一回!你别灰心,咱这回一定会嫁得比三丫头风光,让她到头来只有羡慕你的份!”

岑五娘虽然知道赵姨娘不过是在安慰自己,但却把她的话当成救命稻草紧紧抓住:“没错,娘您一定有办法让我再风光大嫁一回!您去求姨母,姨母她贵为娘娘,一定有办法再帮我定‘门’好亲事,实在不行让姨母把我‘弄’进宫去也行……”

岑五娘话说到最后已经有些语无伦次,让赵姨娘心疼的紧紧将她搂在怀里,一叠声的安抚她:“我的儿啊,你别心急,等过阵子你的事逐渐被人淡忘,娘一定会帮你把这件事办妥,咱也不进宫,咱就找个比平国公府还高的‘门’第嫁!”

岑五娘满怀希望的依偎在赵姨娘怀里,重重的点了点头,暗暗发誓一定要再嫁一回,过回以前那高高在上的风光日子……

可惜一切因果上天早已注定,赵姨娘对岑五娘说的这番话还未兑现,岑家便又遭逢变故———岑五娘被休回岑家后没过多久,岑老爷外室生的儿子便因意外而亡,让岑老爷被打击得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

岑老爷当年‘逼’走顾风后,便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教养外室生的那个宝贝儿子上,可惜他倾注了所有心血的宝贝儿子却意外没了,这让备受打击的岑老爷把一切都怪到岑五娘身上,认定是岑五娘给岑家带来晦气,才会害岑家遭逢这样的巨变,此后对岑五娘各种不喜欢和不待见。

岑家唯一的子嗣一出了事,岑老爷便又把主意打到顾风身上,竟厚颜找岑太夫人,想要岑太夫人出面和顾筝、顾风商量,让重新回到岑家支应‘门’庭。

岑太夫人原本倒是一心盼着顾风能够继承岑家家业,但这中间经历了岑老爷为亲子‘逼’走顾风一事后,她自觉没有颜面再和顾筝兄妹提过继一事,只劈头盖脸的把岑老爷痛骂了一顿……

“当初是你处处打压风哥儿,一步步的‘逼’风哥儿,风哥儿不想你为难才主动退让,用了‘假死’一招把世子之位让了出来,让你的亲子能够光明正大的继承爵位……如今这世上早就没了当初的风哥儿,你怎么过继?”

岑老爷自以为岑家给了顾筝兄妹天大的恩典,顾筝兄妹就必须不条件报恩,因此一脸不以为然的反驳岑太夫人:“这不过是糊‘弄’外人的谎话而已,娘和我不是都知道风哥儿其实好端端的吗?再怎么说我们岑家也教养过他一番,如今要他再入岑家‘门’也不算是为难他……”

“你给我住嘴!我这张老脸都要给你丢尽了!你需要他时就对他好言好语,不需要他时就想尽办法的‘逼’他离开,你真当风哥儿和弯弯是没脾气的人吗?别忘了如今风哥儿可是茗玥郡主的郡马,弯弯则是宣平侯夫人!”

岑太夫人越说越‘激’动,‘胸’口很快就剧烈的起伏,让她喘了好一会子粗气才气冲冲的接着往下说道:“就算风哥儿还在,我也没脸求他再入岑家承嗣!你给我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别‘弄’得他们兄妹最终怨上我们岑家,从此和我们断了往来!”

如今梁敬贤如日中天,岑老爷还真是不敢和顾筝‘交’恶,只能听岑太夫人的话打消重新把顾风找回来的念头,但到底还是有些不甘:“那我们岑家岂不是要无后?”

“还不是全怪你当初心‘胸’不够宽广,一心想让亲生儿子继承家业,硬是把风哥儿‘逼’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岑太夫人说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闭眼轻‘揉’眉心,良久之后给岑老爷指了一条明路:“你去找找二娘,让她和夫家那头的人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把他们家幺子过继到我们家……”

且先不提岑家最终如何解决子嗣传承一事,却说顾筝这头却是好事连连———有了珉哥儿和瞳姐儿后,顾筝肚子里很快就又怀上了一个,且顺顺利利的度过头三个月,一转眼月份便已经有八个多月,眼见着再过一两个月就要临盆了。

顾筝的肚子越大、梁敬贤就越是紧张,宣平侯府上下也跟着忙了起来,早早的就开始准备生产时要用的东西,梁太夫人更是隔三差五就亲自到顾筝院子里探望她,几位夫人也把顾筝当成菩萨般供着!

不曾想就在这时,已经太平了一段时日的福建又添纷‘乱’———南边的蛮子突然举兵偷袭与之相邻的刺、桐、元三洲!且原本负责镇守三州、手握兵权的裕王竟毫无预兆的叛变,非但不抵御蛮子入侵还和蛮子勾结,也不知道裕王是如何煽动蛮子的,蛮子竟甘愿当他的助力、助他一路北上夺江山。

出事前赵弘越设计将梁敬贤这个福建总兵支离福建境地,梁敬贤一不在,赵弘越便趁机抢夺他手上的兵权,和蛮子里应外合、攻打三州———赵弘越别出心裁的将砒霜‘混’合在火‘药’里,点燃后‘射’进守军阵营中,砒霜燃烧形成的毒烟大大的削弱守军的战斗力,让刺、桐、元洲三城先后被破,完全落入裕王一系的掌握!

而赵弘越除了要帮父王裕王造反夺得江山外,心里还有另外一个执念———得到顾筝,占有顾筝,让顾筝对他刮目相看,佩服他、爱上他!

因此刺州城一破、城里一陷入裕王一系人的掌握,赵弘越立刻带人搜查宣平侯府想要将顾筝带走,可惜他把宣平侯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顾筝———原来梁敬贤虽被裕王支开,但却提早一步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一面偷偷的前去寻找救兵,一面吩咐行动不便的顾筝暂且带着家人藏起来。

赵弘越无功而返自是不甘,又去桐州将岑家里里外外搜了一遍,却依旧没搜到顾筝的身影,就连顾筝的两个孩子都没搜到,只能愤然离开……

—————————---—————————————————————————————

最近忙的焦头烂额,汗~文要完结了,新书也米时间准备,囧

这几章一直在收线,各人的结局都会大抵‘交’代,然后最后是弯弯……然后就完结了~

世家遗珠:

第四十七章   城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