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二章 小产

一转眼便又到了瓜熟蒂落之际,这一回老天爷还真是顺了顾筝夫‘妇’的心意,给他们送来一个白白胖胖的漂亮闺‘女’,把梁敬贤喜得连着几日没合眼的赶路,赶回来见到‘女’儿后乐得见牙不见眼,一直围着‘女’儿的小‘床’打转。

顾筝见梁敬贤一个劲的搓着手,一副想抱‘女’儿又不敢抱的模样,顿时忍俊不禁:“当初珉哥儿刚刚出世时你也没少抱他,怎么如今却畏手畏脚不敢抱瞳姐儿?又不是头一回当爹!”孩子才一落地顾筝就给取了“毓瞳”这个名字,梁敬贤之前那一片苦心总算是没有白费。

梁敬贤一脸为难的看着顾筝,嘟嚷道:“我们瞳姐儿可不比珉哥儿那臭小子,她才这么丁点大,身子又娇又柔,我怕我抱她没个轻重伤着她!人家不是说‘女’孩儿可娇贵了,得捧在手心里呵护、娇养……”

顾筝听了梁敬贤不敢抱瞳姐儿的理由后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孩子小时候哪个不娇柔?难不成珉哥儿生出来时和大人一般健壮?我看你是当爹当傻了!”顾筝说着捂着嘴笑了一通,笑够了才出言指点梁敬贤:“你一手轻轻的托住她的头,一手托住她的屁股,就用你以前抱珉哥儿的姿势抱她就行了,难不成你想让我们姐儿长大后埋怨爹爹小时候不爱抱她?”

梁敬贤可不想宝贝‘女’儿长大后埋怨他,犹豫了片刻后小心翼翼的把‘女’儿抱了起来,见‘女’儿并未受到惊吓,只睁着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珠子看着他,一颗心顿时软得能滴出水来,动作也渐渐的不再那么僵硬,慢慢的在屋里来回踱步,并尝试着轻轻摇晃手臂……

梁敬贤哄了瞳姐儿一会子,瞳姐儿忽地咧嘴冲他“咯咯咯”直笑,把梁敬贤稀罕得赶紧抱过来给顾筝看:“弯弯,你快看,她冲我笑了,她喜欢我抱她!我们瞳姐儿笑起来真好看……她笑的好甜呢!”一时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时又兴奋得语无伦次,让顾筝见了忍不住跟着莞尔。

梁敬贤见他才一听下来,怀里的瞳姐儿就有些不高兴的扁了扁小嘴,马上就重新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踱步,见瞳姐儿玩得高兴也舍不得将她放回小‘床’上,竟就这样抱着她哄了大半夜,一直到瞳姐儿都已经熟睡了他还爱不释手的抱着她,让顾筝十分无奈。

…………

孩子满月后顾筝自然要带着她回娘家,岑太夫人照样把能赶回来的姐妹都叫齐了,大家伙儿才聚在荣寿堂逗了瞳姐儿一会儿,岑五娘就迫不及待的当众宣布好消息:“祖母,我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了,今儿既然回了家,便顺道给您老道个喜儿!”

岑五娘说这话时一脸的扬眉吐气,还刻意扫了凑在顾筝身边逗孩子的岑三娘一眼,岑三娘被她看得带着几分黯淡垂下头,顾筝见了便寻了个借口拉她到园子里透气,出于关心顺道问了问平国公府的事:“五娘真的怀上了?不是说一直怀不上吗?可是后来用了什么管用的法子?”

岑三娘答道:“其实是府上一直有前平国公夫人的人捣鬼,五娘和我、以及国公爷的其他妾室才会多年来一直怀不上孩子……”

原来岑五娘见自己和家里的妻妾多年不孕,终于意识到事情比想象中还要严重,便放下正妻的身份变着法子拉拢一众妾室,最终妻妾联手把不孕一事查了个水落石出———原来有原先跟着前国公夫人的下人,暗地里一直在岑五娘等人的日常吃食上做手脚,害她们一直怀不上孩子,以此来保住前国公夫人留下的儿子的世子之位。

这个人藏得很深,且在一众仆‘妇’里头身份也不低,初始更是没人怀疑到她头上,才能让她暗暗的做了这么多年的手脚……既然平国公一直未能再有子嗣是被人动了手脚,那内贼除去后,岑五娘身为平国公夫人,自然很快就如愿以偿的怀上了孩子,且也是平国公府里头一个怀上孩子的‘女’人。

顾筝得知此事后虽觉得有些荒谬,但却又在情理之中———这件事本就只有两种可能,不是有人暗中动了手脚害了平国公的妻妾,就是平国公自己失去了生育能力,若是后者那平国公怕是无力回天了。

眼下既然已经确定是前一种可能,那对岑三娘来说倒也不算是坏事,顾筝为了宽岑三娘的心,专拣好话来说:“既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五娘也怀上了孩子,那很快就会轮到你传出好消息了!平国公子嗣单薄,定是不会只要嫡子不要庶子。”

说完见岑三娘脸上依旧有着黯淡之‘色’,似乎对此事不抱任何希望,便笑着把怀里的瞳姐儿递给她:“我听人说只要多抱抱刚满月的孩子,就能沾上喜气自己也生一个!反正我家瞳姐儿也喜欢让人抱,你就多抱抱她呗,就当是我抱她抱得手酸,你帮我分担下。”

岑三娘一脸感‘激’的冲顾筝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接过瞳姐儿……

…………

且先不提顾筝和岑三娘聊些什么,却说岑五娘很快就被赵姨娘拉到蔷薇院密谈。

赵姨娘一心想让岑三娘出人头地,一将身边服‘侍’的人屏退就直截了当的说道:“你如今既有了身孕,那就得替你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打算、打算,你别告诉你真想让你儿子将来屈居在人下?“

“别的不说,我们就说七丫头的珉哥儿———他将来宣平侯这个爵位可是跑不掉的,你要是不为你儿子多争取些,将来他可就比不上珉哥儿!”

岑五娘如今身份比顾筝要高,自是不能容忍自己的儿子将来不如顾筝的儿子,一听赵姨娘这话就一脸的烦躁:“我也不想被那个臭丫头比下去,可国公爷早早的就替那个‘女’人留下的儿子请封了世子之位,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我还能怎么去争去抢?!”

“你不会动动脑筋想想别的法子吗?”赵姨娘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岑五娘一眼,循循善‘诱’道:“世子的亲娘都已经不在了,没人护着他、管着他,你大可……”

赵姨娘说着凑到岑五娘耳边,用只有她们二人才听得到的声音教岑五娘如何行事,岑五娘听了脸‘色’‘阴’晴不定,蹙着眉头思忖了许久才点了点头:“那我尽力试一试,能不能成还得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运气!”

“总之你只要牢牢记住我教你的那四个字就行,千万别把自己拖下水,”赵姨娘说着将手放在岑五娘的腹部上,动作轻柔的抚‘摸’:“你就算是不为了我这个亲娘,只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这件事你也要办得漂漂亮亮的,绝对不能把自己拖下水!”

…………

岑五娘和赵姨娘密探后没过多久,平国公府就传出消息,说是平国公世子因意外而夭折,顾筝听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和岑五娘有关———平国公世子夭折,收益最大的人除了岑五娘不会有第二个人。

果然又过了一段时日,便有人查出这件事果真是岑五娘所为———原来岑五娘和赵姨娘密探过后,便暗暗的下定决心要将平国公世子除去。只是赵姨娘让岑五娘等平安生下肚子里的孩子再想办法借刀杀人,岑五娘却因为心急而提前动手。

不过岑五娘倒是牢牢的记着赵姨娘的话,没有亲自动手把自己掺和进去,而是想方设法的拉拢一位姓朱的姨娘替她动手。事成之后岑五娘一面拿好话安抚住替她做事的朱姨娘,许诺一定会保她周全,并答应自己做月子时安排她去服‘侍’平国公,让她也生个一儿半‘女’给后半辈子当依靠。

一面又悄悄的把事情全都推到朱姨娘身上,甚至还在平国公面前出卖朱姨娘,让朱姨娘最终连遗言都来不及说就被盛怒的平国公处死……

没想到就在岑五娘以为朱姨娘死了她就可以高枕无忧,并名正言顺的让肚子里的孩子成为世子时,却出了一个彻底击碎她美梦的意外———原本贴身服‘侍’朱姨娘的丫鬟‘春’梅,竟在岑五娘赏鱼时突然冲了出来,明目张胆的把岑五娘推下水!

这‘春’梅乃是朱姨娘的陪嫁,多年来和朱姨娘一直情同姐妹,且她的‘性’命也是朱姨娘所救。因此朱姨娘一死‘春’梅就用尽所有办法打听事情的经过,得知是岑五娘事成后卸磨杀驴后,‘春’梅明白只凭她是不可能斗过岑五娘的,所以才会以如此极端的方式替姨娘报仇雪恨。

‘春’梅既决定替朱姨娘报仇,那就没想过要活命,因此她把岑五娘推下水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阻止前要下去救岑五娘的人,让岑五娘在水里多泡了好一会儿……这‘妇’人有了孩子后,头三个月最为关键,岑五娘如此一折腾少不得要受凉、受惊,于是她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最后还是没能保住。

‘春’梅得知岑五娘小产后仰天长笑,笑完也不给别人处置她的机会,说了句“朱姨娘,奴婢下来赔你了”,便冲向柱子一头撞死,不给岑五娘折磨、报复她的机会,让岑五娘一口气生生的堵在‘胸’口没处发泄。

世家遗珠:

第四十二章   小产: