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六章 母凭子贵

平国公冷冷的扫了岑五娘一眼,她接近歇斯底里辩解的模样落在他眼里成了做贼心虚、极力掩饰,让他很快就不再理会岑五娘,直接让人请了两个积年的婆子过来,让她们好好的辨认下那碗汤‘药’是否如岑三娘所说的那般,是行完房事后服用的避子汤。

那两个婆子平日里专‘门’负责照料府上有了身孕的主子,自然对各种汤‘药’十分熟悉,只闻了一闻,连味道都不用尝便给出肯定的答案,让岑五娘一脸难以置信:“不可能!你们有没有查验仔细?我喝的分明是安神汤!”

为首的婆子不亢不卑的答道:“回夫人话,事关子嗣大事,老奴不敢信口开河。”

岑五娘听了转头去质问大丫鬟梨儿、梅儿:“我不是让你们煎安神汤吗?怎么会变成避子汤?”

梨儿、梅儿脸‘色’惨白的齐齐跪在地上,梨儿硬着头皮答道:“夫人息怒,奴婢的确是使了小丫鬟抓了安神的‘药’回来,回来后也是亲自放到炉子上煎熬,还特意吩咐杏儿小心看管,‘药’一得了便送过来给您服用。”

梨儿话音才落,岑五娘便恶狠狠的瞪了杏儿一眼,把事情全都推到她身上去:“一定是你偷偷把‘药’换了,以此来诬陷我的清白!”

“奴婢不敢,奴婢只敢按照梨儿姐姐的吩咐行事,‘药’一得就倒了端过来。”杏儿说完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直呼冤枉。

一直冷眼旁观的平国公被她们吵得心烦,气得猛一摔茶盏,怒喝道:“够了!你究竟吩咐底下的人煎熬安神汤还是避子汤,你自己清楚!这碗‘药’用来做什么的你更是心知肚明,别再把错推到别人身上去!”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自己清楚?什么叫我心知肚明?”平国公以肯定的口‘吻’给岑五娘定下罪名,让岑五娘难以接受、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你从头到尾都没信过我对不对?你心里早就认定我被流民玷污了对不对?郑国泉,你我夫妻一场,你竟如此不信任我?!枉我还对你痴心一片!”

“痴心一片?你是对‘平国公夫人’这个称呼痴心一片吧?”平国公心里已有了决断,便不想再和岑五娘多做纠缠,直接把她丢到一旁,转身对岑三娘说道:“别理她,我们去看看二郎。”

说着竟当着岑五娘的面握住岑三娘的手,那双‘交’握在一起的双手让岑五娘觉得十分刺眼,也让她猛然发现不知从何时起,平国公看岑三娘的眼神比以前温柔了许多,待岑三娘较府里其他姨娘也大有不同……

这个岑五娘直到如今才发现的事实让她恍然大悟,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拽住岑三娘,竟想当着平国公的面厮打她:“你这个贱人!一定是你设计陷害我的!没错,我的安神汤是你暗暗换成避子汤的!你想要用这碗避子汤让爷不再信任我,让我更加被人怀疑失贞!好你个岑三娘,没想到你的心竟如此恶毒,我要打死你这个恶毒的贱人……”

“够了!”岑五娘话还没说完,平国公就替岑三娘挡下她的动作,并一把将她推倒在地:“媛儿已经又有了身孕,你敢再对她动手,别怪我不顾及你的体面对你不客气。”

岑五娘怔怔的望着用手护住腹部的岑三娘,一脸的嫉妒:“她居然又怀上了?!这不公平!她只是一个妾室,我才是平国公夫人,她没有资格怀上你的孩子!只有我生的孩子才是嫡子!”

可惜岑五娘越是不甘的咆哮,只会让平国公越加不待见他,甚至渐渐的,平国公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和厌恶,连话都懒得多说一句,径直带着岑三娘离开……

出了岑五娘住的院子后,岑三娘脸上满是担忧之‘色’,也不说岑五娘的不是,只忧心忡忡的问平国公:“夫人真的背着人偷偷的喝避子汤?她不会真的让流民……”岑三娘没把“玷污”二字说出口,但意思却显而易见:“夫人真是不幸,她去观音庙上香也是求子心切,怎么就无端端的遇上这样的意外……”

平国公对岑五娘本就没多少夫妻之情,岑五娘出事后他也只想着平国公的颜面:“不管她如何不幸,她被流民污了身子已成事实,我们平国公府留不得她了。”

平国公的话让岑三娘目光微闪,面上却不动声‘色’:“爷和夫人的亲事乃是皇上赐的婚,爷就是有心把夫人送回岑家,怕是也不容易。”

为了自己不成为别人的笑柄,为了平国公府不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平国公暗暗的下定决心要休了岑五娘:“荒唐!再不容易爷也一定要把她送回岑家!我堂堂平国公的夫人,怎么能是被人耻笑的破鞋?!”

平国公丢下这句话便让岑三娘自己回屋歇着,自己则去了郑太夫人那儿,打算和她商量休岑五娘一事……岑三娘乖巧温顺的冲平国公福了福身,目送他离开后并没有回自己住的院子,反而兴致勃勃的逛起‘花’园,心里迫切的想看见岑五娘得知被休后的表情!

没错,岑三娘隐忍了这么多年,等的就是这一刻———那碗‘药’的确是她掉的包,杏儿也一早就被她收买,才会故意在平国公面前‘露’出破绽、让自己被平国公怀疑。

当然,这一切归根结底只能怪岑五娘自己运气不好被流民掳走,她才能借势将岑五娘一举除去,一吐这些年挤压在心里的这口恶气!

岑三娘这一招真的是一针见血,那碗避子汤让平国公府上上下下的人从怀疑猜测转变成笃定岑五娘被流民侮辱了,郑太夫人更是视岑五娘为平国公府的耻辱,让平国公无论如何都要休妻、保住平国公府的颜面!

平国公上下打点后终于求得皇上的口谕,得以将岑五娘休回岑家,岑五娘总算满心不甘也是百口莫辩,最终成为弃‘妇’、灰溜溜的回到岑家。不曾想岑老爷也觉得她是耻辱,打从她回来起就没给过她好脸‘色’,若不是赵姨娘用宫里那位娘娘压着岑老爷,岑老爷怕是会直接把岑五娘赶出岑家。

岑家出了这样的事,顾筝几个外嫁的姑娘于情于理都得回来看看,梁敬贤因放心不下顾筝和两个孩子,便亲自一路护送、陪顾筝和孩子回岑家探亲。

谁曾想顾筝一家人一回到岑府,岑五娘一见和她一起遭遇流民的顾筝毫发未伤,心里很不平衡,再一见顾筝儿‘女’成双,梁敬贤对她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心里的妒火像野草般疯狂的冒出来……

岑五娘对顾筝嫉妒羡慕的同时,竟把自己的不幸全都归到顾筝身上,臆想当日顾筝明明跟在她身后、也看到她遇险,但却故意不让梁敬贤前去救她、保护她,自‘私’自利的只顾自己逃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流民围堵!

此时此刻,经历被休后的岑五娘心理已经完全扭曲,许多想法也比常人要偏‘激’许多,这让她把当日遇到的意外全都怪在顾筝身上,觉得自己所遭遇的不幸都是拜顾筝所赐,竟就这样深深的恨上了顾筝,顾筝一家人越是幸福她就越是觉得刺眼,恨不得把顾筝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幸福画面撕碎!

…………

且先不提岑五娘的‘性’情如何变得扭曲和偏‘激’,却说自从岑五娘出了事后,涌进刺桐一带的流民便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大旱而食不果腹,甚至还有人落草为寇、以打劫富人为生,最最让刺桐一带百姓人心惶惶的是,竟有那山匪趁机招兵买马,以当今圣上失德、百姓方才会遭天谴为由揭竿起义,让刺桐一带的局势更加‘混’‘乱’!

说来平国公府也真是倒霉,这一日平国公出城办事,半路上竟又遭遇意外,且这回他们遇到的是专‘门’斩杀皇亲国戚并公卿权贵的反贼。那些反贼尤为憎恨像平国公这样的公卿,因此平国公的身份一被对方认出来,对方便对他们一行人进行围剿,‘混’‘乱’中平国公被一支毒箭‘射’中,当场坠马身亡。

这件事震惊朝野,也让朝廷开始加大力度围捕反贼,谁曾想朝廷派的兵马才刚到刺桐两州,这些反贼并四处作‘乱’的草寇却突然消失不见,像是约好一起隐藏到某个地方般,让刺桐一带的局势十分诡异的暂时恢复平静,朝廷派来的人马也扑了个空。

刺桐一带的局势虽然暂时恢复稳定,但平国公的死却在平国公府掀起轩然大‘波’,让府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平国公夫人才刚刚被休,平国公还未再娶新妻便意外身亡,这让岑三娘的儿子成为平国公唯一的遗孤,成为郑太夫人唯一的希望。

因此纵使岑三娘生的郑二郎身份上占了个“庶”字,但还是求得皇上开恩让他继承了平国公的爵位,成为新一任的平国公。如此一来,岑三娘母凭子贵,在府里的地位水涨船高、立刻仅次于郑太夫人,且今后只要儿子有出息、立了大功,就有机会替她这个生母请封诰命,让她从此摆脱妾这个身份。

郑二郎继承爵位后,岑三娘自然要风风光光的带着他回娘家,罗夫人总算是盼到岑三娘苦尽甘来,自然隆重的接待了岑三娘母子,请了一群亲朋好友在家里大摆筵席,因岑三娘为妾被人笑话了好几年的她终于得以扬眉吐气……

世家遗珠:

第四十六章   母凭子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