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三章 风水轮流转

可岑五娘再怎么气也改变不了孩子没了这个事实,偏偏这事说来说去都是她利用朱姨娘在前、种下了这个因,才会最终自食其果,她就是想怪也怪不到别人头上,只能独自一人生闷气。

平国公的大小妾室一见岑五娘卧‘床’做小月子,立时使出浑身解数往平国公身边贴,趁着平国公无法和岑五娘同房的机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平国公留在自己屋里,唯有岑三娘没有参与邀宠,每日都到正房服‘侍’岑五娘。

没想到如此闷不吭声的岑三娘,却是平国公一众妾室里头最先有了好消息的人,只是岑三娘得知自己月事没来后却不曾声张,只寻了个借口求得岑五娘的同意回了趟岑家,悄悄的把这件事告诉罗夫人:“娘,我怕是有了……”

“有了?!你是说你有了身孕?”见岑三娘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罗夫人顿时喜出望外:“平国公府的人可知道?”

岑三娘摇头:“我还没说,也嘱咐了璃儿一个字都不许透‘露’,我想先回来和您商量下,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岑三娘的话让罗夫人一脸欣慰,心里有一种‘女’儿终于长大懂事的复杂情绪,嘴上更是一叠声的吩咐她:“做的对,就该这样做!这回你可不能再任‘性’,一定要听娘的话———这事儿咱们暂且先不要声张,等过了头三个月、胎儿稳妥了再说!”

罗夫人说着还是有些不放心,略微思忖了一番、为了岑三娘决心豁出去:“你小心忍着些熬过这头三个月,只要你熬过这头三个月,我就豁出去这张老脸去找你家老太太谈谈,让她准你回娘家养胎直到生下孩子!”

“回娘家养胎?!老太太会答应吗?”岑三娘自然想留在自己家里养胎,但这却是不合规矩的,平国公府的人更是不会轻易答应。

“平国公如今没了唯一的儿子,你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是他的庶长子,只凭这点你家老太太就应该答应我,”罗夫人一脸坚定,打定主意为了岑三娘一定要说服平国公府的人:“除非她希望你肚子里的孩子和前头的世子、以及五丫头的孩子一样,折腾来折腾去最后没了!”

岑三娘听了这才生出一小丝希望,微微松了一口气:“我也希望能回家养胎,家里一切有娘替我照看着,我一定能顺利将腹中孩儿生下来。”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替你办妥,若是平国公府的人不答应,我就让你祖母出面,”罗夫人说着顿了顿,改而开始嘱咐岑三娘一些注意事项:“从今儿开始你可得忌口,那些寒凉的东西一样都沾不得,还有平日里走路可得仔细些……”

罗夫人唠唠叨叨的叮嘱了岑三娘一堆话,最后还是觉得放心不下,便把跟在岑五娘身边服‘侍’的璃儿、珠儿唤来:“你们两个从今以后可得多留些心服‘侍’姑娘,有什么事想法子替姑娘挡了,切记不可让姑娘有分毫闪失!”

罗夫人先沉声吩咐完璃儿、珠儿,方才话锋一转、恩威并施:“你们只要一心一意的把姑娘服‘侍’好,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再不济你们的老子娘还是我岑家人,我这个当家夫人还是能照拂他们一二。”

璃儿、珠儿自是齐齐应下,岑三娘和罗夫人又说了好一会子话,方才带上罗夫人替她备下的礼品告辞离去。

岑三娘回到平国公府后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以往一样日日都到岑五娘屋里服‘侍’。岑五娘如今看低眉顺眼的岑三娘已顺眼许多,因此并未再刻意针对和刁难为难岑三娘,倒是让岑三娘安安稳稳的度过那最危险的头三个月。

岑三娘一直熬到第四个月,肚子已经隐隐有些显怀,穿再宽松的衣裳也掩盖不住了才将此事禀明平国公并岑五娘,平国公一知道,太夫人等人自然也就知道了,当天便亲自到岑三娘住的后罩房探望她……

太夫人一见岑三娘微微凸起的肚子就一脸‘激’动,紧紧的携了岑三娘的手,一迭声的称好:“好好好,媛儿你是可个有福气的!大夫刚刚已经说了,说你这一胎怀的是个小子,你可得好好的养胎,早点把我的庶长孙子生下来!”

岑三娘乖巧柔顺的答道:“媛儿一定谨记太夫人的教诲。”

太夫人一脸慈祥的‘摸’了‘摸’岑三娘的头,遂转头看向岑五娘,亲自发话:“媛儿既有了身孕,那从今儿起便免了她的昏定晨省吧……”说着侧眼看向岑五娘,以眼神询问岑五娘的意思,岑五娘自是不敢忤逆太夫人的意思,沉着一张脸低声应下。

太夫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补了句:“媛儿如今都已经有四个月身孕了,身子多少有些笨重,今后也不必到你屋里服‘侍’了,反正你也不差一个半个服‘侍’的人……”

太夫人替岑三娘免了妾室服‘侍’正妻的分内之事后,又拉着岑三娘的手叮嘱她放宽心:“媛儿,你从今以后只管好好的养胎、替我们郑家开枝散叶,别的事儿一概不准‘操’心,遇到什么不痛快的事只管让人来回了我,由我替你做主。”

太夫人对岑三娘的另眼相待让岑五娘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太夫人这番话明显连她也一并警告了,让她脸‘色’有些难看,却又得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做出表态:“祖母您多虑了———媛儿有了身孕我这个夫人自是会好好的照看她,绝不会让她有任何闪失,若是有人胆敢给媛儿添堵,我更是头一个不饶她!”

太夫人闻言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就是要岑五娘表个态,要她替岑三娘敲打、提防平国公的大小妾室,确保岑三娘平安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岑五娘却是越发的觉得憋屈,对岑三娘可谓是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同时还把岑三娘恨得咬牙切齿,一等太夫人等人走了就和岑三娘撕破脸:“你前一阵日日都到正院服‘侍’我,我还以为你是个没那么多心思、安分守己的妾室,不曾想你是明里一套暗里一套,早早的就背着我勾搭上国公爷!”

事到如今,岑三娘也没必要继续再在岑五娘面前低声下气了,只见她一脸坦然的和岑五娘对视,语气十分平静:“夫人这话妾身听不明白,服‘侍’国公爷本就是妾身的分内之事,夫人怎么能因此而说妾身没安分守己呢?国公爷子嗣单薄,我们自是要尽力替他开枝散叶,方才是尽了国公爷屋里人的本分。”

岑三娘一席话将岑五娘呛得脸‘色’铁青,偏偏岑三娘说的话句句在理,让她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只能恨恨的丢下一句话威胁岑三娘:“你给我走着瞧!你还有五、六个月才会生呢,你还是想想如何顺利把孩子生下来吧!别怪我没提醒你,国公爷屋里的人可没一个是省心的!”

岑五娘虽是借府里其他妾室来威胁岑三娘,但心里却是暗暗的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变着法子刁难岑三娘……可惜岑五娘还没来得及把想法付出行动,罗夫人便登‘门’拜访,‘私’底下和郑太夫人密谈了一番。

罗夫人此番前来自然是为了接岑三娘回岑家养胎一事,但嫁出‘门’的闺‘女’回娘家养胎却是不合规矩,这样做算是打了夫家的脸,因此郑太夫人虽然赞同罗夫人提这个要求的出发点,但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同意让岑三娘回岑家养胎:“我们平国公府的人到你们定南伯府养胎,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们平国公府?”

“我这也不是为了媛儿腹中孩儿着想吗?太夫人就不能为了郑家子嗣破一回例?”罗夫人这回可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来走这么一趟,自是句句都拿平国公府子嗣单薄一事来说事,句句都说在郑太夫人的心坎上,让郑太夫人脸上浮起一丝犹豫的神‘色’。

郑太夫人仔细的思忖一番后,语气有些动摇:“我自然也想媛儿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但却也不能置我平国公府的脸面于不顾……”

罗夫人思忖了片刻,退一步提议道:“要不您把媛儿送去郑家的别院休养,明言禁止府上的人过去打扰她,我再派几个得力的人到她身边服‘侍’,这样倒也算是稳当!”

罗夫人其实就是想把岑三娘从平国公府这个是非之地剥离、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郑太夫人也想抱孙子,这一点两人倒是站在同一阵线上,因此郑太夫人再三思虑过后勉强答应了罗夫人的要求:“罢了、罢了,一切以子嗣为重,就照你说的办吧!我会尽快派人把媛儿送去别院,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罗夫人听了喜出望外,心想这一趟总算是没白走!

而郑太夫人很快就出面,亲自带着岑三娘到别院小住,并对府里众人明言,说她想到别院过几日清净舒心的日子,让府里众人没事不得到别院去叨扰她,以这样的方式将岑三娘带出平国公府,并亲自带在身边照看。

郑太夫人此举让岑五娘气得咬牙切齿———岑三娘不过是小小一个姨娘,竟得到夫人才会有的待遇,她岂能咽得下这口气?

世家遗珠:

第四十三章   风水轮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